[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扬:在2004年,六四事件余波未了
(博讯2004年4月06日)
    中国大陆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最后之所以发生流血冲突,是因为此次事件是一次各种政治势力交手的必然结果。中国人面对腐败社会的不满,中国共产党高层对政治改革争论的激化,党内高层人际关系冲突的浮现,国外民主势力的介入,台湾和反华势力的挑唆,天安门广场部分人们处于歇斯底里的精神状态,平息骚乱的个别军人受伤受辱后的残忍报复……等等原因,就是这些复杂的原因导致流血事件的发生。所以对六四事件是不能从一个角度来审视的!

     六四事件是中国大陆人的一个痛点,它牵涉到从1950年到1980年出生的一大批人,而且这批人目前开始影响中国社会,他们的思想将成为社会主流。虽然中国政府低调回避此事件,并禁止公开讨论,但所有相关人员私下议论六四事件时,心中的哀痛溢于言表,而其哀痛的中心已不是六四事件本身,而是抗议的中国群众和奉命镇压的中国军人之间的流血,这种同胞相残竟然并不是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 (博讯 boxun.com)

    有些评论家认为胡耀帮的死是此事件的导火索,而以笔者看来,就算胡耀帮活到现在,类似六四的事件早晚要爆发,这是当时国内外的政治气候所决定的。但毕竟六四事件始于胡耀帮之死,对这种表面现象,各方到是达成同识,所以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班子,非常担心赵紫阳的突然死去,因为“稳定压倒一切”。

    实际上,在第三代领导班子里,在当时的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中,对六四事件仍然存在各种观点,如果赵紫阳突然死去,很可能导致再次使矛盾扩大化,再次在社会上掀起腥风血雨,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不可预测的,却决不会是有利于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而对中国共产党的损害更是可以想象的。但赵紫阳不可能寿与天齐,这成了第四代领导班子头痛的问题!

    赵紫阳去世后,以什么规格下葬他,对其的盖棺定论是什么,新的领导集体此时还要对六四事件公开表态,社会将如何反应……而对六四事件的评价,在1989年就很复杂,例如支持镇压的人,对产生如此多的伤亡并没有心理准备,面对镇压时的惨况也是良心难安;而要求平反六四事件的人,并不知道当时流血冲突的背后,是各种势力的角逐;许多当时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也承认当时大多被非理性情绪左右,根本不知道需要什么;当时奉命驻京平息骚乱的军队,也都表示“自己部队没有开枪”……非常复杂,远比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复杂得多!

    六四事件从本质上说,是当时的中国人出于意识形态分歧,对国家命运的争论,从上而下形成的一场大骚乱,这场骚乱最后以军队出面平息而结束。由于部分军人受到错误信息的影响,在错误的地方,进行了错误的行动,导致六四事件成了一个暂时无法解开的扣,这为今后事态的发展增加了不确定性!

    中国第四代领导人上台后,便面临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的尴尬,一些领导被迫在不同场合、不同范围内表达自己的观点,而这些已经透露出的观点,表明了新的领导班子、现在的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中,仍然存在着不可调合的矛盾。一旦赵紫阳去世后,这种争论将可能在人际关系矛盾的催化下,再次爆发,轻则在中共高层产生异常的人事变动,重则可能引起社会的动荡!

    中共领袖们一直困于其中,当然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使用手中的权力避免事态恶化,不能让历史问题影响现实社会的发展。例如,2004年3月14日,温家宝在记者招会上,面对有记者提问六四事件,所娓婉表达的仍然是“稳定压倒一切”,集中精力搞好中国的经济建设。而赵紫阳在不远的将来过世,将是对第四代领导班子的一个考验……

    邮编:116000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看自行车) 李扬BP:(0411)126传1290921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扬:中日两国存在激烈对抗的隐患
  • 李扬:户口管理制度改革之我见
  • 李扬:不知敬畏的人,将是邪恶的人
  • 李扬:不要卷进中共的政治斗争
  • 李扬:从江泽民重用贾庆林谈起
  • 李扬:何新 VS 张五常背后的政治斗争
  • 李扬:如何判断你掉进了国安的网阱
  • 李扬:形势大逆转,泛绿羸了
  • 李扬:漫谈中国的私有化之路
  • 李扬:日本人凭什么尊重中国人?
  • 李扬:论中国人自我毁灭的才能
  • 李扬:浅析美国在伊拉克的战略走向
  • 李扬:中共是中国文化的掘墓人
  • 李扬:中国仍面临通货紧缩风险
  • 李扬:江泽民的历史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