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晨海:论中共七十年阶级斗争史
(博讯2004年4月01日)
    晨海更多文章请看晨海专栏
     (之一)评中共“已消灭了剥削阶级” (博讯 boxun.com)

     (之二)马克思的阶级斗争,成了毛政治土匪的黑话
     (之三)毛猴王的阶级分折 极荒唐又罪大恶极
     (之四)针对独裁者的革命,被歪曲成屠杀人民的阶级斗争
     (之五)彻底批臭毛的阶级、阶级斗争观念,中国才有希望
    


政协不耻于中共“阶级斗争”的历史
    
     近日国内政协在其《章程》中删除了“剥削阶级"一词,据说是“因为中国已消灭了剥削阶级"?
    
     在偌大的中国,消灭了庞大的“剥削阶级”人群?这是共产主义阶级斗争的“空前绝后的伟大胜利”?如毛猴王在世,该是“东风吹战鼓擂”、发动群众在全国游行庆祝十天十夜?
    
     奇怪的是,中共对其在国内浴血奋战七十年,与人奋斗,不惜流血牺牲数千万人,才好不容易换来的今天的“消灭剥削阶级”的“伟大斗争成果”,却没有丝毫高兴样子?
    
     连新华社就此发出的一条新闻,也简短到不能再简缩的仅几十个字,而且低调到只字不提及其“伟大的历史意义或历史功绩”?
    
     怪哉!中共身为共产党人,怎不为“消灭剥削阶级”这一个共产主义事业的“伟大胜利”而欢呼呢?
     还有一个奇怪之处:中共人大的宪法修改却没有象政协章程那样修改,宪法仍然保留了
     “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等毛邓语言。这就造成政协的章程有明显不同于宪法之处?
    
     在我看来,中国政协此次极低调地删掉了“剥削阶级”一词,是不耻于中共“消灭剥削阶级”的阶级斗争历史。
    
     因为中共七十年的阶级斗争史,其实是惨杀惨害中国人民的血泪史!
    
     中共的“阶级斗争”史,自毛上井冈做山大王始,至今中共宪法还确定“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所以足足有七十年之久。
    
     毛的井冈初期,就马上现出了土匪本色:“1927年11月18日,红军第一团第二次攻占了茶陵,团长陈浩等人进城后,成天吃喝嫖赌,不愿回山沟里打游击,还侵吞了部队缴获的几千克黄金”( 《东方军事》毛泽东在井冈山鲜为人知的故事)
     如此进城后就吃喝嫖赌的红军团长,是在搞“消灭剥削阶级”的斗争?
     从此后,无论是占领南京的“解放战争”,或是五十年代镇压反革命、右派的政治运动或是六六年的文革、六九年的“清理阶级队伍”、或是六四弹压学生,都是血雨腥风、枪林弹林,残酷大规模屠杀中国人民的历史,充分暴露了其政治土匪、嗜血动物的本质。
     “ 解放后”毛派革命者如何嗜血?请看六六年文革中北京市六中的情况:
     “北京六中勞改所牆上寫著‘紅色恐怖萬歲!’六個血淋淋的大字(由紅漆和被害者流出的鮮血寫成)。所內常放長短刀、木槍、皮鞭、彈簧鞭等種種刑具。正門用磚砌死,一律由後邊窗口跳進跳出。大批群眾就在這裏慘遭迫害。左派學生王光華、老工人徐沛田就是被红卫兵西糾分子活活打死、勒死在這裏。
     徐沛田是六中的退休老工人,当年八十六歲,這一個無辜的老人慘遭西糾一小撮人的殺害。九月初,以朱支前為首的暴徒以‘老吸血鬼’莫須有的罪名,對徐沛田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他們強迫徐跪在地上,嘴叨著破鞋爬行,把老人推進小便池,用水管噴射,用尿澆頭,逼著讓他吃屎、喝尿,他們將徐拉到淋浴室,用冷水浇身,然后又用滚开的热水泼至徐的身上,把老人的皮都烫掉了,浑身通红,面部庞肿。暴徒们并不就此罢手,他们把徐沛田带进厕所,活活地把老人用绳子吊死。事后还将他的尸体放在院内曝尸三日,并将面部全部打烂。”
     (一九六七年七月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联动"展览会資料選編)
     如此惨害一个86岁的老工人,真是比法西斯暴徒还惡毒!这不是嗜血动物吗?
     从小在毛的红旗下长大的红卫兵,就是搞如此惨暴的阶级斗争!
     更为可悲的是,类似红卫兵如此杀人的血债,以及抄家破四旧抢劫财物的债,至今 过去了四十年也没有还清。
     更为可怕的是,至今全国大中小学政治教材还在念念不忘毛的阶级斗争和专政学说。
     所以,我只得论一下中共七十年阶级斗争史.
    


马克思的阶级斗争,成了毛政治土匪的黑话
     人类社会发展到十九世纪,本来早已远远脱离人斗人、人吃人的原始野蛮时代:已将杀人害命视为最严重的犯罪。人杀人、人斗人,遭到人类社会的一致反对和严惩;而毛猴王却借来马克思的阶级、阶级斗争观点,搞乱了中国人民的正常思想,又重新倒退回人斗人、人吃人的野蛮观念。
     马毛主义认为“人类史就是阶级斗争史”,已经“科学地论证了一切剥削阶级该消灭”,于是对剥削阶级的消灭——人类—场新的大屠杀就以“阶级斗争”之名而堂堂皇皇在中国上演。
     于是,马毛主义仅将杀人害命改换一下名称,改称“阶级斗争”,就让有着五千年文化史的中华民族上当受骗,“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公开在中国大规模地干起杀人害命的勾当!
     这与土匪流氓在杀人抢劫时是说着黑话的行径很相似:土匪流氓在说杀人抢劫时从来不公开明说是杀人抢劫,而是说一套江湖的隐语,俗称黑话。例如,在土匪流氓的黑话中,将警察说成“条子”,将绑票说成“叶子”。以此掩盖其罪行,也方便其瓜牙在“叶子”的名义下、比较心安理得地干起杀人抢劫的勾当。
     因为说“叶子”比说“绑票”不显匪气,减少犯罪感?
     同样,说阶级斗争比说杀人害命不显杀气,说革命比说害命不显匪味,又可让革命者减少犯罪感,可以放心大胆地去闹革命;又可以革命名义,欺骗更多年轻人参加革命。
     所以,马克思的阶级、阶级斗争理论,完全成了毛猴王一类中国政治土匪欺骗人民屠杀人民的黑话。
     在毛猴王要杀害中国人民的时候,他就挥着巨手,大喊革命!阶级斗争!而中国的革命者,在此黑话的号召下,也都忘记了或不顾其杀人害命的本意?也都投身于这一场消灭同胞人身生命的大屠杀之中。
    


毛猴王的阶级分折 极荒唐又罪大恶极
     阶级是什么?全人类可简单地划分成几个阶级吗?翻遍马列毛著作,令人气愤地发现:这些制造“阶级”一词的老祖宗,竟然对此始终没有一个确定的定义!
     在中共宠幸文人编写的辞典里,阶级一词的注解是:具有一定共同利益的集团。
     人在什么时候成了某个集团的人啦?整个人类社会均分成几个集团吗?显然是狗屁不通!
     马克思对阶级一词无法定义也无法自圆其说,就推说“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级相联系”
     “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此话是典型的牛头不对马嘴!因为,与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的东东可多了!怎能以此证明人类社会存在阶级呢?
     毛猴王对阶级一词也始终无法定义也无法自圆其说,仅写了一句“人的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什么是阶级尚不明白!——其烙印不是更加莫须有吗?
     马克思肯定了阶级分析是“经济上的分析"吗?那人的一生有时很富有、有时又破产,有的人年轻时很穷到了中年却发财,该如何分析他的阶级成分?
     阶级一词,如此令人捉摸不定、莫衷一是,完全是一种荒唐糊涂的概念。
     我对此的评论是,阶级一词是马毛强奸人类历史的怪胎,是政治土匪为了制造、挑动人类之间的“阶级斗争”的邪教邪说。
     毛猴王在文革中曾多次痛斥“走资派”的反动路线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其实,这一招正是毛本人的特长。
     毛的阶级分析以十分荒唐的标准(例如:家养有一条牛就算富农)把广大群众划分阶级,又硬说“阶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阶级斗争是必然的”,于是在中国制造了群众之间的分裂对立。
     更恶劣的是,毛唯恐人民之间的“阶级矛盾”还不够激烈,又为中国人民捏造了一种长期深刻的深仇大恨——“阶级仇恨”。
     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全国各地天天大唱“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一曲,在悲惨的哭声中将人民之间、贫富之间的矛盾差别上升为“整个阶级的血泪大仇”。毛在人民中间煽动宣传血泪仇恨,为制造阶级斗争大作舆论准备。以便毛共能长期利用一派(无产者)打击另一派(有产者),以便毛共杀人夺权掌权。
     所以毛故意将人划分阶级,是为革命划分对象或朋友,正是挑动群众斗群众,也就是为革命——这一场中国人民大屠杀确定屠杀的对象,是为杀人害命作理论准备,是杀人害命的第一步。
     《毛选》第一篇:《关于中国各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就显示了毛猴王在这方面的天才。按毛猴王的阶级分析:
     “在农村,只有雇农、贫农才是革命的朋友、同盟军。连家里仅养有一条牛的农民也算富农,也不算劳动人民、也算剥削阶级、也是革命的对象;
     在城市,连开个小店、排个地摊卖点小商品的小商人小商贩,也算是工商成份,也算是剥削阶级。连中小学教师、记者、医生等也只能算‘自由职业者’,也不能算是劳动人民,也算是剥削阶级。”
     只有又穷又懒、三代人均讨饭作乞丐的,才是“苗正根红”、“自来红”的最先进的革命者。
     毛猴王的这一个阶级分析,将中国几亿人划为“剥削阶级”、革命的敌人?
     家里养有一条牛就算富农?如此荒唐的条文,又使多少中国人冤成“剥削阶级”,枉被“革命”?
     对如此众多的“剥削阶级”的革命、消灭,是中华民族史上最黑暗最悲惨的屠杀!是全人类史上最黑暗最悲惨的屠杀!
    


针对独裁者的革命,被歪曲成屠杀人民的阶级斗争
     18世纪以国王路易十六血溅断头台为标志的法国大革命,是极具震撼力的历史事件,对全世界各国都产生深远的影响。
     于是大革命一词成为全世界的流行词。
     老实说,专制独裁者是应该革命!不革掉这些强迫人民下跪、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吃人民血汗的魔王的命,人民就没有好日子过。所以,世界各国凡是针对帝王专制独裁者的革命,均受到了人民的欢迎与拥护。
     尤其是在乱世之中(三十、四十年代国内正处于抗日战争期间),革命更是受到中国民众的迷信。于是毛也举起革命的大旗。
     只是毛猴王的革命,如它的一句名言:“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却变成了“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暴力,是针对另一个阶级的庞大的人群。
     在毛的革命词汇中:革命,已经不是针对某个别的帝王独裁者,而是要革掉另一个阶级的命!是煽动一个阶级去推翻另一个阶级!而且“推翻”不是斯文的推翻,是将阶级敌人打倒在地,再踩上—只脚,还要杀掉他的命!为了防止阶级报复,还要干掉他的子孙或改造他的子孙的思想!
    所以毛的革命对象之多(杀害另一个阶级的庞大人群)、惨害人的手段之惨烈、毒害人的心灵的影响之恶劣、革命战友之间的争斗之卑鄙,均是全世界空前绝后的。
     文革中有一份对“党内走资派”的控诉书,说明毛的革命是如何惨无人道:三十年代,中共福建省地下党组织“城工部”,曾抓过一个自己共党内的叛徒,活活打死他以后,还用刀开腔破胸,掏出他的心叫他老婆(也是共党党员)吃下,以证明其对共党的忠心。
     在六六年的红色恐怖中,全国许多地方的红卫兵,用刀棍活活打杀了整个村子里的全部“四类分子”数十人及其子女亲属数百人,连几岁的小孩也被砍头,其血流成河的惨状,有民族英雄遇罗克的家人的调查报告作证。
     以上毛领导的革命的例子的惨无人道,大概连希特勒的集中营焚尸炉也比不上;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毒害人的心灵方面,希特勒与毛猴王相比是望尘莫及的:
     例如刘少奇、邓小平被毛点名批判之后,两者的女儿均贴出大字报:“声明与自己的老爸划清界限”,并向毛猴王痛表忠心。
     二个大官的子女在毛的“触及灵魂的大革命”的毒害之下,尚且如此革自己老爸的命。一般百姓“黑九类”,更不知受到如何可怜的内外革命?
     所以,毛的阶级革命思想,造成了中国几代人的多少人间悲剧?!
     文革中,不知有多少人,在外面被斗之后,回到家里又受到妻子儿女兄弟姐妹白眼,实在痛感中国革命天地之冷之无情无人性而生不如死,纷纷自杀成了冤鬼!
     这正是毛共对其党员的要求:要有党性有阶级性而批判人性。所以毛共党员长期丧失人性,在阶段斗争中表现出残暴无比的野兽性。
     例如民族英雄张志新临刑前,就被革命者先残酷割断喉管,又抬上刑车游街示众。此种革命暴行已比野兽还坏。
     为抗议毛共的暴行,遇罗克、张志新等烈士是真正的现代的民族英雄!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中国七十年来被毛的阶级斗争所残害的鬼雄,不知有多少千万?这些鬼雄应把毛在阴间打翻在地狱里!
    


彻底批臭毛的阶级、阶级斗争观念,中国才有希望
     众所周知,只有科学枝术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例如科学家发明了电灯,才让人类在黑夜里也能见到光明;
     而狗屁不通的马列毛主义,却硬说阶级斗争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唯一动力。马列毛认为,只有人杀人、人斗人,“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不管有没有电灯照明,人类社会也会发展到“共产主义高级阶段”。
     实际上,不是人类社会而是猴山上的猴王,才是靠暴力拼出来的。不是人类社会而是土匪圈子黑社会里,才是“暴力斗争一抓就灵”。谁心狠手辣、谁的武打本领大,才能做黑社会的老大。
     所以,暴力斗争是猴王的哲学,是土匪黑社会的哲学,而决不是人类社会的哲学。
     所以,宣传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的马毛主义,实际上是猴王的哲学,是土匪黑社会的哲学。
     所以,马毛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只能推动新旧猴王、新旧黑社会老大的变更,而决不会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劳动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历史事实也证明,在毛的阶级斗争中,广大人民只有为黑老大牺牲自己一切的义务,而决没有自己任何幸福的权力。例如六六年文革中喊得最响亮的一句口号:“—切为着毛主席,一切献给毛主席”,就是明证。
     马克思《共产党宣言》—开头写道:"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此第一句话就狗屁不通!
     因为此屁话只能适用于猴山上的猴王国或土匪黑社会里。
     而人类社会的真正历史是一部不断消灭专制独裁政权、追求人民民主自由幸福、科技文化经济不断发展的历史。
     七十年来中国的阶级斗争的历史与事实已充分证明:马毛的阶级、阶级斗争观念完全是涂炭生灵、毒害中国人民的邪教!
     综观毛的—生,是一个屠杀中国人民而感到“其乐无穷”的斗争狂的政治土匪。他的死才使中国大规模阶级斗争暂停。
     而邓小人也被毛斗怕了,只好宣布大规模阶级斗争已经结束。可是邓小人仅批毛将“阶段斗争扩大化”,并没有完全否定阶级斗争,仍给中国留下了无穷后患。六四镇压学生就是血证。
     而胡温今天仍将马毛的阶级、制削阶级、专政等词保留在宪法里,也是给中国留下了无穷后患!
     结论:阶级、阶级斗争,是制造与挑动人类之间互相屠杀的邪教,被毛猴王利用、以此在中国人民的尸骨上建立和维持它的暴政。毛的长期的阶级斗争吞噬了多少千万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毛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中国猴王,毛的罪孽千古难消!只有彻底批臭毛的阶级、阶级斗争观念,中国才有希望!
     中国人的鲜血流了七十年,已流够多了!
     胡温两人也不应是毛邓那样靠阶级斗争起家上台的政治土匪、嗜血动物,既然在政协章程里删除了阶级斗争一词,也应把宪法里的阶级、阶级斗争、专政等词一并删掉!
     但愿中国不再是阶级斗争的战场,但愿中国不再成为阶级斗争的屠宰场!而是中国人民和平生产建设的乐园!我为中国人民祈祷!
     (全文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晨海:杨尚昆忏悔“六四"的讲话,死无对证吗?
  • 晨海:中国官吏“内部招待所”—年又吃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 晨海:“辛辛苦苦几十年 又要回到解放前” ——中共开大会 股市就大跌
  • 晨海:在农村是政治土匪,在城市是政治流氓—— 八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农村官吏黑匪化的“特殊机制"究竟是什么? --- 七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让中国钻了五十多年的怪圈----六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人间官员多不安宁 中共吃皇粮无理由 ——五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人间官员多不安宁 中共吃皇粮无理由——五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江泽民朱镕基应首先在北京"上访村"下跪--四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是骗你没商量?还是投其所好 ----三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还是农奴制--评《中国农民调查》(之二)
  • 晨海:中国农民已成为悲惨的二等公民--五十年来极其难得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 “手中握有杀人刀”的诗人毛泽东(诗)——纪念毛猴王诞辰110年
  • 晨海:千古猴王毛泽东(诗)--纪念毛猴王诞辰110年
  • 晨海:套上中共的政治方向,"宪法修改"永远找不到正确方向!——评方立 "宪法修改必须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
  • 晨海:在这场伊战中,中共央视也彻底输掉了!--国内人民开始公开揭露专制媒体的黑暗
  • 晨海:张召忠[当俘虏有理]歪论,应受军法审判
  • 晨海:请还给中国人民思想自由权!--中共五十年
  • 晨海:道听途说 岂能给“中国妈妈”妄加罪名 —— 一评《南方周末》记者甄茜
  • 晨海:各地官员不相信眼泪,北京遭受“上访鸣冤”洪峰
  • 晨海:中国官员汽车一年烧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