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笨牛:主动主动再主动,灵活灵活再灵活-论全面修正对台战略的必要与可能
(博讯2004年3月29日)
    一,问题的提出

     不管我们主观意愿如何,也不管我们主观评价是什么,一个铁的事后就是这些年来我们在对台战略问题上非常的被动,并且与国际社会和台海两岸的互动现实越来越远。受这种被动的对台战略布局的影响,一方面台湾海岛内部社会独立势力越来越快速增长,乃至现在已经几乎成为岛内社会的主导力量。而另一方面则是面对台湾岛内部社会台独势力的疯狂,我们似乎束手无策,除了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宣布既定的武力解决问题的策略外,几乎没有别的有效措施,乃至形成了“狼来了。。。。”的国际社会效应,使得我们本来还十分有效的武力威摄力下降到无法再下降的地步。这种局面的形成,我认为国内那些靠着对台湾问题的研究而生存的所谓学者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是他们只从自己的主观愿望出发而不顾客观现实的巨大变化,只能极力解释国家领导人的讲话是多么的伟大和英明,而不能或不敢依据现实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新的对台战略思路,从而误导着我们的最高领导一再延误了战略时机,甚至对台湾问题的严重性出现误判。对不起了,对台研究的学者们,因为我也只能拿你们开涮而才不至於被强国论坛的小笨妞们封杀,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同病相怜的。。。。。。 (博讯 boxun.com)

    与此同时,由於在国内的改革开放中长期实行“摸着石头过河”的策略,缺乏明确的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及其实行目标的战略措施,在社会主义经济成分毅然占据主导地位的格局下,在国民普遍缺乏有效心理准备且国家缺乏有效社会保障机制的情况下,动用国家的行政力量强行推行市场经济。在短短的几年内将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以几何倍增的速度拉大,造成新时期的朱门酒肉臭,路有穷骨头的社会现象。从表象上看我们的国民经济得以飞速发展,但具体化到我们的国防力量和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反正我是没有信心说令绝大部分民众满意的。放眼现在的中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城市到乡村,社会矛盾已经十分严重且尖锐复杂,从大多数民众对待马加爵那个杀人犯所寄予的普遍同情,到对宝马撞人这样一个交通事件处理之司法结果的愤愤不平,都说明了我的命题:由於社会财富分配的严重不公所造成的社会矛盾,现在已经达到了极端的平衡点,而在极端平衡的状况下,一针一线的份量也可能造成天平的倾斜,这就是当前我们祖国的社会现实,而正是这种现实严重地削弱了我们对台的战略力量,才使得陈水扁敢於疯狂地公开地接二连三地挑战我们一个中国的底线。这种局面的形成,我认为国内媒体的从业者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是他们只从讨好上级以便保住自己的饭碗之角度考虑,对我们的最高领导实行了能哄就哄,能骗就骗的手段,报喜不报忧,从而误导着我们的最高领导一再延误了迅速解决社会矛盾的时机,甚至对人民群众是否认可的严重性出现误判。对不起了,媒体从业者们,因为我也只能拿你们开涮而才不至於遭到封杀,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与你们也是同病相怜的。。。。。。

    二,变被动为主动,加速解决台湾问题

    实际上坦率地说,从战略上考虑,台湾此次能成功进行公投已经令我们失分,好在后来我们没有继续虚张声势,也就是说没有随陈水扁的鼓点起舞,好歹将我们的失分控制在最小程度。特别是最近,在台湾大选结果出来后,针对台湾内部社会的政治纷争,中央政府所发出的关注势态发展不会座而不管的坚强态度,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央在对台问题上的成熟,为此我老笨牛曾经不止一次唱过赞歌。从中央这一次的战略姿态判断,我认为是从被动走向主动的一个转折,也让我看到了加速祖国统一进程的曙光。说实话,过去的若干年中,我们对台湾的战略实在太被动了,从李登辉的中华民国在台湾,到陈水扁的一边一国,每每令我们措手不及而只能重复底线。其实,只要敢於承认现实我们就不能不承认台湾早已数次突破了我们的底线,但我们却始终没有来真的,我实在不希望再有诸如此种状况出现了。我们要么不说,要么说了就要付诸实施,那种只打雷不下雨的事情最好就不要再作了,再作让我都感到无地自容了。。。。。。

    我在这里说过许多次,我们曾经有过很好的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战略时机,但却被错过了。事实上现在看来越来越多的朋友似乎接受了我的这个看法。当然,错过了时机并不是说从现在起就没有战略时机了,比如说最近台湾社会内部的动荡,其实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遇,但考虑到我们内部社会问题和矛盾的严重性,我的确不赞成在这个时候武力解决问题,不是因为对手强大而是因为我们内部太乱。不仅社会问题和矛盾严重,而且党内军内叛臣逆贼也层出不穷,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现在台独疯子陈水扁再次当选,根据陈水扁的政治立场和对台湾独立建国的信念,加之台湾内部社会台独势力推波助澜,陈水扁下一步的施政目标肯定是彻底实现台湾独立,对此我们不该有任何怀疑。但是,考虑到国际和台湾岛内部社会的政治格局,我认为陈水扁在近期内还不至於立即操作实施台独路线,因为他毕竟只以多了区区不足三万票当选,虽然当选却不能说是胜利。所以他必须花费相当多的精力整合台湾各种社会力量,而且还必须花费足够的时间和资源取得国际社会的认同或同情,否则他也知道台独是没有出路的。

    台独疯子陈水扁当选了,这对中国大陆来说是坏事也是好事。坏的方面是比较明显的,毋须我老笨牛再多说,而好的方面则可能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陈水扁要实行台独路线,必然会增加亚太地区不安全因素,所以有利于我们争取国际社会反对台独的力量;其二,陈水扁要走台独路线必然促使台湾内部社会的分化,因此有利於我们加强对台湾内部社会的影响;其三,陈水扁将其台独理念付诸实施必然激起国内民众同仇敌忾,对於我们化解国内社会矛盾,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具有正面的促进作用。因此,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立即全面调整我们的对台战略布局,变被动为主动,变为了不激怒台独势力而采取能回避就回避的作法为理直气壮地就是要管台湾内部事务的作法。台湾是我们的领土,干预台湾社会政务不同于干预其他国家的内政,我们必须从思想上彻底认清这两者的区别。从全面调整对台战略的高度出发,我特意提出自己的思路供大家学习参考:

    首先集中精力将我们内部社会的各种主要矛盾予以弱化,特别要考虑我反复提到的社会保障,医疗保健,和义务教育三大任务。其次,中国共产党主动放下架子和面子,开始与台湾政党进行对等接触和交流。第三,加强国防高科技研制开发,全面提高解放军现代作战能力,以我们的综合实力根本就不怕与台湾进行军备竞赛,并且就是要以军备为手段摧跨台湾的国民经济,这样即可以提高我们的国防实力,又能挤垮台湾的弱小的国民经济,我们何乐不为呢?第四,就国土安全和领土完整立法,明确中国的领土和疆域以及中国公民维护祖国领土完整的权力和义务,从法律上确定任何人胆敢分裂中国的疆域和领土,均可任由中国公民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执行极刑,这样作不但对台独疯子有一定的威吓力,而且对那些个藏独,疆独们也有一定的威吓力,为了维护自己国家的主权而剥夺反叛疯子的生命,是天经地义的,国际上谁也没有权力对此说三道四,即便说三道四又有什么了不起的?第五,有必要利用我们联合国常务理事国的地位,就台湾问题在联合国提出议案,反对任何外国势力插手台湾问题,相信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会却得多数联合国成员国的支持,这同将台湾问题国际化是有区别的(容以后详论)。第六,邀请国民党,新党,亲民党甚至民进党(只要她不再以台独为宗旨)在大陆设立党部,同时也积极促进大陆的各党派加强与台湾的沟通交流,协助台湾的爱国人士成立中国共产党(台湾)并给予必要的支援。

    此外还建议,必须重新架构对台研究机构,必须重建对台研究队伍。现有的台研机构不是不好,现有的台研人员素质也不是不高,但他们由於长期以来所形成的只能解释领导的讲话精神,而不敢求是创新的思维惰性,已经不能胜任新的对台战略研究的需要了,因此必须进行重组和重建。中国的民间藏龙卧虎,而台湾内部和国际社会上也有许多优秀人才,希望中央政府不拘一格聘人才,将对台战略研究推向务实求真的新境界。一言以蔽之,台湾问题的彻底解决,最终必须建立在中国大陆内部社会矛盾的完全解决之上,否则台湾问题最终就无法得到圆满的解决,而历史留给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机遇已经不很多了。现在是重新调整对台湾战略布局的关键时刻了,共和国的领袖们,请认真考虑吧!

    三,求真务实更加灵活地处理解决台湾问题

    说实话这些年来我们在对台问题上的被动,也是由於我们过於死板教条而造成的, 我之所以能提出一些解决台湾的思路,关键就在于我更加务实求真,而不是简单重复国台办的宣传资料。这里,不妨将我的祖国统一思路也作一简要概述:台湾固然从法理上讲是中国的领土,但由於内战的结果至今依然不受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管辖。海峡两岸和平统一固然属於中国内政,但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却不能离开国际社会的合作。一国两制固然是和平统一的最佳模式,但不是唯一的模式,更何况非对称对立的另一方现阶段拒绝不接受该模式。武力统一依然可行,但对大陆来说机会成本可能太高,也许高到无法承受的地步。

    有鉴于此,我老笨牛提出了现阶段不妨从一国两治开始,进而实行一国两制,最终实现一国(一)良制的和平统一祖国三步曲。假如大家不带有偏见就一定会同意我的三步区模式的确具有创意,不乏为一个重新制定祖国和平统一的战略思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向我们的前辈们学习,当年毛主席提出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战略目标,后来被小平同志的一国两制的战略思路所取代。若干年前我是非常赞成邓公关于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之阐述的,让我们不妨重温邓公的有关论述:“中国有香港、台湾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何在呢?是社会主义吞掉台湾,还是台湾宣扬的‘三民主义’吞掉大陆?谁也不好吞掉谁。如果不能和平解决,只有用武力解决,这对各方都是不利的。实现国家统一是民族的愿望,一百年不统一,一千年也要统一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看只有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世界上一系列争端都面临著用和平方式来解决还是用非和平方式来解决的问题。总得找出个办法来,新问题就得用新办法来解决。香港问题的成功解决, 这个事例可能为国际上许多问题的解决提供一些有益的线索。”

    邓公的伟大,不在于他提出了什么,而在于他依据什么提出了什么。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战略构思,是邓公在1980年代提出来的,在当时的国际战略格局国内形势和海峡两岸的互动关系背景下,无疑是非常英明和伟大的,且不说我等俗人,就是国际社会上的一些战略家们,也都为邓公的这一个伟大构想而感叹,的确伟大且英明。但,我们也必须事实求是地看到,从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战略构思的提出到现在已经20多年了,虽然我们在这个战略构想的指导下,成功地收回了香港和澳门,而在台湾海峡两岸关系上却始终无所突破,这个历史的现实是任何人也无法否定的。

    邓公的伟大还在于他始终坚持事实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方法和战略原则。邓公在世时曾经力主实践是 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我坚信今天假如我们大家都所景仰的邓公依然在世,他绝对会依据已经发生了重大格局变化的国际局势,国内形势,和海峡两岸互动关系的现状,而对自己所提出的用一国两制来实现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战略思路进行适当的调整。 我认为关于台湾有一种比较务实的看法是可取的,这就是说台湾与港澳的最大不同在于,港澳两地都是历史上外国根据不平等条约,从中国攫取的殖民地,而台湾50多年来却一直都在中国人的管治中。台湾与港澳最大相同之处,在于两岸三地同属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基於台湾的特殊性,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提出了解决台湾问题的底线:只要坚持一个中国,其他都好说。这个新的战略构想自然远比解决港澳问题的方案宽松和优惠。具体地说,就是不仅同意让台湾保留现有的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拥有独立的司法体制,允许其保留自己的军队,甚至台湾需要什么样的国际空间,以及国号等也可以商量。这样的和平统一构架,已经远远超出了邓公当年关于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战略设想。是第三代领导集体在有效解决台湾问题方面求真务实的战略举措,是值得我们肯定的。

    非常遗憾的是,当大陆提出只要坚持一个中国,其他都好说的新战略思路后,台湾的政治权力却已经被台独势力所掌握,因此对大陆的这种善良的举措没有作出任何积极有效的回应。而大陆方面也未能根据国际国内和台湾岛政治社会发展变化,及时调整自己的对台战略,对著已经不再认同中国的李登辉陈水扁们空喊:只要坚持一个中国,其他都好说。结果不仅形成对牛弹琴的尴尬局面(请有心者检索我老笨牛的帖子“对牛弹琴新解”),而且也错失了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战略时机(我曾请求振铎网游对此进行评述,但他却到了贵州)。

    其实,网上诸位豪杰大凡熟悉我者应当都记得,当初在中国大地上绥靖主义思潮四处弥漫泛滥之时,我老笨牛曾顶著逆风呼喊:变绥靖主义的和平统一为民族主义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而事隔数年我却比较不赞成现在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了。老百姓有句俗话,说是吃饭穿衣量家当,也就是说作什么都要事实求是量力而行,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能怎么做就怎么做,千万不要超越自己的能力和实力。我这样说并不意味著我在否认中国大陆强大的军事经济力量,以中国现有实力武力解决台湾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然而,战争的胜负往往不仅仅凭借军事实力实现,更何况台海战争的规模还有可能扩大化,美国的干涉因素固然不可怕,但我们的战争准备够吗?

    假如我们大家头脑都清晰的话,我们就不能否定这样的事实:解放军总参二部的高官中居然有台湾特务,中国军队任何部署变化,不到24小时就传到了台湾。我们的空军一号居然能让人家安装上很多的窃听器,我们的潜艇训练时居然敢於超载人员。 一次在中央党校学习的高官吃饭聚会时居然都认同:只要开战就全家出国而不会卖命。 所有这些都是公开报道过或我本人亲自在场经历过的,有谁敢保证台湾或其他国家的特务都已经被清除?又有谁敢保证开战后不会出现甲午海战时的情景:我们的炮弹里全是沙子?还有谁敢保证开战后贪官污吏们会坚守岗位,维护社会正常运行?

    我的耽心不是没有理由的,所以在台海问题上我认为不是台独势力可怕,而是我们的内部社会问题太严重,此时此刻决战绝对不是最佳时机。此外,俗话说30年河东,40年河西,有时候时事政治的变化也会令既有的国际格局重新组合,台湾岛内部社会何尝不是如此呢?有时候我还真有点信神,我觉得我们中华民族的确受到神的保护:就在我们国内问题日益严重之时,台湾岛内主张统一的进步力量却有所增长,虽然台独势力依然可能主导著台湾岛内政治走势。特别是台湾大选之后其内部社会正在出现裂变,这不能不说是我们的福气。

    我以前就曾经建议中国大陆应当理直气壮地公开在政治上,经济上支持台湾岛内力主统一的和平进步力量,精心设计出既能提高统派实力又能增加台湾内部社会矛盾的策略,甚至不惜帮助统派成立中国共产党台湾机构,反正台湾已经解除了党禁。与此同时,邀请国民党,亲民党,甚至民进党领袖访问大陆,凡赞成一个中国原则的政党可以在大陆设立党部,开展活动。从而,将岛内的各种政治势力进行分化组合,并将其政治视野延伸扩大到全中国,造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届时谁还分得清除谁是谁?从而实现祖国和平统一三部曲:从一国两治到一国两制再到一国良制。

    一国两治的提法,是我依据当代国际社会,中国国内形势,以及台海两岸互动关系现状和发展趋势而苦苦思考的结果,同所谓的什么联邦制或邦联制都有所不同。我这个提法的前提是一国,策略是两治,中期目标是一国两制,最终结局是一国(一)良制。假如我们都承认92共识还是可取的话,那么我们就丝毫没有理由反对一国两治的设想了。其实一国两治设想的提出,无非是希望台海两岸在回归到92 共识的基础上,组成联合机构,即我所述虚拟政府,谈判协调两岸关系。至於这个虚拟政府的构成等,我老笨牛就留待更高级的专才们去研究了,大致上这个虚拟政府的构成应当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比如政党,民族,区域人口等。在一国两治阶段,双方的主要任务就是加强沟通了解,从全面三通开始,到统一文字(我赞成简体字),逐步向一国两制过渡,最终实现一个国家一个制度

    四,结论

    台湾大选有了结果却没有结束,陈水扁再次当选却没有取得胜利。此时此刻,台湾岛上的各种政治力量都铆足了劲在进行最后的拼搏,结局如何现在看来还很难预料。台湾是中国的领土,中国政府一再向全世界宣告台湾是属於中国的,反对任何外来势力介入台湾的独立运动。我们喊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动过真的,最近台湾局势的演变,为我们创造了主动积极参与台湾社会事务的具体条件,我认为最高领导应当当机立断,作出决策,现在是中央政府介入台湾事务,实行虚拟管理的最好时机,千万不要错过,否则后悔来不及。我坚信这样作了之后一定会有积极的效果,而对台战略布局也将因此而进行必要的调整,这种调整不仅必要而且也完全可能。我在这里乐观地表示:胜利在望,此乃天助我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笨牛:事实求是,司法独立和公正-为宝马撞人事件的公正结论而欢呼
  • 老笨牛:宝岛惊现大裂变,理直气壮正时机
  • 老笨牛:我认为现在该是中央政府向台湾人民发出理性克制呼吁的时候了
  • 老笨牛:变被动为主动,改变对台战略-写在320之后
  • 老笨牛:变被动为主动,改变对台战略-写在320前夕
  • 老笨牛:历以宁等在此时如此猖狂保护私产到底为了什么?
  • 老笨牛:从一国两治到一国两制再到一国良制-和平统一祖国三步曲
  • 老笨牛:强烈呼吁中国各级法院禁用专家意见书作为庭审量刑的参考依据
  • 老笨牛:田文昌和陈兴良们,请不要再掩耳盗铃-关于刘涌案之后的严肃思考
  • 老笨牛:冷眼看台湾-问题的严重性与几点战略对策
  • 老笨牛:中美在台湾问题上也存在著共同点:从国际政治的高度看海峡两岸局势
  • 老笨牛:震撼中国思想界的新观点--我们必须走出道德的误区
  • 老笨牛:必须彻底清算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所形成的一切资本积累原罪
  • 老笨牛:发扬光大党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
  • 老笨牛:论当前中国共产党正确思想路线的演变与发展
  • 老笨牛:宝马事件说明了什么?我的几点深刻理解和建议
  • 老笨牛:公网上书(2)-关于台湾问题向中国高层进一言
  • 老笨牛:中国当前若干重大社会理论问题及政治经济发展态势
  • 老笨牛:关于珠海日本人集体买春事件的几点看法
  • 老笨牛:由社会对刘涌案改判之反应所引发的对当代中国社会问题的严肃思考
  • 老笨牛:巡视制度必败无疑!
  • 老笨牛:推荐强国论坛上一篇少见的好文-佛山镇长凭什么年薪30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