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加爵 --- 一个被冷漠社会遗弃的精神孤儿
(博讯2004年3月28日)
    于仲达

     马加爵被捕了,媒体到处传播着他被捕的消息,云南大学正在举杯庆祝,警方忙着为举报人发奖金召开新闻发布会,马加爵成了一个新话题,围绕马加爵议论迭起,人文学者惊呼是人文精神的堕落和终极关怀的缺失,教育学者指出是高等教育的缺欠和失误,心理学家认为反映了大学生们心理健康知识太贫乏,还有的装模作样的说什么“贫困生需要‘心灵鸡汤’”。 某些媒体过于渲染关于贫困生的“妖魔化”报道,他们的行文及语气充满了布道着的口吻,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缺乏一种平实的同情心与理性,高高在上地“关注”姿态,站在“正常人”的角度上对人指指点点,纯粹诛心之论。我们的媒体总在扮演一种高高在上者的优越感,却很少真正关注人的心灵。 (博讯 boxun.com)

    马加爵杀人动机的背后,当然反映了他灵魂的扭曲和个性的缺陷,应该给予严厉批判,只是这种扭曲既有社会环境的因素,也有个体的心理障碍,更重要的还有这个时代普遍存在的心灵荒芜的问题。马加爵1981年出生,先天接触的文化教育就是功利的文化思想,学校的教育忽视灵魂冷漠心灵,缺乏人文关怀的温暖。80年代都聚集在聊天室和游戏室里,每天都在玩暴力游戏。80年代的人自私,多生于单亲家庭作为独生子女,他们缺少兄弟姐妹互助共济的体验与感受,80年的人固然生而没有旧思想的羁绊,但是多了自私。有报道说,马上大学以后,时常沉浸在武侠小说 网络 和黄色小说以及暴力游戏中,因长相丑陋,女孩子远他,时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闷想。80年代出生的人与传统断裂很深,严重缺乏信仰,心灵苦闷时,只能借大众文化制造出来的快感满足自己。 电影、电视中打打杀杀、血肉横飞的场面早已司空见惯;甚至,一些异常逼真、有着残忍杀人过程的恐怖片和鬼怪片,被商家作为卖点向青少年推销。

    更不可理喻的是,一些家庭在观看暴力影片时,遇到一些十分可怖的暴力场面时,却不对孩子加以限制和适当引导,从而让他们可能从中学到了一些自认为是“正确”的“暴力观”。网络文化在借助计算机网络这种新型的信息传播方式,把境外大量先进科学技术、优秀的思想文化信息传输进来的同时,也夹带进了许多西方的暴力文化信息。如各种负载境内外暴力文化特质的影碟、暴力新闻、乃至有人在网上公然“教授”的如何制造炸弹、如何实施各种暴力犯罪等,这些通过网络有声色传输的暴力信息,无疑使青少年深受其害”(象这样的批击,早几年就有人指出了)。一个人生经历太浅,是非观念不清,且缺乏自我控制能力的青少年,因之受到的侵害与诱导是多么的危险呵。当前流行的绝大多数电子游戏其内容都充斥着种种暴力成份,青少年扮演着施暴者的角色,让自我个体在虚拟世界中体验着真实的屠杀快感,这些网络暴力游戏,是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青少年争强好胜、动辄暴力的心理,使其尚不成熟的人生观、价值观,沉溺于通过侵害他人显示自身力量的错误观念中,一些青少年,常常会因生活环境中微不足道的失意、生活挫折或哥们义气大打出手,做出各种暴力行为,导致暴力犯罪的悲剧发生。(引用)如今当务之急,就是应该加强对孩子的爱心教育,让他们真正懂得对人、对社会充满爱心。与此同时,当前我国文化建设十分艰难,信仰普遍失落,他们沉溺于暴力游戏和黄色网站,心灵封闭,人与人相互隔膜,丧失信任,互相攻击,互相提防。在现代社会中,生存竞争十分激烈,人们尤其是青年人往往会面临精神追求与生存竞争的冲突,结果导致现代人精神处境的两个特点,一是虚无主义,表现为信仰失落,心灵空虚;二是物质主义,贪求物欲,追求享受。在社会层面上,无法抑止虚无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盛行。虚无主义、实用主义、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等不良社会风气的深层原因是缺乏精神信仰,缺乏内在的精神支撑和灵魂凝聚力。

    马加爵1981 年5月4日出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宾州镇马二村,这里紧挨宾阳县城。父亲马建夫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每个人都安分守己。 提时代,马加爵没有受到家庭特别的呵护,他的身上也没有其他同龄人的好动。“他从不无理取闹或者像很多小孩那样要这要那,”母亲李凤英说,“他唯一的兴趣就是一个人孤独地坐着,他很少出去玩,通常和我在一起。” 不过,在马加爵沉默童年的背后,却有着高出同龄人一筹的智慧。“和村里别的小孩子一起猜谜语,总是他先猜出来。”李凤英说,“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感觉他像个小大人。” 高中时迷上武侠小说 ,一个人沉浸在武侠的虚幻的世界中,不善言辞,从不与人深交,与女同学的谈话少得可怜,穷困使他变得极为自尊。他的身体在明显很粗壮,脸型由圆成方,嘴唇变厚,眼睛深陷,额头外凸,显得有些凶狠,而且很少露出笑容,给人难以接近的印象。他的聪慧与落后的环境很不协调,就了他的敏感多疑和心胸狭窄的性格,自卑、敏感、脆弱、封闭给这个来自农村的大学生带来的痛楚和挣扎。

    马的“绝命书”中并无悔意,并无留恋,对他来说,活着只是慢慢的等死,没有一丝快乐,他最难忘的事情也只是童年时的一些印象的碎片,一个冷漠而又苦闷的社会,活着就等于死去,他的杀人暴露出对这个世界的极端绝望,一个缺乏爱的人会爱惜别人的生命吗?他可怜的躯壳挣扎在一个冰冷的巨大的空间里,那里充满着凌乱和糟杂,荒寒和冷硬,他的健壮的肉身在时刻折磨着他,社会稍微的不公就能引发他的抵抗。

    马加爵--- 一个被冷漠社会遗弃的精神孤儿 ,生活在一个丧失心灵关怀的冷漠的社会上,他的自戕与戕人实在是对一种空虚乏味生活的最后宣判,他被给了绝望的审判,无端地来,无端地去,生命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种荒凉的体验,活着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承受,或许象某些牧师所说,他真应该去信上帝,而不是整天读金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田:马加爵,我为你辩护
  • 傅国涌:马加爵敲响的警钟
  • 马加爵供出真正杀人动机
  • 昆明大学命案通缉犯马加爵在海南三亚落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