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4)——粪青是否是老一辈革命者的继承人
(博讯2004年3月28日)
    头昏昏沉沉总是有些疼,或许这与断断续续为姥爷守了几天灵不无关系,今天母亲在用晚饭时与我交谈时,昨晚他梦到姥爷,这也难怪,这几天大大小小二十几口人都似乎都被蒙在一种淡淡的哀思之中。前天姥爷的遗体火化,昨天中午送姥爷骨灰入葬当地烈士陵园。

     今天抽空上了会儿网,与一个网友在HOTMAIL里聊了起来,说在某个论坛有人转了一张我的帖子,要我也去瞧瞧看对不对,倒没想到我在国外网站发布的悼念姥爷系列帖子中的第三帖居然能够在一家前阵子我刚评论的论坛里出现,看来这家被我批评为已经倒掉的论坛在运作上已经有了一些相对性的改进,而没有过去那种僵化的强制手段了;不过稍感遗憾是,被转载的帖子上有几位似乎又可以归到粪青一类的中国热血男儿大放异彩的留言,其五花八门的质疑倒是让我也再次领教了粪青主义思想的“正统性”与“正宗性”。 (博讯 boxun.com)

    记得去年为了与澳洲在线的几位极左粪青争论爱国是否定要爱党的问题,我专门抽空写了一篇《与国内粪青浅聊反华》的杂文,当然之后又招致了一波接一波的粪青热血抨击,粪青的精力可见之旺盛,不愧是从来不为小事烦心,只为国事操劳的典范;国内百姓生活现状、政治腐败可以抬头视而不见,可触及到政体、党派这样的根本问题就张开血盆大口唾沫四溅的骂个不停,似乎倒比国家的主人(不对,好像应该称之为`公仆`)还更着急、更操劳。

    在此我先额外解释两句,论坛上有些网友问及姥爷的工资问题、生活待遇问题、级别问题等等,其实可以上动态网或者无界网络的朋友都可以看到《悼红军姥爷》系列的前几篇,里面都有略微谈过,可能是我在前几篇的措辞比较激烈,所以按照国内政治高压态势是不大可能被允许转载的。所以对于这部分网友的质疑我是可以充分理解的。

    粪青是否能够作为所谓共产主义专政的革命接班人,我认为是可以的,但必须是在共产党还在一党独裁的情况下,因为毕竟一个脱离群众、忘本忘根的政权需要维持,必须要一群经过其洗脑盲从的狂热沙文主义支持者作为其后备力量才能发扬光大遗臭万年,对此我深信不疑。至于以后共产党的愚民政策失效后百姓是否会认帐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百姓们的容忍是有个限度的,官逼民反的事件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为什么在国内还有大量的粪青存在,这也是国内的政治环境的客观造成的,当然主观上的缺少现实与理论上的进一步独立思考也是粪青大量存在的重要根本原因之一。

    正如以前我的逻辑学哲学老师说过,现在国内的所谓共产主义者口口声声尊重唯物主义的根本——事物的辩证关系,可恰恰国内的政治上的缺陷就是极端唯心主义的表现:三个代表的那三句极度自欺欺人的话、人民公仆为人民、社会主义好等等的大话套话无不流露出主观唯心主义的性质;现在中国的社会积贫积弱的破烂现状就是独裁共产党自吹自擂、沉迷于自我陶醉的巨大变化(当然在他们眼中永远都是好的方向)的喜悦之中;毕竟在中国还有几亿工人失业流离失所、农民贫困无田可种的情况下中共搞了个活人上天旅游几圈,毕竟在中国还有数亿民众食不果腹的情况中共还有大量的钱款物资去结交养活朝不保夕的国外友好政权、党派,毕竟在中国小股民损失巨大的情况下几大国有银行被中央财政几乎是白送了数百亿美元后又蠢蠢欲动再来股市里大捞一笔,所谓精兵简政的公务员分流的红头文件挡不住人情世故的领导大笔一挥使其又大批回流,这一切的一切到头来都会被有意的掩盖,在粪青们看来无非都是“反华分子”“造谣网特”等编造的谎言,在这些党国不分的“热血青年”眼中,错误永远是属于独裁党外,而正确永远都属于独裁党内。

    回想在读书时曾经与一位教自然科学的老师(临时从某部队院校调来任教的)因“富人才有权利参与政治”的话题争论到上课临时终止,这不免也是一种极大的讽刺,一个由部队院校在读的所谓粪青硕士居然津津乐道为富人垄断政治大放噘词,一个所谓的“人民子弟兵”就是如此的运用学到的狗屁不通的共产世侩流氓逻辑为在校学生洗脑,一个“人民军队”的高才生就是如此的为现代独裁政权欢天喜地;假如姥爷在参加欺骗性极强的“共产革命”之前就深深了解的话,那又会做何感想,假如逝去的姥爷清楚在如今的部队后辈都是如此的“精明强干”是否也会无奈的摇摇头。

    马列毛宣扬的暴力革命早已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像姥爷这一辈的受蒙蔽的老革命者或许在中国大地上不会在出现,但秉承一种纯洁非暴力的社会革命、革新的新生精神力量将在神州大地上蔓延开来,秉承这种精神力量的并不是在独裁中国地位尊崇的热血粪青,而将是冷静下来思考问题的中国广大民众,或许现在这些民众还在为明天自己的处境而做徒劳无益的四处奔波,可民众清楚造成社会现状的根本的原因和症结在哪里时,一种可以翻天覆地的非暴力变革力量将会迅速发展壮大。或许某一天在粪青们一觉醒来会发现原来世界变了(其实是中国变了)、粪青的传统党国一家的“爱国”逻辑不吃香了、批判抨击瓦解独裁共产政权的民众原来绝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而非所谓的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

    在七天的守灵期间,长辈总要我常在姥爷的灵位前敬香许愿,说可以保佑子孙发财平安等等美好愿望;这七天中我在姥爷像前都认真准时的烧了三柱香,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此时此刻我在心中默默的为中国的彻底变革而深深的祝福着,祈祷姥爷没有完成的毕生追求能在不久的将来实现,只是在姥爷那些淳朴追求中,“共产独裁专政”一词已经在中国的大地上彻底灭亡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崩盘手: 呜呼哀哉 论猫坛的倒下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3)——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悲哀》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2)——从病不起死不起看中共人权的虚伪性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五千元抚恤金与两万元墓碑
  • 崩盘手:与国内粪青浅聊反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