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2)——从病不起死不起看中共人权的虚伪性
(博讯2004年3月24日)
    姥爷的追悼会还要过两三天才会召开,经过这几天与官员们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亲属们与我感到精疲力竭,可经过与共产党官僚们的斗争终于取得一些胜利,这也让人稍感一丝安慰。

     姥爷平静的在睡梦中悄悄的离开这个纷扰的世界,平静到提前到没有一点要辞世的征兆,从辞世到前一次姥爷因病住院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儿了,姥爷没有给他的儿女子孙们留下一丝一毫的负担静静的走了。平时作为家人亲属常劝姥爷经常去医院做做常规检查,反正也属于老资格离休干部可以全额报销,可总是遭到姥爷的斥责,现在回想起来不由觉得有些惭愧;确实作为一般百姓,我姥爷在许许多多方面的待遇都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及的。 (博讯 boxun.com)

    前阵子看到一篇关于《死得起病不起 中国老人的悲哀》的文章,我心中泛起阵阵波澜,死不死的起的问题等会儿再说,先在新壶装旧酒的说说病不起的闲话。 

    在许多民主国家,无论贫富与否首先作为政府承诺给予其国民的待遇就是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如今的教育腐败已经让我羞于启齿,让孔孟死不瞑目;至于国内的医疗水平倒也算得上马马虎虎,毕竟中国还养着一大批看得起病出得起钱的共产官僚们;可布衣百姓常说入院看病是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了解放前,至于看病之后的住院,那就更是剥皮拆骨的榨骨吸髓了。有多少平民百姓在医院的门口被病痛折磨得痛苦呻吟而迟迟不敢进去,又有多少缺钱困难的普通工人农民给医院扔出了病房任其死亡;且不论现在国内医院、医生的唯利是图道德败坏,光是想起中共准备把医疗作为继教育之后产业化的想法就让人做三日呕,当然就算呕出来也算是理所当然,毕竟现在医疗系统的做法已经让这个想法提前实现了许多年。

    上网看到一篇关于铁娘子吴仪亲自批示关于一起病患杀医生的事件,其实有什么好批示的,根子烂了光靠做做秀摘几片苦叶有什么用,当然这是处处享乐处处免费的官僚们在脑海里才能想象到的场景,官僚们毕竟不是平头百姓,这种切肤之痛他们只能在意淫中才会知道少许,至于官僚们关注专提意见的装门面的两会,光是看某位高官在会上呵欠连天的精神状态就可想而知了。

    百姓们病不起只能一死了之、一了百了的想法也过于单纯,医疗系统不好惹,民政系统也不是个吃素的主,有理无钱你是莫进来。

    至于曾经猖獗一时的死一个人强制买两个骨灰盒的丑话就不再说了,可民政系统的两面蹭油也是足称得上是如今公仆的脑筋活学活用之典范。国家给予民政系统的补助、资金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毕竟在名义上民政系统总算是个亏损大户嘛,什么火灾水灾雪灾等等等等都是民政系统出钱出资,可细细想想好像这有理也本就无理,民政系统只是一个分发机构,至于钱款物质不都是国家财政等拨付的吗,民政系统哭穷哭亏损何来之有?现在的火葬场与其说是烧死人,倒不如说是在把活人活活的烧死,光是那车水马龙的租用追悼会大厅的费用、化装费、冰冻费、储藏费等等等等就足以让民政系统赚得盆满钵满,当然火葬场及其民政系统主子至于还津津乐道的感谢毛泽东不学无术的那句口号:人多力量大!

    以前看过一个新闻确实让人落泪,一位常年身患重病的母亲由于担心自己的身体会拖垮自己三个儿子家庭的经济,所以步行来到火葬场一角喝下了致命的农药,在其过世后,家属在她的衣服口袋里发现的遗书中还有一句朴实天真的话:儿啊,记住火葬场是不收费的,你们要和他们说清楚。当时我看到这则新闻不知道是笑还是哭好。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现在这句话也说不太通了,争了就争到公安局去拘留了,那就只能去哀了;想想也真够后怕的,一但这种恐慌以一种无法预估的速度埋怨到中国每个平头布衣百姓的脑海里之后,那就离总爆发的时间不远了,借用共产党信奉的唯物主义辩证法来说:量变将导致质变。

    此时此刻就不要再挂着保障人权(特别是口口声声的生存权)遮羞布了,正好美国也日内瓦人权会议上帮着中共把这块遮羞布往下拉了拉,算了,这次就别再强行拉上去了,鼓起勇气,让阳光好好晒一晒这个长满烂疮的臭屁股吧,中国毕竟有一句古话:良药苦口利于病,讳疾忌医才是自寻死路。

     崩盘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崩盘手:悼红军姥爷——五千元抚恤金与两万元墓碑
  • 崩盘手:与国内粪青浅聊反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