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策划台湾“爱国将领”起义,仿照希特勒的奥地利模式解决“台湾问题”?(二)
(博讯2004年3月19日)
    (续前)前述【未来社】提到的希特勒德国接管奥地利,究竟是怎么回事?据多维周刊一篇文章(见附录)介绍,希特勒是以“应奥地利临时政府的紧急请求,派军队维持秩序”的名义,武装占领了奥地利。

     当年整个西方阵营对崛起的德国姑息养奸,默许希特勒德国占领了奥地利,为希特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解除了后顾之忧,造成了人类史无前例的浩劫。 (博讯 boxun.com)

    今天,西方阵营又在重犯历史错误。从1950年英国工党政府率先承认中共政府起,到七十年代美国抛弃台湾盟友与中共专制政府建交,到整个西方阵营在中共的“改革开放”圈套中竞相为中共军事机器输血,到以色列帮助中共发展军备,到欧盟决定解除对中共的武器禁运,全世界都在眼睁睁而无可奈何地看着,一个远远超过纳粹德国的暴力专制政权,正在西方的卵翼下快速羽毛丰满。

    确实,与中共占领台湾的浩大计划相比,希特勒占领奥地利的那一套伎俩,不过是小儿科的小玩艺。如果从1934年希特勒颁布《国家重建法》取消联邦制和其它所有政党、确立一党专制算起,到1945年希特勒自杀为至,纳粹德国从崛起到毁灭,不过是为时11年短短的虚火一场。而中共,单只是武装夺取政权,就花了十多年时间,即使寿命超过八十岁,还是雄心勃勃。

    希特勒占领奥地利,不过是派兵越过德奥边界。而中共要越过海峡,就必须在台湾军队内部建立接应力量。

    回首中共的夺权史,在国民党军队内部建立共产党的势力,策动“爱国将领起义”,是中共的拿手好戏。在国民党的军以上的司令部里,不是处处都有中共地下党员的身影吗?

    现在我们回想起来,中共不仅指令暗藏于蒋军内部的地下党组织随国民党撤到台湾而伺机发展,不仅可以把俘虏的国民党军队“战犯”经过洗脑改造后释放回台湾发挥作用,更可以通过台商间接地,甚至在海外第三地直接地与国军将领接触。

    通过策动台湾“爱国将领起义”来占领台湾,是所有对台战略中的最佳战略。

    第一,不会伤及中共的元气,也会为中共保留一个完好的台湾;

    第二,不会伤及两岸的民心,

    第三,可以把国际干预减少到最低程度;

    第四,可以避免因为血洗台湾而立即引起的西方国家经济制裁和撤资;

    第五,可以避免打草惊蛇,防止“中国威胁论”再起,避免因为对台动武而使全世界联合起来围堵中共。

    如果从这一思路理解中共多年来的对台动作,就可以发现,事实上,中共多年来的对台动作,都与这一战略有关。

    一而再、再而三的文攻武吓,虽然把台湾民众赶到台独一边,但对台湾的国军却可以起震撼和争取的作用。中共权衡这两种作用,结论是利大于弊。所以中共不是傻瓜。

    欢迎台湾现职和退职的军政人员访问大陆,拉拢国军将领的意图更为明显。

    挟持美国“反台独”,目的是打破国军指望美国武装干预的希望。

    中共是否真有可能在台湾的国军里发展起受中共操纵的力量?完全有可能。

    只要看看有多少老黄埔的国民党退休将领频繁访问大陆,就可想而知了。按照中国人传统的“炎黄子孙”血统论和“落叶归根”思维,如果一定要他们在美国和中共之间进行选择,他们很容易被中共的“民族大义”宣传所打动,宁肯忘去昔日与中共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而投靠中共。如果他们倾向于中共,他们在台湾国军里的老部下和心腹,那些现役将领,难道能够顶得住中共的煽动和诱惑?!如果他们相信中共所宣传的“公投就是台独”,如果他们认为必须在“台独”和中共之间进行选择,他们中有很多人会选择中共。

    这里还牵涉到另一个问题,即李登辉和阿扁的作用。众所周知,他们抛弃了蒋经国“光复大陆”的目标,宣传中共可以发善心允许台湾独立建国。他们多年来的努力,摧毁了国民党人主张“光复大陆”的势力,使得台湾的国军只能在“台独”与中共之间进行选择。考虑到李登辉是前中共地下党党员,而阿扁和副总统不仅以前表现亲中共,而且总是散布对中共的幻想,拒绝通过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去光复大陆,考虑到他们与中共高层一直保持的联系管道,人们就不能不怀疑,他们是否是中共有意设置的靶标,使台湾的国军对台湾未来失望而不得不投考中共。

    那么,是否却有迹象表明,中共会在这次台湾大选期间发动“爱国将领”武装起义以占领台湾?

    最主要迹象有三个。

    第一,中共从前年起,就收紧了对香港的控制,最近更是明显表态,要选拔拥护中共的人治港。与此同时,在政协章程中也史无前例地加进了必须“拥护中共”的条款。这些举动无疑是打破台湾政界对“一国两制”的希望。中共绝不是傻瓜,不会看不到,这些举措正在砸毁中共“一国两制”的骗人招牌。中共不怕砸“一国两制”的招牌,说明中共认为不再需要这一招牌就可以占领台湾。这说明,中共占领台湾的行动离我们不远。

    第二,但是,美国和台湾对中共军事行动的监视,又没有发现中共对台战争所必需的大规模军事集结和调动。而且近来又传出中共的小规模军事调动。这些提示我们,中共将要发动的对台军事行动不会是大规模的对台战争,而将会是小规模的军事行动。什么样的小规模军事行动可以占领台湾?只有在台湾军队从内部倒戈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第三,把黑的说成白的,中共发挥它这专长,硬要把“公投就是台独,台独就是战争”这一强盗逻辑搞得在台湾家喻户晓,从而利用大选机会在台湾煽起内乱,为它乱中以恩人的面目对台出兵制造机会。

    2月27日中共【环球时报】刊载了李天放写的一篇挑动台湾内乱的文章,题为“军警频繁演练保“大选” 暴动阴云笼罩台湾”,该文在人民网等中共网站广为传播。

    文中写道:“‘大选’日暴动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甚至越来越大。”“其实,看看台湾此次选举的形势就不难发现,岛内各界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但事实上,暴动的危险仍然很大。”“为洗脱发起暴动的嫌疑,台当局一方面保证‘不会发生暴动’;另一方面命令有关部门采取措施,甚至不惜动用军队、警察、情报部门,加紧平暴演练,‘以防万一’。 ”

    中共这样一再强调台湾大选期间要发生暴动,强调暴动是由“台当局”“发起”的,不正提醒我们,中共要借台湾大选期间的内乱大做文章吗?

    有人会说,中共新领导人近来不是反复强调要和平崛起吗?

    翻翻中共最主要战略设计人何新的书“新国家主义的经济观”,就知道中共的所谓“和平崛起”,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雕虫小技。众所周知,中共的“人权等于生存权”诡辩术,用“民族复兴”取代“振兴中华”的口号,完全是采用了何新的主张。中共近来才采用的中国“崛起”术语,也是来自何新这个智囊。何新在该书中写道:“从过去的100年,到未来的100年,世界历史运动的中心主题就是中华民族的崛起,以及东方文明的伟大复兴。”(P 80)何新主张怎样“崛起”呢?在该书中,他主张走德国道路,即“民族社会主义”(纳粹)道路,要与西方国家“格斗”。据有人观察,中共政治局的第九次学习会的基调,就是何新主张的德国纳粹道路。如果说纳粹德国的道路就是“和平崛起”的道路,那不是令人笑掉大牙的骗局吗?!除非中共公开地彻底批判何新思想,明确表明与何新划清界线,否则没有任何人可以相信中共的这一骗局。

    如果这次台湾大选期间没有出现“爱国将领起义”,就意味着中共在台湾军队内部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或者要等待美国把神盾舰及反导系统系统等最新军事装备交给台湾以后再下手。无论如何,策动“爱国将领起义”是中共占领台湾的最佳选择。(火眼金睛)

    附录:

    台湾问题的最后可能结局(一):奥地利模式 尤民 历史好象总是在部分重复中前进。今天的台湾问题同上一世纪的奥地利问题及捷克问题实在有好多相似的地方。它们都是在强国崛起中发生的问题,都是做为强国的近邻和战略要地、从而在军事上成为强国的后顾之忧而成为“问题”,也都被冠以民族及文化的冠冕堂皇理由来摆到强国的案板上。差别主要是涉及到的民族和国家不同。

    研究这种相似性可能对于我们预见未来有一定的意义。

    据一本公开论著介绍,中共中央军委在九十年代的一份文件是这样表达“解决台湾问题”的重要意义的。

    “台湾收回后,将为我们跨出西太平洋和南进南海解除后顾之忧。”

    1937年11月在高层军事会议上,希特勒提出“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必须是同时推翻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以便在可能对西方进行的战争中解除我们侧翼的威胁。”

    随后而来的1938年基本上是希特勒实现这一目标的一年。在这一年解决这两个国家的问题对纳粹德国下一步灭亡法国、进攻英国乃至最后张开血盆大口倾全力解决苏联问题,打下了重要基础。

    把与德国相邻、以日尔曼民族为主的混合民族国家奥地利并入德国版图,是出生在奥地利的希特勒梦寐以求的目标,早在希特勒年轻时代(还没取得德国国籍)他就怀著巨大的使命感立下了誓愿。

    在1925年写于狱中的《我的奋斗》第一章中,他写到:

    “奥地利--这日尔曼民族的支脉,早应该附归祖国大日尔曼的版图上。这并非是经济关系,而是血统关系。纵使二个国家的拥抱对经济不利。我可以武断地说:「如果日尔曼的子孙一天不合并统治,便一天得不到安宁。当日尔曼人民繁殖到人口膨胀时才伸出魔掌去向外掠取领土,那时大众为了面包和牛油必然不惜用锄头代替刀剑,去揭开战争的序幕。」……

    「我是日尔曼人,可是为什么我们要和其他日尔曼人分裂?我们不是同一种族吗?」在我年轻时,这个严重的问题便在我的脑海里打转,我挥著铁拳。「为什么同样是日尔曼人民却不一起投入俾斯麦帝国的怀抱里??」我一直这样愤恨地想。

    希特勒吞并奥地利有两次高潮。

    第一次是希特勒上台一年半以后,即1934年7月25日。他指使在维也纳的纳粹匪徒在这天中午穿著奥地利军服,闯进联邦总理府,在相距两英尺的地方开枪击中总理陶尔斐斯的咽喉,占领了广播电台,宣布了总理已经辞职的消息,企图一举夺权。但政府部队很快重新控制了局势,希特勒见形势不妙马上缩了回去。

    第二次高潮就是在这1938年,纳粹德国羽毛丰满,德意修好结盟,英法当权者眼光短浅、软弱无能。希特勒决定把奥地利总理舒士尼格骗去,胁迫他写“卖身契”、宣布德奥合并,否则就要大兵压境,武力解决奥地利问题。

    与希特勒会谈前,舒士尼格得到希特勒保证:1936年签订的德奥友好协定将保持不变。(这个协定中,德国答应尊重奥地利独立和不干涉奥地利内政。)

    但是在会谈一开始,希特勒就施加压力说,奥地利的整个历史就是不断的叛逆卖国行为,现在他已经下决心使这一切告终,凡不赞成的人都要被摧毁。希特勒要奥地利总理明白奥地利孤立无援的境地。他说:“片刻也不要以为世界上有任何人能使我放弃我的决定。意大利?我同墨索里尼是一致的。英国?英国不会为奥地利动一动指头。法国?法国本可以在莱茵地区制止德国,那样我就不得不后退,但是现在对法国来说是太迟了。”

    午餐后德国外交部长送来一份文件,要奥地利总理舒士尼格在这个最后通谍上签字。这份文件要求奥地利在一周内把奥地利政府交给德国在奥地利的纳粹势力,希特勒威胁说,必须“在三天内满足我的要求,不然我要下令向奥地利进军”。

    舒士尼格终于屈服了。他回维也纳后与总统商定,对纳粹分子大赦,并按照所签文件改组内阁。

    几天后希特勒在国会演说称:“有一千多万日尔曼人住在同我们边界接壤的两个国家里……保护这些不能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政治上和精神上自由的日尔曼人民,是德国人民的职责。”这是公开宣示,今后解决住在奥地利和捷克的日尔曼人的前途,是纳粹德国的事情。

    在这决定性关头,舒士尼格在议会答复希特勒:“我们必须停止而不能再退。”他决定最后豁出去:举行公民投票,让人民决定奥地利前途。

    希特勒听到奥地利要举行公民投票的消息后勃然大怒,决定军事解决奥地利问题。德国发出最后通谍要奥地利总统按照德国要求更换总理,奥地利总统拒绝服从,但纳粹势力已经占领维也纳街道和总理府。

    希特勒以“应奥地利临时政府的紧急请求,派军队维持秩序”的名义,武装占领了奥地利。

    在这紧急关头,法国和国际联盟没有对德国武装吞并一个和平邻邦的行经采取任何行动,英国也只是发了一个空洞的抗议。失去奥援的奥地利总统只好全盘按照希特勒的要求改组政府。他说,“我在国内外都被抛弃了。”

    与此同时,希特勒向德国人民发表了一篇冠冕堂皇的声明,把侵略说成正义的行动。继而,希特勒又设计和组织了在大德意志和奥地利进行公民投票,胁迫和诱惑人民支持奥地利与德国合并。据德国官方公布数字,超过99%的人民投了赞成票。

    (本文内容甚至语句几乎全部抄自《希特勒》一书,在此对该书作者特表谢意。)

    www.duoweiweek.com多维周刊总第 91 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