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从温家宝答记者问想到稳定
(博讯2004年3月16日)
     2004年3月14日,一位美联社记者在记者招待会上向温家宝总理提出
     了这样一个问题:"您一直是非常关心中国的普通群众的,前一阵有 (博讯 boxun.com)

    一些人写了一封呼吁信,希望把1989年发生的事情宣布为是爱国活
    动,您觉得中国政府方面对于这些人的关切应该采取什么立场?你
    会把89年发生的事情宣布为爱国活动吗?"
    
    温家宝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说了这样一段话:"15年过去了,中国的改
    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是有目共睹的。
    取得这样重大的成就,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坚持维护全党的团结
    和统一,维护社会政治的稳定。今后20年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战
    略机遇期,我们必须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不要丧失这
    个机遇。我想,如果再给我们20年、50年的稳定,中国一定会发展
    得更为强大,因此,团结和稳定确实比什么都重要,这也是我作为总
    理最为关注的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不喜欢稳定的人不多,我本人就是一个喜欢稳定的人。
    然而稳定又是这样一种事物,即你需要它的时候,它并不一定会出现;
    当社会结构存在着缺陷的时候,社会稳定就会被破坏掉。文化大革命
    的时候,中国就没有稳定。文革结束之后,有一些人就说,文革再也
    不会来了。可是,1989年中国又在某种程度上回到了文革时代;1999
    年中国又在某种程度上回到了文革时代。这两次回归文革波及到的社
    会范围不如28年前的文革,但是这两次回归文革在某些方面却突破了
    以前的文革的一些政治规范。文化大革命时期,没有任何一个共产党
    领导人调动过大批军队去镇压手无寸铁的平民。1989年,这个规范被
    突破了。
    
    从文革结束到1989年只有13年的时间,1989年到1999年时间为10年,
    在这样短的时间里,中国人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到疯狂?
    反腐败的大学生和法轮功习练者为什么会遭到大规模的迫害?文革的
    受害者邓小平等人为什么会拿起文革的武器来对付其他人?文革过
    后,批判文革的文章铺天盖地;口诛笔伐之后,文革时期的思维方式
    并未从人们的头脑中消失,为什么会这样?透过这28年的社会变迁我
    们可以发现,文革病毒一直潜伏在社会肌体中,每隔一段时间它就会
    发作一次,使社会陷于混乱之中;我们祈求稳定,但是稳定从来没稳
    定下来。
    
    文革病毒,害人至深。那些朝气勃勃的青年,仅仅是提出了一些激进
    的政治口号、仅仅是在天安门广场静坐了一段时间,于是就遭到了自
    己国家的军队的攻击;鲜血从青年的身体中喷出,凝固在6·4的黑夜。
    法轮功的习练者都是一些普通人,他们没有反对共产党的纲领,可是
    就是这样一些人竟然遭到了共产党的残酷镇压。这是中共建政以来,
    首次对没有政治诉求的平民进行大规模镇压。和平的、理性的请愿者
    不能免于迫害,没有政治诉求的人们也不能免于迫害,让我们来想一
    想,还有什么人能免于迫害?
    
    文革病毒,害人至深。这种病毒已经产生变异,文化大革命时,受到
    迫害的绝大多数是官员和知识分子。文革之后,受到迫害的都是平民
    (鲍彤被判刑、刘宾雁等人被开除党籍是极个别的例子)。这就是文
    革病毒变异的表现,这也是统治术的升级,这还是导致社会冲突的毒
    药。平民都没有权力,他们当中有知识、有能力的人也不多;他们被
    打死,被抓进监狱,被多征了税,被强拆了房屋,……无论如何,他
    们都只能默默地忍受。不要以为没有官员被批斗的政治运动就不是文
    革的重演,不要以为老百姓受到大规模的横征暴敛就不是文革的重
    演;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专制横行的时代就是文革的重演。
    
    文革病毒变异之后,它让人更加难以识别,它的危害性越来越大,它
    的繁殖力大大加强,它的抗药性也大大加强。文革一样的灾难并不是
    遥不可及。
    
    现实从来就不缺乏智者,巴金先生早在1986年就担心文革重现。他
    说:"要产生第二次'文革',并不是没有土壤,没有气候,正相反,
    仿佛一切都已准备妥善,……因为靠'文革'获利的大有人在。……"
    (《"文革"博物馆》1986年8月26日《新民晚报》)巴金先生
    的话音刚落,1986年年底中共就发动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
    1989年又发生了6·4事件;1999年又发生了镇压法轮功运动。巴金先
    生发现了一种现象,即"靠文革获利"。人们怎样靠文革获利?一些掌
    握权力的人运用专制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靠文革获利;
    一些人在运动中卖身投靠、颠倒黑白,这也是靠文革获利。我们反思
    过文化大革命吗?没有。我们反思过6·4事件吗?没有。……每一次
    政治运动之后,我们都没进行过反思,所以文革病毒始终存在着。我
    们在这种情况下谈论稳定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消灭文革病
    毒,就不会有真正的稳定。文革病毒,害人至深。对于这么惨烈的痛
    楚我们都不进行深刻的反思,我们还能反思什么?
    
    医生给病人制订治疗方案之前,都要对病人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这
    种检查决定了治疗是否会成功。人在社会中的反思就相当于医生的检
    查。反思是对历史的检查,这种检查会发现一些潜伏下来的因素,也
    会使我们认识到一些因素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这就使我们变得明智,
    从而避免重蹈覆辙。反思也不应局限在领导人之中。人是不稳定的,
    人无完人,所以人与人之间的监督是必要的。领导人认为自己反思一
    下就可以了,可是谁又能保证领导人永远不犯错误?所以我们应该提
    倡全民反思。只有所有的人都明智起来,人对于人的监督才能建立起
    来。
    
    我们注意到中共的一个新说法:今后20年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战
    略机遇期。我们也注意到新一届领导集体提出了以人为本的新的执政
    理念,也就是说新的治疗方案已经提出。我们不知道中共高层对过去
    有没有深刻的反思,我们知道在民间这样的反思只存在于地下。没有
    反思,就没有好的未来。这样的反思可以始于民间,让我们共同努力
    吧。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