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博讯2004年3月14日)
    如今这世界上纯粹的共产国家(是或接近马克思原教旨)只有北朝鲜一个了。北朝鲜孤零零的可怜相,对照半个个世纪前共产运动在世界上盛极一时的状况,实在令人嗟叹不已。难怪西方历史学界已把共产主义的兴起和衰败列为“二十世纪人类社会的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历史已经证明:共产运动给人类带来了空前的灾难。历经共产运动的国家,大批的无辜者被杀害或被折磨致死,有产者的财产被剥夺,广大社会成员的基本自由被剥夺,人们普遍的贫穷和遭到专制体制的压制。半个世纪以来,共产运动造成的恶果在全世界至少导致一亿以上的人非正常死亡,而这样的或相似的祸害,至今还在有些国家继续。 (博讯 boxun.com)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莫这祸害滔天的共产运动在上个世纪能够盛极一时,席卷四分之一的世界土地呢?

    蒋介石先生曾说,共产主义是不合人性的。我尊敬蒋介石先生,因为他是当年中国少有的深刻洞察到共产主义祸害本质的先觉者。蒋对共产主义的看法是对的,但是话却讲反了。 实际上,共产主义符合人性:它最大限度地迎合了人类共通的的劣根性,懒惰和嫉妒。这就是共产主义曾经那样有诱惑力,共产主义运动盛极一时,并且在多个不同的国家取得成功的真正原因。

    人的本性有两种:一是自私(易趋向恶);一是恻隐之心(善)。但是人的自私的本性,如肉体欲望欲和情绪,往往能够压倒人的善性,所以人的本性是容易为恶的。恶在每个人身上,最普遍的表现为懒惰和嫉妒,不管他(她)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西方人,印度人。

    共产主义主张以暴力推翻“有产阶级”,这就在最大限度上迎合了广大人群的嫉妒劣根性,在其实践-共产运动中自然表现出对有产者疯狂地进行打,砸,抢,烧,杀等血腥的恐怖行为,甚至多次出现杀尽地主一家男女老幼的惨绝人性的行为。马克思的“打碎旧世界”之类的主张,实际上是暴力恐怖合法化理论,把潜藏在人们心里的嫉妒之火煽动成熊熊的燎原野火。

    共产主义包含的平均主义又在最大限度上迎合了广大人群的懒惰劣根性。由于不承认私有财产(私产是要消灭的对象),个人只保留生活必须用品。根据“按需分配”的原则,每个人的终生的福利和风险,都等量平均地由国家负担,这就必然造成普遍的低工资状况,即收入普遍低于所创造的价值,一部分人,如科技人员,收入远远低于所创造的价值,于是就造成了“国家的剥削比资本家的剥削更残酷”的现象(对于以“剩余价值”理论批判剥削的马克思实在是莫大的讽刺,这足以宣告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破产)。后来为鼓动社会成员积极性,一些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又不惜偏离“按需分配的原则,抛出”按劳分配“的政策。虽然在多劳多得的原则下,贤者与庸者的收入收入拉开了一些差距,但在马克思主义的大框架下,多得的那一部分远远低于“多劳”的价值。于是在马克思社会主义里,偷懒者不用担心失业,勤劳者,能干者绝对发不了财。也就是说,共产运动胜利的成果,使懒惰,无能受到保护,而勤奋,才干受到压制,可见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分配方式既迎合了广大群众懒惰的劣根性,又迎合了群众对社会精英的嫉妒的天性:大众因看到那些知识,技术,技能,艺术人群和他们几乎一样贫穷而心理感到平衡。

    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天然地要求一个巨大的,不受限制的专制权力,以保证社会一切领域的资源调配的完成,这就必然导致极权体制:国家控制一切社会领域。这样,对官方意识形态顺从的重要性就会压倒对真理的探求,谁不顺从官方的意识形态,谁的经济利益乃至人身安全就会受到威胁。而独立探索精神乃是真正知识分子的灵魂,这种独立性受到压制,知识分子们精神的巨大痛苦,可相而知。

    所以,不难理解 为什莫四九年后中国的人文科学和知识分子精神全面萎缩。因为四九年以后的中国历史,同时也是一部打压知识分子的历史(现在软化为钱色利诱和经济迫害),简而言之,就是以权压才。

    不过对广大庸众来说,这却是痛快淋漓的。广大庸众既可以目睹精英受到压制,而在内心深处幸灾乐祸,又可以在”反右“,”文革“等运动中直接上阵,把”反动学术权威“,”外国特务“,”牛鬼蛇神“打翻在地,再踩上一脚。这些极大地满足了嫉妒的劣根性。

    了解了这些,就根本不用奇怪,为什莫许多象蒋筑英那样辛勤奉献的人才”英年早逝“,更无需论难以记述的众多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被整死。

    共产运动成功的国度和地理范围,也印证了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原因:迎合了广大群众嫉妒,懒惰的劣根性。

    当年共产运动成功的国家,无一例外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具有强大的专制文化传统;一是经济发展水平低下。俄国和中国是在这世界上典型的具备这两个条件的大国。因为具有强大的专制文化传统,知识分子就不易形成成熟的自由,民主,人权理念,以控制自身懒惰,嫉妒的劣根性。这些国家的知识分子往往眼界狭隘情绪,思想偏激,不善于自由思考,因为国家落后,他们对现实往往强烈不满,进而全盘否定现实。他们往往希图走捷径,一举根本改变母国命运,赶超西方国家。而马克思主义一举”打碎旧世界“的暴力主张,非常迎合这些国家众多知识分子源于嫉妒的全盘否定现实的愤懑心理,共产乌托邦的美梦,则又迎合了这些知识分子懒于做细致麻烦的一点一滴的社会改良工作,而耽于空想的惰性。所以这些国家的知识分子多不容易接受自由主义思想,却很容易接受马克思主义思想,然后利用”旧社会“相当的言论,结社,集会自由大搞共产革命宣传,从而把广大群众领到暴力毁灭社会次序的共产邪路上去。

    再则,这些国家由于经济发展水平低下,造成了大比例的贫困人群,也就是一个厐大的怀着强烈嫉妒心的群体,于是干柴烈火,在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煽动下,因嫉妒而生的”革命群众“的巨大破坏力,就象火山爆发也不足为怪。

    为什莫马克思主义在英美向来没有市场呢?不是因为英,美人的懒惰,嫉妒的劣根性就比俄,中等国家少,而是因为英,美等国有深厚的自由主义文化传统。英国有以私权观念为基础的深厚而源远流长的自由传统,美国则继承和发扬了了英国的自由传统,并且首创和稳固了三权分立的先进的民主国家体制。再则英美精神深深侵透了经验主义,知识分子多好怀疑而不盲从,善于自由思考。这些,都使人的懒惰,嫉妒的劣根性得到习惯性控制。另外很重要的是,英美等国家经济较发达,没有比例很大的,庞大的非常贫困的群体。

    以上论及了共产运动兴盛的原因:迎合了人的劣根性。人的劣根性是强大的,自然的,根深蒂固的。若这个原因不成立就无法解释共产运动在中俄等落后国家象牛皮藓,水蛭一样具有顽固的生命力,并最终获得巨大胜利(对预言共产革命将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成功的马克思未尝不是大讽刺)。蒋介石先生对共产主义的不准确评判,反映出他对共产运动的生命力的低估,这是他后来输给中共的心理原因。

    共产运动曾经兴盛,为什么它只盛极一时?因为迎合人类劣根性(反文明)而生的特点注定了它不能长久,只能得逞一时。它迎合的人的嫉妒是负面的,破坏性的,只能生成破坏性力量,破坏生产力,破坏文化,破坏生态环境等等。对人际关系来说,它造成人与人之间只能相克,不能相生,成就了一个”损人损己“的社会。苏俄,共党中国建国后生灵涂炭的”阶级斗争“就是应证。共产运动迎合的另一大人的本性,懒惰,是非创造性的,只能造成社会成员积极性的普遍消解,效率低下,社会进步停滞,从而导致社会经济困难,不能为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物质技术保证。

    于是共产运动的兴盛只能是一时,共产运动胜利的果实,马克思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地不能持久。历经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东欧已经巨变,苏联早已解体,蒙古追随俄罗斯走资本主义的道路,而无耻地挂着马列主义招牌的中国早已变成了官僚资本主义的超级腐败大国,越南,古巴也在不同程度地恢复资本主义。”纯洁“的共产国家,只剩北朝鲜一个孤零零的可怜虫了。

    从共产运动,这人类史上的大悲剧,我们至少可以吸取以下教训:

    一,诚如杜威胡适先生所言,社会的进步是零售,不是批发,没有”一个根本的总的解决“(李大钊语)方案;

    二,世界历史上许多造成滔天罪恶的运动,如十字军东征,中世纪欧洲屠杀异教徒,希特勒纳粹运动等,它们能够疯狂一时,都是因为迎合了人的劣根性。

    三,狂热理想主义造成的危害远远大于其他社会因素造成的危害的总和;

    四,知识分子对现实应该有耐心,做好一点一滴的改良工作,警惕那些以理想面目出现的诱人的东西,看看它们是不是实际上迎合了人的劣根性。

    -曾节明 19/1 2004

     清心论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