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晨海:农村官吏黑匪化的“特殊机制"究竟是什么? --- 七评《中国农民调查》
(博讯2004年3月02日)
    晨海更多文章请看晨海专栏

     作者 晨海 (博讯 boxun.com)

    

     近年来,有识之士屡屡警告:中国农村基层政权已被黑恶势力侵入。全国农村出现了很多东霸天、西霸天,均是当地的乡镇官员、村官。

     《中国农民调查》专门写了一章《恶人治村》,报道了安徽省固镇县唐南乡一个村委会副主任张桂全对农民横征暴敛,又故意杀害“要求查账"的农民、造成农民四死一伤的大血案。

     该书明确指出,类似张桂全的村匪恶霸,在中国农村并非少数,而是“触目惊心地凸现出来",“张桂全不过是当今中国农村基层公共权力运作中特殊机制产生出来的一个生动标本"。

     我认为,按照《中国农民调查》的报道,中国农村基层政权不仅是被黑恶势力侵入,而是已经黑匪化。

     因为中国农村政权存在一种能产生村匪恶霸的“特殊机制",这种“特殊机制"不断产生村匪恶霸,张桂全仅是其中一个标本。

     《中国农民调查》直言:农村政权机制是产生恶霸村匪的根源;在农村横行霸道的村匪恶人,是目前的毛共农村政权机制所产生的。这是迄今为止对农村问题最深刻的分析。

     我要问:这种“特殊机制"究竟是什么?

     在中国农村能不断产生村匪恶霸的“特殊机制”,究竟是什么?

     且看该书的报道:张桂全“完全是乡党委和村党支部个别领导人强行指派的",才当上村官,长期已“仗着村官的权力"欺压农民,连法院判他偿付受害者八千元的医药费,也“全摊派到了村民的头上"。

     此次他凶残地报复杀害“要求查账"的四位农民后,“乡里派人威胁被害者家属及现场目击人不许乱说乱讲,县电视台和省里的报纸把蓄意报复杀人说成是错杀或是愚氓间的互相殴打。"

     “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案子开庭审理,事先根本就没打算要通知被害人,赶听到风声要开庭了,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就连找个律师的时间也没有了。"

     “死者亲属强烈要求看法院的《判决书》,(蚌埠市中级)法院不给;他们委托律师去要,法院依然振振有词,就是不给。"

     “执法机关却并不完全在依法办事,设在地方的国家法院沦为代表地方特殊利益的地方法院,这就叫小张庄村民感到真正的恐怖与绝望了。"

     “一九九八年九月八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桂全父子一案下达了终审裁定。终审《裁定书》上‘审理查明'的‘事实',其实与蚌埠市检察院《起诉书》上当初‘审查表明'的‘事实'并没有多大改变,这使得小张庄广大村民再一次对中国的法治产生失望。"

     请看,为了保护村匪恶霸,中共官员要掩盖此血案的起因是农民要求查账,从乡、县党委到省高级法院,从县电视台、省城报纸记者编辑到各级的公安警察,无一不明目张胆地枉法渎职,疯狂无耻地篡改农民血案的事实。

     这样的基层政权,从乡县到市省,均在制造黑暗。任农民怎样血泪控诉也麻木不仁。这是一种怎样的“特殊机制?”

     病理学说,正常人的身体、有保持健康的机制,会自动新陈代谢与抵御病毒。而不断产生病毒的机制,肯定是特殊的、不是正常人的、病态机制。 中共的老祖宗毛猴王,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而是一个在年青时代就立志与历朝帝王一比高低的特殊猴王。它在井冈山投靠土匪起家,以革命共产(即害命劫财)为目的,一次杀害几百万中国人也不眨眼,完全是一个匪性十足、匪气十足的现代土匪头。

     据历史学家辛灏年透露:早在毛的延安时代,王震的三五九旅就在延安垦荒种鸦片,那首歌唱的,原来是“花篮的鸦片香"!靠种植与贩卖鸦片以维持军队的武装,不是土匪武装是什么? 此历史事实有毛猴王早年公开发表的文字为证:“我这次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所得到的最重要成果,即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

     原来,最具毛的革命性的,是为全人类社会所唾弃的流氓地痞!

     请善良的中国人注意:毛猴王领导的革命事业,原来依靠的竟是农村里的流氓地痞!毛猴王从“中国革命"一开始,就公开鼓吹赞扬流氓地痞是“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

     感谢著名的历史学家辛灏年对毛猴王这一段坦白的考证:“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首次全文发表在中共湖南省委机关报刊物《战士》上面。再发表时,文中所引的这一段话被陈独秀删除。后来历次出版发表,均删除了这一段话。"

     陈独秀为毛猴王收藏了这一段最坦白的赞颂流氓地痞的“三个最",而毛猴王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另一段精采文字:不仅要「将土豪劣绅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而且要「冲进地主家里,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要滚上一滚」,至今坚持公开发表,也充分暴露了毛原来是一伙“想到小姐、少奶奶的床上滚上几滚"的流氓土匪!

     历史在责问:地主的女儿、老婆何罪之有?为什么连无辜的女人的床上也要去滚上一滚?

     历史已证明:毛猴王这样厚颜无耻、罪大恶极的大流氓、大土匪在中国竟能当上现代皇帝,实在是中国的噩梦、中国人民的噩运!

     至今有很多人不理解,在毛的文革中,连全国人民都爱慕的、能唱山歌的、年轻美丽的电影女演员刘三姐、纯洁美丽的五朵金花,为什么也会惨遭迫害?!

     其实,看一下毛的“想到小姐、少奶奶的床上滚上几滚"的光辉语录,就明白中国人民、包括美丽的女人,在这一伙现代革命流氓土匪的统治下,会有什么遭遇?

     早在一九五七年,右派就提意见:“共党干部进城后,搞了一场换老婆运动,把农村的老婆都抛弃了,又另娶了城里的小姐。"。

     一九六九年,知青被毛猴王赶下乡,有多少女知青在农村里惨遭兵团官员与村官的蹂躏?

     诚如毛所言,这些最具革命性的毛共官员,都到小姐、少奶奶的床上去滚上一滚了。

     诚如毛所言,在毛猴王亲自发动的“土改"、“镇反"、“反右"、“文革"、“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清理阶级队伍"等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运动"、“红色恐怖"中,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的确均是那些流氓地痞!

     这些不知惨害杀死了多少中国人的流氓地痞,成为毛共最革命的干部。

     在以革命为名义、以革命为光荣的毛时代,愈是具备匪性匪气的,愈具有革命性,愈是心狠手辣的流氓地痞,愈是受到中共的信任重用提拔,愈能升官发财;而缺乏革命性、缺乏流氓地痞气质的老实人善良人,则不被重用或被排斥,如厌恶流氓地痞的正直之士,则纷纷被打倒在地与穷困潦倒。

     经过如此五十年的“血与火的洗礼",经过毛猴王的五十年的组织培养与革命考验,在中国已经培养了一大批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干部队伍,其本色就是毛鼓吹的有匪性而无人性的流氓地痞。

     所以,蚌埠市中级法院的法官知法犯法、执法犯法,连农民血案的判决书也不给看,根本不把法律当一回事,“还振振有词",这不是活脱脱一副流氓嘴脸吗?

     所以,安徽的省市县的各级官员和电视台、报社记者编辑等无耻文人,将农民被害血案公开歪曲报道成“互相殴打”,这不是一副流氓无赖的腔调吗?

     这种依靠流氓地痞起家、造反、夺权、掌权、用权、保权的特殊机制,就是毛共的五十年来立党建党、干部组织的“特殊机制”。

     在这种特殊机制底下,三代人均讨饭的无业游民最具“革命性先进性”,真是愈穷愈流氓愈革命,愈有知识愈有文明愈反动。有匪性而无人性,有流氓气质而不讲道理,这就是毛共干部的血统,这就是毛共官员的革命传统

     所以,如毛共坚持其革命传统,则中国农村基层政权将永远存在其不断培养流氓地痞、村匪恶霸的特殊机制。这是我为《中国农民调查》关于农村基层政权“特殊机制”问题的所作的注解。有关毛共官员流氓地痞传统的分析,还有第八个注解待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农民调查》的震撼力
  • 梁京:对大陆社会良知的考验--评大陆出版《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让中国钻了五十多年的怪圈----六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人间官员多不安宁 中共吃皇粮无理由 ——五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人间官员多不安宁 中共吃皇粮无理由——五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江泽民朱镕基应首先在北京"上访村"下跪--四评《中国农民调查》
  • 仙鹤草: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 晨海:是骗你没商量?还是投其所好 ----三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还是农奴制--评《中国农民调查》(之二)
  • 晨海:中国农民已成为悲惨的二等公民--五十年来极其难得的《中国农民调查》
  • 《中国农民调查》,让我们灵魂和良心永远不得安宁
  • 两会前北京严控舆论 封杀「中国农民调查」
  • 安徽官员状告《中国农民调查》索赔20万
  • 《中国农民调查》页页血泪 丁作明之死惊动中央 (图)
  • 《中国农民调查》之外更应做什么
  • 《中国农民调查》引起大陆关注
  • 《中国农民调查》触及现实 丁作明之死惊动中央
  • 《中国农民调查》引言 在现实与目标的夹缝中
  • 《中国农民调查》第一章 殉道者
  • 《中国农民调查》第二章 恶人治村
  • 《中国农民调查》第三章 漫漫上访路
  • 《中国农民调查》第四章 天平是怎样倾斜的
  • 《中国农民调查》第五章 弄虚作假之种种
  • 《中国农民调查》第六章 寻找出路
  • 《中国农民调查》第七章 天降大任
  • 《中国农民调查》第八章 破题
  • 《中国农民调查》第九章 敢问路在何方
  • 《中国农民调查》让我们良心永远不得安宁
  • 中国农民调查(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