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文章:在捉放吕加平先生的背后
(博讯2004年2月27日)
     在吕加平先生的一案上,不能够单以强烈的感情色彩来揣测,国安系统出面的捉与放,与公检法系统出面的捉与放有所不同,它更多的不是依据法律的条文,而是秉承上面甚至最高层的旨意,依据当时国内外的政治环境来通盘考虑的,就国安本身来说,它很难自行其是,自作主张。

     所以,对吕先生一案的正确理解是:国安根据上面的一纸决策,深夜突袭吕先生,主要目的并不是“捉拿归案”,而是“拘留审查”,直接的理由似乎是攻击江代表,更深一层的理由则是要确保两会的平稳顺利地召开。突捉之后的快放,说明有更高一层领导势力的介入,在更周密更详尽的通盘考虑之下,觉得“捉”考虑的有所欠周祥,有损两会前夕中国政府的伟大形象,不如“放”反而更稳妥一些,一张一弛,虽然先捉又放显得捉襟见肘仓促了一些,但此事如果与那张“璩美凤光盘”的威胁硬要联系起来,倒有些牵强附会,使吕先生一案颇有些显得滑稽可笑,如同儿戏一半。 (博讯 boxun.com)

     我相信大陆的国安和他们的上面处事是如此的冷静成熟,都不会显得那样幼稚,轻易听凭威胁的,反过来说,在这个突发的事件中,真正显露出来的硬汉是吕加平先生,这才是多年来威胁不动的硬骨头。

     其实,捉吕先生也好,放吕先生也好,真正的用意是怕他,怕他那张嘴,那支笔,在两会上万名代表之中传播不利于三个代表的东西。

     看来,在今天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怕谁的问题还远远没有能得到解决,而且,就连一个十分强大的国家政权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来自哪里,来自哪个方向也还是模糊不清。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苏联东欧一系列共产党政权垮台后十几年的今天,如果仍然没有搞清楚对共产党政权国家的主要威胁来自哪里,那可就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失策,因为在这里犯下了一个最严重的方向性错误:认为威胁依然来自与最高政权完全不同的民主意识形态。

     怪哉!问题就出在这里,一个号称掌握了人类真理,掌握了世界上最先进世界观的共产党政权,怎么会害怕在自己身边存在不同的思想观念和意识形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在防范自己自民的独立思考,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且也在道理上解释不通。这就好比在擂台上,往日一向自称拳法最高明的一位拳击手一边在极力回避着对手,躲躲闪闪,不敢正面交锋,一边又偷偷摸摸地力图束缚住对方的手臂,不让对方还击,使众多看台上的旁观者大跌眼镜。又好比,在坐满观众的法庭上,自称是非常有理的一方极力想阻止对方的发言,甚至要堵住对方的嘴巴,使在场的法官和观众只能够听到他的一面之词。这两种做法的最终结果,都只能适得其反,除了证明自己的虚伪,虚弱,还能够向我们证明出什么呢?

     如果我是这个国家的高层领导人,我会给吕加平先生以充分的发言权,使他在国内政坛上有一席之地,成为真正民选的人民代表(当然不是三个代表)和政协委员,这可以使我们国家有不同的声音,显出我们国家领导人的度量有海纳百川之大,使我们国家的民主看起来更有充分的说服力。

     当年,在苏联及东欧的一系列共产党政权垮台之后,众多的学者根据事实研究发现,造成苏联及东欧共产党政权垮台的决定性原因,主要不在于那些民主的意识形态宣传,也不在于一小部分持不同政见者们的摇旗呐喊,而在于这个政权被那些想不到的中上层“自己人”在内部捅上了致命的一刀。

     也就是说,“祸起萧墙”是不假,但是在萧墙之内而不是之外。在苏联及东欧共产党政权垮台之后的数年之间,苏联及东欧的普通民众惊异地发现,共产党政权垮台后的最大受益者不是那些往日的“持不同政见者”,现在他们虽然都已经合法化了,但是仍然两手空空,一无所有,国家政权与社会财富,自然资源都与他们无缘,统统掌握在昔日的那些个共产党的高官们手里,所不同的是,现在已经由昔日的国家所有制变成了今天的个人所有制,这些个高官们更加富了。变富的原因,就在于共产党政权的解体,可以使他们一伙肆无忌惮地公开掠夺昔日属于国家和老百姓的全部财富。

     值得一提的是,往日奉命专门对付国内持不同政见着,堵塞国外意识形态通道的国家安全部门,现在仍然也起着往日看家护院的职责,保护的对象一点也没有改变,仍然是昔日那些共产党内的达官贵人,实际内容没有变,只是在形式上发生了点变化,现在的称呼上与昔日有些不同;而防范和昔日要对付的对象却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昔日曾经不遗余力打击封锁的国外意识形态和国内的持不同政见着现在都有了合法的身份,无需再给与打击封锁了,实可谓彼一时此一时也。

     老子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现阶段,对国家危害最大,伤害最深的首当要数那些贪官污吏们的职务犯罪,以权谋私,贪赃枉法,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等等,中国国内目前占绝大多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都来自这个方面,一些明显处理不公的民事经济案件也在这个领域。而分管,制止,追究职务犯罪的主要工作,是由中纪委领导下的各级纪检部门和监察部门来承担的,此外,国家的检察机关(反贪局)和法院也起了相当的重要作用,至于工作的成果是否有效?是否达到了职务犯罪越来越少的预期目的?你只要看看现在全中国的贪官污吏是多了还是少了?全国各地来北京上访的人数是多了还是少了就明白了。

     所以,对目前中国造成最大威胁和伤害的,是那些大小官吏中的极端腐败分子和心地冷漠麻木的政治官僚,他们对中国,对平民百姓,对人民的心理所造成的种种损害,是无论用什么东西也很难弥补的。

     造成我国目前社会不稳定因素近另一半的,还有以黄赌毒为主的各种刑事犯罪,特别是抢劫杀人这些社会影响重大的刑事犯罪,我国目前的公安,检查,法院系统,很大程度上几乎在用主要的精力做这方面的工作,至于工作的成效好坏,你看看身边的社会治安状况就清楚了,当然社会治安归根到底还是一项综合治理的问题,全国各地的富裕程度,就业状况,精神文明程度,当地党风和社会风气的具体情况不一样,所以也是有好有坏,参差不齐。

     最后,才是有意或不慎触及政治领域里的敏感问题而造成社会动荡的潜在威胁。根据我国国内报刊所能披露出来的一切文字材料看,在目前的社会里,这些年来引政治问题而造成的社会不稳定因素,还不及我国股市大盘突然暴跌而造成的损害和恶劣影响的百分之一,事实就是如此。

     在目前的中国国内,能够对中国的社会造成影响,有胆量有力量敢与执政的共产党公开叫板唱对台戏,有资格有条件能够称得上是在野的政治反对派的社会势力,前后只出现过两种人。

     一种主要存在于知识分子中间,一些有条件亲身接触到西方民主社会,并受其西方民主思想影响的中青年知识分子,力图以西方民主社会的蓝图和构架改造我国的社会政治生活,这一部分政治派别主要是受外来的思想影响而产生的,所以可以称作是“外来派”,基本上集中在文化知识界。1989年,震惊世界的“六四”运动,世界人称之为“民主运动”,就是由这些人发起的,1989年以后,这部分人大都侨居海外,自称“民运分子”,有许多人为了生存,接受来自各方面的物质捐助,但从来也没有放弃在国内扩大影响的政治活动。

     另一些人,主要是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受到不同程度侵害的人,大部分都集中在中国国内的劳动人民中间(城市的和农村的),他们中有许多人属于目前国内的弱势群体,社会地位低下,手中无权无势,只能以肤浅的文化认识水平和朴素的思想感情去追崇法轮功带有平民色彩的众多活动,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这就使法轮功所组织的各项活动带有明显的政治动机和政治特征,在这个过程中,先后裹杂进了不少社会各行业各阶层的各种人们,尤其是干部和知识分子,这一部分人,由于其鲜明的社会特点,可以称得上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土生土长派”。

     值得一提的是,在被封闭以前,法轮功成为中国国内二十世纪的“水泊梁山”,集拢了中国社会各行各业的“英雄好汉”,“兀自要和大宋皇帝做个对头”。法轮功和它所组织的各项活动在中国国内受到坚决镇压和严格查禁之后,法轮功将它的大本营转移到了国外来开展活动,由于法轮功充当了2000年前后的国内共产党政府主要反对派的政治角色,所以很容易地吸收了许多留学海外的“香蕉弟子”和白皮肤的“大法弟子”,但在本质上法轮功始终不敢“背祖忘典”,牢牢掌握“万变不离其宗”的基本原则,根基仍然扎在中国本土,一直带有强烈浓厚的中国民族色彩,所以始终算是中国的本乡本土派。

     在人数和活动规模上能够构成“派”的,目前大体上只有上述这两种人。此外,形不成规模,够不上帮派的游兵散勇还有一些,只能是单兵作战小打小闹,什么时候也成不了气候。

     至于,怎么评价上述这些人以往的和现在正在开展的政治活动呢?我记得,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做“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说明知识分子好发牢骚,但是几乎都停留在口头上,很少付诸实践活动,如果小题大做,为此多虑,反而会弄巧成拙,过多刺激那些见过世面,思想活跃,具有不同心态的知识分子,进一步扩大激化社会矛盾,触及人们心中的逆反心理,凭空增加社会上的政治反对势力。

     世界上的华人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为在台湾出了一个直言不屈的硬汉李敖而惊叹不已,不知道今天李敖先生对大陆吕加平先生更加艰难的秉笔直言之举评价如何?

     当然,此乃我无权小民的一相情愿,一孔之见,不足为凭,全在随便一说而已。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溪:吕加平在家蹲监狱,吕加平网站成陷阱
  • 郑贻春严正抗议中共拘留吕加平
  • 张林:吕加平仍在高度危险中
  • 小溪:捉放吕加平奇迹背后的奥妙
  • 龚平:江泽民丑闻持续发烧 吕加平案考验北京高层智慧与互动
  • 中国的脊梁---评吕加平失踪
  • 林保华:吕加平与普安店
  • 吕加平:朝韩鲜族的大韩帝国梦
  • 吕加平:两次朝鲜核问题的来龙去脉
  • 吕加平:评江3月13日关于自己“历史清白”的讲话
  • 吕加平:江已全退胡已全接 中国战略将出现重大转折
  • 吕加平:毛泽东的成功法宝:进行串连的四种方式与“双重标准”
  • 吕加平:“三个代表”思想与“一党多派”体制
  • 吕加平先生已遣回北京所在地 其夫人已监控
  • 美国之音:北京异议作家吕加平被拘留
  • 吕加平先生的北京住所被北京公安部门所抄
  • 吕加平失踪以及失踪之前完成的文章:向中央领导反映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