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晨海:江泽民朱镕基应首先在北京"上访村"下跪--四评《中国农民调查》
(博讯2004年2月15日)
    晨海更多文章请看晨海专栏

     作者 晨海 (博讯 boxun.com)

    

     毛共以苛捐杂税杂费罚款、对农民进行横征暴敛敲骨吸髓,很有办法;而在关心人民疾苦、为民平冤、为民主持公道方面,却很无能。

     五十年来造成国内人民冤情堆积如山。

     冤情最集中的地方,冤山之山顶上,是北京的"上访村"。

     在江泽民朱镕基时代、在北京形成的这一个"上访村",将永垂青史!

    

     香港《凤凰》周刊今年第二期一篇《北京"上访村"》透露了 "上访村"的具体地点:北京火车站南站附近的一个村落:东庄,属于丰台区。

     "上访者从全国各地汇集于东庄,是因为东庄位置独特----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办就设在东庄北面,与东庄几乎一路之隔,中办国办信访局和全国人大信访局与东庄也只有一站地的距离。"

     在这一个集中了中央权威机关的"首善之地"附近,却成了中国老百姓的首悲之地。

     每年上百万到北京上访鸣冤的老百姓,找到了中央机关才知"天下乌鸦一般黑"!

     那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上访人员,只得在上访村里停留。

    

     四年前以"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经典之言向朱总理上书的李昌平先生,亲自在北京"上访村"调查:

    

     "上访村"有相当一部分人是老上访户,他们靠"打工"或乞讨来维持他们的上访,最长的上访户上访了42年。很多上访户想回去,但他们回不去了:他们担心回去后受到打击报复,我所知道的因为上访而坐牢的农民不下百人,至于被驻北京的地方便衣警察抓回家拘留的就更多了,很多人因此走上终身上访之路。"(李昌平:3年前我向总理说实话 今我向百姓说实话)

    

     上访42年?从六十年代告到今天,经历了毛猴王、邓小人、江泽民朱镕基几个朝代,还在北京上访鸣冤!

    

     《中国农民调查》披露了几起农民到北京上访呜冤的曲折悲惨经历。有一起上访,是几十位农民到天安门广场集体下跪,"才引起中央部门的重视"。这些后来有幸得到处理的农民上访呜冤案件被收进了《中国农民调查》。

     而更加触目惊心的、更加大量的、就是下跪几百回、上访42年也始终不被官方理睬的农民上访鸣冤案件,则很遗憾地付之阙如。

    

     北京理工大学几位学生2003年11月"亲历上访村"后写道,上访村平时住有上万人!

     一一"已经是气温在零度以下的寒冬了,墙脚下、野地里、马路 边、桥洞下,随处可见那些上访者蜷缩在那里,用身体对抗着严寒,熬过漫漫的长夜。其中一个上访者就在露天用几块模板和砖头搭了个简易的所谓的"床",只用一堆塑料破布盖在身上,仅仅露出个头,还有的就在建筑工地旁边随便用一 些垃圾堆成一个小山包,然后就钻进里面躲避寒冷,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垃圾堆,而当有人从里面伸出头来我们才知道这是他们的家,更有甚者就在地里挖了土坑睡在里面,用杂草盖在身上。面对寒冷的天气,好多睡在露天的上访群众已经顾 不得男女之间的羞涩抱在一起取暖。

      实际上他们这般受冻挨饿、再加上心情的压抑和精神上的折磨,不少人都已经重病缠身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能抗过这个寒冬了。可只要他们还有一口气在,他们还会告下去,他们相信党和国家,相信中央会给他们一个说法和公道的。"

    

     在中国、在北京讨一个说法和公道,是如此艰难悲惨!

     在中国、在北京讨一个说法和公道,为什么如此艰难悲惨?

    

     《凤凰》周刊透露:上访的艰难也是北京的中央信访官员造成的:

     "上访的一般程序是领表、登记、交流,最后等待喊号,有上访者把这一过程比作挂号看病,不同的是一部分人没有挂号资格,而相当多的人更是进不了"看病"程序。在最高人民法院来访接待室,发表登记的时间规定在上午8:00-9:30、下午1:00-2:30之间。上访人每月只有一次填表机会,即当月填表后如果因种种原因没有被接待,只能等到下个月重新填表,很多信访部门不仅每天工作时间短,而且一周不足5个工作日。

    

      由于到最高法院上访的人次很多,很多人交表之后,要在几天之后才能等到被喊号,而老上访户更是要在接待完新访户后才能被轮到,这也是导致很多上访者滞留此地的原因。

    

      "踢皮球"是上访者对各信访接待部门最多的评价。都是推来推去不办事。

      好的情况下,上访者可以得到一份最高法院发给下级法院的工作函。结果碰了一鼻子灰。"拿着鸡毛当令箭。拿着介绍信回去,问题解决不了,再来再开介绍信,再回去,很多上访者进入这种周而复始的上访状态,而且老上访户越到后来越难以得到介绍信……"

    

     "亲历上访村" 还披露中央信访官员根本不接收上访材料的恶劣行径:"现在是(上访材料)想送出去都没有地方送啊,高检院和法院根本就不看这些。"、"上访十载,亦无着落,仰问苍天,生命几何!"

    

     《中国农民调查》引用了财政部高官98年透露的情况:"汉朝八千人养一个官员,唐朝三千人养一个官员,清朝一千人养一个官员,而现在四十个人养一个公务员。"

     封建社会的官员比现在少多了,那时老百姓找他们鸣冤告状,却想象不到的容易:仅需到衙门外击鼓呜冤,官老爷就得升堂审案。而现在养了那么多官员,老百姓找他们鸣冤,却置之不理!

    

     "上次那场大雪,(上访村)这里死了7个 人,如果再下大雪,真不知该怎么办啊!"

     "我仿佛看到了那聚在京城上空久久不能散去的冤魂!"

    

       每年上百万人到北京上访鸣冤,为的是找江泽民朱镕基"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却成了上访村和北京城上空久久不能散去的冤魂!

    

     这一个京城里的上访村,应引起全中国人民的关注!

     这一个京城里的上访村,应引起联合国难民署的关注!

    

     全中国人民应在上访村的冤魂面前永远感到良心不安!

     我们再也不能沉默!我们该为上访村的难民做些什么?

     首先我建议:江泽民朱镕基应在北京"上访村"向老上访民们下跪谢罪!

    

     由于《中国农民调查》仅写了农民上访的漫漫长途,而不能写出造成农民上访之难之苦之悲的原因,这是我为该书所作的第四个注解,其余注解待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仙鹤草:是谁造成了中国农民的负担问题?——《中国农民调查》读后
  • 晨海:是骗你没商量?还是投其所好 ----三评《中国农民调查》
  • 晨海:还是农奴制--评《中国农民调查》(之二)
  • 晨海:中国农民已成为悲惨的二等公民--五十年来极其难得的《中国农民调查》
  • 《中国农民调查》,让我们灵魂和良心永远不得安宁
  • 《中国农民调查》触及现实 丁作明之死惊动中央
  • 《中国农民调查》引言 在现实与目标的夹缝中
  • 《中国农民调查》第一章 殉道者
  • 《中国农民调查》第二章 恶人治村
  • 《中国农民调查》第三章 漫漫上访路
  • 《中国农民调查》第四章 天平是怎样倾斜的
  • 《中国农民调查》第五章 弄虚作假之种种
  • 《中国农民调查》第六章 寻找出路
  • 《中国农民调查》第七章 天降大任
  • 《中国农民调查》第八章 破题
  • 《中国农民调查》第九章 敢问路在何方
  • 《中国农民调查》让我们良心永远不得安宁
  • 中国农民调查(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