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贻春:现代文字狱是共产极权反文明的野蛮之举
(博讯2004年2月08日)
    自由思想不能汪洋恣肆的社会,必定是一片蛮荒的赤贫之地;不允许言论自由穿行的国度,己然是哑口无声的悲怆大陆。在伟光正长达半多世纪的英明领导下,中国大陆的思想,贫乏到何等令人齿冷的程度;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言论,究竟被统一到多么狭窄的地步?

     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以割破张志新的喉咙为能事,整个国家只能发出一种红色的、血淋淋的暴力声音。任何一种其他的声音,都必须用无产阶级杀人不眨眼的铁拳来消除;任何一种有违红朝意志的言论,都必须倒毙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狂呼乱叫的枪林弹雨之中。 (博讯 boxun.com)

    邓小平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以破除所谓的精神污染为名,以反对莫名其妙的资产阶级自由化为名,大行文化专制,查禁思想,封堵言论,用国家政权的强制力压制不同的声音,并提出了臭名昭著的不争论的反动政策,从而遗大害于中华民族现代化的历史进程。

    江泽民以查封<世界经济导报>为祀献之礼而登上红朝的皇帝宝座之后,变本加厉地查禁言路,千方百计地泯灭思想,毫无道理地关押反映真实情况的新闻记者,终于适得其所地被记者无国界组织等冠之以全球新闻十大公敌之一,并且赫然在目地名列榜首。真乃是中国之耻、中国人之耻、中华民族之耻。上,对不起列祖列宗,实为数典忘祖;下,对不起子孙后代,必当遗臭万年;中,对不起十三亿中国人民。到头来,也枉费痴情专权之缥渺寄托,也放浪斑驳沙珠于媒体之眼球。其卑其劣,真乃一言难尽,痛彻骨髓之至也!

    江氏泽民,横阻中华民族心向往之的全面现代化,蚍蜉撼树自不量力,以上海小瘪三的戏子本性,大抓文墨书生,消除不同意见于萌芽状态,非得把一切都统统地纳入其核心的无德、无耻、无道的三个代表的轨道上去,竟搞出了一个又一个焚书坑儒的现代话闹剧。是可忍,而孰不可忍!

    --------逮捕作者赵常青。一个写了几篇文章的有志青年,仅仅因为表达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就被无端地羁押拘禁,致使冰寒的铁窗与洋溢的青春年华建立了不应有的紧密联系。

    ------逮捕作者欧阳懿。因为他写了要求平反六四、恢复赵紫阳人身自由等文章,就被警察逮捕归案,并被秘密审判。

    ------逮捕姜力钧。仅仅因为他在要求政治体制改革的公开信上签了名,就被关押起来并予以审判。难道说,连签个名,也必须以丧失自由为代价吗?这,是不是社会主义胡搅蛮缠的红色王法逞凶狂?

    -----逮捕何德普。连给美国总统写信,都算上了一条罪证,更不用说他忧国忧民地担当中国民主党北京党部的领导人了。何德普的几篇文章,是中共法庭判其有罪的关健证据。

    ------逮捕罗永忠。一个敢于言说心之所想的年轻人,身残志不残,大义又凛然!无论文章也好,还是诗作也好,他都表现出对民主自由的强烈向往,他都透视出对极权专制的蔑视与痛恨。仅仅因为写文章,他竟被肆意逮捕了。

    ----逮捕杜导斌。一个颇有见解的网络作家,由于直抒胸臆地表达他独立自主的看法,竟被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警方逮捕。

    ----逮捕孔佑平。仅仅因为他在海外杂志上发表了几篇文章几首诗,就被关进监狱,并遭受非人的磨难。

    以上所述,仅仅是几个典型案例而已,大量的、层出不穷的以文定罪的事实,简直是举不胜举,不胜枚举。可以说,文字狱每时每刻都在连绵不绝地发生着、存在着并毒蛇猛兽般地吞噬着中国人的正义、吞噬着中国人的良心、吞噬着中国人的希望!这是中国大陆和海外华人有目共睹的铁的事实!

    仿佛没有文字狱,中共就不能耀武扬威地存活下去似的;仿佛共产党就是依靠凶残暴烈的文字狱,才能充分证明自己的全部价值、全部实力与全部伎俩似的!

    文字狱,乃是封建主义王朝为适应其反动腐朽的统治而长期从事的制度性维护措施,也是社会主义红色王朝适应其反动腐朽的领导而长期实行的制度性方针政策。从这种意义上讲,封建主义与社会主义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古代王朝与现代王朝在嵌制文字这方面是殊途同归的、是一拍即合的、是沆瀣一气的。也就是说,古代的封建主义与现代的社会主义在大搞文字狱方面是半斤对八两、不分伯仲、不相上下的。其唯一的区别,可能仅仅是所处的年代有所不同。

    现在所搞的文字狱,不过是古代文字狱的扩大了的翻版而已。正像秦王嬴政二千多年前焚书坑儒只是坑埋了四百六十个儒生,两千多年后毛泽东所搞的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一下子就揪出了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知识分子右派。这些社会主义社会的儒生被毛泽东的阳谋给坑害得实在不浅。流离失所者无以计数,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引蛇出洞的共产政策确实是收获大大地有!那些祸从口出者,按照中共中央的英明部署,都统统地噤若寒蝉了。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以及他们的左邻右舍,以及全国各族人民,都心有余悸、抬不起头、做不了人了!他们只能做伟光正的红色奴隶!

    文字狱,可以说是中共的优良传统。早在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就有一个叫做王实味的文学家、翻译家,仅仅因为他写出了一组<野百合花>的系列散文,文中对延安分灶而食的等级制表达了不同的看法,还远远谈不上彻底批判。但即便如此,王实味这个才华横溢的热血儒生,却付出了一颗头颅的代价,他的宝贵生命竟被中共肆意妄为地剥夺而去。呜呼!

    残杀王实味,实际上是中共为大搞现代文字狱而作出的一次成功的小小预演,并由此而拉开了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出又一出镇压思想、以文治罪的令人恐怖的帷幕:批<武训传>、批俞平伯、揪出胡风反党集团、反右运动、大抓所谓利用小说反党的<保卫延安>作者杜鹏程及其相关人员、实行范围广大的社会主义株连制,如此等等,都可以从王实味的身上找到或清晰或模糊的影像。

    后来发生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则是一场轰轰烈烈、闹闹哄哄、大搞打砸抢的全面而深入的文字狱,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大革文化命的焚书坑儒,是共产极权全面围剿中华文化的一埸暴烈而残忍的血腥大破坏。在法西斯蒂的共产极权津津乐道于反动的血统论,即以出身作为衡量一切人的根本标准之时,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勇敢地站出来,大义凛然地喊出了不唯成份论的口号,并写出了震聋发聩的文章<出身论>。他在檄文中明确地指出唯成份论的诸多荒谬之处。但就是这篇短短的檄文,却使遇罗克付出了青春洋溢的生命代价!

    另外,还有数不穷尽的作家、艺术家、学者等等,不是惨遭迫害,就是被逼致死。更有无数先知先觉者,即堪称为中华民族精英和脊梁的众多杰出代表,如张志新、李九莲、林昭等,竟以其柔弱的血肉之躯,惨死在共产法西斯的屠刀之下!

    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每一寸土地上,都建立了规模庞大的和密不透风的文字狱。其必然导致的罪恶结果是:思想淹淹一息,学术支离破碎,言论强制统一,民族精神空前萎靡!

    文字狱,成为中共及其党魁领导人民向着刑场、牢房、劳改农场等地前进的一般常态。没有文字狱,中国共产党又如何能够统治中国大陆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没有文字狱,共产党魁又如何能够成为中国愚民的伟大领袖?他们这些政治骗子恐怕连一天都混不下去了,他们这些混世魔王恐怕早就被扫进历史垃圾堆里去了!

    文字狱,对于中共的存在及其腐朽统治而言,就像粪坑之于苍蝇、黑暗之于蝙蝠、下水道之于老鼠。它们几乎是不可或离的,是互为因果的,是相互依存的。

    不搞文字狱,就像蚊子吸不了血一样,共产党的生命赖以存活的基本元素也就不复存在了,共产党就极有可能尸体一样地立刻被拉进太平房或火葬场。其后果是不堪美妙的,其下场是注定悲惨的,其罪恶肯定是要遭到彻底清算的!

    从建立红朝之日至今,五十四年已然过去。在这漫长复漫长、黑暗复黑暗、忧伤复忧伤的艰难时日里,请问,又有哪一年、又有哪一年的哪一个月、又有哪一个月的哪一天,中国共产党确实做到了皇恩浩荡,不搞文字狱,不实行思想监控,不紧约束各种言论,不实行新闻封锁,不查禁书刊报纸,不搞大一统的宣传口径?

    中共的这种对秦王朝的焚书坑儒发扬光大且与时俱进的现代文字狱,除了造成中华民族精神的普遍衰微和无能之外,除了造成中国大陆全面现代化的遥遥无期的虚幻之外,只能带来令人齿冷的野蛮、残忍与暴虐,只能以一党专政的腐朽不堪的意识形态与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

    可见,中国大陆极端可耻的现代文字狱,是共产极权专制政体反文明的野蛮之举!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五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贻春:公民社会宣言
  • 郑贻春:清算社会法西斯主义、建立完善的人权保障体系(一)
  • 郑贻春:新春寄语良心犯
  • 郑贻春:思想无罪 自由思想是天赋人权
  • 郑贻春:2004 回顾与展望
  • 杨春光:拨开黑太阳的雷鸣电闪──序郑贻春诗集《黑太阳时代》
  • 孔佑平:若晴空霹雳.似夜航灯塔──读郑贻春先生诗集《洗脑时代》
  • 郑贻春:何谓修宪所要坚持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 郑贻春:走出毛泽东的阴影
  • 郑贻春:逮捕萨达姆的重大意义
  • 郑贻春:寄望温家宝访问美国-学习林肯
  • 郑贻春:人权问题应当是中美两国高层会谈的首要问题
  • 郑贻春:寄望温家宝先生访美:学习华盛顿
  • 郑贻春:阻击文字狱的猖狂进攻-越狱!
  • 郑贻春:妈妈,如果我被捕-----
  • 郑贻春: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五)
  • 郑贻春:走出文字狱
  • 郑贻春:江泽民是阻碍中国现代化的罪魁祸首
  • 郑贻春:三中全会不会有新花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