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溪:无私才能无畏,众志才能成城---兼答复东郭先生
请看博讯热点:营救清水君

(博讯2004年2月06日)
    于 [博讯论坛]

     万万不曾想到,本人一篇即兴文章一石激起千重浪,触发了网上关注和营救清水君的热潮,文章目不暇接,短短数日签名已近百,甚慰。现在周育田先生更发起成立《中国政治民主人士(危难)救援会》,对周育田先生文中提到的想法和做法,我深感欣慰,完全赞同和支持。正义自在人心,真正为正义和国家社稷黎民百姓做实事,自会得到认同和赞誉,公道自在人心,功德自在人心,头上三尺有神明,会有福报。 (博讯 boxun.com)

    读了[博讯论坛] 东郭先生的 [评:小溪:清水君是一颗灿烂的中国民主之星],感慨良多。首先是对东郭先生间接介绍云先生对待清水君事的看法和认知,完全可以理解。作为国安局特务具有如此良知和正义感,值得人民称道,特别是能够挺身而出写文章揭露中国腐败,贪污,表示自己的态度理念公开支持清水君的爱国民主热情,更是难能可贵,凤毛麟角。从东郭先生文章中读到:云飞扬最早和清水先生通信,想把爱民党“变成一个为人作嫁衣,帮助海外各个民主党派和团体从沟通到团结的”党,不以执政为目的。但这一建议被爱国民主党多数成员否决,这使得云先生很郁闷。以及“我有一个梦, 就是梦想海外各爱国, 民主党派团体和个人抛弃一切成见,团结一致,集合在爱国, 民主,自由的旗帜下,-----”,“他说只要海外所有民主人士能够万众一心,那么他甘愿躺下,让大家蹋着他的尸体前进。“ 如果真是如此,云飞扬的高风亮节和英雄本色不压于清水君,甚至更难能可贵,正如你文章指出的,他的国安身份太特殊,虽然是堂堂正正和平理性为了爱国民主,就像古今多少敢于犯龙颜直谏的朝廷忠臣,被定欺君之罪生命堪虑。

    看了介绍清水君不听取朋友盟友同事同志劝告,执意只身犯险进入中国大陆,无异灯蛾扑火,不能不说是一个伟大悲壮的错误。伟大悲壮者,知难而进无私无畏奋不顾身不怕牺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心。错误者,高估了胡温,对民间发明的所谓“胡温新政”抱太多幻想,低估了江曾和传统保守顽固势力,不脱书生气。 另一方面,过于执著己见,听不进朋友盟友同事同志劝告,未能集思广益。人非完人全能,孰能无错。刘备曹操孙权文武之才平平不值一提,他们之能成气候,全靠善于用人,善于垂听各种意见,善于垂听才有凝聚力,集思广益才能确定最佳方案。清水君拒绝了云先生别回国的劝告,反而批评云先生胆小怕死,这就不是政治家的风度了,明知云飞扬绝非胆小怕死,否则怎么能够在网上公开站出来,而且要回国的是清水君,不是云飞扬,云飞扬胆小怕死之说无法成立,关心清水君安危反而招来胆小怕死的错误批评,难怪使云飞扬伤心。在中国国境外入境之前又有同事一再劝告勿进中国去,清水君依然不听从正确意见,心浮气躁坚持到底,致有今日必然之失。清水君大肚能容自身和天下不平之事,为何容不下朋友盟友同事同志的合理化建议? 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被捕后的清水君在狱中既不能上网有难以继续写作,该有时间冷静思考,以清水军的智慧,应该能够正确总结经验,在监狱“大学”学到在外面学不到的功课。相信清水君有朝一日出狱后,会变得更加成熟稳重博纳群策。

    东郭先生文中提到,必要的时候云飞扬得公开表明他和清水“无关”。我以为不妥。可能是他急糊涂了一时冲口而出,相信事后他一定会想清楚:一则伤害清水君,二则伤害云飞扬本人的形象,完全抹黑他自己的英雄形象,三则让公众不但对云飞扬失望,也对爱国民运动的前途寒心,才刚从清水君和云飞扬身上看到一点曙光,马上又破灭了,四则此地无银三百两,不但丝毫撇不清干系,越抹越黑,就算他什么行动也没有,也没见过清水君,仅仅他在网上公开发表的那些文章,已经充分表明了他的“叛徒立场”,现在是一滴红色墨水滴入了一杯清水中,过了如许日子,红色墨水的扩散物理效应已经使之与整杯清水混合一起,绝对无法撇清了,对吧?当然这只是写文章表现的思想上的混合绝对无法撇清,文章已经在网上表明的政治立场无法撇清,如此而已。 不过,如果他要公开表明他和清水君及爱民党在“组织上无关”“活动上无关”,如实说明无关性,那也是他的正当权利。

    希望本人的文章没有给云飞扬带来负面作用和危害。我只是为了凸显清水君的高风亮节,曾经写道清水君把自己定位为爱民党发言人和顾问,愿意让云飞扬做负责人,只是凭记忆清水君的文章中有此表示,那也只是清水君单方面的礼让,但并未看到云飞扬表示接受,也未看到爱民党公布消息,而且清水君的其他文章中明确写明,清水君自己现在担任的爱民党主席职务是临时的,一旦正式组党进行选举,他就让位。这充分说明云飞扬并未接受清水君的礼让。我相信任何人在这种情形下也不会接受,而且爱民党的成员们也绝对不可能接受云飞扬来当自己的党的负责人,谁肯把自己交给一个国安局特务来领导?这是显然的道理和人之常情。 从国安局角度看,即使清水君没出事,仍然在国外领导爱民党,天天写文章,云飞扬发表的那些文章恐怕就已经造就构成“叛徒”罪了,我猜,按常情分析,自从云飞扬开始在网上公开发表文章,国安局就开始寻找谁是云飞扬,早就着手从国安局特务名单中 过滤筛选了,云飞扬也早就处于被捕的危险中了。这一点,云飞扬在站出来发表文章之前就该有思想准备。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溪:清水君是一颗灿烂的民主新星
  • 小溪:关于营救清水君的建议
  • 小溪:复周玉田先生
  • 小溪:清水君现象
  • 小溪:清水君被捕,为何没人关注声援营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