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最后的犬儒
(博讯2004年2月04日)
    作者:刘路

     1979年的中国,政治气候还是乍暖还寒,作为政治风雨中滚打摸爬闯过来的知识分子,就像早春田野里的草根昆虫,他们必须窥视著政治气候地每一丝细微的变化,他们知道,任何一场倒春寒都能使懵懵懂懂爬出泥土的小虫冻死。 (博讯 boxun.com)

    1979年我考上了县重点高中,教我们语文课的是大名鼎鼎的高峰老师。课程教的好,却有一怪癖。他孤身一人过日子,从来不洗澡,不洗衣服,天下雨的时候,他把衣服搭到晒衣服的绳子上,太阳出来晒乾后继续穿。因此,他上课时臭气熏天,前排的女生纷纷跑到后排。

    高老师最大的爱好是喝酒,每个月领到工资的第一件事是:上街买一只烧鸡,一瓶酒,烧鸡放到左口袋里,酒放到右口袋里,悠哉游哉回到宿舍过神仙日子,久而久之,他的左上衣口袋油光可鉴,同学们学著鲁迅先生的口味调侃说:「宛如小姑娘油亮的发髻。」

    高老师曾经在南方一个城市做过文学编辑,学问大,脾气也大。他教语文课只讲古代汉语部分,不讲现代文学。当时有一篇陶斯亮女士怀念父亲陶铸的课文《一封终于发出的信》,写地温婉悲切,传颂一时,不知赚了多少少不更事的学生娃娃的眼泪。班上同学都盼望著前文学编辑高老师能够带大家好好赏析一番。谁知一上课,高老师说,这篇课文自己阅读。我大失所望,当即提出抗议。高老师轻描淡写地说:都是白话文,有什么读不懂的?

    老师不肯教,越发激起了我的逆反心态,我在作文中对当时国家的土地承包政策、对太平天国的历史评价、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辩证法部分不断提出异议。终于有一天,高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他把我所有的作文拿出来,说:「你自己拿回去吧。今后这样讨论这样问题作文的不要交给我批阅了。我大惑不解,翻开作文一看,乾乾净净,高老师竟然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后来学校开大会给右派摘帽,高老师赫然在册,我这才知道原来他是57年因文字狱获罪的右派。

    九十年代中叶,我在人民大学图书馆读罗素的《西方哲学思想史》希腊部分,读到那个让亚历山大皇帝不要挡住他的阳光的犬儒学派领袖狄奥根尼。罗素写道:他决心像一条狗一样地生活下去,所以就被称为「犬儒」。大纪元2月4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法官为匪与媒体为娼
  • 刘路:文革中我差点被母亲毒死
  • 刘路:决绝地转身
  • 刘路:不信自由唤不回
  • 刘路:我给罗永忠当律师
  • 刘路:政体改革──相情愿的政治诉求
  • 刘路:成都市中院关于黄琦有罪判决的两个死穴
  • 刘路:悲情尸检─黄静案遗体解剖鉴定侧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