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林:祖父的忏悔
(博讯2004年1月29日)
    

     我的祖父今年84岁了,月前我从乡下接他到我家里住了一个星期。他的耳朵听不清声音,眼睛看不清面前的人是谁。我带他到医院看,他不愿意去,他说医生治不了他的病,另有原因。 (博讯 boxun.com)

     “六零年大饥荒的时候,全村的人都饿得半死,你奶奶和老外外都没有口粮,饿的两腿肿胀,不能走路。那时候不是劳动力就没有口粮,还不准在家里煮饭,所有的锅碗瓢勺都被没收了,铁锅和铁铲用来大炼钢铁,其他的打碎,就是不准你做饭吃。食堂也没有你的饭。”

    “我要救活她们,只有偷东西给他们吃。中午开饭的时候我省下半个馒头偷偷塞在怀里带回家。那时每天都是天没亮就出工,天黑以后才收工,我磨磨蹭蹭走在后头,趁队长不注意抓一些麦穗或芋头秧子藏在怀里带回家。等到后半夜巡逻的民兵都回去睡觉了,我从床底下找出捡来的破瓦罐,用石块磨碎庄稼烧汤喝。我们一家人总算活了下来。”

     “后来几十年我都在想,这样也是作孽呀,我们那个蒋庄子,十一户人家饿死绝七户,只剩四户。我一生中就作了这些孽,现在就有了报应,眼睛耳朵都不行了。唉! ”

    

    听着祖父的叙述,我的心如石头一样沉重。苦难深重的中国人啊!我小时候每年暑假去老家玩,在那些残垣断壁里捉迷藏,有时还能从老墙上抠到铜钱,觉得很好玩,从没想到这些房子里的人都饿死了。上次下乡的时候,我发现蒋庄子只剩我们一户人家了,问了之后才知乡人迷信,认定这个庄子凶煞,剩下几户人家也都迁到别处住了,可惜了诺大一片土台子,当年筑的时候该费多少力气。

    我是大饥荒之后出生的,从小学到大学几乎年年月月都受到共产党的教育,说旧社会劳动人民水深火热,新社会幸福无比,回想起来全是谎言,全是蓄意欺骗。

    祖父是旧社会过来的人,年幼时受过十多年的私塾教育,唐诗宋词背诵如流。我四岁时受他启蒙,学三字经百家姓,记得那时祖父找来一些粗糙的纸,裁成簿子,然后就凭记忆写出百家姓教我。

    到了新社会,他的知识全作废了,只好当一辈子饥寒交迫的人民公社社员。但是他的价值观念没有受共产党影响,没有中毒,依然保持着旧社会人民的善良质朴,特别是忏悔意识。

    

    在完全是共产主义奴隶制度制造的大饥荒时,在被剥夺了所有的财产以及所有做人的权利,甚至连外出求生寻找食物的权利都被剥夺的情况下,祖父为了救家人的命,偷吃点半熟的庄稼,本无可非议,尚且忏悔!现在的贪官污吏欲壑如海,吃人不吐骨头,从没感到有罪吗?不怕报应吗?

    我看过那些被处以极刑的共产党高官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诉,都说什么自己辜负了共产党的培养,全是一副市侩嘴脸,从没认识到自己的罪恶,没有一个真正忏悔的!连忏悔的基本概念都没有!难怪会恶贯满盈,被处极刑。新旧社会的观念,确有天壤之别!

    大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那可是最善良最诚实最本份的中国人!镇反反右及文革害死了几百万知识分子,那是中国仅有的知识分子,现在中国几乎没有知识分子了,虽然识字从事脑力劳动的人很多。

    这样下来,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个种族,还剩下什么呢?只剩下成群结队的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在啃咬一切,森林、河流、土地,和同等重要的礼义廉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 垃圾国
  • 张林:凌空长啸的鹰阵,不甘沉沦的华魂
  • 张林:春节联欢晚会-弱智文盲大合唱
  • 张林: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 张林:台湾何惧?
  • 张林:黑省哈市的黑官哈吏
  • 张林:曾经有个梦
  • 张林:一个醉鬼吓跑一万个共产党员
  • 张林:王怀忠、捻子、阜阳
  • 张林:劳改后遗症
  •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 张林:拾破烂的
  •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 张林:下岗工人
  • 张林:美丽的女死囚
  • 广州交警大蛀虫张林生受贿400多万被判死刑
  •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