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贻春:逮捕萨达姆的重大意义
请看博讯热点:伊拉克战争

(博讯2003年12月16日)
    美军终于活捉了萨达姆!这可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这是美英联军攻克封建堡垒的赫赫战果,这是自由民主征服极权专制的伟大胜利,这是伊拉克人民挣脱恐怖阴影、大步迈向新生的巍峨高耸的里程碑!

     在万民欢呼、普天同庆的此时此刻,一切爱好和平、追求正义、向往自由的人们,都在以各自的方式互致美好的祝愿。有的举杯畅饮、抒发情怀,有的且歌且舞、大声朗笑,有的做出V字型手势,象征著人心的力量、人性的必然。除了为数几个的极权专制主义者及其帮凶、帮闲者之外,还有谁能够希望自己生不如死地苟延残喘在毫无自由、更没有欢乐的魔鬼所布置的阴影之中呢,还有谁能够希望自己早已破碎的的身心继续被强权的魔爪肆意妄为地抓挠呢? (博讯 boxun.com)

    萨达姆终于像兔子一样被抓住,像老鼠一样落入法网。逮捕萨达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无论从甚么方面讲,都是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重大现实意义的标志性事件。这个标志性事件意味著:统治伊拉克业己长达二十四年之久的一党专政体系、伟光正的流氓核心、强行推广且与时俱进的所谓代表、颐指气使和张牙舞爪的军委主席、制造恐怖且草菅人命的政治保卫部及其拳养的秘密警察,如此等等的邪恶凶恶丑恶罪恶,都随著恶魔的被逮捕而成为历史可耻的遗迹,而成为伊拉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愤怒声讨和彻底清算的垃圾。

    萨达姆的被捕,决不是偶然的,而一定是必然的。甚至早在他权倾一时、口出法随之时,他被逮捕的命运就已经铁板钉钉一样地注定无疑了;甚至早在他以百分之百的选票,厚颜无耻地荣登总统宝座之时,他被逮捕的后果就已经初见成效了;甚至早在他窃国掌权、滥施淫威、肆意砍伐、滥杀无辜、无法无天之时,他被逮捕的证据就已经铁案如山了;甚至在他死不下台、紧握枪杆子,捍卫军委主席这顶极权的草帽之时,他被逮捕的景象就已经展现无遗了;甚至在他拥兵自重,发动战争机器,以百万之兵陈尸两伊战争之荒野,穷兵黩武地侵占富庶的科威特,巧取豪夺地恶霸土匪,并使大好河山沦落成惨不忍睹的、一片狼藉的鬼域之时,他被逮捕的末日就已经为时不远了!

    不尊重他人的自由,并且剥夺他人的自由,这样的人就不配享有自由;不尊重他人的尊严,并且剥夺他人的尊严,这样的人就不配享有尊严;不尊重他人的权利,并且剥夺他人的权利,这样的人就不配享有权利;不尊重他人的价值,并且剥夺他人的价值,这样的人就毫无价值可言;不尊重他人的利益,并且剥夺他人的利益,这样的人终归要丧失他自己的利益;不尊重他人的生命,并且剥夺他人的生命,这样的人就是没有人性,就是丧失最起码的道义良知,就是极端可耻且令人发指的行尸走肉,就是十足凶狠残暴的毒蛇猛兽。

    萨达姆就是这样一个毒蛇猛兽,就是这样一个反人类、反文明的无耻之徒,就是这样一个货真价实的极权专制主义者。可以不无理由地认为,所有大大小小的极权专制主义者,所有肆意滥权的军委主席、或昏或明的皇帝、颁布最高指示的主席、违逆民意而胡作非为的总书记、垂帘听政的太上皇等等,都跟萨达姆这个军委主席一个样,从来就不是甚么好东西!他们几乎个个都是狼心狗肺的害人精、蛤蟆精、上海瘪三小爬虫!

    他们既然都干过萨达姆所干过的一件件、一桩桩的深重的罪恶,那他们的最终命运也就不可避免地和无可选择地只能萨达姆一样地干活了。哪怕他们与人类的正义力量转著圈地周旋也罢,哪怕他们负□顽抗、尽作徒劳无用的垂死挣扎之功也罢,哪怕他们像老鼠一样深挖洞、广积粮,藏匿在六英尺之深的地下室里梦想著皇权有朝一日回归手中的一横黄梁也罢,他们都将会因为做恶多端而被寻找出来,而被缉拿归案,而被正义的法庭予以决不姑息的严惩!

    等待他们的,将是人性对兽性的审判、民主对极权的审判、自由对专制的审判、人权对党权的审判!等待他们的,将是真实对谎言的审判、善良对恶魔的审判、法治对人治的审判、道义对无道的审判、良知对暴虐的审判!等待他们的,将是长期遭受压抑的愤怒和正义的燎原之势,对于凶恶的审判、对于邪恶的审判、对于丑恶的审判、对于罪恶的审判!

    对于极权专制主义者的审判,就是争取自由、追求民主、创造幸福、开辟未来的最佳途径,就是弘扬人性、尊重价值、恢复尊严的天经地义的应有表现。这实乃是正当防卫之举,这实乃是毫不含糊的伟大人权!如果成立公开的独立法庭,就目前而言可能有一定的难度,那么我们就应该首先在自己的心灵深处、在自己的思想观念之中,建立起审视极权罪恶、框扶良知正义的人权法庭!

    没有甚么比捍卫人权,更值得我们欢呼喝采的了;没有甚么比争取自由,更值得我们不渝努力的了;没有甚么比追求民主,更需要我们倾心付出的了;没有甚么比实现夙愿,更值得我们孜孜以求的了。

    逮捕萨达姆,不但是伊拉克人民的喜讯,而且也是中国人民的喜讯,同时也是世界人民的喜讯。因为诚如白宫发言人所说,布满伊拉克上空的」恐慌之毯」已被揭去,横阻伊拉克重建道路上的巨大障碍已被拆除,而所有关注伊拉克自由与解放的人们,都可以与伊拉克人民分享消除极权恐怖的快乐之情,同时,更为重要的是,所有在极权的重压下喘不过气来的人民,包括在极权专制的共产制度下只能做红色奴隶的中国人民,都可以从萨达姆被捕的事件中看到极权专制主义者所必然面临的下场,都可以从萨达姆耀武扬的极权政体迅速崩坍的雷鸣电闪中感受到自由的缕缕清风。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将会看到在正义的法庭上审判萨达姆的情景。这无疑会使他恶魔的嘴脸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也会使他以党和国家的名义、以党和人民领袖的名义残民以逞且横行杀戮的罪行一五一十地、毫无遮掩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记录在历史的档案中,以□世人,以镇邪恶。


一、 极权专制主义者决没有好下场。

    从历史上看,极权专制主义者决没有好下场的理论是可以成立的。希特勒以党魁的身份,最后不得不自决于他的那个极权专制的纳粹党和他所肆意愚弄的德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在阴森的地下室里终于作了一命呜呼之状;墨索里尼是在万人唾骂的愤怒声中头朝下地走向了阴曹地府,东条英机则是被一条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绳子带到了东亚圣战的阎王殿里去的。皮诺切特这个稳定压倒一切并大开杀戒的独裁者,在访问途中被外国法庭逮捕;马克斯的宝座被所谓的反革命暴徒掀翻在地,最后竟流亡而死;齐奥雷斯库被他所称谓的」反革命暴乱」送上军事法□,终于可耻地死得其所;米洛舍维奇已被引渡到海牙国际法庭,正接受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的指控与调查。

    今天,萨达姆也被捕了。相信他既不是第一个,也决不会是最后一个。正在等待著被逮捕、等待著被审判的极权专制主义者,都可以预先排好秩序,不要招急馒慢来,一个一个地来,他们总是能够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位子的:如江泽民、金正日、卡斯特罗等。

    他们这些共产恶魔,与萨达姆勾打连环,同穿一条肮脏邪恶的裤子,同唱一首极权统治的流氓之歌。尤其是那个甚么三个代表的军委主席,叫做江泽民的,他与萨达姆真是难兄难弟,算是铁到了家,无论如何他都要与这个萨式兄弟遥相呼应,恨不得一头也要栽到地窖里去,好与萨达姆哭成一团。这种兔死孤悲的无赖情怀,充分表现出中国专制政府与萨达姆极权政体不分伯仲、半斤对八两、王八对绿豆-----看上了眼的难解难分之缠绵。半年前,一听美英联军攻打伊拉克的萨达姆,江泽民就感到末日之来临,于是他就慌慌张张地命令中央电视台:一定要正确舆论导向,一定要一边倒地反对正义之战争,一边倒地呼吁极权之稳定。岂不知,正义之师一路横荡,不出三个星期就拿下巴格达,此事大出江氏之预料,他登时傻了眼。正确舆论没法导向了,就只能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下忙左顾而言他,混水摸鱼也要混出个三个代表的窘境来。真是大有光□拉磨-------转圈丢人的江泽民之劣势!

    伊拉克的军委主席萨达姆与中共中央的军委主席江泽民一样,都是稳定压倒一切正义的行家里手。说白了一点就是会拿刀砍人,就跟逞强好胜、动不动就发狠斗勇的小流氓差不多,不过江泽民也好,萨达姆也罢,他们可比小流氓的能量大多了,他们怎么的也得算是大流氓。要说无耻,他们两位堪称并例第一。

    江泽民在中国大陆大搞文字狱,萨达姆在伊拉克也搞文字狱;江泽民把一切不同意见者关进监狱,并把他们消除于萌芽状态,萨达姆也格杀勿论地取缔一切不合朕意之论者;江泽民镇压真善忍的自由信仰者,萨达姆则让一切人都必须绝对地信仰他的胡诌八扯;江泽民说他养活了中国人民十三亿,萨达姆说他使二千三百万伊拉克人有饭吃;江泽民会描眉打鬓唱起歌,萨达姆会钻进狗洞写小说;江泽民自称七老八十也年轻,萨达姆老当益壮逞狗熊;江泽民封官许愿搞腐败,萨达姆许愿封官真没落;江泽民命令480枚导弹对准台湾,萨达姆命令一举拿下科威特;江泽民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三代领导核心,萨达姆是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江泽民的两个儿子都从政从军活得好不滋润,萨达姆的两个儿子也从政从军大权独揽死也死得好快活?!

    有鉴于此,如果说萨达姆是江泽民的小老弟,那江泽民就一定是萨达姆的老大哥。小老弟被活捉了,老大哥的难受劲儿那还用说?茶饭无心、寝食难安,恨不得把命令发向全国:一定要稳住政权上海帮的阵脚;让贪污腐败,鲸吞华夏山河;让流氓恶棍,窃取各级党政军大权!

    在这里,我们要正告极权专制主义者江泽民,正告政权上海帮的各位窃国大盗:你们必须立即停止你们的胡作非为,必须乖乖地举手投降,弃恶从善,改邪归正,必须脱胎换骨,并选择重新做人的道路,此为正途。否则,萨达姆的今天,就是江泽民的明天。江泽民的明天,一定要玩完!


二、极权专制主义政体必须坍塌

    以萨达姆为第二代领导核心的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党(以下简称阿复社党),是一个讲暴力、搞恐怖、行专政的伟光正的党,以江泽民为第三代领导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也是一个讲暴力、搞恐怖、行专政的伟光正的党;阿复社党以保权维权为号召,无时不谎言,无处不谎言,中国共产党开拓进取地创造出历史的谎言、现实的谎言以及未来的谎言,谎言可谓是琳琅满目,目不暇接,洋洋大观;阿复社党大搞领袖崇拜,领袖万能,领袖是爹,直比亲爹还要亲,中国共产党也大搞领袖崇拜,如,毛主席是世界上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把党来比□亲,□亲只生我的身,党的温暖照我心」,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的恩情深,等等;阿复社党统一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思想,中国共产党也是统一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思想:阿复社党实行国家控制的媒体运作,实际上就是党控媒体的舆论一律、千篇一律,中国共产党也实行完全而彻底的党控媒体之方式,舆论一律并且是党的宣传工作雷打不动的工作中心和重心,千篇一律、万篇一律实为社会主义的无聊加无耻的混淆是非的中国特色;阿复社党规定伊拉克人应该想甚么、应该说甚么,否则就要受到制裁,或被割去舌头,或被就地正法,中国共产党割掉了张志新的喉咙,拿掉了遇罗克的脑袋,取缔了网络作家的写作之笔,并把那么多的诗人、记者统统地关进了监狱;阿复社党以反革命罪、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现代莫须有的罪名把几十万乃至上百万个反对或不喜欢萨达姆的反革命分子和国家政权的颠覆分子决不留情地消灭于几十座乃至上百座的千人坑、万人坑,中国共产党也是以反革命罪、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罪名把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中华民族的仁人志士枪杀的枪杀、判刑的判刑、劳改的劳改、批斗的批斗;阿复社党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地宣称它自己是多么多么神勇威武、恩典四方,中国共产党对自己屠戮同胞的连年征战总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阿复社党秘密警察组织著实吓人,一句话不对头,一个眼神不正确,都要让人付出一辈子死去活来的惨痛代价,中国共产党的秘密警察也不是吃素的主,也根本就不讲甚么天地良心!不讲天地良心,而只讲无德无道无耻的三个代表。总而言之,以萨达姆为总书记、为军委主席的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党是一个只讲党权的极权专制党,它的特点是不讲人权、不讲人道、不讲人性,以江泽民为军委主席、为第三代领导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也是一个只讲党权,只讲党权的派生物------政权的极权专制党,它的特点也是不讲人权、不讲人道、不讲人性。不讲人权,只讲生存的兽权,中共就是这样把中国人当牛当马的;不讲人道,只讲兽道,中共就是以这样的方式使中国大陆道德败坏,腐败成风的;不讲人性,只讲党性,只讲阶级性,中共把人性中存在著的最美好的东西都给剥夺净尽了,这正是为甚么世风日下的原因之所在。

    两个极权专制党,一个是伊拉克的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党,一个是同样伟光正的中国共产党。这两个党本质上不但宛如双胞胎那般别无二致,形式上也似乎珠连壁合或臭味相同,总之是大同小异,没有甚么不一样。可能唯一的区别是姓名不一样,一个姓萨,一个姓江。姓江的中国共产党与姓萨的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党惺惺相惜,遥相呼应,都曾发下与人类文明拚死抗争的毒誓。其结果是,阿复社党已经不堪一击地走向了坟墓,而另一个姓江的党(或改为姓胡的党)还郑重其是地在坟墓的旁边游荡,死活也不想立即进入它早就应该进入的一席之地。


三、 极权主义国家必须彻底改变其性质

    萨达姆被捕了,这个往日不可一世的盛气凌人的君王成为了阶下囚,由弥天大谎日以继夜、月月年年不辞辛劳地编织出来的不可战胜的英雄神话还原为令人可笑的懦夫形象。从画面上展现出来的萨达姆蓬头垢面,长著马克思一样灰不拉叽的大胡子,目光呆滞,作挥手状的辉煌已经风光不再。

    萨达姆所领导的伊拉克伟光正的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党已经被打得个落花流水,宣誓效忠的信誓旦旦早就化做一片乌云散,党的各级组织就像前苏联共产党一样,说垮台就垮台,彷佛一夜之间就彻底变了样,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甚至连个动静都听不见。这也的确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其实这也很好理解。极权主义向来是拉大旗做虎皮,既吓唬别人,也欺骗自己的嘛!表面上咋咋唬唬、煞有介事,实际上它是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的反击的。只要有恐惧,就要反击恐惧;只要有暴力,就要反抗暴力;只要有谎言,就要戳穿谎言;只要它不老实,就要给它施加压力,直到让它成为一滩货真价实的臭狗屎。

    极权主义从来以国家主义的面目出现。无论希特勒,还是斯大林,无论墨索里尼,还是毛泽东,无论萨达姆,还是江泽民,他们残害生灵、保卫私利,所用的言辞几乎都无一例外地用国家主义的各种各样变幻了花样的名辞,甚么为了国家的最高利益,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了捍卫国家主权,为了国家的安定,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等等,这些都是以国家主权压迫人权、取缔人权并最终灭杀人权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和托辞。用邓小平六四屠杀时的一句经典来表述,那就是:杀个二十万,稳定二十年!恐怕,把人都杀光时,别说稳定二十年,就是换个二千年的稳定都可以,换个二万年的稳定都可以,甚至弄个二亿年的稳定都可以。但问题是,说这不是人话的不是人的人,在杀别人之前,我看还是先把他自己给杀了好一点,还是以自杀向人民谢罪好一点。

    与人权相比较,主权是甚么?主权不过是为人权提供服务的、以国境线为划分标准的区域性保障而已。当这种保障不足以适应人权自身的需要时,打破它、废除它、取缔它,就必须立即提到整个人类文明的议事日程上来予以考虑,否则,灾难的发生就不能不成为人类极其可悲的命运图景。

    试想,如果在三十年代文明世界能够联合起来,对斯大林统治下的苏俄草菅人命的恶行进行强力干预,那么,大清洗和集体农庄集中营所造成的几千万人的生命损失,将会得到多么巨大的挽回?试想,如果七十年代红色高棉的头子,即作为毛泽东真传弟子的布尔布特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实际阻挠与干涉,那么,红色高棉所屠杀的二百万人当中是不是可以有许多人不会成为凄惨无奈的冤魂?试想,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建立红朝之后所导致的非正常死亡达到八千万人之多,如果文明社会能够事先一起来制约毛泽东、一起来制约中国共产党,哪怕用武装干涉的方式也好,那是不是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非正常死亡?

    以往的巨大悲剧,不能不使人类受到痛苦不堪的教益,不能不使我们更正久已习惯的不良的思维方式。当主权成为压迫人权的工具,这,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成为人类坐视邪恶而不管的正当理由,更不应该成为某些人自我安慰的冠免堂皇的遁辞。

    当一个人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时,整个人类的安全就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威胁;当一个人的生命受到虐杀时,整个人类的命运就会同样地惨不忍睹。有鉴于此,人权必须高于主权,人权必须永远地高于主权。须知,人权高于主权,不仅仅是一个适合于普世价值的现代化理论命题,而且也是基于人性所确定的、具有深入而广泛内容的实际行动。

    当萨达姆以所谓主权高于一切为口矢镇压国内反对派、用神经毒气一次性毒死五千多库尔德人时、当几十万被冠之以反革命分子、国家政权颠覆者、国家政权煽动颠覆者成百上千地被处决时、当这个国家的民众生活在生不如死的莫大恐怖之中时,有没有正义的力量遏制灭杀人权的罪恶?有没有文明的力量消除赤裸裸野蛮的暴行?回答是:没有。因为联合国是以主权高于人权的意识形态考虑国与国之间问题的,因为联合国至到现在还没有把人权高于一切,包括高于主权的旗帜作为自身行动的号召与指南。

    于是,悲剧,而且是诺大的悲剧,终于可耻地铸就。也就是说,极权专制主义者萨达姆终于阴谋得逞。正像毛泽东的阳谋对于中国大陆的作用与影响一样,萨达姆的阴谋或者阳谋,都是以伊拉克国家的名义名正言顺地、堂而皇之地、大摇大摆地并且是毫无阻碍、无所顾忌地施实的!当一个国家可以为屠杀自己的国民找出貌似有理的理由时,这个国家与其叫做国家,莫不如直接地叫做地狱。这样岂不更加符合实际?

    萨达姆屠杀伊拉克人,与毛泽东无所不用其地屠杀中国人,与邓小平所搞的六四大屠杀、与江泽民剿灭真善忍信仰,其本质上殊途同归,也实在是一脉相承,即,他们这些恶魔,从来都把他们暂时统治并且是非法统治的国家当成了他们自己的私产,也把被他们强行统治的人民当成了他们任意处置的物件。注意,这里所强调的是物件而不是人,恰恰是极权专制主义者在他们窃国大盗的的心目中对于人民地位的实际考量,哪怕他们做出很有诱惑力的亲民姿态,哪怕他们人民二字总是不离口。简言之,人民不过是他们的手中任意驱使的御用工具而已。这个道理,必须弄清楚。

    萨达姆现在被逮捕了,那么他的御用工具也就自然地复归于原位,换言之,也就不再是御用工具了。伊拉克人民终于从全知全能帝王的阴影中走将出来。国家也不再是伊拉克君主的杀手镧,而是伊拉克人民捍卫自我权利的保障工具。这显而易见是极其巨大的历史变迁,这毫无疑义是伊拉克人的良好开端。

    在遥祝伊拉克人民获得自由与解放时,在情不自禁地表达对伊拉克人民的伟大日子的恭贺时,笔者不禁想起了仍然处于工具地位、奴隶地位的十三亿中国人民,请问,何时才能拥有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自由、民主、人权,何时才能把极权专制主义者江泽民逮捕归案并绳之以法?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贻春:寄望温家宝访问美国-学习林肯
  • 郑贻春:人权问题应当是中美两国高层会谈的首要问题
  • 郑贻春:寄望温家宝先生访美:学习华盛顿
  • 郑贻春:阻击文字狱的猖狂进攻-越狱!
  • 郑贻春:妈妈,如果我被捕-----
  • 郑贻春: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五)
  • 郑贻春:走出文字狱
  • 郑贻春:江泽民是阻碍中国现代化的罪魁祸首
  • 郑贻春:三中全会不会有新花招
  • 郑贻春:建议设立贪污腐败税
  • 郑贻春:统治中国的十大制度性谎言
  • 郑贻春:萨斯似的红朝谎言罂粟花一样盛情开放
  • 郑贻春:如何应对北朝鲜核威胁
  • 郑贻春:八个军委主席一路货
  • 郑贻春:《把23条恶法扔进历史垃圾箱》(长篇)
  • 郑贻春:中共中央宣传部是阎王殿
  • 郑贻春:共产党必然灭亡
  • 郑贻春:戴口罩的中国
  • 郑贻春:寡廉鲜耻可做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