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晨海:甄茜指控胡曼莉“财务问题”的一些疑问 ——六评“跨国调查‘中国母亲’胡曼莉”
(博讯2003年12月07日)
     甄文在引言就利用别人的电子邮件指控胡曼莉“只是以孤儿名义聚敛钱财”,这 显然涉及诈骗、或涉及贪污的罪名。

       奇怪的是,甄文在正文部分并没有针对上述罪名提供任何事实证据,只是悄悄地将 罪名改成:“胡曼莉是怎么处理钱的问题的?”   (博讯 boxun.com)

     “怎么处理钱的问题的?”算什么罪名?  

     更令人奇怪的是:甄文在最后又将罪名改成:“胡曼莉违犯的是《公益事业捐赠法 》中的第五条:‘捐赠财产的使用应当尊重捐赠人的意愿,符合公益目的,不得将捐赠 财产挪作他用。’”  

     胡曼莉在财务方面的罪名被甄文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一会儿是:以孤儿名 义聚敛钱财?一会儿是:怎么处理钱的问题的?一会儿是:将捐赠财产挪作他用?

      甄文原来采用这样的手法:以第三个罪名“证实”第二个罪名?以第二个罪名“证 实”第一个罪名?

     即:将捐赠财产挪作他用一一》怎么处理钱的问题一一》以孤儿名义 聚敛钱财,于是“以孤儿名义聚敛钱财”罪名成立?   这真是荒唐的推理!荒唐的逻辑!

      不管是哪个罪名?甄文是想告诉人们:胡曼莉是有财务问题,只是具体罪名是什么 !连她自己也糊涂?  

     甄文以已之糊涂,能查清胡曼莉的“财务问题”吗?  

     按一般常识:如果一个单位主管人有财务问题,该单位肯定越办越差、越办越小, 例如大厂变小厂,最后连 小 厂也办不下去只得破产;  

     而胡曼莉在福州的中华绿荫儿童村收养一百多个孤儿,再到云南省丽江一连办了三 个孤儿学校、其中丽江孤儿 学校就收养了三百多个孤儿,真是越办越多、越大!

      象胡曼莉这样办孤儿院越办越红火的情况,按理说是比较让人放心的!起码是人们 捐赠的钱有用于孤儿院的发展!  

     正是基于胡曼莉办孤儿院越办越红火的事实,我倾向于比较相信胡曼莉!  

     在这里我要指出:有没有捐款是给胡曼莉本人、可用于她个人生活和孩子上学?

      甄文透露了一个捐款人的“不反对捐款用于胡曼莉的女儿留学”的意愿和心态: “记者曾经打电话给一位捐款人问,要是她知道胡曼莉拿着他们捐的钱送了自己的女儿 到国外读书会有什么想法,她犹豫了一会儿说,她女儿也怪可怜的。”  

     是的,因为胡曼莉为了孤儿而夫离女散、家破人亡,她个人的坎坷遭遇也受到了人 们的同情,也的确会有好心人出于对胡曼莉个人的敬佩与同情,愿捐款用于她个人的生 活与孩子留学!  

     因为捐款人明白:有胡妈妈、才有孩子!如帮助胡妈妈个人,也是支持她干好孤儿 院!  

     甄文再一次透露了有这样的捐款人:把捐款的一切使用全交给胡曼莉决定:“就像 一位扛了10万元到胡曼莉面前的商人说的,就算你骗我也认了。”  

     ——如用于她女儿留学,当然更不成问题!  

     十二月十三日广东的《新快报》记者对此问题采访了胡曼莉:“记者:据可靠消息 ,您女儿在国外念书,她念书的费用有没有用这些捐助的钱?  胡:我女儿出去读书 ,本身也是朋友们帮助,而且也有国外的慈善机构赞助。她自己也出去打工。”。”( http://www.sina.com.cn 2001年12月13日 金羊网-新快报)

      甄文说胡曼莉:“拿着他们捐的钱送了自己的女儿到国外读书”,意思是胡曼莉挪 用了捐给孤儿的钱?而胡曼莉却说那些钱本是朋友帮助她女儿出国用的!

       所以针对甄文的指控,我的疑问是:让胡女儿留学的款是本来给孤儿的?或是本来 给胡女儿?没有查清这一个问题,不能匆忙给胡曼莉妄下“挪用捐款”的罪名!  

     为此我建议:如有人捐款是愿帮助胡曼莉女儿的,应给胡曼莉出具书面证明(或已 有书面证明、就应永久保存好),以免胡曼莉被冤枉了!  

     请看胡曼莉对孤儿院财务管理的说明:“记者:您的财务每年国家都有监控吗?   胡:国家每年都有审计局审计,而且我们的出纳是政府派的,工资都是政府付的。会 计是从社会上请的,既有政府监督也有社会监督。”(http://www.sina.com.cn 2001 年12月13日 金羊网-新快报)  

     甄文的调查,不说孤儿院在财务管理上有什么具体漏洞?却奇怪地提出一个“关于 胡曼莉管不管钱的问题”?  

     按照甄文的逻辑:胡曼莉“有管钱”就等于财务上有问题,所以她不惜笔墨写了一 大段证实胡曼莉“有管钱”:

     “关于胡曼莉管不管钱的问题,记者问过江仁——江仁是 胡曼莉养大的孤儿,当时任学校办公室主任——江仁说,用钱是要经过胡妈妈同意的, 日常的支出是计划好的,不需要问妈妈,但超支的部分就按程序,先由用钱的部门打报 告,交到财务部,财务部交给办公室,由办公室主任再交给胡曼莉,胡曼莉同意后才到 财务部领钱。”  

     看起来,胡曼莉作为校长是有管钱——中国的哪一个学校不是校长“一支笔”在审 批开支呢?中国的哪一个单位不是第一把手“一支笔”在审批开支呢?

     为什么胡曼莉也 是如此而已,就成了“财务有问题”的罪状呢?  

     甄文以“有没有管钱”作为标准来判断胡曼莉有否“财务问题”,完全是一派胡言 乱语!  

     又例如甄文说孤儿院有十五个帐号:“律师手上有儿童村前任出纳陈燕(胡曼莉第 一次收养的孤儿)亲笔书写的银行户头记录,一共有15个账号,其中有8个用了“王 晶”的名字作户名,5个是用了陈斌(陈燕的哥哥,同时被胡收养)的名字,用胡曼莉 的只有两个。  “王晶”的账号上全是美元,7个账号上存的都是2500美元,还 有一个存了2756美元,这8个账号都是1997年9月3日同一天存入,存期都是 一年,总数是20256美元。  记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王晶的电话,她曾经是福州 中华绿荫儿童村义务教师,当记者问她关于账号的事时,她惊讶得在电话那头说不出话 来。她说她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这一大段唯独不写:孤儿的钱是否被挪用了或被贪污了?回避这个关键问题,这一 大段叙述不知在说明什么? 这一大段实在让人不懂:一个民办学校多设几个帐号,被 用作帐号的人也不知道,这二条究竟是什么罪?  

     甄文提出“是不是管钱”、“银行户头记录”(注意:不是银行帐目记录)等无聊 问题,看来是用以拼凑胡曼莉的罪状!  

     甄文写胡曼莉的“财务问题”实在是太缺少真凭实据了!

     我在本文的开头部分己写 过:甄文大多是以别人的“说”来“证实”胡曼莉的罪名,并无物证,例如:“负责开 车的司机说,去买棉絮之前,胡曼莉专门吩咐他们,到汉正街廉价市场买那种十几块钱 一床的垃圾棉就行了。他知道胡向美国报的价是100元一床,但买了多少他不记得了 ,“那次是用单位接送职工上下班的大客车去拉的,塞得满满的,连司机位旁边的地方 也放满了”。  那位司机还说,买大米全是七八毛钱一斤的陈米,然后给别人报一块 多,买了十几汽车。  在一份胡曼莉给美国妈妈联谊会的财务报告上,有一项是吴光 宇手术费:12万人民币,后来会长张春华在北京打电话到哈尔滨第二人民医院医务科 查账,发现胡曼莉只给了8万,医院的收费也是8万。”  

     请看:原文如此:全是开车的司机“说”、或是张春华“打电话”,也是“说”!   甄文唯一有一条不是别人说的,象是甄记者调查的:“1998年,松花江、长江 水灾,美国妈妈联谊会委托胡曼莉购买一批物资救灾,包括帐篷、棉被、棉衣、大米。 其中从武汉兄弟集团购进的棉衣,每件55元,但胡曼莉报到美国的价格是150元一 件。单这一项的差价就是20多万元。”  

     令人奇怪的是:甄文对“‘这一项差价20多万元’是被胡曼莉贪了?或是用于孤 儿院?”这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却不再深入?!

      如被胡曼莉贪了,这么大的罪?看甄文非把胡曼莉扳倒的势头,岂能轻易放过?   这一个疑问真让人不懂呀!  

     就算胡曼莉在财务上有嫌疑吧?我在前面已说过:就是对坏人坏事,报刊媒体对其 在报上公开点名批判也有一套规矩:应在法院或党组织作正式裁定之后。例如厦门远华 大案的涉案人,也是等到法院判决之后,各大报刊媒体才公布其罪状罪名。而在法院判 决之前,各种媒体均严密封锁达二年之久,没有透露一点风声!

     而对有“中国妈妈”之 誉的胡曼莉,甄文也承队她有做好事,却仅凭人家一个电子邮件、仅凭记者一些道听途 说,就可以先“有罪推定”,匆忙公布其“罪名罪状”吗?甄文怎么敢坏了报社的规矩 呢?这更是令人怀疑! _(博讯记者:晨海)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晨海:早已撤消的诉讼请求,为什么又被甄茜重提?——七评“跨国调查‘中国母亲’胡曼莉”
  • 晨海:计划生育,是中国 "基本国策"基本错误
  • 晨海:“劳教”——中国司法黑洞
  • 晨海:喜耶?忧耶?祖国已经繁荣
  • 晨海:“社会主义”中国的方配原则,实际上是不服从者不得食!
  • 晨海:既懂得要保护私产,就要改掉共产两字!
  • 晨海:教育乱收费!老师铜臭味!
  • 晨海:“劳教”――中国司法黑洞!(修订稿)
  • 晨海:回顾胡曼莉冤案 ——垄断的媒件,纠正不了媒体的 黑暗
  • 晨海:写宠幸文章,是中国官员文人最厚颜无耻的传统
  • 晨海:官员腐败不解决,就砸事业单位的铁饭碗,将动摇政权的基础!——论中国改革的方向
  • 晨海:中国官员汽车一年烧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