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郑贻春: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五)
(博讯2003年12月04日)
  

    就目前的形势而言,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遭到了全面而彻底的失败。曾经辉煌得不可一世的社会主义,失败得那么惨不忍睹,失败得那么淋漓尽致,失败得那么干脆利落,失败得那么惊心动魄! (博讯boxun.com)

  无论用什么样的言辞来形容,都似乎言犹未尽;无论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搪塞,都只能是贻笑大方!

  年年月月天天地大讲特讲、大唱特唱社会主义就是好的独裁、专制、极权的那么多社会主义国家,一个个都虎头蛇尾地落得个在中国尽人皆知的歇后语:兔子尾巴-------长不了。

  一党专政的共产极权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坍塌,秘密警察鼠疫般的恐怖就像老鼠过街似地人人喊打,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所运用的残民以逞且草菅人命的红色学说有如垃圾一样被坚决摒弃,刺刀所维系的谎言就像霜打的拉秧一样------瘪了茄子。

  导致决不善始但有善终之结果的民主潮流宛如惊涛骇浪,大江东去,浩浩荡荡,委实不可阻挡矣!这叫做: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自由,而且只有自由,才是推动人类历史向前迅猛发展的强大动力!人权的觉醒以不可抗拒的燎原之势,震荡着貌似强大的共产党权,并给九五至尊的帝王宝座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法治日益深入人心,人治正在走向末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把毛泽东的话反其意而用之,那就是:社会主义一天天烂下去,资本主义一天天好起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而是西风压倒东风。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资本主义怕社会主义,而是社会主义怕资本主义。

  把列宁的话反其意而用之,那就是:社会主义是奴隶主义与封建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社会主义的腐朽性、欺骗性、没落性等等只能带着一党专政腐烂发臭的尸体埋入坟墓并成为社会进步的唾弃之物。

  把马克思的理论反其意而用之,那就是:社会主义已经给自己造成了数以十亿计的掘墓人。社会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奴隶们丢掉的只能是形形色色的锁链,而他们所能获得的乃是资本主义的辉煌世界!

  把中国共产党长期妖魔化资本主义而自吹自擂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说法反其意而用之,那就是: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才能消除社会主义的劣根性。只有实行资本主义的全面改造,中国人民才能够扬眉吐气地活出个真正的人样来!

  马恩列斯毛邓江从本质上憎恨资本主义并说资本主义就是坏,我却要反其意而行之。根据人类文明发展的客现实际和中国大陆的悲剧历史与悲剧现实,根据笔者长期的研究与观察、分析与评判,我要在这里大声疾呼,并明确而坚定地指出:资本主义就是好!

  中国共产党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把资本主义当成妖魔鬼怪并为此而不惜调动一切洗脑的党控媒体和各种各样的国家强制力,逼迫大陆人民接受其信口胡诌的弥天大谎,肆意妄为地浪费了无以计数的民脂民膏且不说,还使我们善良的人民认贼作父:把社会主义当成一棵子虚乌有的救命稻草,把中国共产党当成滥杀无辜的人民大救星,把社会主义特色的皇上,如主席、总书记、军委主席等,当成山呼万岁的伟大英明的领袖。

  这种具有中国特色封建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香臭不分、良莠莫辩、硬把不是当理说、却把鸡毛当令箭的胡搅蛮缠,也的确让人大有眼花缭乱冒金星、疑惑不解瞎胡整的纷纭离乱的末世景象。

  这种末世景象几乎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非正常的社会现实之常态。由此可知:社会主义从来就没有给苦难的中国人民带来过任何值得一提的益处,从来就没有给灾难深重的中国大陆带来过哪怕少许的安慰和欣喜,相反它倒是带来过无穷无尽的灾祸、无穷无尽的苦难、无穷无尽的冤案,甚至可以说,它赋予中国人民的全是江河滚滚的泪水、全是长风不息的哀叹、全是惊心动魄的倒霉!

  要说社会主义有什么好的话,那它就是广告做得好,牛皮吹得好,瞪着两眼胡话说得好,说得比唱得还要好,强辞夺理强权好,权大于法不好也是好,重要讲话官僚当得好,最高指示领袖做得好,等级制森严处处禁锢好,大兴文字狱正确舆论导向好,流氓阿非瘪三逞英豪,政权上海帮乐陶陶!

  要说社会主义有什么好的话,那它就是可以明正言顺地搞极权,敲锣打鼓地搞镇压,有权就是硬道理。有礼打遍天下,无礼寸步难行!有理而无礼,判个没有理;有礼而无理,就是有真理!<人民日报>骗人民,<光明日报>黑茫茫,CCTV乱导向,人心丧尽昧天良!

  要说社会主义有什么好的话,那它就是跑官要官当官好,昏昏噩噩庸庸碌碌混水摸鱼摸得好,献媚邀宠阿夷奉承顺风朝屁朝得好。小人当道,好人遭殃,庸者上能者下,逆向淘汰荒唐好?

  社会主义好,好就好在它从本质上从来不把人当人来对待,好就好在它从来蔑视人的价值、否定人的价值、摧毁人的价值,直到彻底取缔人的价值。这种被极权主义者之流如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等奉为至宝的斯大林主义那一套社会主义破烂货,就其本来的价值而言,甚至连垃圾都不如。因为诚如我们所知,某些垃圾还是可以废旧利用的,而社会主义呢,尤其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呢,简直就几乎没有什么可资利用的任何价值!

  社会主义培育了大量的官僚主义庸人们,社会主义天然地滋生着无孔不入的制度性腐败,社会主义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诞生出花样翻新的政权私有制,社会主义用残忍的暴力和更加残忍的恐怖实行全社会的鸟笼统治,社会主义用形形色色的弥天大谎大搞愚民教育和愚民政治,社会主义用一党独裁否定并取缔任何社会自发组织的形成与成熟,社会主义的文字狱遍布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社会主义以红色王朝的耀武扬威显示其枪杆子与刀把子杀无赦的无所不能,社会主义以其否定人性的巨大魔力追求权柄的万世一统与红色中世纪的苍茫黑暗。

  社会主义使中国大陆几近退化成世界上仅存的最大的原始部落。除了贫困,就是荒芜;除了荒芜,就是野蛮;除了野蛮,就是苍凉;除了苍凉,就是无耻;除了寡廉鲜耻,就是厚颜无耻。无论是对社会主义帝王的颂歌,还是把共党比作母亲的乱伦;无论撒谎不脸红的高官之表态,还是颐指气使地代表人民无商量,无一不彰显出社会主义超世纪的滑稽可笑的烦荣娼盛之万千气象,无一不表明真实遭蹂躏、正义被践踏的令人怒发冲冠的现实场景!

  社会主义还有什么脸面苟延残喘地开拓进取,并开拓进取地与时俱进?社会主义早就应该偃旗息鼓、一命呜呼的了,社会主义早就应该进入火葬场,就像法西斯主义一样成为历史可耻的遗迹了,社会主义是几乎无药可以救治的了。

  社会主义不亡,人类就要灭亡,人类文明就要灭亡,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就要灭亡,人类就没有任何光明的希望!社会主义不亡,一党专政就会大行其道,独裁专制就会到处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屠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准星就会毫不留情地瞄准多姿多彩的思想,天真烂漫的诗情画意,以及人之为人的真实言论。社会主义不亡,天底下就没有正义、公正,就谈不到人权、谈不到法治,更谈不到自由与民主!我们善良的中国人就只能画饼充饥似地、眼巴巴地等待着社会主义太上皇江泽民之流许诺给我们五十年之后才可能或必然没有的哇爪国里的民主与自由!

  社会主义,救不了中国!社会主义,只能给灾难深重的中国大陆雪上加霜、伤口撒盐!社会主义,只能给备受欺凌的的中国人民带来一言难尽的奇耻大辱!

  由此看来,社会主义,只能救军委主席太上皇的小狗命、只能救荒淫无道、更无耻透顶的窃国大盗-------政权上海帮!只能救那些毫无人性、有枪就有权、有权就是草头王的贪官污吏。

  社会主义,救不了中国!正像它救不了被斯大林这个伟大的社会主义恶魔枪杀了几千万人的前苏联,正像它救不了已经觉醒并从奴役的深渊中奋勇挣脱出来的前东欧共产八国,正像它救不了齐奥塞斯库这个罗马尼亚社会主义恶魔的狗头!

  社会主义,救不了中国!正像江泽民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恶魔正在被全世界有良知的人民控诉并审判一样,正像在中国大陆民怨沸腾、亿夫所指这个无知无识、流氓加瘪三的贪权恋栈、死不下台的无赖一样,正像以江泽民为总头子的政权上海帮不得人心并已引发了亿万人民发自于心底的愤怒之火一样!

  社会主义,救不了中国!正像腐败的脓疮已经全面溃烂且大有一溃千里之势一样,正像兽性的极权主义张开鳄鱼的血盆大口不断地呑噬中华民族的精英却抵挡不住全面抵抗的民主浪潮一样,正像僵尸无论怎样矫装打扮也仍然是毫无生命的僵尸一样。

  社会主义业已气息奄奄,社会主义业已日薄西山,社会主义业已穷途末路。社会主义如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社会主义如冬天的苍蝇,死亡乃是注定的了!

  中国共产党有一句耳熟能详的口号,叫做: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胡说八道的口号,分明是中共自我臆造的欺世盗名的弥天大谎!哪怕不用别人给擢穿,中共它自己就常常不由自主地、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给洞穿了一、二、三。例如,彻底否定中国共产党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难道不正是中共不得已而为之的吗?

  中共称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十年浩劫。就这个问题,我曾有过一个非常中肯、也非常实在的意见,不知中共魔鬼样的头目肯于接受否?我的立场很明确,那就是:中共应该称自己全部的所做所为是:八十二年浩劫!这就是说,中共作为前苏联共产国际的儿党,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已经开始给中华民族制造连绵不绝的灾难与痛苦了,就已经在神州大地上扩散其腥风血雨的癌细胞了,更不用说在所谓人民当家做主人的社会主义社会,中华民族竟然遭受过怎样令人不可思议的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酷刑、抄家、游街、批斗、戴高帽、枪决、人吃人的屠戮了。

  从建政之后至到今天,社会主义到底干下了多少值得天打五雷的丧尽人性的堪称创世纪的滔天罪孽?哪一场运动人民互相斗的自相残杀,不是社会主义就是好的充分证明?哪一个吃不饱饭而被活生生饿死的中国人,不应该感谢中国共产党及其党魁的大恩大德?

  与其有这样的革人命的社会主义,莫不如没有这样的坏制度;与其死抱着社会主义腐烂发臭的教条不放,莫不如立即采取行动把它们统统地扔进中南海极权主义的大粪坑!

  社会主义的死胡同,现在仍然在忘乎所以地阻挡着中国人民的思想进程,仍然在阻隔着中国大陆全面现代化的事业发展,仍然在鸵鸟似地漠视人类文明的无可否认的普世价值。应当承认,这是社会主义的丑恶惯性所使然,这是恶魔制度的缺德本质之表现。对此,我们甚至都不屑于嗤之以鼻。因为连嗤之以鼻,都不能不浪费我们极为宝贵的时间与生命!

  由此可见,还是我的那句老话说得对: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贻春:走出文字狱
  • 郑贻春:江泽民是阻碍中国现代化的罪魁祸首
  • 郑贻春:三中全会不会有新花招
  • 郑贻春:建议设立贪污腐败税
  • 郑贻春:统治中国的十大制度性谎言
  • 郑贻春:萨斯似的红朝谎言罂粟花一样盛情开放
  • 郑贻春:如何应对北朝鲜核威胁
  • 郑贻春:八个军委主席一路货
  • 郑贻春:《把23条恶法扔进历史垃圾箱》(长篇)
  • 郑贻春:中共中央宣传部是阎王殿
  • 郑贻春:共产党必然灭亡
  • 郑贻春:戴口罩的中国
  • 郑贻春:寡廉鲜耻可做官
  • 郑贻春:政治强奸犯江泽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