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芦笛:呼吁中共当局解除言论管制,“开关延敌”──欣闻刘荻等人获释感言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12月02日)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刘荻小姐等几位“言论犯”被中共当局开释,消息传来,海内外华人额首称庆。这一行动,表明中共当局已经逐渐摆脱了毛共的腐恶传统,逐步停止“以言治罪”的中世纪野蛮作法,是国家逐步文明化的一个重大标志。最令人庆幸的是,尽管海外所谓“民运”人士利用此案拼命为自己牟取名利,中共当局也没有因此迁怒到刘小姐头上去,或如过去那样疑心病发作,变本加厉地迫害无辜。这一切文明作法都值得肯定。 (博讯boxun.com)

    但这里必须指出,北京市公安局执法犯法,违反现行刑法,长期拘留刘小姐,给被害人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影响了她的学业和正常生活。按文明国家惯例,有关当局理应在对刘小姐道歉谢罪之外,还应作出相当的经济赔偿。

    更严重的是,另一网人杜导斌先生无故被关押。这种一面放人一面抓人的荒诞举止,完全是以言治罪野蛮传统的表现。希望中共当局吸取教训,迅速依法审理杜案。如果嫌疑人没有触犯刑法的行为,就应当立即释放,并向受害人道歉谢罪。

    值此机会,本人愿意再以菜食者之身,间肉食者之谋,作一次“帝王师”,给中共当局一点劝告。

    正如我在旧作中指出的那样,现代文明国家公民都享受言论自由,这是人类与生俱来、不可剥夺的神圣权利。时至21世纪,中共当局还搞出刘荻案那种以言治罪的丑事恶事来,不但野蛮粗暴地践踏了人类的天然权利与自由,而且与“与国际接轨”的根本国策背道而驰,不但损害中国人民的利益,而且损害了中共当局的利益。因此,应当迅速停止以言治罪的野蛮作法,逐步开放对公民言论的管制。

    说穿了,贵党剥夺公民的言论自由,其实是毛共痞子党留下的遗产。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舆论,总要先作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敬爱的林副统帅教导我们:“笔杆子,枪杆子,夺取政权要靠这两杆子,巩固政权也要靠这两杆子。”

    贵党的第一代老革命家们有别于过去一切统治者的最大特点,就是他们极度缺乏安全感,极度缺乏自信心,对自己的事业会获得民众长久支持毫无信心,终生为“资本主义复辟,千百万人头落地”的噩梦缠绕。在这种莫名其妙得恐惧心理支配下,毛发动一次又一次的“反修防修”政治运动,最终导致众叛亲离,使得原来盲目忠诚的几代人统统起了叛逆之心。有史以来还从未有过这种庸人自扰、事与愿违的红色幽默。

    其实,夺取政权当然是非常困难的事,但在中国那种国民易于满足的国家中,长治久安乃是世上最容易不过的事。历史上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明神宗几十年不上朝,躲在后宫吸毒,政权照样没有出现危机,国家照样安然无恙。除非遇到重大天灾或战祸,人民再也活不下去,才不得不起来造反外,中国政权的惰性与稳定性是惊人的。之所以如此,乃是传统决定了的人民的怯懦,诸如“宁为太平犬,不为乱离人”,“好死不如赖活”的格言,一直在人民心目中具有极大影响。

    尽管时移世易,今日人民的精神面貌仍然和千年前没有多大区别。现代西方犯罪学的最主要的一个发现,就是其实大多数公民都是守法的,犯罪的从来只是遗传和教育有严重问题的一小部份人。哪怕社会在表观上出现了大量罪案,其实也不过是那一小部份人反复作案而已。

    类似地,当局必须看到,希望稳定、害怕动乱是绝大多数人民的心愿,梦想以暴力推翻政府的只是非常少的一部份人。而且,由于国内异常的政治生态环境,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类似贵党早期那些“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志士,无一不是气壮如牛、胆小如鼠,自己高居安全的海外,唆使他人送命的“吃人血馒头”的主。

    这次刘荻案就最清楚不过地暴露了这一点。为了营救刘女士,本人曾经建议他们集体回国闯关,要求与刘女士一同坐牢。我本人还下了决心,准备作为观察员陪同他们一同前往。不料此话一出,那批英雄好汉烈妇个个吓破了迷你胆,竟然无一人敢实践自己发出的神圣誓言。最后他们实在没脸在网上混下去,只好捏造借口,诡称“论坛气氛不好”、“斑竹封名”等等,逃得无影无踪。现在贵党却释放了刘女士,连我都为他们错过了这“为人民立新功”的机会扼腕不止。

    另一方面,现代中国青年已经变得史无前例地成熟了,许多人成了“惟利是图”的“犬儒”,根本就不会像80年代的愤青那样,轻易受人煽惑干出蠢事来。因此,当今中国虽然社会矛盾深重,其实政权并没有什么被暴徒轻易颠覆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沿袭老一辈革命家的农村痞子思路,以小民为仇敌,千方百计“防民之口勇于防川”就特别可笑。

    这里面的浅显道理,我已经在旧作《浅探“骂共成名现像”》中阐述过了:

    “这么干,实在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对外公关形像的损失就不用提了。诸位爷们完全是自行描足那‘万恶共匪’的邪恶形像。当年老毛根本不在乎国际形像如何,是因为彼时中国玩的是‘自力更生’,现在可不是这么回事了。国内的安定全靠政府以经济持续发展‘买静求安’,而这经济已经捆死在国际金融机制之上。所以,从长远计,诸位完全是为区区小事,就蓄意跟自己过不去。

    从内政上来说就更是这样了。上文已说过,30年前倒确实是‘毛主席反对谁我们就打倒谁’。领袖巨手一挥,指着某个倒霉蛋大喝一声:‘打倒!’我们就举起森林般的手臂,雷鸣也似地应和:‘打倒!!!’可惜好景不再,上文已经说过,您们已经彻底丧失了那种搞臭人的神功。不明此理还要死抱住过去那套,就完全成了一种‘对自己的脚背放枪’的笑话。

    因为惩罚只能搞香对方,于是便不但彻底丧失了威慑力,反而还成了某种物质上和精神上的刺激,不但绝无可能起到过去那种杀鸡训猴的作用,反倒刺激了无数效法者。这其中当然有大批仁人志士为道义所激,被您们的无理镇压激起了逆反精神,不断奋起抗暴,但也会诱导高、王那样没教养、没文化、没智力、没专长、没心肝的市井好汉,让他们看出这其实是为缺乏才能的人提供了一条轻易出名的终南捷径。这综合效果,便是鬼子说的,martyrizing someone ,用‘英雄’的名声去鼓励刺激效法者。这种‘市场经济’居然能在中国出现,只说明了朝廷爷们那惊天动地的愚昧。

    其实如果诸位稍微懂点心理学,就会知道‘心理价值规律’:一件东西越难得,在人们心目中的价值就越高。言论自由本身其实根本就不会给统治者带来危机。中国人之所以把它当成宝贝,完全是政府剥夺了它刺激出来的。西方公民人人享受言论自由,可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懒得去使用之,对政治毫无兴趣。在社交场合使自己成为great bore的妙诀,便是谈政治。老芦去荷兰讲学那次,积习发作,跟东道主在席间大谈了一通政治,次日某主人便病倒了,其余的人趁机笑话我,说是我谈政治做翻了他。

    所以,那危险完全是诸位因为没教育、少见识而自行幻想出来的。如果放开言论管制,我担保顶多也就只会有年把的网上骚乱,这以后大多数人便会天性发作,自然而然地厌弃政治,而这正是海外华人走过的路。诸位不妨到海外网上走一遭,最热闹的不是政治论坛而是中性论坛,就连色情论坛的生意都比政坛强。”

    这里没有提到的,是我在网上所遇到的所谓“民运”人士,基本上都是社会渣滓,人类垃圾,完全是不可救药的毛共余孽,其基本思想观念和具有现代文明常识的国内小青年格格不入。开放对这些人的言论管制,只可能让他们起到毛泽东所说的“反面教员”的作用。不需要贵党滥用纳税人的一分钱,这些人就会自动搞臭自己,比贵党的宣传有效一万倍。如果诸位不信,请屈驾到《海纳百川》网站之政治论坛一游。

    我本人的心路历程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本人在毛时代是“根歪苗黄”的“黑崽子”,可谓苦大仇深,对贵党原来充满了憎恶。只是因为自己从青年时代就成了坚定的反革命,深知和平演变是救中国的唯一可行途径,这才强压下对贵党的反感和痛恨,为人民顾全大局忘却私仇,容忍贵党的统治。上网以来,本人写下了几百万批判贵党意识形态的文字,影响之深之广,有网以来未尝有也。

    不料就连我这样一个“民运”的天然同情者,在看了两年“民运”领袖的丑恶表演后,对这些人的憎恶也竟然超过了对贵党这个迫害我及家人数十年的暴力集团。如今我觉得,两害相权取其轻,所谓海外“民运”其实是比贵党还反动的黑暗势力。如果这些人真的统治了中国,他们的文字狱手段只会让贵党瞠乎其后。到时恐怕不但“为共党尽孤忠”的马悲鸣先生要被他们残害致死,就连老芦这种独立知识分子也绝对没有好下场。

    如果说连我这样的人都会被他们驱赶到对立面去,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贵党居然不知道“草船借箭”,利用这些人为贵党作免费宣传,可谓愚不可及。

    因此,我建议:

    第一,开放对国外网站的封锁,让国内网民自由接触海外政治论坛。

    第二,开放国内大型网站,允许海外“民运”人士上那儿去作宣传,允许他们的批评者如我者上那儿去“扫荡”,在国民面前自由辩论“中国之路”。

    第三,如果贵党有足够的信心和想象力,应该开放一两家电视台,保证海外“民运”人士来去自由,则老芦愿意陪他们上国内电视台去公开辩论“中国之路”。

    我深信,上述措施不但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也符合贵党的利益。至于作得到作不到,就看诸位的胆识了。不管怎样,无论从道义上看还是从功利上看,贵党都必须立刻停止以言治罪,释放一切异议人士良心犯。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芦笛:周恩来错在何时何处?
  • 芦笛:奉劝独知和拥共派迅速撤出“自由世界”
  • 芦笛: 谁是最可怕的人?
  • 芦笛:东方人的良心和西方人的良心
  • 古迷:芦笛“左右互搏”自打耳光---批点芦文《马悲鸣“左右互搏案”十大疑窦》
  • 芦笛:马悲鸣“左右互搏案”十大疑窦
  • 芦笛:樊弓教授的“逻辑思维”令人目瞪口呆
  • 芦笛: 愚忠的奴才与奸忠的奴才──“奴才养成学”初探
  • 古迷∶民主理论并非宗教信仰----驳芦笛《民主理论其实是一种宗教信仰》
  • 芦笛: 人命如粪土,权欲似泰山
  • 芦笛:话说“忠诚的反对派”(一)
  • 芦笛:听老芦讲革命,看老毛败用兵.
  • 芦笛: 崇拜英雄的悲剧民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