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刘晓波:刘荻获释的启示
(博讯2003年12月02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博讯boxun.com)

  不锈钢老鼠刘荻终于获释了!

  在文字狱频繁的初冬肃杀中,这无疑是个具有多重积极意义的好消息。

  对刘荻本人、对她的亲人,无疑是大喜讯,特别是与她朝夕相处的奶奶刘衡老人,更是莫大的安慰。在与老人通电话时,我能感到老人的喜悦,大有劫后余生的感慨,因为老人本身就曾深受文字狱之苦。老人比任何人都能深切地体验到:与她自己长达二十多年的右派生涯相比,刘荻还是幸运的,中国毕竟再也不能回到极权的毛泽东时代,而只能逐渐走向尊重人权的自由社会,虽脚步迟缓,但决不会倒退。

  对于中共现政权而言,虽然,官方不会承认抓错了,只能用取保候审的方式来维护面子,还说这是「念刘荻年轻、初犯、涉案不深,属于可以挽救的对象」,所以给予「宽大为怀」的处理。然而,无论以何种形式放人,即便仅仅是为了缓解压力和改善形象,或为了使温家宝即将开始美国之行,不至于在人权问题上无话可说,都是值得鼓励和肯定的行为。因为,一个独裁政权在大势所趋和民心所向的压力之下,不得不在人权问题上「伪善」,也就与尊重人权的主流文明接近了一点,起码证明现政权还知道人权是普世价值,知道自己的道义劣势,知道「文字狱」之耻,而不是像毛泽东时代那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刘荻获释的最大意义,乃在于对民间维权的激励。刘荻,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大学生,变成受到广泛关注的著名良心犯,完全得力于国内外公开的的持续关注,形成了先由内向外、再由外向内的双向互动。刘荻的被捕在大陆民间激起的反抗浪潮,在同类案例中前所未有,藉助于互联网的便利,民间连续三次网上签名声援,总人次接近三千。正因为她得到了国内民间的强烈的持续的声援,才会在国际上引起高度关注。各大媒体、各人权组织的施压,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府也向北京交涉放人,内外压力的合流才是刘荻获释的主要原因。

  只要民间坚持公开维权,国际主流社会坚持施压,那么,针对个案的每一次群体维权皆是对独裁者的压力,压力的逐渐累积,就会使作恶者所承受的道义压力越来越强,即便不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放人实效,起码会使民间力量得到持续的积累和扩张,也将使独裁者为恶的规模逐渐缩小、强度逐渐减弱,直到来自国内外、党内外的综合压力达到某一临界点,追求自由的民间维权终将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

  在刘荻走出黑牢之际,让我们记住发起「我们愿陪刘荻坐牢」的声援运动的杜导斌,继续关注真的坐进了黑牢的杜导斌,关注所有良心犯,直到「文字狱」在中华大地上绝迹。

  2003年12月1日于北京家中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荻等三人获释:用自己的人民作赌注,还有比这更下流的政府吗?
  • 草庵透露些关于释放刘荻案件的内幕
  • 润涛阎:几千年来以言治罪的结束--刘荻无罪释放的历史意义
  • 赵达功: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 推广刘荻, 提倡杜导斌--他山之石
  • 刘荻事件背後迷雾重重
  • 西风烈:听说要放小刘荻,我眼泪都出来了!
  • 刘晓波:刘荻:一个「大写的人」
  • 黄河清:刘荻小妹生日快乐
  • 徐沛: 向刘荻妹妹致敬
  • 孙文广:不忘大学生刘荻
  • 蔡楚:铁窗-----献给刘荻
  • 殷明辉:献给刘荻
  • 赵达功: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 草虾:网路长城,毁于鼠穴--不锈钢小老鼠妹妹刘荻应该认错么?(图)
  •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
  • 致刘荻:我在泪光中为你祝贺生日(诗)/茉莉
  • 赵达功: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 茉莉: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 胡锦涛过问 刘荻保释(图)
  • 温家宝即将访美 刘荻等三人获释
  • 刘荻等三名因特网上异议者获释
  • 中国网路不锈钢老鼠刘荻遭羁押一年后获释(图)
  • 网上异见者刘荻保释出狱(图)
  • 刘荻案再次送交检察院
  • 北京警方称刘荻「网上组党」
  • 刘荻有望获释(图)
  • LANGARA学生会为刘荻举行签名活动
  • 重庆下岗工人罗长福网上声援刘荻遭判刑三年
  • 重庆下岗工人网上声援刘荻遭判刑三年
  • 刘荻案是中国违法执法问题
  • 刘荻颠覆案发还重查(图)
  • 刘荻案件检察院退回公安局 可能近期会释放
  • 胡佳为刘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请游行的经过
  • 刘荻案的情况
  • 截止10月4日凌晨,在"我们愿陪刘荻坐牢"上签字的总人数是306人
  • 人权组织呼吁中共释放北师大女生刘荻
  • “不锈钢老鼠”刘荻日前获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