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丘瑞忠:演讲行政中立 被告知别批评执政的民进党
(博讯2003年11月27日)
  台湾东海大学公共行政系副教授(台中市)

    忘了在那一本书上看过这样的说法:「文明的发展不是直线的;它可能前进,可能停滞,甚至可能倒退。」当时,我实在是小看了这句话。 (博讯boxun.com)

  其实自己检讨一下,固然是自己过去的年轻识浅,无法通透这句话背后沉重的写实性。另一方面则可能是五年级以前的台湾人,在亲身经历了台湾由传统农业社会发展到霓虹闪烁的工商社会、由威权体制发展到政党和平轮替、亲眼看见文明直线前进之际,在心理上,很自然地规避了这句话的警示意味,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歪曲了这句话的适用范围,以为它可能属于「第三世界」,而我们台湾当然不在其列。

  直到二十四日接到彰化县民政局长打来的电话,我才警觉到事态严重;不仅严重,而且危险。

  事情是这样的。自任教以来,几乎每年都会受邀到各县市政府演讲「行政中立」。今年亦应彰化县政府之邀,为基层公务人员作三个梯次的演讲。不过,在第二个梯次的演讲后,民政局长却来电告诉我,有民进党籍的议员向他施压,说我的演讲批评了执政党,希望我以后不要在演讲中再批评执政党了。民政局长并希望此事就此打住,不要横生枝节,让他太过为难。


论述陈定南司机事件 犯规?

  十多年的演讲经历,我在许多大小的场合将我个人在公共行政方面的心得分享出去。我力图把握从学理和经验上所得知的合理原则,希望我们的行政运作能够不断更上层楼;政党轮替之前如此,轮替后亦然。其间,立论的出发点不在「立场」,而在「理性」,针对的目标不在「政党」,而在「政府」。既然意在政府,也就不分那一党的政府。因此,我既然在演讲中公开谈论「连战的小故事」来凸显「行政中立」的违逆,当然也可以拿「陈定南的司机」【台湾司法部长陈定南的司机被提拔为官员——博讯编注】来对照「行政中立」的破毁。连战的小故事我谈了好多年,国民党并没有封杀这样的学术论述空间;陈定南的司机,我只不过谈了一次,竟然就被告知「犯规」了。

  国民党政府可以批评,民进党政府不可以;这让我又想起冷战时代老笑话。美国人说:「我可以在白宫前面骂美国总统」,俄国人冷冷地回敬一句:「我在克林姆林宫前面也可以(骂美国总统)」。


旧时代争取言论自由 现在?

  承办局长的苦衷,我可以充分体谅,也许他不该承担责难,因为他的背后还有真正的施压者。他的无奈与压力,我也尽量理解;可是为什么国民党「旧政府」的局长却没有这样的压力,我难以理解。打电话向我任教其他大专院校的朋友诉苦,不料换来的竟是「大惊小怪」的嘲笑,原来我的朋友也早就被人作过「少批评民进党」的警告;有的甚至还是通过大门口警卫传达的。难道我们在「旧时代」争取言论自由,却在「新时代」丧失言论自由?

  我宁可相信杭亭顿的说法是可信的。他在关于「政治参与」的相关著作中表示,当参与的幅度暴增之际,会有一度,群众的力量会取得某种优势,甚至将政治运动中的知识分子排除在外,除非知识分子同样也采取跟群众一样的语言、一样的姿态、一样的思考逻辑。我也知道民进党知识分子当中不少人也读过杭亭顿的著作,因此他们应该会偷偷地告诉我,不只你这个「敌人」会被排除在参与的行列,连我们这些「不知变通」、动不动就说「自由与人权」的书呆子,也被排除在外;哈伯马斯的「公共领域」和「理性对话」,在街头是没有地位的。

  他们比我们更可怜。作为「敌人」还有叫痛的可能,作为「自己人」,发点牢骚就会成为「叛徒」,而叛徒远比敌人更「不可原谅」。

  然而我还是要呼吁所有对于台湾「自由」空间仍然有意珍惜的人,无论你的政治立场是什么。所谓的「邪恶」,与其说是某个外在的魔鬼,不如说它来自每个人内心幽暗角落的「心中之贼」。如果不能、或者不想「时时勤拂拭」,一天早上醒来,将会发现它弥漫整个台湾。到时候,你将打不过它;你所有的「自由」,只剩被它吞噬的「自由」。

  我想强调的是行政中立与建全文官制度的重要性。今天我还要为第三梯次学员演讲同样的题目,我依然会提到连战的小故事,以及,陈定南的司机。

  《联合报》26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锈钢安魂曲:从杜导斌等人被捕看中共容忍言论自由的五条基本底线
  • 林达:言论自由的目的并非为追求真理
  • 言论自由的无限◎何汉权
  • zyr:民主革命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及言论自由
  • 张三一言:有没有“反对言论自由”的言论自由权利?
  • 以身试言论自由之“法”—致博讯新闻网的公开信
  • 北京小左: 论容忍和宽容,兼论尊重言论自由
  • 刘青: 中共控制、镇压言论自由的原因何在?
  • 潘一丁: 言论自由和“比基尼”
  • 潘一丁:现在大陆的“言论自由”比没有更糟
  • 胡平:争取民主首先要争取言论自由
  • 潘一丁: 言论自由的“走火入魔”—评大法官的判决
  • 潘一丁: 高压锅、叫壶和言论自由
  • 孙大午等案激发中国各界精英纷起悍卫言论自由
  • 保障言论自由、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 中国学者联名要求当局保障言论自由
  • 从董必武50年代看今天的言论自由
  • 大陆成立网络应急中心 严打言论自由和病毒、黑客
  • 北京民主英雄杨子立的自我辩护词:《言论自由不是罪!》
  • 杨子立辩护:言论自由不是罪
  • 《中国经济时报》张曙光:取消新闻管制,推进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 纽约时报:大陆言论自由度扩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