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文革残暴的思想武器
(博讯2003年11月24日)
  文革更多文章请看文革专栏

    翟羽佳 (博讯boxun.com)

  

  对于文革,或许,马克思主义者会认为:“只有在中国,才能有这类魔鬼。”对此,我却不那样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个超稳定的意识形态,稳定社会是它的主要功能,砸烂一切的理论,只有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中才能找到。

  文化本身无罪,罪恶来自被利用为工具。文革灾难是无产阶级不断革命论造成的。文革不仅反对中国传统文化,而且对马克思以外的一切意识形态都加以否定了。赤裸裸的阶级压迫,残酷无情的人与人斗争,这种“魔鬼”现象,不仅东方社会有,西方社会也有。从苏联到东欧;从欧洲到中国、到朝鲜、再到越南以及红色高棉等国家,马克思主义所到之处,斗争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马克思主义的出现,给专制主义披上的漂亮的外衣,使专制社会得以苟延残喘,至今还起着作用。

  中国遭遇前所未有的西方强势文明,然而中国经过半个多世纪的阵痛之后,偏偏接受了一个来自西方世界所摈弃的颠覆文化。西方的颠覆文化跟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惊人的相似,这也就是我们津津乐道“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可是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什么?一个西方纷纷抛弃的颠覆主义在毫无宽容、理性之文化让中国民族主义找到了大救星。在颠覆文化影响下,西化进程不得不让路于民族主义。同传统颠覆文化不谋而合的马克思主义给中国左倾思潮的泛滥装裱了现代化的金身,让中国革命如火如荼。“砸烂一个旧世界”的暴力革命理论同中国数千年来农民背叛观念结合一起,把中华大地闹腾得天翻地覆,使原本缺乏理性、宽容的专制文化更加残酷、毫无人性。无产阶级在取得政权之后,人们的权力不仅被剥夺到了人生的极限,而且连以往的人权空间也没有了。马克思主义可以在它的敌对环境中可以不断生成、成长和传播,而在靠马克思理论建立起来的国家和社会,除了专制思想之外,任何思想不能生成和传播。

  任何一种暴政,如果仅仅依靠一个人,或一个群体,无论这个人多么残暴嗜血、阴谋权变,都不足以犯下如此滔天的大罪。只有当这种残暴找到了理论支持,才可能产生巨大的罪恶。尽管暴政离不开政权机器,但有组织、有目的集体化大规模镇压和清除犯罪,还必须靠一套美妙无比的理论体系。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论无疑成了现代暴政的灵魂和核心。在马克思斗争哲学的指导下,革命前用武装的革命反对强大的反革命;革命成功后,还要从革命队伍中清楚阶级异己分子。尽管中国历史沉淀问题很多,但是假如没有阶级斗争学说的传播,中国20世纪的就不会那么波澜壮阔。中国社会之所以积重难返,是传统专制文化跟马克思的阶级暴政结合的必然。阶级斗争学说传播到那里,那里的残酷斗争就加强了。哪个国家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哪个国家人民就空前残暴。

  在中国专制社会,个人没有尊严,没有财产所有权,个人成了家族的工具,家族则成了封建统治的细胞。在专制传统社会里,人们没有任何优势或可能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失去难以争取,而争取到的也随时可能被剥夺。加上统治阶级压制和迫害宗教和思想,民众的精神信仰断层。在强大的专制统治之下,下层民众为了自己的幸福,往往把希望寄托于变天上。所以,一有风吹草动,什么赵光腚、李光腚,什么白毛女、绿毛女,只要能报仇解恨,什么也顾不上了。马克思一声:“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为中国暴民送来了最理想的颠覆武器。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马克思主义政党取得政权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成了官方意识形态,在马克思理论的指导下,其它一切非官方的思想都成了歪理邪说。既然是歪理学说,自然要毫不留情镇压和斗争。只有在美妙绝伦的理论指导下,人类对各自的犯罪才会心安理得和心甘情愿。在实行残暴统治方面,再也没有马克思主义理论更适合斗争的需要的了。对于残暴统治来说,它既可以摧毁传统文化,又能排斥现代文明,对于残暴政治来说,再也没有马克思主义理论更能为统治者所利用的了。

  马克思理论是暴民的理论,一旦与政权相结合,它的残暴面目便狰狞无比,暴露无遗。尽管马克思主义也有民主的内涵,但是和其他资产阶级理论相比,对于民主自由问题,别的理论指导下,自由和民主是多少的问题,而马克思主义则是有无民主自由问题。它的残暴性比封建社会意识形态还残暴,因为在封建社会形态下,封建君主如果是个明主的话,他统治的社会或许会出现短暂的开明社会。可马克思主义武装的政党,则不论是谁,都没有逃脱残暴斗争的结局。斯大林如此,列宁如也此。

  没有暴政的理论,就没有残暴的政治;没有残暴的意识形态,就不可能有巨大的残暴统治。历史上曾经给人类制造过巨大痛苦的政权,在发挥其虐杀和灭绝的巨大潜力时,总是有一套似是而非,充满光环的、“完美”的理论体系作指导。比如,中世纪宗教裁判所,判处异端火刑的理论依据是对圣经的信仰;法国大革命,罗伯斯庇尔恐怖政策借助的则是“自由”理念的虔诚;德国法西斯,希特勒凭借的是种族主义理论;而社会主义国家暴政,依赖的则是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马克思主义理论自产生以来,最大的用处就在于打烂一切,愚弄一切。破坏的功能有余,建设的功能先天不足,加上其理论在传播中,为独裁者所利用,其野蛮性远远超过了历史上任何王朝。所谓“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不过是许诺人们的空头支票;所宣扬的“共产主义”,其实仅仅是少数独裁者提前享用的“少数人”的共产主义制度。与之相配套的是独裁者利用马克思残酷的阶级斗争理论一面,最终在各自的国土上,建立了属于少数人“为所欲为”的社会。

  幽默讲:一位年老者和一姑娘结婚。为了给年青妻子一个惊喜,年老者请医生为他移植了黑猩猩的睾丸。不久,妻子怀孕了。婴儿出生的那天,老者在产房外焦急地等待,当医生出来时,老者迫不及待地问是男骇还是女孩?”医生说:“我也不知道!”老者很纳闷,医生无奈地说,“你的孩子一生下来就爬到了天花板上,一直挂在吊灯上,不肯下来。”

  猴性就是猴性,就是睾丸换到人的身上,其猴性依然是野性十足。马克思阶级斗争学说的猴性也是如此,传播到苏联如此,传播柬埔寨也是如此,他的理论传播到任何地方,阶级斗争的残酷性都是如此。哪个国家选择了马克思主义,哪个国家人民的内讧就会更加严重,灾难也就不可避免地加重了。马克思主义猴性实质,决定了他的理论的残暴无比。所以,我要说,瞧瞧马克思主义传播后给世界引发的犯罪和苦难吧!是谁腐蚀了人们的头脑和心灵?是你的主义!是谁把人们引向了无端的痛苦和不幸?整个世界在你的主义引导下误入歧途,充满不幸和苦难,充满眼泪和心酸。这个世界上因为你的主义的传播造成的每一滴眼泪、每一滴鲜血,你都要负责。马克思主义跟专制主义结合,要比东方大男子主义男人娶了一个西方女权主义新娘的家庭还糟糕。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