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黑眼睛:木子美--毒土上斗艳的狗尾巴花
(博讯2003年11月21日)
    1.最近一个名叫木子美的女人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各大网站都用较大的篇幅讨论木子美现象。木子美何许人也?木子美是广州《城市画报》的一个性专栏的女作家,文章以描写本人的性体验为主,在全国各地拥有不少读者。从今年6月19起,木子美在“博客”(网络日记)开辟了一个空间发表性爱日记《遗情书》,在日记中她指名道姓,详细地描述与男人上床的细节,有人说她是器官写作--“一个木子美足以把以身体写作著称的卫慧、棉棉等前辈们比得无地自容。如果说卫慧们还是用身体写作,木子美就是脐下三寸的器官写作”(注1)。她的经典语录有“对我来说,‘淫乱’只是个普通的形容词,是一种个性,与道德无关。”、“了解一个男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他上床”。就这样木子美一下子就在网上抛起了轩然大波,一炮而红,从而引来了一番广泛的议论。
     (博讯boxun.com)

    这些评论包括有:关于木子美本人的,有的说她的太淫荡,破坏了社会道德,毒害青少年,应该封杀,有的说她的写作是她的个人行为,是她的权利...总之议论纷纷,讨论激烈。在搜狐网上有一个调查投票“你怎么看待木子美登载这样的日记以及她的对于性的行为?”:(注2)
  
    放荡,道德沦丧;   31.28%
    另类行为,可以理解: 29.39%
    是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人:30.53%
    无所谓:       8.80%
  
    关于媒体的评论,主要是很多人指那些刊登性爱日记的媒体,缺少责任心和良心。
  
    无论如何,木子美现象拷问了人们很多问题:性观念,心理,道德,法律,个人权利与自由,社会责任,媒体自由度,媒体管制,封杀,女性解放...等等。
  
    2.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木子美问题呢?首先要把木子美问题放在一个特定的环境来看。试想一下,如果这样的一片土地上,这片土地充满了毒气、病毒,玫瑰、牡丹、菊花、兰花等很多好看的花都不能生长,只能长一些杂草、一些不起眼的小野花和罂粟花,某天一株狗尾巴花旗帜鲜明地长出来了,让我们惊奇。我们该怎么办?有人说这狗尾巴花一点也不好看,下流--象脱了裤子的狗露出来的玩意,影响了我们的视野,应该把它铲除掉;有人说狗尾巴花开得太张扬了,不懂羞耻,该盖上个“少儿不宜”的盖子;有人说狗尾巴花有它的自由和权利,就让它开着吧;有人说这土地应是如何如何的伟大光明正确的,怎么连狗尾巴花也长出来了,多不雅观,应该严加管制了。
  
    其实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就是这些意见,可有人思考过:为什么这土地上只看到狗尾巴花,而看不到玫瑰、牡丹、菊花、兰花?
  
    现在我们所处的这块土地,就是这样一块有毒的土地!有什么样的毒?就是造毒工厂“三个代表”所造的毒,让人民、生产力、中华文化通通“被代表”--被谋杀被强奸被摧残被掠夺被侮辱--的毒!在这“被代表”病毒、毒气的淫威下,人民、生产力、中华文化等这些具有生命性质的事物,失去了生命自主权。在这片毒土上,代表者代表着的是罂粟花,所以玫瑰、牡丹、菊花、兰花就没有开放机会,暂时还没有被代表的狗尾巴花,一时争奇斗艳!
  
    3.在这片毒土上,正面价值被扼杀!我举个例子,比如同是一个揭露贪污腐败问题的记者。如果他生活在民主自由的国家,他表现了勇敢和正直,一方面他的报道出了名,在媒体上得到广泛的关注,他得到了名与利,他也会获得很多女人的青睐。这样的一个人,在男人眼里,他是一个正直、又有名又有钱的人,是大家的榜样,这就是正面价值得到了宣扬。但是在我们的国家,一个揭露贪污腐败问题的记者,大大小小的代表者爪牙阻止他采访,媒体(都是被代表的媒体)不敢刊载其报道,既得不到生活所需--钱,还极可能会被抓到监狱里去,难道叫女人们都跑到监狱里面找老公啊?现在哪有那么傻的女人,因此这样的男人也没有几个女人会爱了,所以说在中国做这样一个正直的记者是多么的难,又穷,又没有女人跟,还要去坐牢。这样正面价值就受到了严重压制,邪恶却得到弘扬。
  
    还有,同是搞文化创作的人,比如创作音乐、电影、电视等,要是在民主自由国家,你尽可自由自主地表达你的思想,象THE BEATLES、NIRVANA、THE CRANBERRIES等著名乐队,他们用音乐发映社会问题,但是他们可以自由自主地唱。但在中国呢,在中国你要出版一首歌,歌词要受到审查;你要搞个大点的演唱会什么的,你必须经过文化部门的审批;你要拍个电影、电视,涉及的历史深点的(如文革)真实一点的,你肯定通不过检查。崔健在86年后很长一段时间就被禁演。在这片土地上,你必须虚假,必须懂得向权势献媚,因此在中国你要做一个正人君子的文化人,你就没有出路,既没钱,没有出头之日,你的作品会被禁演。所以我们常能够看到的,跳上跳下的多是些小丑、御用的文人和歌手。这片土地就是这样一片抑制了正面价值的毒土!
  
    4.如果以玫瑰、牡丹、菊花、兰花、梅花等分别表示真诚、正直、爱心、良知、真理,狗尾巴花表示淫荡,那么在这片毒土上,玫瑰、牡丹、菊花、兰花、梅花被毒害,已无法开放,只剩下些杂草、小野花,大胆的狗尾巴花时不时出来争奇斗艳一番。
  
    5.在这片毒土上,几乎一切的正面价值都被扼杀、处处邪恶当道!独裁、暴政、腐败、流氓、骗子、造假、二奶、肥官、饥民、恶警、血泪、聋子、瞎子、哑巴、麻木、淫荡、邪恶、冤狱等是这个被代表时代的特征。
  
    A.在政治、权力领域,贪官污吏当道,清官却被排斥(注3),欺压百姓的当权,关心百姓的被排斥。
  
    B.在经济商业领域,官商奸商横行,有钱的用钱和有权作交易,有权的通过出租权力获得金钱,权和钱构成了一个关系网,有关系的就可以从银行贷款,不拉关系就不行,国土、国库都让贪官来管理,没有给正正当当的投资商业的人留下多大生存空间,孙大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C.教育上投资远远不足,还受到层层的盘剥,所谓九年的义务教育根本就是空话,江西芳林村小学生要做鞭炮来为学校创收。教育逐渐变成了一种产业,学生要付出昂贵的学费,而这些血泪又被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瓜分,一心一意为教育奉献的却生活在社会底层。
  
    D.农业,农民正生活在困苦之下,难以逃避层层盘剥,上访无路,有的农民以自杀、自焚进行抗争,有的农民以卖血为生(这样的村竟也获评“小康”村)。
  
    E.工业,处处都是下岗工人,经常可以听到煤矿的爆炸声,成批死人的消息,那么危险的煤矿,但是还是有那么的人不得不在其中工作,很多民工在微薄的工资与跳楼之间进行着选择。
  
    F.城市里正进行着疯狂的圈地运动,强迫拆迁经常发生,为反抗强迫拆迁而自焚的事件愈演愈烈。
  
    G.文化领域,流氓当道,学术腐败、学历腐败早已成了一种社会风气,不腐败者反而成了不正常,正人君子者刘获、杜导斌等反而被捕抓去坐牢。
  
    H.公检法,贪官污吏恶警无处不在,公安强奸妇女、公安贩毒、处女卖淫案、妓女法官等事件竟层出不穷。
  
    看看!这个社会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社会?!这是一个“被代表”的社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被代表者在在流血流泪,代表者们却在狂笑!在这样的环境--这片毒土上,正面价值受到了极大的压制,邪恶却得以弘扬,可以说这个时代是一个小人得志的时代!
  
    6.男人要追求事业,要发达,要获取金钱,在这片毒土上,他已没有多少很干净很正当的途径来获得金钱。这样对女人来说,找一个干干净净的、完完全全是正人君子、又富有的也真是很难。找个当官的,基本上是个贪官,找个有钱的,基本上是个奸商...所以女人的价值取向也受到了根本的左右。做人二奶成了时髦,道德已被“被代表”的病毒、毒气所颠覆,做小姐的、卖淫的无数,笑贫不笑娼,“鸡头村”居然能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堂堂正正地存在着,还要奔向“小康”--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地?!
  
    这是一片毒土!
  
    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里,就生活在这样一块土地上,正面的价值得不到宣扬,邪恶却得到弘扬。在这片毒土上,你要当一个好官吗,你没有机会;你要当一个正正当当的成功商人,你没有机会;你要当一个好老师吗?也许你可以,但是你会很穷,也没有女人喜欢;你要成为一个出色很有骨气的成功文化人吗?没门。
  
    这是一片毒土!病毒控制了每个角落、每个细胞,毒气弥漫,到处是蛆虫疮脓,发着恶臭,又夹杂着百姓的血泪与冤魂。在这片毒土上,玫瑰、牡丹、菊花、兰花等都被病毒、毒气给杀死了,狗尾巴花侥幸地开着。在这片毒土上,毒气也严重影响了人的价值观,也让每一个人都成了畸形人,有着扭曲的人性,因为没有正面的价值作为榜样,所以当看到狗尾巴花也欣喜若狂起来。因为一直没看到玫瑰、牡丹、菊花、兰花等,以至忘记了它们的存在,又已经习惯了毒害--“被代表”,所以并没有感觉到毒害的存在及其深重!
  
    7.在这片毒土上,是谁扼杀了这些正面价值?是代表者及其爪牙,是那些层层的官僚,是那些执行文化检查的人,是那些把高勤荣、姜维平、郑恩宠、杜导斌等投到监狱里面的人。在这片毒土上,所有的价值取向都受制于那些代表者及爪牙们,他们喜欢什么,我们就要跟喜欢什么,他们不喜欢什么,我们就要跟着回避什么,他们害怕玫瑰、牡丹、菊花、兰花等的美丽映出他们的丑陋与恶毒,所以我们就看不到它们的美丽。当木子美这样的狗尾巴花太引人注目的时候,他们也必须进行封杀的,他们欲要强行把人们的目光引到“神五”的尾巴上,因为“神五”的尾巴上写着“副总指挥江绵恒”的这几个字。
  
    狗尾巴花虽然不美丽,但是她表现出来的自由自主的生命力,却让代表者感到恐惧,代表者一贯害怕一切生命本能的自由发挥,他们害怕狗尾巴花的生命引诱被压制住的玫瑰、牡丹、菊花、兰花等永藏在人民心中的种子发芽,他们害怕这土地上竟长出玫瑰、牡丹、菊花、兰花来--它们的光合作用能将这病毒、毒气了结!
  
    木子美这么快就被封杀了,这完全是代表者的屠刀在挥舞。
  
    8.在毛泽东时代,在我们这片毒土上,几乎一切生命都死绝,所以连狗尾巴花!那时候“性”这种“资产阶级低级趣味”是不能自由谈论的,唱歌曲只能唱革命歌曲,不能唱爱情歌曲,有的人怀念毛泽东时代人民清廉、没那么淫荡,其实那些人是瞎了眼,他们看不到摧毁一切生命的剧毒的“被代表”病毒、毒气,使杂草也无法生存,更何况狗尾巴花?
  
    9.在这片毒土上,在一言堂的环境里,无论什么媒体,它可以自由地讨论民主和自由吗?它可以自由地讨论贪污腐败吗?它可以自由地讨论修宪吗?它可以自由讨论学术文化吗?可以自由地讨论真实的历史(难免会涉及文革、六四之类的)吗?媒体可以自由地表现着真诚、正直、爱心、良知、真理吗?不可以!媒体并没有太多地方可以自由讨论,可以自由讨论的无非也就剩下“性”,为什么这么多媒体热衷于“性”就是这个道理。其实,大胆点的想方设法要以“性”来吸引观众眼球的那些媒体,是另一种的“木子美”!
  
    10.在民主自由的国家,有很多正面的价值为民众作榜样,比如哈维尔、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等。在民主自主社会也有很多用身体写作的女作家,但她们并没有像木子美引人注意,为什么呢?因为在他们的社会,玫瑰、牡丹、菊花、兰花等名贵花欣赏,狗尾巴花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相信,在中国大地上,要是能自由讨论民主自由、人权,自由讨论政治、修宪,自由讨论贪官污吏,其热烈程度,肯定比“木子美”强百倍、千倍!
  
    11.在这片毒土上,也只能让被木子美这样的人出名,媒体也多要靠些“性”内容来吸引眼球,就像这毒土上,玫瑰、牡丹、菊花、兰花等都不能开放,狗尾巴花侥幸地开着。
  
    12.其实抓木子美,不如抓江泽民。因为这些代表者限制了很多方面,其实你可以自由谈论的是什么,也只有性,所以说木子美背后的教唆犯是谁呢?就是中共的最高独裁者--代表者--江泽民!
  
    13.很多人要求封杀木子美日记的人,他们的态度是什么?他们表现出一种代表者的习气!他们为什么不质询一下代表者,为什么要封杀呢?为什么不可以自由讨论修宪、贪污腐败等等呢?当我们看到这块毒土上的只有狗尾巴花开放的时候,有人觉得它丑,要把它封杀,为什么不考虑清除这毒土的病毒、毒气,让玫瑰、牡丹等热烈地开放,让它们自然的光芒盖过狗尾巴花?!
  
    14.被代表是社会艾滋病。人体得了艾滋病,就丧失了免疫力,正常的细胞活动会慢慢地被抑制,疾病丛生只有等死。社会得了“被代表”这种社会艾滋病,真诚、正直、爱心、良知、真理就会被扼杀,正面价值受压制,邪恶却得到弘扬,百病丛生无法医治,旧的社会制度必然会慢慢走向死亡,最终被民主自由的社会制度所代替!现在的中国这片毒土,这社会艾滋病已表现出垂死的末日症状。
  
    15.也许你觉得木子美严重地破坏了你的思维,大叫要把它封杀,但是我认为狗尾巴花有权利在任何土地上生长。
  
    在搜狐网上有一个调查投票“你觉得是否应该封杀木子美的性爱日记?”(注2),这个调查打不开,我估计已被封杀了。
  
    16.
    A.搜狐副总裁李善友:做受人尊敬的新媒体。我敢问李善友,在这被代表的土地上能吗?
  
    B.上海青年报:木子美之错与传媒责任。我敢问《上海青年报》,是谁“代表”了传媒责任?
  
    C.张朝阳在世界华文传媒论坛谈互联网的责任和良心。我敢问张朝阳,是谁“代表”了传媒的责任和良心?
  
    张朝阳和其它的国内网络业主们,他们也许早已习惯了花钱请人来删除网友的留言,他们完全忘了他们也时刻充当着裁剪文化生命、扼杀别人声音的角色,他们的外国(民主国家)同行可完全不用花这笔钱。不单这些网络的业主,还有我国干着审查文化勾当的人,他们不光扼杀了文化,扼杀了言论自由,也浪费了不少民众的血汗钱!
  (梅丽儿协助整理 2003.11.20 于中国大陆)
  
  注1:练洪洋:“《遗情书》:从身体写作到器官写作”
  注2:搜狐网“木子美”现象引发全国大讨论:http://news.sohu.com/1/1103/35/subject215663541.shtml
  注3:(博讯2003年11月05日)在中国做“清官”的生存环境如此险恶---县委书记夏一松“丢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眼睛:民主的洪流滚滚向前!你准备好了吗?
  • 黑眼睛:清水君,你在哪里?
  • 黑眼睛:“要是中国人都是猪多好”--江泽民以行动反击“中国人聪明”的说法
  • 黑眼睛:“中国人聪明”背后的悲与喜
  • 黑眼睛:“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说法有问题
  • 黑眼睛:你是否有末世的心态准备?
  • 黑眼睛:答胡温胜对西安大学生的质疑
  • 黑眼睛:谁能代表西安大学生的脚?(2)
  • 黑眼睛: 谁能代表西安大学生的脚(1)?
  • 黑眼睛: 杜导斌越狱了又被捕了
  • 黑眼睛:中国正在走前苏联的民主化道路
  • 黑眼睛:杜导斌被代表了!
  • 黑眼睛:中国民众已做好了迎接民主的准备
  • 黑眼睛:谁偏激
  • 不锈钢黑眼睛:《大陆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是有毒的“大礼”
  • 不锈钢黑眼睛:我来剥“三个代表”的皮
  • 不锈钢黑眼睛:胡温战“非典”治标不治本,此“本”须由民来治
  • 不锈钢黑眼睛:论革命与反革命--“老幺:千万不要打倒共产党”批判
  • 不锈钢黑眼睛:“求是”文章批判
  • 不锈钢黑眼睛:孙志刚案凶犯“七分功三分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