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北京观察:蓝军逆转 点根火柴恐酿灾
请看博讯热点:台海之争

(博讯2003年11月20日)
  汪莉绢/《联合报》记者

    大陆骤然升高对台批判,两岸关系顿时紧绷。公投立法是关键,而蓝军对公投立法范围限制的态度大逆转,则是关键中的关键。蓝军态度改变,迫使中共可能直接面对「允许台湾人投票决定台湾前途」的统独公投法;套句北京说词,这已到「实践台独的危险边缘」,必须对台湾人「说清楚,讲明白」,否则「点一根火柴却酿成火灾」,后果对两岸影响甚巨,不能不预作示警。 (博讯boxun.com)

  中共对台部门一直高度关注台湾的公投立法,原先中共对台部门判断,在蓝军的阻挡下,公投立法内容关于「变更国号、国旗、领土」等涉及主权条文,应该不会过关。对于不涉及主权内涵的公投法,北京虽然不乐见,但总可「睁只眼、闭只眼」,以「尊重台湾人民当家作主」的说词,对大陆人民解释过关。

  上周,蓝军对公投法内容态度大逆转,表示将以更宽容、更大范围地包容「变更国号、国旗、领土」等条文,北京气急败坏,然却无力挽回,难怪中共国台办副主任王在希要暗批蓝军为了政治利益就放弃了原则立场。在国民党主席连战正式表态后,北京对台部门紧急召开多次会议,评估再不赶快出手,就为时晚矣。

  在北京的认知里,公投法允许台湾人自行投票决定变更领土和国号,根本无关民主,而是关乎统独。这一公投法通过,无异是为台湾独立建国提供基础,一旦陈水扁连任,「统独议题」公投就会摆上桌面。届时,中共领导人将难以对内交代,两岸局势走向难以控制。

  除了蓝军大逆转,陈水扁过境美国,美方予以礼遇造成对扁政府加分效果,也是北京发动全面批判的因素之一。但是中共为营造总理温家宝下个月访美的良好气氛,对美方给予陈总统礼遇等种种做法,相当低调和节制,没有高声指责,仅透过外交部门、二轨管道和对台部门,向美方要求不要向台湾发出错误讯息,要「约束」台湾。

  在发动首波批判「攻势」后,大陆正密切观察和评估事态的后续发展,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我激情 他重咸 两岸相激荡……

  田立仁/ 北京大学博士生(北京市)

  早在二○○一年,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便预测,台中美三角关系,已面临三方内部「变革现状派」的压力:美国有主张围堵中国崛起的谋士;台湾岛内有分离主义者愈发高张的诉求;中共方面则有要求武力统一的内部势力。他认为日后台湾问题的走向,主要取决于这三方的内部因素是否会破坏三十年来的现有架构。台湾海峡欲保长治久安,三方都需自制内部的激进势力,否则现存框架打破后,第二次冷战将在亚洲兴起,台湾将比今日危险。这种意见,等于说台海自二○○○年后,便进入需「三方自制」的时代。

  台湾在总统大选的票房争夺战下,候选人依旧祭出统独议题,作为刺激选民的票房救星,今年内容更火辣刺激,不仅场面超越「两国论」不说,绿营甚至还选择向两岸无限上纲的斗争面发展。由于台湾朝野都没想制住这类演出,不知不觉中,中共内部的过激势力也相对升高,最近更发起文宣攻势,其内容也比以往「重咸」。

  在邓小平逝世后,中共今日已没有那种政治强人能「我说了算」的氛围下,新任的中共领导人,更只能萧规曹随,若他在统独问题上做重大退步、不表态,就算大陆民意放过他,其党内的政敌也不会放过的。中共胡温体制接班不久后,二○○三年就遇上SARS风暴,照理不会急于应付统独问题,但台湾的激情演出,加上美国的装聋作哑,不免迫使新领导人必须做出一些动作,以缓和大陆内部的过激势力。故中共自今年十一月初宣称扁政府的「四不一没有」已是「全部都没有」之后,这几周连「坚决粉碎」、「迎头痛击」,提醒美国「不要被拉下水去」等字眼都用上了,通晓大陆外事辞令的学者,当能意识到其用字的变化,即暗示着政策的可能转变,而使季辛吉的假设,越来越有真实性。

  对于中共每次的「助选」,有识之士是没法像当政者般暗爽的。因为台湾的过激演出,必引发大陆的过激演出。台湾的急独与大陆的急统势力,这几年已成「相辅相成」的螺旋升降关系,并诞生出「急独就是急统,急统就是急独」的辩证怪胎。今日国内部分从政者不明时局,仍养成刺激中共来当大选免费助选员的恶习,也一直拿公投民意当后盾,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花招中共迟早将学会,当有一天大陆的鹰派势力因统独刺激而席卷神州大地,使其内部「党指挥枪」变成「枪指挥党」时,为了摆平国内危机,恐怕也会不惜拉台湾到战场上帮他「另类助选」的。台湾的公投民意若是二千三百万,大陆的舆论民意则更高达十三亿!依照台湾从政者的思维,中共那时是否也可以说:「台湾能,大陆为什么不能」?

  总之,政府应正视两岸统独关系的脱轨发展,不能老认为对方的言行永远只是「空包弹」,国民永远能「免惊」。

  《联合报》20日


选前北京不至于动手

  陈毓钧/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美国研究所所长兼大陆研究所教授

  面对台湾二○○四年总统大选,北京早估计陈水扁连任心切,因之选举必然「惨烈」,尤其在所谓黑金弊案方面。但陈水扁从公投推进到要制定新宪以及新宪要经由公投,就令北京感到有些意外。陈的主张或许带有选举策略因素考量,但北京也不排除阿扁有玩过火、走过头之可能,因而在冷静观察之外,也启动了应付危险状况的准备。

  目前,北京的原则方针是绝不偏向任何个人和政党,因为蓝绿两大阵营在新宪与公投议题上的主张,已几乎雷同,真假难辨,多费口舌徒增困扰。既然台湾强调民主,那就不妨「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先冷静观察选举过程,等待台湾人民做出抉择再说。易言之,北京正抱持期待可能的可以接受之结果,但也作了最坏情况之打算,一切等明年三月二十日后再决定采取何种行动。若台湾人民选择保现状求和平的道路,那两岸关系将可稳定发展;若选择要台独搞对抗的道路,那就是两岸冲突的开始。

  对于陈总统在美说明制定新宪和美国史例类似一事,北京的美国研究及台湾研究学界指出,美国系先有国家再有宪法,阿扁以此例来解释其制宪不涉统独自有道理。然而,他们也指出两点不同:(一)美国是从没有宪法到有宪法,但目前中华民国已有宪法;(二)美国宪法是经由代议民主程序产生而非经由全民公投,甚至直到今天,美国的国家联邦事务都不由公投决定。不过,学者是从学理角度看问题,而负责决策人士是从现实利害角度看问题。决策层对陈水扁所说新宪法不涉及统独也不违背「四不一没有」,已抱持更加不相信态度,只是目前在政治主张尚未成为法律事实之前,大致以言词批判为主,而在可能对策上进行未雨绸缪。

  北京涉台高层曾提出台湾搞公投的「切香肠理论」,这种提防意在强调切香肠时不小心会切到手指。当然,北京最关切的是事关主权与领土的公投,但对台北要制定公投法开放各种议题公投,则认为此并非政府治理的善策,因为台湾仍不像成熟民主的欧美日国家,以公投决定重要政策,可能造成政治、经济、社会秩序的失控,甚至撕裂社会共识,激起族群冲突,而出现内部混乱情势。八○年代初期,邓小平曾提出对台动武四大要件:(一)发展核武、(二)结盟苏联、(三)内部动乱、(四)宣布独立。现今,前两种情形已不存在,第三种顾及敏感性也少再提。不过,若因实行公投可能造成内部动乱,北京不可能坐视不管。据悉,北京已向华府表述过对台湾内乱可能性的看法,并且正紧密注视其可能发展。

  现阶段,北京对台政策的主要思维系「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下攻城」,重点做法是向华府讲清楚万一底线被打破,北京必然会有强烈反应。钱其琛访美以及温家宝年底拟定访美,都是该一策略操作。至于台北要不要打破底线,就由美国去处理,毕竟华府对台北的影响力要比北京深刻得多。根据北京外交界人士指出,华府已向北京传达并不赞同陈水扁的「制宪说」和「公投论」,只是碍于不便公开干预台湾总统选举,而陈水扁又未实际着手进行,所以仅能含蓄地表达立场。北京涉台决策人士表示,台湾有一部份人想趁北京举办奥运一事,从中占取便宜,但千万不要试探北京的决心,因为在国家主权和领土上,中国共产党绝对不会是纸老虎。

  面对诡谲难测的两岸情势,令人遗憾的是台湾人民每四年就要历经一次忧虑不安的阵痛,我们不禁要问:两岸真是和比战难?如果维持现状意味和平与发展,而台独建国意味战争与冲突,那表示和平仍有一线曙光,除了台湾人民的抉择之外,是否大陆人民也应该尽一份心力才是?


请别再以「激化两岸冲突」作为换取胜选的利器

  《中国时报》社论

  本来一直安静的北京,最近终于沉不住气了,面对台湾公投与新宪争议气氛升高,相关人士陆续发动一波波罕见的「文攻」行动。先是中共国台办负责人周一发表定调谈话,接着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国台办副主任王在希等又先后对陈水扁总统的「公投立法」主张进行批判,不仅批其在「玩火」、「下暗棋」,也批判泛蓝随波起舞是「不负责任」、「不顾道义」。再加上此时来台从事专业交流的「中国公证协会」因拒赴海基会座谈而被要求限期出境。可以说现时两岸间的气氛极其不好,应是个恰当评论。

  面对北京突然升高批判分贝,台湾朝野的反应也耐人寻味。执政党方面仅由陆委会发一纸「勿干涉台湾内政」的制式声明,总统府方面人士接受访问时也仅表示「大陆方面如果采取激烈动作,将无异是为陈水扁总统连任助选」;反倒是泛蓝阵营的回应与以往完全不同,国民党发言人以强烈语气直指中共既非民主国家,就没资格和台湾讨论公投的事,「少对我们颐指气使,请滚蛋!」。换言之,在台湾朝野两阵营已经为公投、新宪、拔桩固桩甚至「非常光碟」争议杀红了眼之际,谁也不想分神去理会北京在想什么,北京突然选这个时候出来说三道四,绿营想的可能只是动作能不能再大点,好再做个「超级候选员」,蓝营只怕刚稳住的民调颓势又给打下去,至于北京的恫吓究竟玩真的还是玩假的?看不出朝野阵营有任何意愿予以认真的对待。说真的,这才是我们对当前大环境走向最担忧的地方。

  与二○○○年的总统大选相较,今年几乎没有一个阵营再以能否「成熟而负责任的处理两岸关系」作标榜。二○○○年陈水扁所揭示的「新中间路线」,核心观念就是「国家安全」,实践上就是怎么追求两岸的和平,当选后所揭示的「四不一没有」,全部都是着眼怎么稳住两岸关系;同样的当时的连战与宋楚瑜也同样以系统化的两岸政策,标榜其能如何推动两岸关系的突破。这种曾经竞相以维护两岸和平为己任的气魄,在现阶段的台湾几乎已是荡然无存。问题是如果仅只是「轻忽」两岸问题也就罢了,部分政客甚至完全不隐藏「激化两岸关系」的意图,身居稳定大局的执政当局尤其严重,「拚经济」的语言完全消失了,在台湾景气刚见好转之际,突然祭出一波波的选举语言,摆明了「寄希望于北京助选」,北京不想表态,就拋更辛辣的议题逼北京表态,公投加入WHO无反应、就倡议「催生新宪」、再没反应就拋出「公投制宪」,有没有抵触「四不一没有」,谁在乎呢?果然,北京启动「文攻」了,是不是该庆幸可以「收割战果」了?还是不够「遍地烽火」,最好能再逼胡锦涛或温家宝也出面抨击、甚至也配合一下「武吓」?这么一来能换算的选票想必相当可观。高明吗?的确高明,可怕吗?我们真的觉得很害怕。

  我们知道拋议题的政客都很勇敢,勇敢到当下的台湾已形成一种气氛,越是能对北京「呛声」,越是会激怒北京的,越是代表「爱台湾」;相反的,越是期盼两岸情势稳定,不生事端的见解,反倒越被描绘成是反动、是保守,这种不见两岸冲突对立而不休的冲劲,置台湾苍生百姓于何地呢?我们知道拚选举的政客们什么都不怕,但我们身家性命都在这里,一个激化两岸所换得的胜选,如果是要全体同胞共同承担其不确定的后果,岂是一个欲谋大位者之为所应为?

  对于北京,我们也有几句话想说:请不要再以任何的言行,企图干预台湾正在进行的选举,这是场台湾内部定期的民主祭典,也是所有台湾人都珍视的资产与生活方式,北京如果还不准备让大陆同胞也有机会选出他们的国家领导人,那么请尊重台湾人民自己的权利与智慧,学习认识台湾选举语言与实践语言的区别,任何高姿态的指责与批判,只会换得台湾人民更多的反感,毕竟平日在国际社会打压中华民国的参与时,什么时候有想过台湾民众权益?如今自己选个总统,难道还要看你北京的脸色?

  寄语两岸的领导人,关心选情发展之外,请时时刻刻以「稳定大局」为念!让双方在下一阶段的两岸关系上,都留有一点可资回旋的空间吧!


中共武吓并非不可能

  张国城/ 前民进党中国事务部副主任,现于美国进修

  十一月十七日,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副主任王在希发表谈话,表示「台湾『极端危险的推动独立』举动已经越过了中国的底线,有引发战争的危险」。随即海协会会长汪道涵也发表了批判的谈话。这是台湾总统选战开打以来,中方首次以高分贝、高层次批判陈总统的立场,并且也是首次提到武力。到底中方是否会再次动用武力威吓台湾?值得注意。

  许多人说,中方不致再次重演一九九六年戏码,原因是认为这样无疑是为陈总统助选。这种推论的基础在于一九九六年中共飞弹演习后李总统得到高票,及二○○○年朱镕基恫吓后陈总统的当选。其实这种论述是有一定程度的漏洞。

  一九九六年李总统无论正统性(现任总统、国民党领袖)、个人声望(第一个台湾人总统)、政绩(一九九六年台湾经济景气正佳)及国民党组织实力都如日中天,而统派林郝及陈王并无相同的竞争条件,纵使中共不军演,李大胜都是必然。而二○○○年在朱放出重话之后,陈水扁的民调支持率其实是下降的。所以对北京而言,武力恫吓会产生反效果其实未必具有坚强的因果关系及事实基础。

  今天中方如果再次采取武力恫吓,枢纽反倒可能是在国民党对公投及制宪议题上的大幅转变。

  虽然中方对民进党向来不假辞色,实际上北京并不见得怕民进党搞台独,因为民进党从未在全国性选举中得票过半,同时岛内泛蓝势力基于政党斗争的现实自然会予以制衡,总之就是「成不了气候」。但如国民党搞台独就问题严重了,因为民进党不可能在台独议题上反对国民党,这样一来台独就有可能过半、就会「成气候」,因此必须严肃对待。这可以解释一九九五年李总统在康乃尔大学发表「民之所欲」演讲,中方立刻展开海空军演,一九九九年李提出「特殊国与国关系」,就有中共军机越过海峡中线的示威行为。

  相形之下,抱持台独党纲的民进党总统胜选、成为立法院第一大党、陈总统接连访美、提出更趋近台独的「一边一国论」,中方都毫无反应。这绝非北京比较喜欢民进党,而是他们对台湾岛内政治的基本思维使然。

  以中方对台研究单位的一般思维方式及研究方法,大体上会比较容易得出连宋胜选的结论。若中方采取强硬作为恫吓台独、批判陈总统,而连宋又胜选,届时中方就可以和台湾新领导人表示是由于祖国大陆坚决反对台独绝不手软的严正主张及作为,吓跑了部分台独选票才使连宋当选,藉此,中方或许就可开口索要一定的政治利益。因为任何人都很难分辨连宋的选票究竟有多少是北京出力「贡献」而来。特别是双方差距如果很小,那中方就更具可操作性了。

  此外,国民党内原本就有部分人士立场较为动摇,他们未必同意连战目前所提公投、修宪等大胆主张,只是基于目前形势不便发作;一旦中方展开行动,极可能影响这部分人,而让国民党回到原先的立场上;这自然才是中共乐见的。

  所以,中共再次展开武力恫吓台湾选情,就岛内政治因素来看并非不可能。另一关键在于美国。恰巧日前「基地」组织扬言大举报复,美方增加安全警戒,势必影响其军力部署;同时伊拉克军事短期内似无解决迹象,也将胶着相当美军兵力。这些都可能使北京认为对台武力恫吓的外在干预因素有降低可能。因此,我方应该对中共武吓所必须准备的剧本及其效应,早做绸缪。

  《中国时报》20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古吕:潜艇游弋旨在示强 阻台独难寄望他人
  • 王雍罡:看清台独民主党
  • 时殷弘:陈水扁若连任 台独将摊牌
  • 香港镜报要求港府遏制台独和港独
  • 美学者:中国民主化是台独梦魇
  • 大陆人:对狂热台独分子的警告
  • mzxtd 统一事业的成功取决于台湾方面的好感;台独事业的成功有赖于大陆方面的敌意。
  • 台独大游行:李登辉的胜利,陈总统的难题!- 联合报社论
  • 王希哲:论台独运动的“胜利”和我的“盲点”------再答洪哲胜先生
  • 螺杆:中共解决台独的招更狠
  • 台独SARS综合症
  • 强国论坛神精病:台独分子怎样在强国论坛活动?
  • 老笨牛:凭什么给台独疯子以国际空间?
  • 庖丁解牛: 台独需要理由吗?
  • “台独“究竟是什么?
  • 两岸叁通对台独政客最不利,对其他人都有利或无所谓
  • 现代群体AQ的误区:美国人从来就没有说过支持台独
  • 台独对中国民主化的负面冲击---- 与大陆“民运人士”阮明先生商榷
  • 对谢万军:“中国民主党必须旗帜鲜明地与‘台独’划清界限!”的不同看法
  • 学者:大陆将订反台独时间表
  • 罗援再次重申,“台独”之日就是宣布战争之时
  • 中国日报:台独可能引发战争
  • 胡锦涛因为台独猖獗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做检讨
  • 中国加强反台独宣传攻势 为严重事态做军事准备
  • 台独是底线是战争(图)
  • 国台办负责人:公投台独“非常危险”
  • 北京严厉批扁借公投搞台独
  • 汪道涵:“公投立法”是借民主之名搞台独
  • 京促美官员勿挺台独(图)
  • 中国外交部﹕美方明言反台独夏馨造谣是何居心
  • 国台办:准备粉碎“台独”
  • 北京反台独 立场将趋强硬
  • 钱其琛斥台独越走越远 鲍威尔称中美关系5年内跃进
  • 茅台独特“政治味” 国际名声响
  • 国台办批陈吕 公投制宪搞台独
  • 胡锦涛强硬表态:绝不容许台独
  • 胡锦涛指出我们决不容许“台独”
  • 江泽民:为了对付“台独”,我们要准备付出代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