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张三一言:胡新政收缩圈线 杜导斌冲击底线
(博讯2003年11月20日)
  [一]、皇家底线

    底綫就是容忍线,容忍线是划线者与被拒于线外者的意愿、势力、权利、权利、利益等的妥协默认线。它不是固定线,是双方互动线。 (博讯boxun.com)

  线的改变可以和平进行,也可以引起暴力。

  准确地说不是底线,应是“容忍圈”。就政治权力而言,在专制独裁社会,是皇帝给臣民划圈;统治者给被统治者划圈;党给人民划圈。在民主社会,是选民给统治者划圈。

  皇家底綫(容忍圈)是怎样划定的?皇家底线是怎么样改变的?

  皇家容忍圈也不例外是由皇家与奴家之间的力与利的妥协容忍线;但就皇家主观愿望来说,是力求把圈划得越小越好。例如,反右和文革时,毛与人民的自主权之间的圈线,缩小到几近于零。64时,政治圈线也大为内缩,再经江朝十三年的改革开放,在客观上(注意,是客观效果,不是江的主观意图)这个底圈阔了;但胡朝新政下,这个容忍圈明显收窄了。

  可见,容忍圈划大划小,是由双方的意愿、力、利等多方因素综合平衡的结果。

  容忍圈线改变的形态是怎么样的呢?

  它可以是和平的,公社到分田自耕的重大“改圈”变化是和平的,私改是准暴力的,但准备把私产权利入宪的“改私”是和平的。也可以是暴力的,例如土改、六四、近十来年的结社、某些网上言论等都是暴力划线或暴力缩线的实例。

  暴力是怎么样出现的?

  有人说是被划线者不守“线规”,突破和越线造成的。事实并不尽然。地富反右、刘少奇邓小平、刘荻罗永忠杜导斌等人并不没有突破圈线,而是权力划线者要求收窄圈线而使用暴力。郭罗基突破民告官圈线;农民突破公社圈线;衡阳农村的农民正在突破 “非法”圈线筹建全县维权恊会;民间“舆论审判”突破收容法圈线,等等都没有引起暴力冲突。

  可见,暴力发生是由双方的策略、决策者素质、力量对比改变、当时的大气候等等因素综合决定的,但绝大多数是由手中握有暴力工具的权力者发起的。那些单方面指责突破圈线是由被圈者造成的,应由突破底线者负者的言论是欠公允的。

  [二]、民间突线

  现在争论的问题是,当引起暴力时,应由谁负责?

  用专政工具对付合法权利就是使用暴力。

  回答问题的第一个准则是:谁用暴力谁负责。

  地富反右分子、六四学生、刘少奇、张志新、刘荻、杜导斌……没有用暴力,但都以暴力处理。是权力者用手中的暴力工具。所以这些暴力应由使用暴力者负责。

  回答的第二个准则是:谁违反了法律和公义谁负责。

  以地富反右分子、六四学生、刘少奇、张志新、刘荻、杜导斌等为例,他们的行为完全符合宪法或社会常规给予的权利,符合人权法,更是法治中的公义精神的体现。但是一个符合法律和公义的公民享受其权利行为受到了违背宪法、人权法、法治公义的权力用暴力对付。所以暴力的罪责应由违法违公义者负责。

  现以组党受到暴力对付来进一步谈谈这个问题。

  事后判断作为吸取经验教训是必要的,但作为打人炮弹就太过分了。世界上的事情不是失败了就是错误、赢了就是正确的。军医泄露官隐瞒疫情、民众群起反收容法。恰好遇上胡在当时有这么需要而未受暴力对待,这就成功了,若现在再作类似事情,当事者最可能的是做杜导斌的同窗。人类的成功是尝试行为中取得的,不是由先知独智指导下取得的。大多数前人未实践过的事情,尤其是社会活动,未行事之前是没有人能绝对准确判断定其成败的。失败了总结经验教训是为了更好地达到目的,而不是为了谴责不正确的手段,也不是否定所有为达目的的手段,更不是要否定目本身。

  有人用胡平反对前几年组党为理据,指责组党让民主实力受暴力摧残应由激进的组党者负责的理论。

  在组党问题上分清策略问题和可否冲击底线界线。

  如果当时胡平及其它人对组党确实看到其灾难性而阻止其行事,是有判断能力的表现。我很清楚看到一点,胡平的全盘思想是策略上“当时组党不宜”、批评的是“支持当时组党”,而不是永远反对“组党”!绝不能曲解成为任何时候都不宜组党,更不能曲解成为恒定不能冲击权力底线;绝不是要人们永远遵守权力划下的底线。现在一些藉胡平批评当时组党急进的意见,转变为反对任何突破权力者划定容忍线的行为。胡平竞选就是一次冲击权力政治底线的有勇气有胆识的尝试。想用胡平审视时机反对某一时段组党的观点,曲解成为反对组党反对突破底线,要人们做权力驯服工具,为反对声援良心犯找理由根据是徒劳的。

  杜导斌出事,其道理和上面所说的相同。现杜导斌事实上并没有作突线行为,只在线边游移。但因为权力者违反宪法、违反公义强行收缩原本就很窄的圈线,遂令杜导斌在客观上变成了冲击底线的行为。在这种是非点白分明的事实面前,就是有人出来指责杜和他的朋友这样不对那样不对;这是人类丑恶面目的展现。(具体到杜出事应由谁负责的问题,待以后再谈。)

  这些指责杜导斌的不准突破底线论者,要人格守权力底线,做权力要你做的事,不做权力不要你做的事。要你当一个在维权上的雷锋,即在政治斗争或维权斗争要在党的领导下行事,按党的指示办。实际上是要你由权力强代你的利益和由权力强代你谋取权利。

  任何社会的进步都是异见者突破正统,民间突破统治者划定容忍圈的成果。不准异见突破传统,不准民间突破官划圈线是阻止文明进步的反动。

  “皇家划定圈线 草民突破底线” ,这就是社会进步的真实写照。

  2003/11/19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三一言:拘捕杜导斌的启示:一个更黑暗时代开始了?
  • 张三一言:是谁正在吃人血馒头?
  • 张三一言:中国政治改革的方向是夫妾党制度
  • 张三一言:你没有免于恐惧的权利!
  • 张三一言: 中国政改何以不能启动?
  • 张三一言:中共体制内政改的能与不能
  • 张三一言:香港闷局持续发酵,随时可能爆炸
  • 张三一言:似乎应该对中国高知进行民主启蒙
  • 张三一言:有没有“反对言论自由”的言论自由权利?
  • 张三一言:第一个说“疯话”者,伟人也!
  • 张三一言:言禁稍松,是老百姓支持的回报,还是洋人施压的收获?
  • 张三一言:是江胡并立,还是胡兴江灭
  • 张三一言:“国难当头不要批评政府”,就是送给专制政权一个免死牌
  • 张三一言:领导做了一件好事,你该怎么办?
  • 张三一言:他们相信的和我们相信的(国内修定版)
  • 张三一言:身受江胡累,应谈江胡事
  • 张三一言:请看这组傻瓜也不会相信的SARS数字
  • 张三一言:张孟是因为说谎还是不善说谎被炒鱿鱼?
  • 张三一言:经伊战SARS战磨炼后他们将更精于保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