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黑眼睛:“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的说法有问题
(博讯2003年11月12日)
    最近在“大纪元”上读到郑贻春先生的文章“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觉得这里很必要讨论一下,这句话真的是有些问题。为什么这样说呢?站在代表者、共产党的立场上,现在有很多人说我共产党表面上是在实行社会主义,暗中、实际上是实行资本主义,那你郑贻春又说“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那我共产党已经在走资本主义这条路了,在按你说的做了,那你郑贻春还反我共产党做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很多人认为中国现在共产党也实际在走资本主义了,所以就心安理得,不管共产专制有多贪污多腐败多独裁多专制多残暴,以为共产党照着我们现在的资本主义做法走下去,就会自然发展到象美国那样的资本主义社会,就会自然变成美国那样的民主、自由,也听信共产党说的“民主条件还不成熟”等鬼话,所以很多人不太关心时事,以为我们这些民主人士成天喊“人权”“民主”“自由”是吃饱了撑的。其实这是根本错误的观念!因为它混淆中国问题的根本所在。 (博讯boxun.com)

    中国的根本问题在哪呢?问题不在于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的问题,而在于是独裁还是民主的问题。比方说,台湾国民党专制时期不是走资本主义社会吗?以前韩国全斗焕、卢泰禺等专制时期不是在走资本主义吗?为什么还要那么多民主志士付出坐牢、流血的牺牲才换来今天台湾、韩国的人权民主自由呢?现在的台湾总统陈水扁以前就是坐过很长时间牢的民主人士,韩国总统以前是出名的人权律师曾为人权而长时间坐过牢。所以说现在的问题,不是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的问题,而是是否有人权自由、是独裁还是民主的问题。

    其实资本主义这个说法已经过时了,现在看来“资本主义”是个相当有问题的说法。为什么这样说呢?所谓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区分是从一个马克思理论里“生产资料公有制”与否这个角度来区分的,公有制就是社会主义,私有制就是资本主义,但是马克思这个区分的方法是根本错误的,我已经说明了根本不存在公有制(注1),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不承认人是一个有自主权的生命,把人只不过当作一个机器零件而已,在这样一个前提去讨论公有和私有的问题是荒谬的。有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在讨论一个人拥有任何身外之物的前提是他首先要拥有他自己,亦即拥有使用他自身器官的自主权,即拥有人权、说话权等。所以一旦承认人是个自主生命,自然人就拥有财产私有权。不承认人权,也当然谈不上“拥有”,不管是“公有”还是“私有”。举个简单的例子,比方说你身上带着一万块钱,我不让你用(我的棍棒随时侍候着),我却随时可以拿来用,那你就会说“那钱不是我的”。

    说中国是公有制,比如,中国农民真正拥有土地吗?没有,因为他们没有说话权,没有自主权,如果说他们拥有土地,那么在所谓的土改革命分田地之后,搞什么人民公社时怎么又被收回去?!如果说他们拥有土地,为什么却不得不搞所谓“亩产13万斤”这种饿死人的试验田(人都死了还拥有土地吗?),而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自主去耕种?!所以说农民根本就不拥有土地,真正的拥有者,是最高的代表者,因为他有说话权,他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要分给你就分给你,要收回来就收回来,要搞“亩产13万斤”的试验就搞试验。那时候,毛泽东他就有这个权利,所以他是最终的拥有者。刘少奇是拥有者吗,他不是,虽然他和王光美搞了一些什么“经验”,但是他连自己的命都不保。毛泽东是拥有者,虽然他没有使用土地创造财富,没有发挥土地的经济功用,他只是用土地、农民来玩游戏,玩人斗人、人吃人、饿死人、“试验”等游戏,就算他没有通过这种游戏获得财富,但是他至少通过玩这游戏巩固了权力并获得随心所欲的快感!

    就算现在的农民,能说他们拥有土地吗?他们不能议论这块土地该交多少税,该交多少费?他们不能反抗共产专制的大大小小的代表者给他们定下了的苛刻的税收,他们不能抗拒贪官的层层盘剥,不能发言,也不能上访,所以他们没有拥有土地。比如说,湖北七个因为交不起税费而自杀的农民,他们拥有土地吗?    既然不存在公有私有的区分方法,而资本是货币社会的共同特征,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使用货币,这样,“资本”之后加上“主义”也就失去了意义。给民主国家冠上“资本主义”的称谓,而把自己称为“社会主义”,这样共产代表者就掩盖了共产专制的真正本质--独裁、专制!

    所以说,以是否公有制来区分社会性质是根本错误的,公有制从来就不存在。那么,该如何来区分社会性质呢?应该以“是否拥有他自己”这个大前提来区分,亦即以是否拥有人权来区分,人人拥有人权的社会自然就是民主社会,所以社会就分为独裁与民主。

    所以,应该说,只有人权、民主,才能救中国。(梅丽儿协助整理 2003.11.11 于中国大陆)

  注1: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来划分国家性质的时代已经过去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眼睛:你是否有末世的心态准备?
  • 黑眼睛:答胡温胜对西安大学生的质疑
  • 黑眼睛:谁能代表西安大学生的脚?(2)
  • 黑眼睛: 谁能代表西安大学生的脚(1)?
  • 黑眼睛: 杜导斌越狱了又被捕了
  • 黑眼睛:中国正在走前苏联的民主化道路
  • 黑眼睛:杜导斌被代表了!
  • 黑眼睛:中国民众已做好了迎接民主的准备
  • 黑眼睛:谁偏激
  • 不锈钢黑眼睛:《大陆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是有毒的“大礼”
  • 不锈钢黑眼睛:我来剥“三个代表”的皮
  • 不锈钢黑眼睛:胡温战“非典”治标不治本,此“本”须由民来治
  • 不锈钢黑眼睛:论革命与反革命--“老幺:千万不要打倒共产党”批判
  • 不锈钢黑眼睛:“求是”文章批判
  • 不锈钢黑眼睛:香港还有希望,这希望就在今天!
  • 不锈钢黑眼睛:胡温仪“新政”软硬兼施
  • 不锈钢黑眼睛:“六四”十四周年随笔--六四亲历者有种责任
  • 不锈钢黑眼睛:“六四”十四周年随笔--六四亲历者有种责任
  • 不锈钢黑眼睛:我们就是要有目标、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颠覆行动!
  • 不锈钢黑眼睛:孙志刚案凶犯“七分功三分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