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潘岳的道路實際是武訓的道路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3年10月29日)
  作者:洪波

      讀潘岳的文章《環境文化與民族復興》,不知為什麼總讓我想起當年的大毒草《武訓傳》。潘岳的道路,實際上就是武訓的道路。 (博讯boxun.com)

    大概一些年輕的朋友對《武訓傳》不太瞭解,這是一部曾經為毛主席點名批判過的著名反動文藝作品。說的是一個叫武訓的人靠行乞辦學的故事。武訓是清末一個封建書生,抱著"修個義學為貧寒"的理想,靠出賣苦力掙錢,甚至不惜自殘自賤,爭取施捨。武訓為了辦教育,任人騎,任人打,吐一口唾沫給兩分錢,踢一腳給兩分錢,騎到背上給兩毛錢,沿門托缽,食無定餐,宿無定所,慘淡經營,攢錢萬串,子母生息,為達目的,不娶妻生子,斷絕親戚朋友來往,最終靠行乞三十八年,在柳林、臨清、館陶建起了三處義學。

    對比著看一下潘岳的主張,我們會很驚訝的發現潘岳與武訓的相似之處。在武訓看來,"窮人只有讀書纔能讓人瞧得起",改變自身的階級地位不需要革命與反抗,而是要向地主階級學習封建文化;在潘岳看來,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要解決自身的環境問題,也只有向西方發達國家學習"環境文化"纔能夠行的通。

    在潘岳同志看來,造成今日亞非拉廣大第三世界地區的環境危機的根本原因,不是帝國主義對發展中國家的資源掠奪和破壞,而是"二戰後的發展中國家,未擺脫傳統工業文明的框架,將制度優越性寄託於經濟高速增長的'趕超戰略'上,忽視了'可持續發展'與生態環境"。而"中國也不例外",由此造成了今日肆虐的沙塵暴和土地的荒漠化。也就是說,在潘岳同志看來,美國、西歐等西方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自然資源的肆意掠奪,對於環境問題是絲毫沒有責任的,而廣大發展中國家獨立自主搞國民經濟,則是在搞"黑色的""傳統工業文明",是造成今日環境問題的罪魁,自然,中國人民在建國後建立的一整套工業體系,也"不例外"的是造成今日中國環境問題的禍首了。

    抄用毛主席的一句話,"知識分子是比較沒有知識的"。潘岳同志絲毫也看不到正是由於歐美髮達國家對於南美洲木材的瘋狂掠奪,造成了熱帶雨林的退化;也絲毫看不到美帝國主義為了一己私利而拒絕在旨在保護人類賴以維繫生存的臭氧層的《京都議定書》上籤字的醜行;更看不到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放著自己的煤礦、油田不開采而大肆掠奪發展中國家的煤、石油資源,造成嚴重資源、生態破壞的罪惡……潘岳在文章中不無羡慕地說道:"84%的荷蘭人、89%的美國人、90%的德國人,在購物時,會考慮消費品的環保標準。"可是潘岳同志似乎不知道,正是環保意識極強的德國人,將自己國家100%的污染企業都開在了第三世界國家!

    環境問題當然是由於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也就是潘岳所謂的"傳統工業文明"引起的。然而,潘岳提出的解決環境問題的方針,不去要求發達國家放棄掠奪性的資本擴張,而反過來要求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就必須放棄對於發達國家的"趕超戰略",這豈不是咄咄怪事?"弱肉強食"是資本主義世界唯一的信條,放棄對發達國家的趕超,自甘落後,難道要中國人自甘為魚肉,任人宰割麼?潘岳的主張,不是武訓式的妥協與投降,又是什麼?

    《武訓傳》中有這樣的一個鏡頭:武訓在某一位舉人家面前跪了幾天幾夜,外面下著大雪,大雪把武訓的身子都覆蓋了。最後感動那位舉人,出來幫助武訓辦學。無獨有偶,潘岳的文章中也提到了這麼一句:"發達國家和高消費人口是全球資源消耗的主體,他們有義務承擔起更大的環境責任。"實在是可笑之極,中國人的環境問題,居然要發達國家承擔責任?潘岳的軟弱性,一如武訓的軟弱性。

    潘岳身為黨的高級幹部,卻有著武訓一樣的落後與反動主張,這不能不讓我們深思毛主席的話: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號稱學得了馬克思主義的共產黨員。他們學得了社會發展史--歷史唯物論,但是一遇到具體的歷史事件,具體的歷史人物(如像武訓),具體的反歷史的思想(如像電影《武訓傳》及其他關於武訓的著作),就喪失了批判的能力,有些人則竟至向這種反動思想投降。資產階級的反動思想侵入了戰鬥的共產黨,這難道不是事實嗎?一些共產黨員自稱已經學得的馬克思主義,究竟跑到什麼地方去了呢?"

    --毛澤東《應當重視電影<武訓傳>的討論》,(《毛澤東選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 1977年4月第1版,第46--47頁)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萧东海:从民族主义的角度解读潘岳的《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王林:民族主义的延伸--读潘岳的《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吴莉:环境大会名流云集是促环保还是挺潘岳?
  • 李敬乾:发展主义意识形态的式微--潘岳环境文化观之我见
  • 韶知:神五上天和潘岳万言书
  • 柯易安:解决中国环境问题的根本出路--与潘岳先生商榷
  • 苏晓:潘岳初露思想全貌 新文章明谈环境文化暗倡政治改革
  • 徐俊:潘岳再冒政治风险谈民主建设
  • 郑义:“潘岳新政”失败指日可待
  • 伊索:潘岳驶入政治逆行道前途难卜
  • 常思远:无力回天--潘岳的宿命
  • 秋华:事在人为,乘势而为——潘岳与中国绿色GDP
  • 徐霖:与潘岳先生商榷——治理污染须从大陆现代化全局综合考量
  • 关谦:当潘岳成为难能可贵
  • 阮罗:由潘岳引出的一点杂感
  • "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潘岳湖南治污背后的环境意识透视
  • 萧海裔:潘岳的湖南之行与中国环保部门的弊端
  • 刘峰:从潘岳的"霹雳手段"看中国环境问题的边缘化
  • 杨明:潘岳走出政治阴影,碰撞利益礁石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