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柯易安:解决中国环境问题的根本出路--与潘岳先生商榷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3年10月27日)
      多维网登出潘岳先生的文章《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从民族复兴的大战略出发,以全新的角度考察了环境保护与国民经济、国家安全、社会秩序、政治文明以及民族精神五个大方面的关系,从而构建了一个较为完备、缜密的环境保护思想体系,读来令人受益良多。然而,笔者却对潘岳先生文章中的一些主张,感到不能苟同,因此不避冒昧,写下些许文字求教读者,并与潘岳先生商榷。

      在仔细的读过潘岳的文章之后,笔者试着概括潘岳文章的中心如下:目前中国走的是西方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以牺牲国内环境资源为代价的发展模式,即文中所提到的"传统工业文明",这一发展模式是造成今日中国环境问题的根本原因。解决中国的环境问题,根本的出路在于建立起一套"新型的生态工业文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道"、"天人合一",西方文化中的人文环保理念,都是"生态工业文明"的价值取向的组成部分。 (博讯boxun.com)

    如果上述的说法没有曲解潘岳先生的本意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看出,潘岳先生将解决中国环境问题的眼光,仅仅停留在了中国国内。而文章最大的误区,也正在这里。

    经济的发展必须以对资源的消耗为代价,而资源的消耗本质上就是对环境的破坏,这是客观的现实存在。中国如是,历史上的西方也如是。不仅历史上的西方如是,今日的西方也如是。国家要求发展,必须争取尽可能多的资源,说得明白一点,国家要发展,就必须尽可能的破坏环境。所谓的"生态工业文明",即使对于今日最发达的美国也是遥不可及的乌托邦,更不用说对于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潘岳的主张,显然过于书生气和理想化了。

    这样讲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破坏环境,问题仅仅在于,破坏谁的环境?是仅仅消耗国内的资源,破坏国内的环境来求发展,还是消耗世界的资源,破坏世界的环境来求得发展?答案不言自明。解决环境问题的根本方法只有一个,将环境破坏转嫁到国外,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道路。

    发达国家公民的环保意识极强,这不假。但是不要忘了,所有发达国家的环保意识,抑或是"环境文化",都仅仅限于本国之内。日本人的环保意识之强少有人能及,国内森林覆盖率高达60%而政府却严格控制不许开放。然而,日本人却没有因此而减少丝毫木材的浪费。日本每年从东南亚、中国的木材进口量有增无减,这些木材很大程度上的利用及其不合理,就笔者亲眼所见,不少日本家庭在郊区的别墅的小院中用名贵的东南亚花梨木铺路面。这笔生态资源的浪费却很少引起日本人的注意。原因很简单,日本人对环境的破坏,是由东南亚和中国人来"埋单"的,日本人自己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任何国家要求得发展,必须要消耗资源,而国内的资源永远有限,要求得持续发展,只有争取分配世界的资源;任何国家想要求得发展,都必须破坏环境,要维持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只有保护国内的环境而尽量的破坏其他国家的环境。积极的,扩张性的对外战略,才是国家的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之道。今日中国人在盛赞德国人的环保意识时,几乎全都忘记了,德国人的环保意识并没有使他们关闭过任何重污染企业,只不过将这些污染企业全部转移到国外而已。

    尽管潘岳的文章反复提到"民族复兴",却忽视了一个根本的常识: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能够在即不分配世界资源、也不利用国内资源,即不破坏他人环境、也不破坏国内环境的前提下发展强大起来。强大的美国拒绝在《京都议定书》上签字的举动,难道还不能够引起中国人的深思么?他人即地狱,民族的强大本身就包含着对其他民族的压迫与掠夺,这是世界通用的法则。南美洲上亿印地安人的献血才换来了西班牙、葡萄牙人的霸业,德干高原的累累白骨才堆积出日不落帝国的辉煌,爱尔兰人和中国人的尸体铺出了美国人西部淘金的铁路路,今日美国的发达与富裕是建立在拉丁美洲贫困人口的激增之上的!

    个人有正义,民族国家无正义。时至今日,所有国家解决环境问题只有转嫁环境危机一条路。只要民族国家的界线没有完全消失,潘岳先生的所谓"为彻底改变传统工业文明主导下的不合理的全球经济、政治、文化秩序,为绿色的、和平的、自由的、民主的、可持续发展的全球社会而努力奋斗"就永远只能是美好的幻想。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苏晓:潘岳初露思想全貌 新文章明谈环境文化暗倡政治改革
  • 徐俊:潘岳再冒政治风险谈民主建设
  • 郑义:“潘岳新政”失败指日可待
  • 伊索:潘岳驶入政治逆行道前途难卜
  • 常思远:无力回天--潘岳的宿命
  • 秋华:事在人为,乘势而为——潘岳与中国绿色GDP
  • 徐霖:与潘岳先生商榷——治理污染须从大陆现代化全局综合考量
  • 关谦:当潘岳成为难能可贵
  • 阮罗:由潘岳引出的一点杂感
  • "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潘岳湖南治污背后的环境意识透视
  • 萧海裔:潘岳的湖南之行与中国环保部门的弊端
  • 刘峰:从潘岳的"霹雳手段"看中国环境问题的边缘化
  • 杨明:潘岳走出政治阴影,碰撞利益礁石
  • 湘江居士:给潘岳叫个好儿!
  • 周平:治理环境污染依靠谁? 潘岳,还是NGO?
  • 李振厚:向潘岳等同志谈一点从事环保工作的感受
  • 范仲:潘岳露面与大惊小怪
  • 易初:难道又要捧杀潘岳?
  • 郑毅:潘岳杀威棒与中国环保问题的症结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