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曹长青:美国印度以色列“战略三角”围堵中共
(博讯2003年10月11日)
  以色列总理沙龙最近访问印度,是世界战略格局中一个重要的变化,因为这是以色列建国以来,其总理首次访问新德里,标志以印关系进入新阶段;尤其是两国军事联手,再加上美国,可能形成“美以印三角联盟”,对中共将构成潜在的战略遏阻格局,其发展前景引人注目。

    印度和以色列原来关系相当疏远,因印度曾组织“不结盟运动”,其很多成员是阿拉伯国家,因此印度长期以来一面倒地支持巴解组织,疏远以至排斥以色列。两国迟至1992年才建交,印度是最后一个承认以色列的主要国家。印以建交之后的过去10年中,双方关系发展迅速,特别是在军事方面,尤以这次以色列总理访问新德里达到高潮。 (博讯boxun.com)

  ●面临伊斯兰原教旨的共同威胁

  印度和以色列的关系所以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有很多地缘政治和战略因素,概括起来说,有这样几点:

  首先是两国都面临着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的威胁,具有共同的战略利益。印度邻国巴基斯坦有一亿多穆斯林,并由于历史原因以及克什米尔地区的领土纷争,印巴两国一直处于敌对状态,911事件发生后,更凸显了伊斯兰原教旨运动对印度的威胁问题。

  以色列则在建国第二天就遭到五个阿拉伯国家联合军事入侵,从此一直处于外围充满敌意的阿拉伯国家的包围之中。以自杀炸弹为代表的伊斯兰原教旨运动,意图把以色列人赶出这个地区。

  印度和以色列都面对伊斯兰激进运动的威胁,双方认知到联手反恐的必要性。以色列驻印度大使馆发言人马特(Yaron Mater)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恐怖主义是印度和以色列这两个国家面临的主要挑战,我们互相理解,懂得对方的处境。” 印以两国现已共享反恐情报,并建立了“联合反恐工作团”,印度的特种部队还到以色列接受反恐技术训练。

  ●右翼执政,共同理念

  其次,现在印以两国都是右翼执政,理念较接近,有更多共同的语言。以色列1948年建国之后至今55年,有40多年是左派工党执政。而由于巴勒斯坦的自杀炸弹攻击,巴以冲突加剧,工党实行的对阿拉法特的绥靖政策失败之后,右翼的利库德集团在大选中获胜,曾担任过国防部长的沙龙出任了以色列第30任总理,整个以色列向右转,对伊斯兰原教旨运动持更坚定打击的鹰派政策。

  印度比以色列早一年建国,但也是在随后半个多世纪中,由尼赫鲁家族领导的左派政党“国大党”执政了近40年。现在则是右翼的人民党(BJP)执政。在印度的10亿人口中,印度人占80%,穆斯林人有一亿三千万。人民党的口号是“印度人第一”。由于现在印度和以色列执政的都是右派,双方在对付伊斯兰激进主义上,不仅理念,而且在政策和操作等层面,更有共同语言。

  ●军事联手,对付邪恶

  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因素,是以色列向印度提供高级武器,军事合作成为两国关系的底座。印度右翼人民党上台之后,实行强大国防、建构军力的防御政策,从俄国购买高级武器,增加军费,打造新的军队。而以色列的高科技武器、强大精锐的军事,对付恐怖主义的经验等,都成了印度谋求的目标,因而印以两国在过去几年来,在武器销售和军事合作上,有了迅速发展。军事与反恐,把两国的纽带拉紧。《纽约时报》在沙龙启程访问印度的当天报导说,过去10年,印度和以色列的双边贸易增加了6倍多;仅印度每年从以色列进口军事设备,就有15到20亿美元。以色列可能超过俄国而成为对印度的最大武器提供者;而且以色列的特长是能够把俄制的武器更新。

  虽然911事件之后,美国和印度的军事关系大幅发展,美国也开始向新德里提供武器,但由于1998年印度不顾美国等西方国家反对而连续进行了几次核试验,而导致美国等国家对印度实施制裁,包括限制向印度出售高级武器等,这种禁令还没有完全取消。而正好在这种空档下,给了以色列机会向印度提供武器,因为以色列的武器系统多来自美国,而美国现在也在和印度发展关系,因此对以色列向印度提供武器基本持默许态度,因而使以色列有机会扮演特殊角色,推动印以关系的长足发展。

  ●把江泽民垂涎的飞机给了印度

  据《纽约时报》报道,以色列向印度提供的武器主要有空对空巴拉克导弹,无人驾驶飞机,复杂的预警系统(可监控边境地带的车辆调动,对方飞机在边境的动向,以及对方的大炮系统等),可部署到军舰上的电子战系统,以及三套早期空中预警机(Phalcon),每套价值10亿美元。这种早期预警机中共也相当垂涎,江泽民访问以色列时,曾签署购买协议,但由于美国反对,以色列后来取消了合同,赔偿了北京几亿美元。而这次以色列向印度出售三套预警飞机,事先得到了美国的同意。

  印度正在和以色列谈判,试图获得以色列的“箭头战区导弹防御系统”。这种武器的销售需得到美国的首肯,但这项武器如果转让给印度,显然将加强新德里对付巴基斯坦导弹威胁的能力,并进一步加强美印战略关系,同时推进五角大楼的潜在战略目标:在全球部署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

  印以关系在沙龙访问之前,就有迅速发展,以色列“国家安全议会”主席达晏将军(Uzi Dayan)不久前访问了新德里,和印度的国家安全顾问米斯拉(Brajesh Mishra)举行了“联合安全战略对话”。随后以色列外长派瑞斯也前往新德里访问,称赞印度是以色列在那个地区的“最好的朋友”

  ●平衡外交,现实主义

  印度邀请沙龙访问新德里,标志印度正式结束了它长期奉行的一面倒支持巴勒斯坦的政策,开始在中东问题上实行更加灵活的平衡外交。虽然新德里仍然表示阿拉法特是巴勒斯坦的领袖,但这种支持仅是象征性的,而和以色列则在发展实质性的双边关系。

  新德里的这种现实主义外交政策,还可从印度鹰派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今年四月、随后印度总理瓦杰帕伊在六月访问北京可看出,新德里的对外政策,越来越倾向现实主义,平衡外交。在抗衡的同时,仍试图改善和北京的关系,削弱北京对巴基斯坦的支持。

  虽然印以关系,尤其军事关系并不是以针对北京为战略目标的,但显然以色列的先进武器将增加印度的军事能力,使印度更朝向军事实力可能超过北京的方向滑动,这对中共来说,并不是好消息。

  中共的主要武器来自俄国,但俄国更是印度的主要武器提供国,而且俄国给予印度的武器高级程度超过给予中国的,显示莫斯科更信任民主的新德里,而不是专制的北京。而印度现在从以色列获得更先进的武器,其军事能力更会增强。

  ●美印建构“民主双子大厦”

  在印度与以色列发展关系的同时,新德里和华盛顿的关系也在推进。早在2000年3月,美国和印度的关系就开始解冻,克林顿总统当时正式访问了新德里。

  911事件之后,美印关系更趋紧密,尤其是在军事方面,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已在过去两年来三次访问印度,被称为鹰派的印度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也到美国访问,双方就军事合作和武器交易达成多项协议。

  现在美国由于对印度1998年核试验而做出的制裁没有完全取消,另一个原因可能是,美国出于反恐需要要拉拢巴基斯坦,因而不便直接向印度提供高级武器,因此由以色列来间接提供,扮演转手的角色。因而更促进了以色列和印度的关系发展。实际上以色列和印度的军事发展,体现的是美印的军事联手,因为像空中预警机、箭头导弹拦截系统等,没有五角大楼的同意,以色列是无法出售给印度人的。

  印度国家安全顾问米斯拉今年5月来美国访问,在向华盛顿的“美国犹太人委员会”(AJC)发表演讲时就公开呼吁,“印度、以色列、美国应该联合起来,来打击恐怖主义这个共同的威胁。”

  以色列人在美国内部有强大的游说势力。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政策和这种强大游说有直接的关系。而近年印度人也在美国的游说势力越来越大。以色列和犹太人在美国的游说势力,现在有联手运作的趋势。七月份,“美国印度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犹太人委员会”,“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三家在华盛顿联合举办了会议。白宫最后同意以色列向印度出售空中预警机,和这种游说有相当的关系。

  ●“民主轴心”制约“独裁核心”

  美国倾向和印度及以色列联手建立联盟关系,和全球反恐的新战略格局有关。美国铲除萨达姆的伊拉克战争,受到法德俄的杯葛,尤其是法德形成的“旧欧洲”势力,明显对美国推行全球战略有牵制。在这种背景下,美国越来越倾向联合其它国家,形成另外形式的联盟,来推展自己的战略目标,同时也是对法德的“旧欧洲”势力的抗衡。

  美国这次打击伊拉克,是联合了英国等30多个国家形成“意愿联盟”进行的,并没有动用北约,更没有法德的军队,显示美国和法德之外的“新欧洲”国家(原东欧的10个国家,以及欧洲的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丹麦等)形成松散的联盟。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前后,还致力和波斯湾国家,像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拉伯酋长国,塔林等国家形成一个中东地区的小联盟。

  这次美国致力联合以色列、印度形成“民主轴心”,则是建立一个更大军事区域集团,因为以色列有高科技军力,并长期作战,具有相当的军事能力;印度则是亚洲的军事大国,近年致力发展国防,建造第二艘航空母舰,军费开支近年以两位数增长,其海军力量已抵达南中国海等水域,其军事发展令人瞩目。因此这个“民主轴心”联盟,将对美国实现全球打击恐怖主义的长远目标更有战略意义。

  以色列和印度发展军事关系,尤其是美以印形成“轴心”的话,将对中共构成战略威慑,它对中共在台湾海峡或南中国海的任何可能军事冒险,都有实质性的制约力,毕竟北京必须考虑强大的印度军力在它大后面的存在。

  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度和以色列发展军事关系,美国、印度、以色列打造“战略三角”,潜在受益的是亚太区域,尤其是台海的安全。美印以的“民主轴心”将对江泽民的“独裁核心”构成制约和威慑,从而推动亚太民主,保证区域稳定。

  (载《争鸣》2003年10月号)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施瓦辛格模式将“终结”江泽民政权
  • 曹长青:施瓦辛格和马克吐温《竞选州长》
  • 曹长青: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灰色地带——董乐山为何不原谅董鼎山
  • 曹长青﹕拿鲍威尔和希拉莉开刀
  • 曹长青:我的老师们
  • 曹长青:我的老师们
  • 曹长青:胡锦涛被江泽民欺负死了
  • 曹长青﹕左派法官在敲碎美国的根基
  • 曹长青:达赖喇嘛和江泽民“斗法”
  • 曹长青:中国人的健忘和麻木——写在“9.18事变”周年日
  • 曹长青:从9.11悼念仪式看西方文明
  • 曹长青:光着屁股反对资本主义
  • 曹长青:美国是“全球盟主”和“教父”?
  • 曹长青:美国是“全球盟主”和“教父”?
  • 曹长青:黑暗中纽约的光明
  • 曹长青:右派来自火星,左派来自水星
  • 曹长青:中国报刊改革和“胡温新政”
  • 曹长青:拿小丑般的骗子怎么办呢?──冰凌的空手道和王蒙的聪明误(图)
  • 曹长青﹕美国舆论为何支持香港人的抗争
  • 曹长青:中美媒体不同在哪里?
  • 曹长青:杨斌金正日合演闹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