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唱评江皇14年(12)--- 三个典型大案 暴露江曾嘴脸
(博讯2003年9月30日)
   五岳三山
     (博讯boxun.com)

  据报涉嫌几十亿的上海首富周正毅大案,在以“注册资金不实“等无关痛痒名目拘捕周氏以掩人耳目,却逮捕周案原告以及原告律师以来,多日已无消息。看来已被成功地捂住盖子。但是却无法掩盖高层的政治腐败,连中纪委都无能为力。令人扼腕叹惜不止.
  
  大小貪腐可以反﹐只要不沾江幫邊﹐
  十萬八萬也嚴辦﹐充軍坐監隨你判。
  一旦涉及江親信﹐百萬千萬须輕判。
  如果涉及核心層﹐捂住蓋子拒天邊。
  
   遠華案---賈慶林不撤反陞官﹐拉入常委把位佔﹐
   不許他解甲歸田﹐否則垂帘聽政洞穿。
  
  全國出名遠華案﹐金額近達千萬萬﹐
  賴昌興作案福建﹐涉案官員上百千﹐
  買通官員聽使喚﹐造就無數大貪官。
  
  省委書記賈慶林﹐首當其沖該查辦﹐
  全靠江皇手遮天﹐安然無恙不必言﹐
  加官進爵升大官﹐拉進政治局常委﹐
  中央常委位齊天﹐誰人敢動太歲頭﹖
  陛下說他沒有貪﹐有貪也就不算貪﹗
  
  賈氏自知不干淨﹐請辭官職欲歸田﹐
  江皇不許他辭職“自亂陣腳為那般”
  陛下一句頂一千﹐貪腐陣腳不能亂﹐
  常委人馬不能減﹐少一鐵杆缺一票﹐
  骨牌效益好危險﹐絕對多數不再有﹐
  垂帘聽政必完蛋﹐關鍵關鍵太關鍵﹗
  當初九人常委制﹐訣竅就在這裡面﹐
  江皇攝政施詭計﹐合法篡權真陰險﹗
  
  周正毅案---捂住蓋子要輕辦。以免牽出一大串﹐
   律師為民做辯護﹐抓將起來投入監。
  
  香港劉金寶大案﹐ 牽出周正毅大案。
  為保黃菊陳良宇﹐ 還有五十余高官。
  幕後牽連江家班﹐ 捂住蓋子要輕辦。
  明明金融詐騙案﹐ 涉及資金多億元﹐
  施詭計轉移視線﹐ 不按金融詐騙辦。
  只因涉及上海幫﹐ 江皇人馬在後面。
  
  避重就輕查雞毛﹐“注册资金不实”等,
  轻轻放过周被告 ,反而把原告严办:
  逮捕周案的原告﹐ 原告律師也入監。
  荒唐荒唐真荒唐, 執法枉法无法无天。
  现在干脆下禁令, 公众禁论周正毅案。
  
  黄菊主管正毅案, 包庇化解是当然。
  贼审强盗说没事, 汹酒论处关三天。
  大盗贿赂县太爷, 县令开恩盗回山。
  公安局长江外甥, 一手遮天杀管关。
  何愁周案摆不平, 几十亿元不算钱。
  
  江皇外甥吳志民﹐ 公安黨政掌大權﹐
  又兼武警政委職﹐ 保衛江家的安全。
  十八年的搬道工﹐ 安徽蚌埠鐵路站﹐
  托江鴻福時運轉﹐ 入了黨又提了幹,
  火箭竄升到上海﹐ 中共市委常委班。
  江皇指示是聖旨﹐ 千依百順尊旨辦。
  
  親信大貪是前沿﹐ 前沿失守陣腳亂﹐
  江幫安全受危險。 上海不能出大貪。
  中央紀委要反貪﹐ 九省市派督察員﹐
  就是別到上海來﹐ 來也只能遵旨辦。
  江帮挡道总捣乱, 胡温新政难上难。
  江慈禧淫威震天, 胡光绪新政免谈。
  
  陳維高案---江曾要按“違紀”辦﹐胡溫新政好艱難
  
  湖北省委陳維高﹐ 貪贓枉法刑事犯﹐
  只因與江關係深﹐ 罪行暴露難懲辦﹐
  中央紀委吳官正﹐ 堅持不渝要法辦﹐
  江曾施壓發號令﹐ 按照有違黨紀辦。
  
  吴庆五加上李真﹐ 兩任秘書是巨貪﹐
  貪賄公款兩千萬﹐ 判處死刑已了斷。
  兩任秘書是巨貪﹐ 陳氏雞毛當令箭﹐
  秘書大貪判死罪﹐ 竟與主人無關聯﹖
  
  三个大案是典型, 大事化小捂得严,
  江曾台上熟表演, 充分暴露丑嘴脸。
  政治腐败滥如许, 三个代表还奢谈?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唱评江皇14年(11)---江泽民思想高于毛邓?
  • 唱评江皇14年(10)----驾崩之日才放权 锦涛窝囊二十年
  • 唱评江皇14年(9)---- 三个代表紧箍咒, 江皇代表胡锦涛
  • 唱评江皇14年(8)---- 三个代表似非典, 无神论文化是鸦片
  • 唱评江皇14年(7)----- 大内御林军很关键
  • 唱评江皇14年(6)---胡温拉车江驾辕
  • 唱评江皇14年(5)--- 炮制九人常委制, 垂帘聽政買保險
  • 唱评江皇14年(4)--- 不顾廉耻似強姦
  • 唱评江皇14年 ( 3 )—五岳三山泪成川
  • 唱评江皇14年 ( 1 ) -----八老错把你来点
  • 唱评江皇14年(2)-----乏善可陈错如山
  • 唱评江皇14年(1) ---八老错把你来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