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草虾:网路长城,毁于鼠穴--不锈钢小老鼠妹妹刘荻应该认错么?(图)
(博讯2003年9月29日)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博讯boxun.com)

  [博讯论坛] 1) 草虾家中的[不锈钢老鼠]案 2) 老鼠妹妹刘荻自己选择了什么? 3) 血淋淋‘认错’史――真理的永动机与绞肉机 4) 认错是心理平衡的唯一砝码 5) 救人还是害人――‘认错’派的理由成立么? 6) 死要面子活受罪:政府可以下台?早该下台 77) ‘认错’的可能是什么? 88) 刘荻的归刘荻,民运的归民运 99) 为了‘小老鼠妹妹’的祈祷 10

  关于不锈钢老鼠刘荻一案,有些网友呼吁援救为之奔走。那时草虾没有参与签名。另有一些网友,过去没有参与网路援救,今天又劝告小老鼠暂且认错,以求获释。他们是袖手旁观的‘独智’派,草虾今天再送给他们一顶帽子――‘认错派’。1) 草虾家中的[不锈钢老鼠]案[不锈钢老鼠]――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块不锈钢片,做成小老鼠形状,可以挂在钥匙圈上开酒瓶。还是六七岁的时候见到的,家母带回来的这么个小玩艺,工人们送给她的礼物,小小巧巧的。

  文革时期,母亲是江南某个气泵厂的厂医。自由派的工人们经常以看病为名,在医务室‘啸聚’,引起政工科的不满。母亲就获得一个贪污犯的帽子,审查帐目半年,没有一分钱的证据。于是家父的脸就成为罪证,因为家父是个胖子,肯定是母亲把厂里的补药喂给他了。母亲的单车手表被扣押,只要认错了就可以从轻处理。胆小怕事的父亲也说认了就算了。

  母亲说,宁可跌在屎上,决不跌在纸上。然后呢,拒不认错,下放车间劳动。工友们就做了这只不锈钢老鼠送给她。打磨的时候不锈钢表面染上一层灰黑,需要耐心擦拭才能露白。母亲说:“我既不保皇也不造反,既不腾龙也不卧虎。我就是一只老鼠。在医务室是个白老鼠,下车间不过变成黑老鼠,有什么了不起!不锈钢就是不锈钢,你能把我怎么样?”后来呢,母亲平反了,拿回被扣的手表单车,还补发工资。工友们为她放鞭炮庆贺。

  我到杭州旅游的时候,看见六合塔下松林中自由嬉戏的老鼠,就想起那一片老鼠状的不锈钢。

  另一件事呢,文革以后,我父亲炒更,就是‘星期六工程师’,为乡镇企业画图得了400元,也不会孝敬领导。于是,组织找他谈话,认为400元是利用单位的资源所得,性质不明,先交给组织保管。母亲说公民有劳动的权利,你是劳动所得,别理他们,宁可让他们扣工资。可是老头没有心计,经不起领导和同事的苦口婆心的劝说,就乖乖的交过去早点了事。

  回来告诉母亲,母亲说:“收据呢?”第二天老头带回一张财务科的纸条:“今受到***交来赃款400元”。母亲为此去论理,领导说:“如果是你自己的清白钱,你会老老实实交来么!你把赃款交来了,就证明组织审查你没错!现在组织不再继续追咎,已经很宽大了!”

  有领导成员之一秘授曰:“当时你如果不上交,我们领导班子内部争论就不能决议,就不能定案,就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不了了之。可是你自己上交了,我们领导班子就决定了你是赃款。现在你要推翻重来,谈何容易?除非我们领导班子每个成员都表态同意,组织科政工科财务科保卫科的具体经办人都没有意见,才能翻案。现在他们都是走的走死的死,到哪里去把他们找齐了开会同意?”

  是啊,一纸入公门,九牛拔不回.

  2) 老鼠妹妹刘荻自己选择了什么?刘荻小妹妹自名[不锈钢老鼠],在网路长城上,营筑了一个小小的鼠穴,自得其乐的搞笑,按照自己对于宪法和人权的理解。

  不锈钢老鼠案的沉默至今,其实很明白的告诉了我们:大陆当局的一筹莫展,以及刘荻妹妹自己的选择。

  大陆当局的一筹莫展是什么?就是没有从刘荻嘴里撬出一个字,可供用来为当局遮羞下台。试想当年方励之流美案和王丹流美案,当局的媒体是如何的轰轰烈烈鼓噪起来:他方某人王某人是何等的自惭形愧,党和政府是何等的宽大为怀,准予保外就医的,可见党和政府当初打你们的屁股是正确!

  可是,一个小小的不锈钢老鼠案,居然一筹莫展。本来应该有多种妥协方案可供选择,保外就医,情节轻微,教育释放……只要刘荻写下[我错了],立马可以回到奶奶的怀抱,立马可以回到学校的课堂。作为‘可教育子女的典型’,她还可以到中央电视台谈谈,现身说法,教育大家应该如何充分利用网路提供的便利,多多的歌颂党歌颂祖国,多多的学习英语学习科学文化知识。

  可是这一切可能都没有兑现,于是我们应该从沉默中读懂,不锈钢老鼠的选择:我没错!小小的不锈钢老鼠案就是不能了结,成为网路长城上的一个弥合不了的鼠穴。

  我们用来劝她认错妥协的话,难道没有人跟她说过么?难道她的奶奶不知道么?小老鼠不傻。

  我们可以决定自己认错,但是不能劝说别人认错。你可以用事实用推理证明她犯错,但是犯错不等于认错。即使万恶的杀人犯也可以说自己没错。为什么?犯错是手脚的事情,认错是嘴巴的事情。

  朝鲜电视《无名英雄》的精彩镜头:美八军谍报队上校证明俞林看了机密资料,然后问他告诉谁了?俞林痛快的承认自己看了机密,然后反问:你证明我的眼睛看进去了没错,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的嘴巴说出去了?

  刘荻没有让她的嘴巴认错,否则早就了结这段公案。那么强大的专政机器都没有能让小老鼠认错,何况好心的独智人士就能让小老鼠认错?

  老鼠虽小,她的牙却是不锈钢的。

  3) 血淋淋‘认错’史――真理的永动机与绞肉机几十年来中共的专政史迫害史,哪一次不是逼人认错?

  政权的合法性来源于正确性。中共象永动机一般的鼓吹自己,谓之“历史的选择,人民的胜利”,就像汉高祖刘邦说母亲“梦与蛇交”[农妇不知是龙]。为了弥补自己的心虚,就要镇压一切异议者,让他们认错。

  中共为什么永无止境的辩论于真理,并且迫使国民跟从学习?就是因为,真理就是他们的永动机,就是他们的绞肉机。

  你不认错,你就是一块钢,绞肉机就绞得费事,多些磨损;你认错了,你就是一块肉,绞肉机就绞得畅快,多些快感。

  为了弥补自己滥抓滥捕的过错,又‘仁慈’发明了很多的术语来为自己遮羞的。受害人被误捕了也是活该,想要出去,就要先写下[我错了],然后想办法上访平反。刘少奇彭德怀之流难道没有认过错?结局如何?

  [认错]是中共专政的双刃剑,既可以为中共遮羞,又可以进一步置人死地。放你还是杀你,就看当权者的心情了。这只老虎嘴永远是张着的,他永远要吃人。至于吐不吐骨头,要看他的心情。

  试举一例:深圳海关[正式名称是九龙海关]何以臭名昭著的?一方面勾结奸商大搞走私,一方面又要大搞查私显示威严。结果有问题的永远不被查到,没问题的永远可能被查到。要不然,何以显示‘查私’取得了成绩?查到你了,不说别的,查验费,扣货费,扣车费,仓储费,搬运费……这些损失让过关者受不了,就是货柜与拖车的超期罚款也是天文数字[深圳通关的货物,大多是委托预定香港船公司货柜,委托香港小老板的拖车,装载运去远洋的货物]。贸易商为了进口原料的解脱投产,或者出口货物按期交付,只好委托中间人疏通,忍气吞声签字认错,求得放货。事后,你还能平反么?因为已经铁案如山,想要平反谈何容易?经商的,可以体内损失体外补,拆了东墙补西墙。经过这次交道,跟官方就是朋友了,以后即使真的有事也就不怕了,建立小偷与警察的关系。

  可是,小老鼠刘荻认错了,会有什么好处?

  不认错就是一块钢片,还有被绞肉机厌倦的机会。认错了就是一块肉片,就被绞肉机消化的无影无形了。

  4) 认错是心理平衡的唯一砝码认错既是罪与非罪的界限,也是受害者与施虐者之间的心理平衡的砝码。

  暴政,是有组织的暴徒而已,或者说暴徒的合法外壳。暴徒在施暴的起初,良心没有泯灭,只是舞爪张牙,把弱者抓捕过来,杀鸡吓猴而已。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在施暴,是心虚的。即使当时不心虚,事后也是心虚的。为了自己的心理平衡,需要受害者认错,释放了事――自己是何等的慈悲为怀。然而侵人权利辱人尊严的罪恶呢?一笔勾销了么?

  受害人认错了,就为施虐者建立了心理平衡,就为自己打破了心理平衡。上帝赋予每个人以良心。有错而认错,不失为天使。无错而认错,扭曲成魔鬼。文盲尚且知道,别拿屎罐子扣脑袋。你的‘认错’,就帮助确认了对方的‘合法’。

  这个政权的‘正确性长城’,是用无数块‘认错之砖’堆积起来的。布哈林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们的认错,是政客的韬晦之计,至少为了求得主子,只杀自己不杀妇孺。但是却为平民们做了示范:他们学习著作那么好,跟随领袖那么紧,都认错了,何况我辈愚氓岂能无错?认错了,事后又要后悔。你就是祥林嫂的角色,永远处于自我的心理折磨,直到下了地狱享受斧锯分身的待遇,方得解脱。所以,灵魂堕落的深渊,始于认错。

  监狱是个扭曲的社会,她能让无罪的人感到有罪,让有罪的人感到无罪。布哈林们被枪毙的时候还在高喊万岁,其中的狱吏的功劳不可否认。大家回想回想,哪一个右派走资派不是低头认错的?

  俗话说,[宁可跌在屎上,也不跌在纸上]。白纸黑字写下[我错了],等于宣判自己的死刑。首先愧对的是自己的良心。杀不杀你,不是由你决定的。认不认错,也不是由你决定的――你可能被搞得神魂颠倒意志崩溃。你唯一可做的,就是在神志清醒的时候,判断自己是认错还是不认错。

  不认错,就可以等待无罪释放,就可以反诉受害赔偿,就可以问心无愧地与上帝同在!认错了,就灰溜溜的爬出来,灰溜溜的无颜面对支持者,灰溜溜的弃权于赔偿。你找任何一个官僚去上访,都可以理直气壮的呵斥你:“你自己都已经认错了,还来找我干什么?”你哭哭啼啼的说“那是迫于压力,他们劝我的”,于是你再得到一句:“怕死你为什么要充好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于是你唯一的轻松,就是与魔鬼共舞。

  5) 救人还是害人――‘认错’派的理由成立么?认错是苟活的必要条件么?恰恰相反,认错是屈死的充分条件。

  ‘认错论’说到底,还是‘君要臣死’的翻版。认错派把政府与人民比作母子关系,亲娘打乖乖,要的就是乖。然而:有奶便是娘,是娘得给奶。我娘给我奶,我做好乖乖。你不给我奶,我凭什么乖?她是你娘给你奶了,你有认错卖乖的权力。她没给我奶,凭什么要我承担向她认错的义务?我喝我的雨露水,没有抢到你的奶水,凭什么要我认错?

  认错派的另一个理由,是效法美军的诈降术来逃命,回来还是英雄。这个理由乍一看似乎成立,细想呢?美军士兵是受雇佣的,去侵犯敌国,――不管为了联合国决议也好为了美国利益也好,都是受雇佣投保险的赚钱职业与暴力行为,顺便打砸抢奸,当然可以打不下去了枪一扔投降。

  可是不锈钢老鼠呢?她受谁雇用的?她被谁保险的?她为了赚取什么利益?她实施了什么进攻行为?她什么也没有!她只是一只贪玩的老鼠而已!所以,一年之中,当局的无奈已经告诉了我们:小老鼠拒不认错!

  周恩来为了继续执掌权柄,为了维护他的党的团结,可以认错。邓小平为了从老虎爪子下释放出来,为了重登高位,可以认错。周邓二公的认错艺术,作为政治家的谋略,传为美谈。他们的认错,本来就是一笔糊涂帐,因为那个组织给了他们食物权柄和荣耀。他们认错叫做顾全大局,可以让这个组织免于崩溃,可以为他们自己攫取更多的食物权柄和荣耀。

  然而,刘荻不是政治活动家,只是草民的孙女,凭什么要认错?她没有想成为威风的大老虎,只想做一个好玩的小老鼠,――那也是大老虎的宪法恩准的,为什么要认错?反过来看,小老鼠的“犯错”,一不为权,二不为钱,三不为什么真理主义,就是为了“玩”,玩自己喜欢的名词术语而已!谁让她天生对于这些名词术语敏感的?

  那些好心的认错派,草虾认为他们是好心的。假如他们自己在狱中,也是痛哭流涕的认错。不妨想想,他们按照自己的逻辑在狱中认错的样子,草虾也可以加入认错的行列:芦笛:“呜呜呜!我错了,我确实汉奸了……对不起祖国……”骆驼:“呜呜呜!我错了,我确实流氓了……对不起人民……”随便:“呜呜呜!我错了,我确实贪污了……对不起党和政府……”草虾:“呜呜呜!我错了,我确实按摩了……对不起老婆……”

  然而,刘荻不可以认错,因为她没有错。否则以后成家育雏,何以告诉自己的亲人?“幸亏妈妈那时候认错了,否则哪来的你们”“妈妈,你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

  6) 死要面子活受罪:政府可以下台?早该下台好心的“认错派”,劝说老鼠妹妹认错的理由,除了“少受苦,早享乐”之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让政府有面子下台”――人犯不认错,政府没面子。哈哈,这又是“主权高于人权”的翻版。

  中共的驱使徒众的紧箍咒,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作为一个签字画押的党员,有义务服从组织的决定,为了组织的面子而认错。但是,刘荻不是党员,有什么义务认错?这个政府的哪一级哪一位官员是刘荻投票选举的?她有什么义务顾全谁的脸面?

  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组织或者主子,承受一点委屈,那是无可厚非的义举。为了保全自己的组织或者主子,毅然决然的背起那口锅,顶起那口缸,那是令人钦佩的万丈豪情。比如李逵为了宋江甘负荆条,赖大为了贾国公甘饮马尿,鲍彤为了赵紫阳甘坐秦城,那都是个人恩义的交换,也能获得奖赏。即使自己牺牲了,也能追授一个上将军,寡妇孤儿也能善待始终。

  可是不锈钢老鼠妹妹呢?她为了谁呢?她只为了她自己她做一个老鼠的权力。她认错,这份委屈的人情卖给谁?卖给政府?还是卖给民运?我们这个时代,颇像明清之交,大明摇摇欲坠,大清跃跃欲试,都是未知数。看来刘荻的选择是把人情只能卖给自己:我没错!

  六四以后,中共为了挽回危局,采用了[宽大政策]。每一个学生特别是应届毕业生,都要交代自己每天干了什么。我的班主任教我们:每一天都要写,就写‘上街围观游行’。于是从每个人的交代看来,在1989年的4.15-6.4这段时间里,每个人的每天都是‘上街围观游行’[其中有些天数可以写成在宿舍睡觉或者在图书馆看书,不需有人证明]。

  于是每个人都在庆幸,党和政府真好骗,自己居然没有被追究!明显是运动积极分子的,也就是蹲了两周学习班,认错了事。党和政府好骗么?哈哈!被骗的正是我们。每个人都是[上街围观]的,那么游行的难道是猴子与耗子?

  我们永远背负认错的心灵十字架。我们永远要认错,我们永远是渺小的卑微的错误的,那么逼我们认错的人永远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

  我到现在还在想,假如那一年,我们都拒绝认错,都拒绝毕业,甚至入狱了拒绝出狱,又会怎样?

  那些疗愚大师们所谴责的犬儒症,实质不就是缺钙的认错么?犬儒之堕,始于认错。

  7) ‘认错’的可能是什么?小老鼠妹妹刘荻认错的可能有么?让我们看看不锈钢老鼠妹妹在狱中的‘认错’可能:大陆当局知道,刘荻只是大学生上网搞笑,不敢肉体折磨,会派去经验丰富的审讯者,和颜悦色语重心长的教育她:“你看,你惹了多大的麻烦?你是大学生,也知道民主和自由是个渐进的过程,怎么能一口吃出个胖子?现在为了你,你的家人受到很多别有用心的人的骚扰和欺骗,你的老师和同学都不能安安静静的上网,我们也要陪着你,我们和你没有任何仇恨吧?这个问题不说清楚了,我们都不能回家过年。“党和政府在经济建设的困难条件下,努力提高办学条件,为你们提供上网的环境,难道你们享受了优越的条件上网了,就可以反过来辱骂党和政府?“还有多少老少边穷的人民不能上学不能上网,你们可以上学上网了,应该讨论怎样帮助他们,怎样团结起来,帮助他们也能上学上网。“你这样一搞,破坏了党和政府的威信,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煽动社会的不稳定,党和政府还有精力去帮助老少边穷的人民么?”

  这些劝说者,可能是老资格的预审官,狱吏,亲戚阿姨,老师,街坊邻居……都是好心人。一般人都不忍心拒绝这样的劝说。比方那个狱吏张阿姨,好心的为你打饭,打洗脚水,送你去狱中医院,给你送来纸笔零食。她的助手还悄悄的跟你说:“张阿姨的爱人在国外参加援外重点工程建设,她的公公婆婆体弱多病卧床不起,她的小孩……”你说你能不感动得哭么?你能不流下痛悔的泪水么?你能不痛痛快快的写下“我错了”?

  可以想象,刘荻在笑眯眯的经受这一切倪萍式的感化教育,也在万分感谢那些好人,可是心里却在默默的念着:“我没错!”为了坚持自己的良知,老鼠妹妹需要多么沉寂的心态多么坚强的意志,才能不被那些聒噪所动?

  如果,中国国安部或者安全部,确实委托某个中间势力,来作庭外和解,白纸黑字写下来,认错了就释放,那么不妨一试。问题是,是谁得到大陆当局的委托了?你凭什么劝说老鼠妹妹认错?你凭什么保证认错了就太平了?你凭什么保证,不锈钢老鼠之后,不会有不锈铜老虫不锈铝老虾之类的案子发生?

  比如“茉莉被劝归国案”,那些说客来,语重心长感人肺腑的说:“不要计较过去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不会难为你的…你回来吧,回来看看,父母老了,否则就是不孝啊,你于心何忍?”好,跟你回去,你敢不敢写下来――茉莉无罪归国?

  他妈的,你一转脸去向统战部报功:教育感化了伪民运分子一名,防止了分裂祖国的重大阴谋一宗。为显宽大为怀,允其探亲,允其回来以后再出去。[如果探亲期间言论反动,格杀勿论咎由自取]茉莉匆匆一趟走了,你还可以转脸去教育群众:看看,茉莉这样的反动分子都要回来报效祖国,我们让她表现好了才能回国定居。她很感动,擦干鼻涕去为家乡招商引资了!可能么?只有你独智,只有你知道。

  8) 刘荻的归刘荻,民运的归民运“认错”派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就是因为高寒茉莉等‘伪民运’人士参和进来,把水搅混了,情况变得复杂了,所以干扰了政府的决策,所以政府必须继续拘禁刘荻以观后效。哈哈,多么熟悉的调门!“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插手于………”

  因为民运人士支持救援刘荻,中共就有理由拘禁刘荻?那么同理,民运们支持中共搞火葬搞家庭计划,中共就有理由放弃火葬放弃家庭计划?

  刘荻之释放与否,何干于民运?真民运也好伪民运也罢,他们能够改写刘荻被捕之前的上网记录么?

  茉莉们高寒们正是因为自己饱受牢狱之灾,所以奋起呼吁,以图救老鼠于汤锅。茉莉现在可以作为‘人权活动家’风光了,可当年,她不就是仅仅想说说憋在心里的,那些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师的家常话么?她不也是一只老鼠么?高寒以后也许作为‘民主革命家’荣归了,可当年,他不就是读了几本破书,就想把那似是而非的真理说给人听么?他不也是一只老鼠么?可是不锈钢老鼠呢?她那么些话就是写在心里,通过电脑网路被别人‘遥感’了,还没有上街还没有成纸,还没有一个人听到她念出声来!茉莉就是昨日的刘荻,刘荻就是今天的茉莉!

  独智派倒好,何曾有过炼狱的惨痛?吃的灯草灰,放的轻巧屁!独智派一方面拒绝参与人道主义的‘不锈钢老鼠’援救运动――因为这是‘伪民运人士发起的’;一方面乘机谴责伪民运人士――用心险恶到利用不锈钢老鼠的案子!

  独智派人士动则要给人民疗愚,宣讲现代民主,可是他们何曾有过片言只语,谈的是国计民生?他们何曾与不同意见者商讨论题,仲裁纷争?他们倾其所能,扫荡‘伪民运’,为的树立一个概念给人们:所有的民运活动,都是伪的。独智以求孤忠,孤忠更显独智。

  那么,真民运在哪里呢?还在他们的主子的支票本上!他们所谓反思共奴的劣根性,说到底,是对于主子的假控诉,真效忠!或者说,是控诉旧主子,效忠新主子。因为他们这样的人才,旧主子没有赏识他们所以要控诉。换了新主子,应该慧眼识才,招安他们回去给个一官半职!所谓‘伪民运’一词,就是说:‘真民运’还是要在新主子的领导之下才能推行。将于猴年马月颁行的民主运动,才是真正的民运!

  救援刘荻,既不能寄希望于当局的良心发现,也不能寄希望于独智派的认错说教,更不能寄希望于外逃贪官的反戈一击。不锈钢老鼠案,既不是民运派标榜自己的政绩,也不是独智派扫荡伪民运的借口。欧洲人说,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我们亦可套用说,“刘荻的归刘荻,民运的归民运”。

  9) 为了‘小老鼠妹妹’的祈祷另外,草虾反对高寒所说的“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十六个字,可能有损于不锈钢老鼠的清白。因为很多真的罪犯,也是用这十六个字来鼓励自己。他们掩盖的深厚巧妙,当局就是不能奈他们何,最后以证据不足而开释。法理在于无罪推定。就是说,允许每个人都是灰色的。只要不够黑,就不能抓我。刘荻呢,她的上网记录都在那里,每一条上网记录都显示:我没错!无所坦白,无所抗拒。

  所以我想,不锈钢老鼠不认错,就是为了一份做小老鼠的清白。王炳璋杨建利这样天大的案子也宣判了,小小的不锈钢老鼠案,居然很久了还不能遮羞。

  大家可以想象:笼子里面,是冰清玉洁的刘荻,不锈钢老鼠,平安若素,俏皮的看着笼子外面;笼子外面,是色厉内荏的江家三父子,一群纸老虎,抓耳挠腮,焦急的盯着笼子里面。老鼠,吃了不足充饥,杀了不能显威;放了不平心火,押了不静耳根。老鼠虽小,却是不锈钢的。老虎虽大,却是纸的。不锈钢虽小,却可以轻轻的划破老虎纸皮!为什么?韩非子曰:安危在于是非,而不在于强弱。

  不锈钢老鼠已经笑微微的告诉所有人:我没错!小小的老鼠不认错,正是民族进步的起点。网路长城,毁于鼠穴。不锈钢老鼠,我们共同的图腾。

   让我们的心,陪护刘荻坐牢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
  • 致刘荻:我在泪光中为你祝贺生日(诗)/茉莉
  • 赵达功: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 茉莉: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 孙文广: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
  • 孙文广: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
  • 呼吁公众支持,诉诸社会递信——关注刘荻致两会代表公开信
  • 张伟国:100天——胡锦涛新政与刘荻坐牢
  • 范英著:刘荻,你在哪里?
  • 斯明:我很佩服“不锈钢老鼠”刘荻这个女孩
  • 封从德:真话的代价--刘荻和她的奶奶
  • 莫忘刘荻
  • 不锈钢茉莉:与蟋蟀商榷--《关注刘荻公开信》六项要求基本上正确
  • 蟋蟀: 法律错误逻辑混乱的要求:评《关注刘荻公开信》六项要求
  • [清水君]:就释放杨建利王炳章陈少文黄琦刘荻等人给中共新领导人的公开信
  • 孙文广: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
  • 从安徽学运看中国民运——再劝北京国安放刘荻
  • 北京大学生:人是人他妈生的--关于刘荻事件答螺杆先生
  • 评:《也谈北京师范大学生刘荻案件:究竟是谁害了刘荻?》
  • “不锈钢老鼠”刘荻日前获释
  • 刘荻最新状况
  • 计算机自由及隐私组织(CFP)年会在纽约召开:会议上呼吁关注黄琦和刘荻(图)
  • 关注刘荻签名活动结束,公民人权保障前景严峻
  • 美国之音:罗长福呼吁释放刘荻自己也被捕
  • 营救刘荻第二波签名
  • 关于刘荻案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不锈钢老 鼠-刘荻被关3个多月仍无任何消息--清晰照片曝光(图)
  •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刘荻办公室公告
  • 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新闻时间播送了驻北京记者访问刘荻父亲的新闻
  • 刘荻案相关的机关,建议大家自己寄一份
  • 关注刘荻, 近两千人签名致中国政府公开信
  • 关注刘荻公开信最后定稿及签名网友名单
  • 关于刘荻和刘衡的最新内幕消息
  • “不锈钢老鼠”刘荻被逮捕
  • 最新消息称,不锈钢老鼠-刘荻被正式逮捕
  • 逮捕刘荻的恶棍终将被逮捕法办
  • 中国时报:老奶奶坚信孙女刘荻不会坐牢
  •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刘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