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云衡:变卖农民耕地,曲尽贼路绝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3年9月22日)
    
    云衡文件之八十 (博讯boxun.com)

    —— 治国通鉴(6)
    
    变卖农民耕地,曲尽贼路绝
    
    最近大陆各媒体不断发出关于农民丧失土地的警报。据说中国大陆的
    耕地正在以每年百分之一的速度减少,这是一个非常骇人听闻的数字。
    谁都知道土地是人类生存之本,离开了土地的根基任何所谓现代化也
    不能逃脱灭顶的灾难!据大陆中央媒体报道,很多农民搬进了漂亮的
    小楼,却因为没有了土地整日无事可做。粮食、蔬菜等生活必须品还
    要去外面买。眼看着补偿款一天天地在消耗掉,他们不知道将来该怎
    么办?
    
    新华社记者在一篇文章中写到(自《南方周末》):“城镇的铺开,改变
    着土地上千百年来不变的生产方式,也剥离出一时间手足无措的农民。
    一个新的社会群体随之迅速扩大:失地农民。说是农民,他们已经没
    有土地;说不是农民,他们却在城市的边缘徘徊;刚刚失去土地这条
    生存底线,他们希望能和城市人一样获得工作机会、社会保障来支撑
    起未来的生活,但却屡屡失望;他们处于弱势的生存、面对未来的无
    助,令我们忧虑,更激起我们的深思。”
    
    [事件分析]:实际上很多土地的流失并不是为了城市化进程的需要,
    而是腐败的延续和深入发展。那些社会的蛀虫们看着国营企业的油水
    已经快榨干了,他们自然要将主意打到农民耕种的土地上。当权者故
    意把土地产权搞成模糊不清的所谓“集体所有制”,就为混水摸鱼的人
    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这已经是败家之子们的最后一块蛋糕了,中国
    宝贵的土地资源的命运把中国人带入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决不
    是危言耸听,当灾难降临神州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太晚了。
    
    很多朋友认为中国变革的到来还会相当遥远,甚至感到悲观绝望,这
    种认识和情绪主要是基于中国民主运动的衰落和失败历程所产生的。
    实际上腐败的深入发展充分说明中国大陆的矛盾正在迅速激化着,尤
    其是在近几年大有痈疮迸发的势头,而矛盾的焦点不是来自体制外,
    而恰恰是来自体制内部。最近温嘉宝在视察《中央电视台》的《焦点
    访谈》节目组时,记者们就透露出近几年来节目组一直在经受着巨大
    的干扰,致使很多节目无法正常制作播出。可以看出,压制越明显、
    越严厉,人民的觉醒和不满就会越早发生并且越加剧烈。作为一些有
    良心的当权者,面前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当中国的赫鲁晓夫,要么当
    反动势力的牺牲品。中国近期如果不出戈尔巴乔夫就会出齐奥赛斯库,
    他们已经没有中间道路可以选择了。显然不太可能有人愿意走后一条
    道路去冒接受人民审判的风险。在一个非规范型国家的社会里,窃国
    大盗们是为了自身利益而来,而不是因为接受了人民的选举委托而来
    的,当民脂民膏被吸食殆尽的时候,他们内部必然会发生剧烈分化,
    大多数人就必然会产生捞一把就跑的思想,所以赃官们就掀起了携款
    外逃的狂潮。剩下一些想当清官的人士就不得不寻求自己的生路了。
    在这种情况下体制内部的改革就会自动爆发,这已经不是他们想不想
    改的问题,而是不能不改的问题,和怎么改的问题。中国进步势力形
    成之前的改革可能更容易发生社会动乱,但维持现状已经没有可能。
    变革的曲折性当然会比较大,百姓的风险更会特别巨大。所以中国进
    步势力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应该努力结成一支强大的进步力量。
    
    有的朋友呼吁不要对中共抱有幻想,但我认为中国的根本问题始终就
    不是党派之争,而是利益和观念的矛盾和斗争。“中共”作为一个政治
    躯壳资源而存在,它的原始躯体早已死亡,现在寄居里面的只是一些
    虾兵蟹将占山为王而已。共产主义本身并没有什么罪过而只是一种宗
    教,问题是那些窃国大盗们强迫人民去信仰他们自己并不真的相信的
    东西,而愚昧的老百姓却把信仰当成了真理,当他们发现那美丽的幻
    想根本就是泡沫之后他们的灵魂却已经成为了那种观念的奴隶,他们
    很难相信那只不过是一场骗局。毛马之患就是这样形成的,这瘟疫是
    依靠精神控制和灌输来传播的,而不是像其他信仰那样透过信徒身体
    和心灵的体验来传播的。毛马之患同时还伴随着对一部分群体短期的
    物质利诱和人身威胁,所以欺骗性很强,具有强烈的暗示作用,例如
    他们反复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庸俗的调子,通过习惯
    成自然的心理反应使得人民心灵所遭受的感染极其深入。
    
    我们可以观察一下俄罗斯的变革过程。俄罗斯革命表面看起来是非常
    彻底的,但通过对其十余年发展的研究我们会发现俄罗斯的变革远比
    东欧其它各国来得肤浅。俄罗斯是列马之患的发源地,人们被马克思
    主义的困扰长达七十余年之久,要在短期内转变观念是不现实的。人
    的观念形成是根深蒂固的,并且有着极其巨大的惯性,不太容易发生
    突变,对老百姓尤其如此。中国进步势力的发展正是因为惯性思维的
    作用才举步维艰的。我们有的朋友不是还死抱着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
    招牌不肯放手吗?这是很自然的现象。所以我一直在呼吁大家为了加
    速中国的进步历程我们必须努力和传统的观念彻底决裂,要重新反思
    中国百余年的民主运动发展史的深刻教训,特别是毛泽东集团所谓“新
    民主主义革命”的欺骗伎俩。只有扬弃了整个旧时代所沉积起来的思
    维模式才有可能顺利地迈进新的时代。
    
    [相关链接]:和农民的土地一样,对很多城市人来说房屋就是他们的
    生存底线。但他们的房产也在无情地遭受着疯狂的掠夺。南京拆迁户
    翁彪的自焚壮举余温未消,安徽青阳农民朱正亮的自焚怒火又在天安
    门前点燃了。可以想象得出一定已经有千千万万把无名之火燃烧过了,
    而我们根本就无法一一知道。
    
    [诊治处方]:当权者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将土地开发和房屋拆迁的工作
    立刻全部冻结起来以免混乱局面达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在没有彻底的
    政治体制改革并将产权和法律程序调理清楚之前是不应该再盲目动土
    的,否则会后患无穷。
    
    中国大陆的混乱现象千头万绪,最后都要归结到一个问题上来,那就
    是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要回答这个问题我
    们最好还是要依据客观事态发展的正反两方面的比较以及和其他国家
    或地区的横向对比来加以分析。
    
    自诩为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在改革开放的一开始
    就定下了调子说要“摸着石头过河”。这本身就是对人民的极端不负责
    任的态度。道理很简单,既然世界上已经有一百多个比中国发达国家
    的发展实践可以做我们的榜样,为什么一定要另搞一套呢?连慈禧太
    后都知道要向先进国家学习,向人民问计,要走宪政的道路,为什么
    邓小平却做不到?这都是马克思主义病毒影响的直接结果。毛泽东把
    马列框架的社会主义在全体中国大陆人民身上实验了二十七年,结果
    上演了整个中国大陆的家破人亡、哀鸿遍野、一穷二白的悲剧。现在
    毛泽东死亡二十七年了,邓小平的摸石头理论在十几亿人民身上的实
    验结果又无情地显示了出来。事实告诉我们,确实有些富豪被创造出
    来了,可是这些富豪没有几个能够在阳光下自豪地站立起来,并推动
    社会的进步,而其沉重的代价却是无数人的下岗失业以及所派生出来
    的一系列社会、经济、道德、法律、环境等问题。邓小平的河是过去
    了,只是回头一看河水已经发出恶臭,祖国的青山绿水已经被糟蹋得
    不成样子了。实际上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成功之前经济发展走得越
    远所造成的祸患和危机就越沉重,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先躺倒不干去
    等待政治进步的到来也许更稳妥些。“摸石头过河”工程是中国历史上
    地地道道最大的“豆腐渣”工程。
    
    上一次我提出过古代中国修建长城是一种扩大就业的行为。徐先生对
    这一观点提出异议可能是因为出发点不同的缘故,但我认为从学术角
    度上我们有必要搞请楚这个问题。第一,修筑长城肯定是扩大了就业
    面而不是压缩了就业,因为不会因为修长城就把其他生产停顿下来。
    第二,任何政府都会强迫征召强壮劳动力从事国防或公益性活动的,
    例如现在的兵役制度,这与社会制度无关。第三,关于人权问题,我
    相信统治集团为了塑造前朝暴君的典型形象才编造出例如象“孟姜女
    哭倒长城”那样的民间故事的。我们知道在毛泽东时代也宣扬在四九
    年以前中国老百姓全是靠逃荒要饭过日子的,现在谁都知道这是可笑
    的了。违反人权的个案在任何社会体制下都会发生,但我相信在皮鞭
    的威胁下是不可能修建成长城这样宏伟的建筑的。无论是希特勒的集
    中营还是毛泽东的劳改队都不可能创造出什么人间奇迹般的劳动成果
    的。第四,长城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历史文化的象征性产物,因此这样
    的劳动是有价值的。两千多年已经过去了,长城并没有给生态的平衡
    遗留下任何隐患,相反还阻挡了风沙的路径,可见我们先人的精妙构
    思和治国之道十分伟大并能够经得起时代的长期考验。
    
    让我们再回过头来反观毛泽东的大开荒运动吧!北大荒——中国最后
    未开垦的处女地被毛泽东看中了。结果又是什么呢?不错,开垦北大
    荒确实吸收了大量的劳动力,也为饥恶的中国人民生产出了大量的粮
    食,还为毛泽东政权赢得了丰硕的政治资本。可是现在我们知道,经
    过了短短二十多年时间,北大荒的开发也像很多其他许多政治工程一
    样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环境损失,以至于近年又不得不再实行退耕还林
    来修补损失。而且当时的饥荒并不是因为中国耕地不够用所造成的,
    而是当局的政策太荒唐了、君主太无道了。我们后人获得的惨痛代价
    是沙漠正在逼近北京城,许多动、植物种类已经灭绝了,广袤的原始
    森林不见了,大陆的生态平衡正在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实际上毛
    泽东政权所做的一切就和开发北大荒一样都是一场恶梦。所谓改革开
    放只不过是一场对整个中国社会、经济的退耕还林过程,而不是什么
    创举。是谁把中国的经济装进了鸟笼?是谁让本来开放着的中国关闭
    了?前后两个二十七年,闭关锁国和改革开放过程的代数和是多少?
    显然是零!这就是“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民五十四年来所取得的最后
    成绩。
    
    我们现行的一切都只能从零开始,这就是我们所需要达成的最基本认
    识。不要再指望从五十四年中寻找宝藏,要让失败的百年旧民主运动
    成为历史。当我们认识到需要重新开始的时刻,那就是我们中国的新
    民主运动元年!让我们一起去拥抱那即将开始的崭新时代吧!
    
    云衡([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Balance. Y. Zhao
    2003-09-20
    
    《网路文摘》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