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丘岳首:从胡适论陈独秀想到李慎之——李慎之现象沉思之四
(博讯2003年9月16日)
    

     一九四五年国共谈判之时,胡适致电曾尊自己为师的毛泽东,劝其效仿英国工党走议会道路,以和平方式竞争执政。其时书生气十足的胡适尚未看清在重庆谈判的毛泽东等人,其实正加紧筹备武力夺取政权以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并且日后还要在这种专政下继续革命。一九四九年四月十四日,目睹了急剧变化局势的胡适在去美国的船上写下两篇文章,一篇是为筹办《自由中国》而写的《自由中国的宗旨》,另一篇是《<陈独秀最后的见解>序言》,开始激烈抨击共产主义专制政权。正是这些文字和稍后的《共产政权下决没有自由》等文章,使得胡适与同是以自由主义思想为指导的新文化运动的旗手鲁迅,在往后大陆五十年的评价有天壤之别。后者被捧上天,即便在“大革文化命”中也碰不得,前者被扫进历史垃圾堆,成了不齿于人类的狗屎。 (博讯boxun.com)

    在《自由中国的宗旨》一文中,胡适指出,“我们在今天,眼看见共产党的武力踏到的地方,立刻就罩下了一层十分严密的铁幕。在那铁幕底下,报纸完全没有新闻,言论完全失去自由,其他的人民基本自由更无法存在。这是古代专制帝王不敢行的最彻底的愚民政治,这正是国际共产主义有计划的铁幕恐怖。我们实在不能坐视这种可怕的铁幕普遍到全中国。”这里,“古代专制帝王不敢行的最彻底的愚民政治”,在半个世纪后李慎之的笔下再次得到深刻的揭示和有力的抨击。

    对已经发生了的变化痛心疾首的同时,胡适不免感叹十年前陈独秀的真知灼见和大彻大悟。一九四零年前后,中国的知识分子在看到三十年代初期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衰退,苏俄提前完成五年经济计划和号称社会主义的纳粹德国的日益强大之后,不少人开始怀疑西方自由主义的民主政治信念,并向往共产主义理念构筑的“人间天堂”。陈独秀正是在这个时期,“根据苏俄经验二十年,深思熟虑了七八年”并通过苏俄托派友人了解和认识了斯大林政权残酷血腥的专制极权本质。

    一九四零年陈独秀在病中给友人的信写道,“你们错误的根由,第一是不懂得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之真实价值(自列宁,托洛斯基以下均如此。)把民主政治当着这是资产阶级的统治方式,是伪善,欺骗,而不懂得民主政治的真实内容是:

    法院以外机关无捕人权;无参政权不纳税;非议会通过,政府无征税权;政府之反对党有组织,言论,出版之自由;工人有罢工权;农民有耕种土地权;思想,宗教自由,等等;

    这都是大众所需要,也是十三世纪以来大众以鲜血斗争七百余年,才得到今天的所谓‘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这正是俄,意,德所要推翻的。

    所谓‘无产阶级的民主政治’,和资产阶级的民主只是实施的范围广狭不同,并不是在内容上另有一套无产阶级的民主。

    十月(革命)以来,拿‘无产阶级的民主’这一个空洞的抽象名词做武器,来打毁资产阶级的实际民主,才至有今天的史大林统治的苏联。意,德还是跟着学话。现在你们又拿这一个空洞的名词做武器,来为希特勒攻打资产阶级民主的英美。”

    胡适对此评论说,“独秀最大的觉悟是他承认‘民主政治的真实内容’,有一套最基本的条款——一套最基本的自由权利,——都是大众所需要,并不是资产阶级所独霸而大众所不需要的。”胡适并认为“‘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在这十三个字的短短一句话里,独秀抓住了民主政治制度的生死关头。”由于胡适的大力推介,才有更多后来人认识“大彻大悟”(胡适语)回归自由主义的陈独秀。

    大半个世纪过去之后,我们回头望去,看到的正是一个噤若寒蝉的无声中国,一个长时期法院之外乱捕人的中国,我们看到的是悬浮于现实生活之上完全“符号化”的“社会主义民主”,是“反对党派之自由”的遥遥无期,真不免为历史上思想先行者们的真知灼见而唏嘘不已。

    到九八年才读到陈独秀的最后见解的李慎之,在给舒芜的信中指出,“前两年读了陈独秀在一九四二年逝世前的言论,我更是恍然大悟,根本没有什么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的不同,也没有什么旧民主与新民主的不同,民主就是民主。人类经过二十世纪这一百年的历史经验,经验了从法西斯到法东斯各式各样社会改造的理论。现在也已经可以明白什么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其实都只是在极其狭窄而短暂的‘时空条’中存在,只有极相对的意义,归根结底,人就是人。”

    历史常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陈独秀是在“走过一段‘亲手扼杀“五四”的民主启蒙’的道路以后经过多年的反思才觉悟”(李慎之语)到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民主。李慎之也是跌跌撞撞走了一圈弯路之后,才在生命的最后十年见到自由主义的亮光。陈独秀“根据苏俄经验二十年,深思熟虑了七八年始作出今天的决定”(陈独秀致友人信)。李慎之从四九年后风雨苍黄五十年的所见所闻,在去官后也是深思熟虑了七八年才揭竿而起,公开亮出自由主义旗帜。

    陈独秀经由自己推介出版、苏俄托派朋友撰写揭露残暴斯大林政权的书籍,认清了什么是专制独裁。李慎之通过自己亲手编辑的大小参考资料认识了西方自由主义民主政治理念。虽时空不同,但九九归一,殊途同归,达于如此相似之共识。

    历史也常常开捉弄人的玩笑,四二年陈独秀临终前写下的文字要到九八年才让另一个老人读后“恍然大悟”。而历史对人最残酷的捉弄莫过于让人在生命临终时才成为“明白人”,而又不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诉说。

    在给舒芜的信中,李慎之痛惜“我们都是近八十的人,能活在这个世界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们不幸而历尽坎坷,吃了自己曾经十分宝爱的‘理想’的苦头,然而幸而又能活到还能反思,或许可以有做个明白人的机会。”

    人等到能活得明白时却所剩时间无多,这是短暂人生之不幸,而更多的人至死仍然糊涂,这是更深一层的不幸。

    思想的先行者总是孤独的。陈独秀1942年病逝于四川江津偏僻的一处,身边只有年轻的伴侣和一、二亲友。胡适曾荣耀一时,但生命也在落寞中降下帷幕,身后长期蒙受不公评价。

    李慎之今年初萨斯肆孽时在北京医院隔离区离开人世,多日之后新华社才有一条小消息报导。

    但二十世纪中国的思想史将以浓墨来书写他们的名字,因为他们均以最敏锐的目光,洞彻认知专制极权的本质和自由主义思想的宝贵价值。

    2003年9月16日于悉尼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丘岳首:万山挡不住的思想溪流——李慎之现象思考之三
  • 戳瞎双眼而后见光明——李慎之现象沉思之二
  • 张耀杰:李慎之的败笔和曹长青的圈套
  • 许良英 :痛悼挚友、同志李慎之
  • 丘岳首:思想者李慎之——就李慎之晚年思想的评价请教曹长青
  • 丁学良:中国大陆自由主义的首席发言人──对李慎之老师的迟缓追忆
  • 曹长青﹕李慎之是不是思想家?
  • 曹长青﹕对李慎之说点真话吧
  • 李慎之的提醒
  • 曹长青:对李慎之说点真话吧
  • 雪球:李慎之的宗教情结使他没有成为自由主义者
  • 戴晴评李慎之(2)
  • 何清涟: 剔骨还父,唯大智者大勇者方能-悼李慎之先生
  • 我们欠李慎之先生一笔债 ——沉重悼念李慎之先生
  • 戴晴评李慎之(1)
  • 昝爱宗: 李慎之先生走了,自由主义传统不能走
  • 李慎之: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论作为思想家的陈寅恪
  • 李慎之:二十一世纪的忧思
  • 华尔街日报:李慎之去世是政策之过
  • 李慎之先生逝世,新华社为什么20天后才发消息?
  • 不甚风雨苍黄 李慎之因肺炎在京谢世(图)
  • 李慎之先生于2003年4月22日上午10点零5分时在北京逝世。
  • 知名学者李慎之肺炎病危住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