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潘岳湖南治污背后的环境意识透视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3年9月14日)
       王鹏川

      据人民网消息:9月10日,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带领"清理整顿不法排污企业保障群众健康环保行动"督查组,突击检查了湖南省非法排污大企业--株洲化工集团公司。该公司常年违规排污,年排污水量达到一千五百万吨,废气四十七亿立方米。媒体认为,此次行动表明了国家领导对于解决中国环保问题的坚定决心,由此中国的环境问题,必然能够在得到根本性的改善。 (博讯boxun.com)

      对于国家环保总局能够关心群众健康,依法查处违法排污的大型国有企业的雷厉风行的作风,我是由衷敬佩的。但是,过于乐观的论断,本人实在难以苟同。环境污染问题,绝不是靠国家行政力量的干预就能够彻底解决的。

      环境问题越来越引起人民群众的重视,这自然是一件好事。然而,从笔者本人对于环保问题的多年研究经验来看,中国环境问题的恶化,最根本的原因,不在于国家对于环境污染问题的行政干预是否得力,而在于中国人的环保观念没有从根本上转变过来。

      本人研究生读的就是环保专业,曾经就这一问题跟随导师一起做过社会调查。调查的结果非常令人遗憾:尽管国人的环境保护的呼声很强烈,但国人的环保观念,仍然停留在肤浅的层次。其主要表现,即在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我们缺乏这样一种基本共识:将环保问题放在所有问题的首要位置来考虑。我们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必须先从环境层面出发,并依此制定我们所有的社会发展计划。

      环保观念有深浅之分,浅层的环保观念明白易懂,就是功利主义的生态观念。要言之,就是:整个地球上的生命构成了一个相互依赖、相互支持的生态网络,在这个网络中,人类这个物种如果过份的发展自己的需求,严重损害其他物种的生存状况,那么到头来,人类自己也会咎由自取。

      浅层环保观念,本质上是人类中心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它通过诉诸科学理论和人类切身利益的损益,唤起人们对环境问题的重视。对富有实用主义传统的中国人而言,这一思想容易得到响应。但它的局限性在于,它虽然对于保护有经济价值的自然资源比较有效,对无经济价值的生物多样性等生态资源则不怎么有效。笔者在工作中经常碰到一些很善良的人们问道:"保护这些动植物究竟有什么用?就算它们没保住,对人类也看不出有什么危害呀!"回答这些并非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问题,要求听者耐心、用心,要求他们回到对生命本真的感受中。在这个匆匆忙忙、心浮气燥、生命早已飘逝的时代,回答这样的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

      历史的实践也证明,浅层次的环保观念,无法根本解决环境问题。20世纪30年代,美国人为了保护亚利桑那州北部森林中的鹿,大肆捕杀狼。结果,鹿过量的繁殖,小草和树木都被吃光,绿色植被急剧减少。植被的减少引发了鹿的大量死亡。美国人本来想"科学"合理的保护对人类有用的自然资源--鹿,而最终结果是既没有对鹿实现保护,又破坏了植被。

      狼吃掉鹿,可以控制鹿的种群数量,而且吃掉的都是一些病鹿,客观的起到了控制了疫病对鹿群的威胁的作用。人类的科学思维绝不会有大自然的神工鬼斧更为精妙,依靠"科学"的规划来保护自然环境,最终难以逃脱"人算不如天算"的窘境,其结果只能是对大自然的变相破坏。

      深层次的环保观念,应当建立在这样的认识之上:人是生命系统中的一环,人类的生存需要正常的、健康的、生机盎然的自然环境;人有环境生活,有对正常的、被"文化"了的环境的需要,这种生活和需要是人的本性的一部分,环境保护的终极意义也正体现在这里。这也就是学者们所呼唤的"人文环保理念"。

      在今日的中国,"人文环保理念"仍然没有被大众所接受。许多人将环境保护仅仅理解为处罚非法排污企业,理解为"市容市貌"工程,这种理念上的偏差是十分危险的。本人决无心否定潘岳等人的作为,但是,潘岳的行为,只是环保工作的第一步。人类要想真正意义上摆脱环境污染的威胁,避免大自然的惩罚,就必须树理"人文环保理念"。

      今日的中国人,一方面需要要采纳近代工业文明的理性科学成果,另一方面要,更要吸收近代文明的沉重教训,树立"人文环保理念",恢复人的环境本性和需要的全面性与丰富性,建立人与环境和谐自由的新型关系。

      抄用孔夫子的一句话,潘岳的作为,仅仅是"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解决中国的环保问题,任重道远,要依靠我们每一个人。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萧海裔:潘岳的湖南之行与中国环保部门的弊端
  • 刘峰:从潘岳的"霹雳手段"看中国环境问题的边缘化
  • 杨明:潘岳走出政治阴影,碰撞利益礁石
  • 湘江居士:给潘岳叫个好儿!
  • 周平:治理环境污染依靠谁? 潘岳,还是NGO?
  • 李振厚:向潘岳等同志谈一点从事环保工作的感受
  • 范仲:潘岳露面与大惊小怪
  • 易初:难道又要捧杀潘岳?
  • 郑毅:潘岳杀威棒与中国环保问题的症结
  • 郭松:中国需要这种“冲动”——我看潘岳的意气
  • 塞翁失马的潘岳,焉知非福的中国
  • 许晓鸥:“潘岳情结”里的奴隶心态
  • 周陵:潘岳的淡出和NGO的壮大
  • 潘岳:妻离,父亡,冷冻,遭贬,其悲何来?
  • 王希村:潘岳搞环保,你信么?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任言:潘岳的政治边缘化与中共的政改
  • 郑勇:潘岳失势的经济分析
  • 潘岳不下台,政改就有戏?
  • 环保总局潘岳加大查处环境违法案力度
  • 求实:潘岳终于露面了
  • 东方曼:潘岳遭遇“非典型政治暗礁”
  • 传中国大陆体改办副主任潘岳遭软禁
  • 国务院体改办副主任潘岳:中国经济成功转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