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徐沛:中国古董
(博讯2003年9月12日)
    小时候,我是个到处乱串的野姑娘,有一次撞见建筑工人打地基挖出各种各样的陶瓷品,我见了喜欢,虽然有人称它们是死人用品碰了不吉利,我还是从叔叔们的铁锹下讨得一个陶罐。小心翼翼地用水冲洗干净后兴高采烈地抱回家,却被我妈挡在门口臭骂一顿并不准我把心爱的陶罐带进家门,于是我只好把它珍藏在走廊上,与蜂窝煤为伍。不久地方文史馆的人找上门来要我上缴陶罐,因为它是一件珍贵的文物。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中国古董。

    长大后,尤其是当导游时领着德国人参观名胜古迹,见的各种古董就多了,小到慈禧太后的首饰大到秦始皇的兵马俑。每一件文物都是今不如昔的明证,它们的工艺令我惊奇,它们的主人令我叹息,它们的意义一目了然。参观过了,也惊叹完了。只有上海的玉佛和洛阳的石佛象美好的疑云忽隐忽现在我的眼前,与我那时隔岸相望的乐山大佛一样让我看不透,也想不通,只好景仰不已。 (博讯boxun.com)

    到欧洲后能在博物馆观赏中国古董能在文物店接触中国古董,还能在图书馆和书店找到与中国古董有关的汉学和佛学著述。我在海涅大学攻学位的七年里多读古书,归国不成以作家之名赖在德国后观古董的时候就多起来了。我曾把一匹活马般的汉代陶马借来我处观到主人把它转让给新主。陶马被两名德国大汉抬走后,我没有失落感,因为汉马的神韵已潜移默化入了我的德文诗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此在欧洲生活了十五年后,我非但没有西化,相反却成了一个中国古董。这是我与同胞们接触时的感觉,今年上网后也有这种感觉。

    在不锈钢老鼠因文获罪,失去人身自由的年龄我来到了德国。那时的我虽然在大陆读了十五年书,得过优等生奖,但对中国和中国文化的看法多是中共灌输的愚见。就是说我到了西方后才全面认识中国和中国文化。我读的外文书比中文书多得多,一系列中文原著我都只读过它们的译文,比如“金瓶梅”和“玉蜻蜓”。我也翻阅过五四人和一些今人的作品。如果说五四人为主义和人欲所迷,那么今人多为名利和物欲所乱。“废都”,“上海宝贝”之流的我全看不下去,唯柯云路的“大气功师”我从头仔细看到了尾。比较结果,还是文字简洁,内涵深刻的古人作品令我爱不释手。

    我曾听不懂崔健的磁带。读了他的歌词我才知崔健比一般的歌星有灵感,虽然摇滚乐对我这个只爱德音雅乐的人来说,好比噪音,或者说是乱世之音。它既是现状在崔健们心中的真实反响,也是末日气氛的具体表现。

    歌星,影星,球星之类的现代人越层出不穷,我越只崇尚古人,虽然中国古人擅长的琴棋书画和诗词歌赋到我这儿也全部现代化了。古人弹琴,我谈情,古人好棋,我好奇,古人练草隶行楷,我学德英意法,古人绘画,我会话。唐诗宋词元曲汉赋被我读进去,出来时则变成了一串串古人谁也不懂的字母。德国人说有中国味,我感谢他们知我,因为我能吸收和想传播的就是中国文化。我想传承祖先们的智慧,与五四和今人唱反调。中国这近百年的苦难史在我看来就是五四人不孝招致的恶果。

    孔子说,言行,君子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五四旗手们因为留学日本欧美,鲁迅则更是邯郸学步,连学位都未得到就忘了祖训。他们要么认尼采的疯话(尼采确是疯子。)和马克思的邪说为真理,要么视欧美浪漫派诗人一百年前点燃的爱火为人生目的,而大放厥词,败坏道德。就说属自由主义阵营的徐志摩吧。与不管好自己,却老指责他人的鲁迅相比,徐志摩是五四作家中的和事佬,不曾恶意攻击他人,相反对郭沫若的穷困充满同情。

    徐志摩拿来爱情的火矩后,嫌十五岁就作了徐家媳妇的张幼仪不是新女性,把再度有孕的发妻孤零零地抛弃在剑桥大学附近的宿舍里,跑去追求已有未婚夫的林徽音。好在林徽音凭女人的自卫本能没有上当,而愿尊父命依婚约嫁给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徐志摩后来打着火把如愿以偿地追上了别人的妻子陆小曼。然而一路货色的陆小曼除了不尽孝道外也不屑守妇道,因而走上了邪道,抽上了大烟。当她和情人躺在家里对抽时,徐志摩正在外面辛苦地挣钱,并因此在36岁时遇空难死于奔波途中。这未尝不是报应?替他收尸的不是陆小曼,而是张幼仪。这名与冰心同龄,21岁就成了弃妇的所谓老式女人既守妇道又尽孝道。她被迫离婚后独自养育着孩子同时还继续伺候着被孽子气得半死的徐志摩父母。张幼仪属中国首批白领阶层的职业妇女。中共夺取政权前,她逃到了香港,后来以高龄在美国寿终正寝。

    我到欧洲后阅读浪漫派诗人们的作品,更了解他们的生平,其实徐志摩的一生就足以证明靠爱情这把火既烧不出美满的婚姻更点不亮人生之路,所以我以为只有共同的信仰和道德规范才能确保婚姻的运行和人生的充实。人生有个伴侣固然不错,但拥有信仰比有个家庭重要多了,总之我自己一路独行也一样快活。

    过去我总想怎么修身养性,如何入山修道。我无法效仿下凡的天仙李白,便象苏东坡一样热衷于养生术,却因不得法,事倍功半。工夫不负有心人,如今我得了法轮佛法,它既为我解开了佛相之谜,又满足了我的求道之心,我获得了空前的活力,否则,我这个中国古董怎会利用电脑揭露中共,谈心会友,看人观己,乐此不疲?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沛:罪有应得
  • 徐沛:三座大山
  • 徐沛: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 徐沛: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 徐沛: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 徐沛:再别鲁迅
  • 徐沛:自由的孩子
  • 徐沛:我的“妓女万岁”
  • 徐沛:孩子的自由
  • 徐沛:代表三个
  • 徐沛: 黑与白 -答读者
  • 徐沛: 声援公审江核心
  • 徐沛: 东土西天我都爱
  • 仙鹤草: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 徐沛: 三种父亲
  • 徐沛:三个代表的覆灭
  • 王一峰: 什么与SARS结了缘?(徐沛推荐)
  • 徐沛:我不怕所谓的“非典”
  • 徐沛:男女之别?
  • 徐沛: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