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徐沛:罪有应得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信仰

(博讯2003年9月07日)
    

    当一名外国女记者问江泽民如何看待那位六四后被捕的女大学生遭人民警察们轮奸的恶行时,他居然回答说,这位参加和平请愿的女大学生是暴徒,所以被轮奸是“罪有应得”。江泽民的这番鬼话已不再令我震惊和气愤,因为我早已得出江泽民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同时这也是中文内涵被篡改的又一范例,因为罪有应得的非江泽民之流莫属。 (博讯boxun.com)

    众所周知,是六四的坦克碾过了无数热血之躯,把共产恶魔在中国的第三个代表江泽民推上了中共政权的核心。六四的数百万参与者要么死伤要么流亡,要么象上述女大学生惨遭迫害,要么违背良心矢口否认。就这样一个礼仪之邦在暴力,谎言和恐怖三座大山的压迫下沦为了假恶暴的险地。

    物极必反,九二年兴起的法轮功给大难不死的数千万中国人带来了莫大的福份,在他们获得身心健康的同时,也重新树立了对神佛的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大道让以江泽民为首的共产恶魔做贼心虚,在六四的第十周年开始全面迫害修炼法轮功的老百姓,手段之残酷无与伦比。然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不仅没有象八九民运一样被镇压下去,相反更加举世瞩目,遍布全球,也摄服了我这个一直对神佛毕恭毕敬的女人。

    在此我只想谈谈罪有应得的传统意义。这个成语与中国古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都源于构成中国文化(儒释道)之一的佛学(释),在民间被简称为因果报应。即使中共篡权后对宣扬因果报应的各种传统文艺作品用“迷信”的罪名加以诋毁和取缔,并未能将这种世俗化了的对神佛的信仰斩草除根。我虽生于文化大浩劫中,却仍然能从小耳濡目染禁而不止的“迷信”活动。当然我是到了西方后才得以从理性上了解和认识被爱因斯坦等科学家视为明灯的佛学。中国古书都饱含佛学道理。冯梦龙还专门针对岳飞等历史人物的事迹阐述了六道轮回。遗憾的是这样的知识不为在中共专政下受了无神论毒害的中国知识分子所接受。

    鸦片战争后,面对西方列强的欺凌,中国知识分子不好好向内找,却试图靠西方技术和学说来解决自身的问题。在他们“砸烂孔家店”时,也失去了自信心和信神心。本来中国历史上从天子到黎民百姓少有人不敬神不畏天。缔造了天朝盛世的明君圣主比如梁武帝(464-549)更是虔诚的佛教徒。在强烈的功利心下中国知识分子迎来了共产主义魔鬼,开始大肆在民众中传播无神谬论和暴力邪说。

    共产主义魔鬼在中国夺取政权后,更是剥夺了老百姓的信神权,以致毛泽东能登上神坛。神佛不会因此不幸,但常人却会为此遭殃。无论是圣经和佛经都在告诫世人,不要亵渎神灵,要与人为善,然而共产恶魔却教人不信神,要人斗个你死我活。

    毛泽东可以蔑视宗教,对子民生杀予夺,但既病魔缠身,也没万寿无疆。从余杰的“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等文中可以获知,尽管中国人在毛泽东时代吃了不少苦头,但在他死后的二十多年里却还有那么多人怀念他。我想这未尝不可看作老百姓对大搞个人崇拜的江泽民的鄙视。

    中国人被共产恶魔祸害了半个世纪后,大都对自己民族的文化(儒释道)知之甚少。逐渐从共产恶梦中惊醒过来的中国知识分子不把这笔帐算在中共头上,却重蹈五四知识分子的覆辙怪罪祖先,冤枉中国文化,忽视了中共的理论基础完全和中国文化风马牛不相及。而且从中共一上台就试图用马列置儒释道于死地。多亏我生得逢时又远离共魔才得以保持与生俱来的对神佛的敬仰。邓小平为了搞活经济,虽重修了佛庙道观,但本该信神敬佛的出家人却必须接受一个宣称无神的政党的领导,所以这只能是中共的又一骗局。

    原重庆市华岩寺主持和尚星月堪称这一骗局的帮凶。曾是重庆地区所有寺庙的负责人的星月不遵从佛教的戒律,而是积极为中共效劳,享受着有专车和司机的局级待遇。他除了以主持和尚的身份经常参加国内外的佛事活动,以表明中共独裁专政下“信仰自由”外,还听从中共的指示,对也是佛门修炼的法轮功予以攻击,积极配合江泽民诬蔑法轮功。正是因为有这种披着出家人外衣的帮凶,江泽民才能混淆是非,才有研究生魏星艳因为法轮功鸣冤而被警察绑架和当众强奸的恶性事件在重庆发生。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星月既然不是只求吃苦行善念经修佛的出家人,而是一个心术不正六根不净的恶人。所以在历史上的高僧们都以坐化或虹化的方式圆满地结束修炼时,星月在车祸中肋骨断了三根,心、肝、肺损伤,死于非命。这才是传统意义上的罪有应得。这也必定是江泽民一伙的下场。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沛:三座大山
  • 徐沛: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 徐沛: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 徐沛: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 徐沛:再别鲁迅
  • 徐沛:自由的孩子
  • 徐沛:我的“妓女万岁”
  • 徐沛:孩子的自由
  • 徐沛:代表三个
  • 徐沛: 黑与白 -答读者
  • 徐沛: 声援公审江核心
  • 徐沛: 东土西天我都爱
  • 仙鹤草: 答徐沛关于中国文化、民主运动的反思
  • 徐沛: 三种父亲
  • 徐沛:三个代表的覆灭
  • 王一峰: 什么与SARS结了缘?(徐沛推荐)
  • 徐沛:我不怕所谓的“非典”
  • 徐沛:男女之别?
  • 德国徐沛:我的反共根源
  • 徐沛: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