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丘岳首:万山挡不住的思想溪流——李慎之现象思考之三
(博讯2003年8月23日)
    
     (博讯boxun.com)

    “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这是自由主义者胡适十分喜爱的南宋杨万里的一首诗。一九三0年胡适选注这首诗时,将之称为自由与权威斗争的象征。一九六一年胡适又亲书这绝句,送与狱中,为因主编《自由中国》、筹组反对党而被台湾军政府投入狱的自由主义战士雷震祝寿(见张忠栋著《自由主义人物》第65页,台湾出版)。
    旧诗重读,百感交集,往事重提,感慨万千。古往今来,绵延二千二百年的专制主义,不正是脉脉相连的“万山”,不知镇死、困死了多少思想和生命的溪流!虽有顽强的思想生命溪流千转万廻,奔流不息,终由于峰峦重迭,山外有山而难突重围,最后老死“山”中。
    在昏暗的二千二百年专制历史中,不仅“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连人的思想也隶属王者。贤人学士所想所思,都要由皇上圣君“裁鉴”,“斧鑕”(见刘泽华《中国的王权主义》第七页,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普通百姓那来自己的“脑子”?
    在专制主义到达顶峰的过往大半个世纪,从整风改造思想发源,到反右倾、向党交心、狠斗私字一闪念,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党中央保持思想和行动上一致……连番的“洗脑”将人更加非人化,或曰孩童化(余世存语)。思想精神严重萎缩(或称阳萎)的国人不单不识“庐山”真面目,连自己也都面目皆非。泱泱大国,思想精神的溪流孱弱干凅,可称为思想家者寥若晨星。而这一切不也正“只缘身在‘万山中’”?
    之所以说连绵的专制万山的峰巅是近五十年,之所以说最后的政权换届是“历代最糟糕的一次”(李慎之语),是因为历代的专制社会尚有个“王道”,子民们只被限制不许做什么(如犯上作乱)。而近五十年的专制政权下,子民们除被限制不许做什么外,还被迫必须做什么(如早请示晚汇报,听从党安排)。历代专制大山中尚有不为五斗米折腰者可以隐入的“桃花源”和七贤聚集的“竹林”,而现代中国专制社会则令任何一个异见者都在有“雪亮的眼睛”的革命群众中无处藏身。
    是故,山中只数日,世上已千年。
    时间在浩浩荡荡的全球民主自由浪潮的裹挟下终于来到了二十一世纪。信息时代人类文明的强风终于将中国“万山”拂遍。专制极权的漂亮外衣随风起舞,其蛮横的本质特征日渐裸露彰形,曾经富有弹力的专制极权主义的“链条”终于松软乏力。
    随着强控制的合法性的逐步失却,更多一直被不许“奔”的思想溪流终于解冻,喧噪的声浪日高。其中最为活跃,最早感知“春暖”,率先来到“山脚尽头”,并且淌出了“前村”的溪流之一,名字叫做李慎之。
    这是一条日与夜都在躁动,从没停止过奔突的生命溪水;
    这是一条勇敢溅湿皇帝新衣的生命溪水;
    这是一条高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生命溪水。
    这条溪流终生奔突,走过大半生弯路,在生命的终点才流出“万山脚”,流进文明的新村,流向自由,流向新生。
    李慎之现象让我们相信,历经二千二百年专制制度的中华民族是来到专制万山的山脚尽头了。是人,便要思想,人的思想是无法禁锢的。在日渐高涨的思想生命溪流的喧哗声中,筑在中国人民思想精神上的“万山”的轰塌已是指日可待了。
    
    
    
     2003-8-23 悉尼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戳瞎双眼而后见光明——李慎之现象沉思之二
  • 张耀杰:李慎之的败笔和曹长青的圈套
  • 许良英 :痛悼挚友、同志李慎之
  • 丘岳首:思想者李慎之——就李慎之晚年思想的评价请教曹长青
  • 丁学良:中国大陆自由主义的首席发言人──对李慎之老师的迟缓追忆
  • 曹长青﹕李慎之是不是思想家?
  • 曹长青﹕对李慎之说点真话吧
  • 李慎之的提醒
  • 曹长青:对李慎之说点真话吧
  • 雪球:李慎之的宗教情结使他没有成为自由主义者
  • 戴晴评李慎之(2)
  • 何清涟: 剔骨还父,唯大智者大勇者方能-悼李慎之先生
  • 我们欠李慎之先生一笔债 ——沉重悼念李慎之先生
  • 戴晴评李慎之(1)
  • 昝爱宗: 李慎之先生走了,自由主义传统不能走
  • 李慎之: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论作为思想家的陈寅恪
  • 李慎之:二十一世纪的忧思
  • 华尔街日报:李慎之去世是政策之过
  • 李慎之先生逝世,新华社为什么20天后才发消息?
  • 不甚风雨苍黄 李慎之因肺炎在京谢世(图)
  • 李慎之先生于2003年4月22日上午10点零5分时在北京逝世。
  • 知名学者李慎之肺炎病危住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