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戳瞎双眼而后见光明——李慎之现象沉思之二
(博讯2003年8月04日)
    文:丘岳首

    许多人知道古希腊俄狄浦斯杀父取母,并在得知自己身世后弄瞎了自己眼睛的悲剧故事。至于俄狄浦斯在女儿安提戈涅的眼睛牵引下,流浪漂泊了二十年,最后感悟了生命的真谛的经历便不是广为人知(《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更少有人沉思追问这一俄狄浦斯悲剧“后续”背后的意隐。 (博讯boxun.com)

    为此,刘小枫写有《安提戈涅的眼睛》一文。文章虽短却意味深长。

    刘小枫转述荷尔德林和海德格尔对这一悲剧事件的解释说:俄狄浦斯因失去了双眼而“多了一只眼睛”,“这多的一只眼睛乃是一切伟大的问知的基本条件,也是其唯一的形而上学根据。希腊人的知与学就是这种热情。”

    俄狄浦斯“自行戳瞎双眼,就是让自己走进光明。”杀父取母的剧情不过是俄狄浦斯事件中最表面的现象。这现象如此骇世惊俗,不过要让人的看俗物的眼睛瞎掉,以便多长出一只眼睛。我非常清楚刘小枫在这篇短文里面的宗教导向意图,但刘小枫对这一悲剧的沉思和呢喃未尝不具现实层面的启迪。

    我又一次想起不久前刚刚离世的智者李慎之。我分明看到李慎之如炬的目光带着焦灼的期待,注望着中国大地和这大地上生活着的每个中国人。

    沉沉黑夜给了中国人黑色的眼睛,带着这黑眼睛却两眼一抹黑浑浑噩噩佝活者有之,对事实真相熟视无睹却睁着眼睛说瞎话者有之,往“钱”看只见钱两眼才发亮者有之,而以黑眼睛执着寻找国家民族的亮光出口者却少之又少。

    从早年投奔重庆赴延安,到不久前走出现存体制的门框,李慎之的眼睛一直追寻着理想的亮光。

    他曾经逃避追捕,与未婚妻人各一方,无怨无悔;他曾经那样辛勤工作,一天15个小时编大小参考,不知疲倦;他曾经为“时间已经开始”而兴奋,相信只要跟着伟大领袖往前走,就可以揽到天边的彩霞……

    到头来他发觉自己为之呕心沥血的竟是一场吃掉自己儿女的荒唐的“革命”,其被震撼的强烈程度无异于俄狄浦斯发现自己荒诞的身世。

    应该说,不少老共产党人于今有程度不同的如梦初醒的“惊觉”,像彭德怀、胡风、顾准、王若水、韦宜君、李锐……不难列出长长一串名字。

    而李先生独特之处,在于他无情撕毁自己编织了大半生的“理想”之网,勇敢承认整个共产主义试验运动的完全失败,历史只留下谎言、假象,而专制主义却在这近五十年发展到极致。这种将自己大半生劳作付之一炬的壮举与俄狄浦斯戳瞎自己双眼何其相似?“看俗物”的双眼失明关闭之后,李先生开始用超凡脱俗的睿眼来看人生世态。在这只睿眼中,中国历史不再是唯物不唯人的“五阶段发展”,(所谓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而是秦朝之后就一以贯之的专制主义。一部近代中国历史就是专制主义与自由主义对抗消长的历史。

    在这只睿眼中,不再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相反,正是专制意识形态决定人的生存和社会的存在状态。汉代以来就已经萌芽的资本主义因素正因为专制主义的压抑而无法伸展。一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革命”便使全球数亿生灵涂炭。

    在这只睿眼中,国庆阅兵军中姐妹向“最高”敬礼的手势划出的不是“漂亮弧线”,而是令人汗颜羞愧、只有北韩和中国才拥有的“阅兵仪式,全球第一”。

    在这只睿眼中,权力、地位、利禄、以至自身安危均不足挂齿,无足轻重。这第三只眼,诚如高科技时代的夜视镜,照穿了冗长昏暗的历史隧道,也照破了皇帝的新衣和群儒的谎言,让被“御论”遮蔽的真相清晰起来。

    由这第三只眼牵引,李慎之走出了一个旧式政权体制的门框,走进了光明,也走进了一个超凡凡脱俗的境界,成为一个与真理同在的“圣徒”。

    这是一个终身飘泊寻找精神寓所的“圣徒”;这是一个到老都保有“希腊人的知与学热情”的“圣徒”;这是一个拆下肋骨点燃真理之火的“圣徒”;这在犬儒主义盛行,遍地是利禄之徒的当今中国,难道不是一个诡秘的奇迹?

    中国因“上帝”的缺席而缺少“圣徒”。刘小枫似乎正因为这种感知而陷于焦虑之中。他的话语也曾使我心生类似的不安。现在,李慎之超凡脱俗的目光至少给了人们一丝抚慰。其实中国古来士子的血脉中便一直不乏圣贤情结,不靠上帝或任何彼岸世界的超自然力量的帮助,而是反求诸已,在此岸世界的现世中追求“内在超越”成贤成圣,可惜他们一直无法摆脱皇权主义的阴影,多少圣贤的美好追求只成为帝王权术的祭品。李慎之现象意味着中国在立国五十年之后,终于在自身的营垒中也有人彻底认清了共产主义的陷阱和跳出陷阱的通道。这样一种认识加上冒险犯难的过人之勇,便是中国当代圣徒的品质。

    仲维光先生新近有一长篇大论,论述专制社会中完全意识形态化的知识与精神的改变之不易,并以此作为论据,推断出李慎之“在知识结构和精神上基本没有超出马克思主义教科书的范畴”这一“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结论”。我虽不同意仲先生的结论,却非常愿意看到仲先生精彩的论述,因为他的论述无意之中正论述了李慎之的超凡脱俗的生命意义。李慎之戳瞎的“两眼”,正是仲先生所论说的弥漫于专制极权社会的知识与精神。

    在李慎之倒下的地方已经萌生起了一种与专制主义意识形态对恃的全新的知识与精神。在这种知识精神的召引下,中国将会出现更多的“圣徒”。这“圣徒”便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他们所要殉的“道”只不过是——人人有权“自私”“平庸”,享有免于专制奴役的“消极自由”。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李慎之的败笔和曹长青的圈套
  • 许良英 :痛悼挚友、同志李慎之
  • 丘岳首:思想者李慎之——就李慎之晚年思想的评价请教曹长青
  • 丁学良:中国大陆自由主义的首席发言人──对李慎之老师的迟缓追忆
  • 曹长青﹕李慎之是不是思想家?
  • 曹长青﹕对李慎之说点真话吧
  • 李慎之的提醒
  • 曹长青:对李慎之说点真话吧
  • 雪球:李慎之的宗教情结使他没有成为自由主义者
  • 戴晴评李慎之(2)
  • 何清涟: 剔骨还父,唯大智者大勇者方能-悼李慎之先生
  • 我们欠李慎之先生一笔债 ——沉重悼念李慎之先生
  • 戴晴评李慎之(1)
  • 昝爱宗: 李慎之先生走了,自由主义传统不能走
  • 李慎之: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论作为思想家的陈寅恪
  • 李慎之:二十一世纪的忧思
  • 华尔街日报:李慎之去世是政策之过
  • 李慎之先生逝世,新华社为什么20天后才发消息?
  • 不甚风雨苍黄 李慎之因肺炎在京谢世(图)
  • 李慎之先生于2003年4月22日上午10点零5分时在北京逝世。
  • 知名学者李慎之肺炎病危住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