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芦笛:奉劝独知和拥共派迅速撤出“自由世界”
(博讯2003年8月04日)
    昨天老芦在《博讯论坛》发表“推背图”,今天才想起来,我那预言很可能会害了相信我的读者,因此上今天赶紧来补过。

    在那“推背图”里,我指出,为个别人把持的“海纳百川”将芦笛、马悲鸣、随便、和合等四人视为眼中钉,必定会不择手段捏造罪名予以拔除。其实,这预言早在八个多月前就作出了,如今已经一一兑现。 (博讯boxun.com)

    老芦被该网站永久封杀就不必说了。厄运也先后降临到预言涉及的其他人身上。先是随便被著名民运领袖封从德、高寒、王希哲等人和那儿的“民主”打手们众口一词、不容分说地诬蔑为共党全日网特。诬蔑他的文字居然给选入导读,导致他不堪侮辱而黯然离去。最近和合也被无理驱逐出境,罪名荒唐到可笑的地步,只不过是因为他上了两个帖子,指出某些论者仇恨薰心,又胡乱猜疑那儿的斑竹07是谁谁。犯下诽谤罪的罪人不被惩罚而得到当局的变相鼓励,指出某些写手的作品充满仇恨反倒被立刻驱逐出境。那儿的主事者是如何“海纳百川”的,光这个例子就足够说明一切。

    如今,硕果仅存的“待逐老年”只有马悲鸣,但他的遭遇更惨。从牛乐吼和该网站斑竹10的证词中可以看出,该网站某些人曾把马的IP这种绝对职业机密泄露给了他的仇敌牛乐吼。牛以“当代吴之荣”享誉中文网。此人曾向FBI举报某位在网上肆意发泄仇美心态的青年王小石,致使该青年从网上消逝,蒙受了巨大的心理创伤,开创了海外华人社区“以言治罪”的最恶劣案例。可以想见,马悲鸣的IP信息一旦落到了与之不共戴天的牛乐吼手上,有可能对他造成什么样的个人灾难。

    最令人心寒兼胆寒的是,在“海川”某些人干出这一系列丧心病狂、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恶事缺德事来之后,还有人欢呼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某位“民主奴才”居然说那是“捍卫自由世界”的圣战,而某位当代“秋瑾女士”居然对随便网友愤愤地说:“你这种人如果在瑞典,早就给驱逐出境了!”谁都看得出来,在这些“民主”斗士心目中,光把拥共派驱逐出“海纳百川”还不够,更应该把他们真的驱逐出自由世界──如果他们手中有那权力的话。

    这就是“自由世界”么?我怎么越看越像文革中见惯见怕的批斗会?民运领袖就像主持大会的军代表,而揎拳掳袖、口沫横飞围殴“网特”们的“秋瑾”、“吴之荣”之流则像煞了那些无产阶级义愤填膺的革命群众。

    “特务”们到底犯了什么罪?不就是写了几篇政见不同的文章,说了些让“民主”积极分子们满心不自在的难听话么?这就叫特务犯罪,就是准备治理未来中国的“民主”领袖们的定案依据?这些“知识分子”的水平,连文革工宣队的大老粗们都不如!真TNND跟九斤老太骂的:“一代不如一代!”现今的“民主革命”领袖的大脑,连40年代的中共那“民主革命先锋队”脚跟上的老茧都不如!他们的胸襟还比不上老毛肚脐眼儿的容量大!

    怪不得美国汉学家费正清要预言文革那种惨祸还会在神州大地上重演。构成这惨剧的全部社会基础,从领袖到暴民,都正活跃在海外中文网上。这些所谓“民运”领袖像足了传统社会备受婆婆虐待的童养媳,一旦自己熬成婆婆,立刻就要把过去受的荼毒连本带利地加到媳妇头上去。这就是中国人那改不了的劣根性,无论是姓社姓资,姓共姓“民”,瓤子全TMD一模一样!

    问题还不止此。现在的中共处于哈维所谓“后极权主义时代”,是一种因贪污腐败和内斗而严重弱化了的介乎极权与威权之间的腐败政权,根本就没有当年无微不至地迫害人民的主客观能力了。倘若这种无能政权不幸被生猛的新生革命政权代替,则无异于重演1949年的民族大悲剧,人民必将从七、八十摄氏度的汤锅里跳进几千度的火海。谓予不信,请移芳趾或臭趾或不香不臭趾,访问“海纳百川”那没有对立面的“自由世界”。

    但愿上帝保佑他从未保佑过的中华大地,让千年的媳妇永远别熬成婆婆。

    扯远了。我想补充说明的是,昨天我的“推背图”预言,为了维持欺骗形象,“海纳百川”的当权者不会动那些无足轻重的拥共议者诸如“万年一笑”、“黑洞”和“须弥山主”,因为这些人毫无影响感召力。但我后来想想,他们虽然不大可能遭到强行驱逐,但安全同样没有保障。王小石就是个榜样。该人说的话是从脚跟的茧子而不是大脑的灰白质中出来的,但就连这种没人当回事的神智不清的愤青,也同样没有逃过毒手。马悲鸣IP暴露案已经向天下人昭示,“海川”主事者可以堕落到出卖信任他们的写手的机密,他(们)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在《丑陋的大陆人》之十三中,我说:“太平洋再深也有底,文人的卑鄙无耻没有底。”这句话的最生动的脚注,是由伟大的“民运”领袖王希哲先生作出的。此人在好友兼同志杨建利被中共逮捕后,居然使出借刀杀人之计,公开披露杨是台湾国民党员的私人秘密。此事被马悲鸣和随便揭发后,王居然诡辩说,国民党员是“双博士”那样的光荣称号!也就是说,他在好友危难之际披露这种致命的隐私是完全应该的。

    世有这种卑鄙无耻之徒,而且这种丧尽天良的政治流氓居然还成了中国“民运”领袖,真是这个民族说不完道不尽的耻辱!王某似乎以为只有他在暗无天日的中国大陆上讨过日子,只有他知道中共整人的惯伎,所以他可以一手遮尽天下人耳目,强辩“国民党员”那种政治身份和“双博士”的学衔实质相同,披露这种私人秘密不会给身陷囹圄的同志带来灭顶之灾。

    这种无耻狡辩,连事实共特安魂曲都做不出来。安某曾使用特务手段,刺探出“海纳百川”的内部企业机密,把该企业的部份成员名单发表在公共论坛上,为国内成员的身家性命带来了无从估计的威胁。

    但即使是安某,也没敢说什么“加入海川俱乐部并不犯法,是类似于双博士那种光荣的学衔”。他还有起码的智力,知道这种诡辩根本不成立。中共整人从来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法轮功那种“非法组织”就是最近的例子。人家正愁没罪名整治杨先生呢,你这儿主动提供情报,告诉人家杨是台湾国民党员。杨又是使用假护照非法入境的,本来就犯了文明公法(当年美国政府营救吴弘达之先,第一件事就是落实他是否用真实护照入境),现在又加上个“在海外加入国民党”这一条,得,这“间谍”的罪名是怎么也跑不了了。看来到时只有请王先生去出庭,为杨慷慨辩护,说服中共当局那“国民党员”身份相当于双博士!

    一个人,怎么就会卑鄙狠毒到这种落井下石的地步?出奇的是,这种人渣,居然还会是什么“民运”领袖!莫非所谓“民运”也和中共一样,成了一种吸尘器,专门择劣录取?

    耐人寻味的是王案引出来的连锁反应。我冷眼旁观之下,觉得揭发抨击王的政治流氓行为,其实不但是随便罹祸之源,而且也是“海川”主事者泄露马悲鸣隐私给牛乐吼的动因。这两件事发生在马、随大规模揭露批判王某出卖同志的罪行之后,大概不是偶然的。那目的看来也很明显,想让两人顾及自家安全而乖乖闭嘴。

    这一着的确十分狠毒。我看过左王奕豹答易网崇的文章,说他曾被FBI传讯过。虽然从个人感情来说,我很讨厌网上的左派,但我对他的个人遭遇确实抱有相当的同情,觉得老美干出这种事来,实在是自由世界的一大耻辱。美国的自由主义传统和欧洲相比,便拍马也追不上。那位“秋瑾”胡说什么如果随便在瑞典,早就给驱逐了,似乎只说明她白白出国多年,根本就不知道瑞典的民主自由精神何在。

    但哪怕在自由无比的欧洲,共谍仍然是重点监控对象。我在英国时就看过有关MI5(军事情报五处)的回忆录,明确地说明了这一点,而且也听说过有的大陆同胞被当作共谍监控。因此,不能排除王小石式的新案件由“海川”主事者暗地里上演,而受害者还蒙在鼓里的可能。

    为此,老芦向网上独立知识分子和拥共愤青愤中愤老们大声疾呼:防人之心不可无。不管您有名还是无名,有影响还是无影响,为了您的安全,请迅速从“海纳百川”那“自由世界”撤出!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