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老笨牛:一个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da问题

【博讯2003年6月20日消息】    这两天有闲(网游不是不是语)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在QGLT上建议开展以“假如我是国家领导人”为提的讨论,而且我还不自量力地谈了自己的想法,假如我是国家领导人我首先要作三件事:第一件事情就是坚决兑现9年义务教育制度和体系,用法律健全和保障全国适龄学童享有9年义务教育的权力;第二件事情就是全民养老计划,凡年满65岁的公民,不论城乡均由国家负责养老;第三件事情就是恢复合作医疗制度,加大防疫保健支出,降低公民目前过重的医疗负担。在这三件事情中我认为义务教育是最重要的,是一个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问题。 为什么说义务教育是一个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问题呢?按老笨牛的理解,教育即是直接的生产力又是生产力的增倍器,在国民经济增长机制中教育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与此同时教育又具有管理的功能,也就是说它是一定社会中生产关系的构成要素。谈到教育就必然要涉及到教育参与者的两个方面,即教育者和被教育者。教育者既是社会生产的劳力者又是社会生产的老心者,作为劳力者他们用自己的劳动产品----教育服务为国民经济增添财富,作为劳心者他们通过自己劳动产品的消费者而肩负着设计和创造未来社会制度的责任。作为受教育者他们通过对教育服务的直接消费而相应地提高了他们相对社会存在的个体价值,同时作为整体他们将使整个社会受益,这种受益主要体现在社会生产力的普遍提高方面。也正因为如此,在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中将教育列入亚公共事业以同妇幼保健公路桥梁等完全公共事业相区别。 由于教育本身所具有的上述特性,因此它对社会生产的影响,或者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从长期来看是直接的而从短期来看则是间接的。也正因为如此教育是最容易受到一定时期国民经济整体发展水平影响的。比如说,在90年代初期加拿大政府面对国民经济的畏缩首先采取的措施就是削减教育开支,我原来所在的大学在短短的5年内来自政府的财政拨款就削减了60%。这几年,据我所知,美国南方的几个州也在大力削减教育支出。尽管有学者不断批评政府的行为是近视的,不利于国民经济的长期发展,但美国和加拿大的各级政府就是不听,对教育经费照砍不误。难道政府不知道对教育经费的削减会从长期上影响国民经济的发展吗?我的回答是否定的,也就说正因为教育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只能是在长期上起直接作用而在短期内不会直接影响到国民经济,也就是说不会在短期内影响投票人的经济利益,所以对当届政府来说削减教育经费是没有政治风险的。这也许是民主制度的一个弊病,即政府行为的短期化。但我们不可否定的是西方民主国家在总体上还是相当重视对教育投资的。 在QGLT有不少网友对中国的教育从历史的,社会的,经济的,政治的等各种角度进行过讨论,也有许多网友对中外教育进行过衡向和从向的比较分析,同他们相比我老笨牛实在感到没有什么资格谈中国的教育问题。好在我在国外也从事教育事业,平时也多少注意留意中国的教育问题,所以虽然不能也无法系统的谈但总还可以谈点感谢之类以帮助大家集思广益。中国的教育现状在目前看来是有点混乱,主要体现在各级教育部门对不同教育的性质的认识不够,并常常将义务教育同就业教育,高等教育等相混合,看不到义务教育的特殊性及其功能。我记得好象中国实行的是九年义务教育制,大概是小学6年,初中3年吧。也就是说高中教育和大中专教育应当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 按我老笨牛的理解,所谓义务教育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适龄少年儿童都有接受免费教育的义务,它具有某种非自愿的,或者说具有某种强迫性的因素。与此相对应的则是政府具有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适龄少年儿童提供这种免费教育的义务,这种义务是宪法的规定因此也具有某种非自愿的,或者说某种强迫性的因素。换一种说法,就是义务教育制度既剥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适龄少年儿童不想或不愿意接受教育的自由,同时也剥夺了各级政府不想或不能供这种免费教育的自由。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似乎就没有必要在这里讨论所谓的义务教育问题了。但,如同前文所述,由于教育部门对不同教育的性质的认识不够,并常常将义务教育同就业教育,高等教育等相混合,看不到义务教育的特殊性及其功能。一谈教育产业化似乎义务教育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并且试图把原来的义务教育机制强迫改变为非义务教育机制,利用教育收割民间财富,显然这是违背宪法的反动行为。我们有责任发现并控告这种违宪行为。 在中国各地为什么常常会有这种违宪行为的出现呢?我看除了地方政府和各级教育部门不懂义务教育之外关键还是一个资源分配的问题。经济学基本原理告诉我们,人们的物质欲是无限的,而可用于生产物质的资源是相对稀缺的,由此产生了资源分配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此问题的科学经济学。据说中国现在实行的是什么财政包干制,也就是说中央政府给地方政府一揽子财政拨款,具体怎样动用这笔拨款以及地方的自截自留款都是地方政府自己的事,依此类推,上级地方政府对下级地方政府也采用这种方式的财政政策。由此也就不难理解河南省某乡政府一方面拖欠教师工资而另一方面则花几百万建造怪兽般的乡政府办公楼的怪现像了。 话说到此似乎已用不着我多费口舌了,中国的义务教育问题的根结在哪里已昭然若揭。 按照我老笨牛的理解,在中国社会各种政治经济力量中政府是最大的力量,其他的各种力量不仅毫无挑战政府力量的可能而且也没有这样的机会。那么是不是面对义务教育长期落后的这种状况其他社会力量就毫无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可能吗?以我看大案是肯定的,也就是说我们还是能作点什么的。我们能作的就是要不断地向政府施加压力,让政府认识到不重视发展义务教育是违宪的行为,是对我们国家和民族不服责任的反动行为。我们能作的就是从我们自己开始并影响带动我们的周围尊重并理解那些为义务教育的发展而默默无闻的中小学教师,我们所能作的就是引导那些“先富”们将自己用在三陪小姐身上的钱节约一半而捐给我们的义务教育事业并为他们立碑。除了这些外我们还能作些什么呢? 附带说几句就是关于“小留学生”的问题。我老笨牛每次回中国探亲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亲戚朋友们找我让我帮忙将其子弟送到国外来读书。每当遇到这样的问题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我只能如实地向亲友们说最好不要花那个冤枉钱,国外的基础教育同中国相比虽然有一定的可取之处,但远不如国内基础教育扎实,而且由于目前的汇率,一个“小留学生”在美国一年的花费将相当于在中国15年的花费 (假设在中国一个中学生一年的化费为10,000元人民币),而其能真正学到的恐怕不如在中国半年能学到的。我想学过经济学的人是不会傻到这种程度的,除非他具有象成克杰,胡长清,慕绥新那样的腐败收入,而且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凡是能够将子女送到国外当“小留学生”的,除了个体户私营企业主外没有几个不是腐败分子。以我老笨牛的意见,国家要想振兴民族教育,不妨从这方面入手,将那些贪官污吏们用来送子女出国留学的钱收集起来,用于义务教育方面,说实话,那些个贪官污吏们自己也知道让他们的子女小小年级出国留学并不好,只是目前看来这是一个最冠冕堂皇的洗白其黑了心的腐败收入的途经,反正钱来的容易,怕什么? 同时,我也希望国家有关方面确实能够对义务教育重视起来,不要再拿什么国情呀,特色呀来糊弄公民。对那些个急于将自己年龄还小的子女送到国外留学的家长们,我想再次建议你们三思后而行。如果非要接受什么西方教育不可的话,那么也是最好让子女在中国接受基础和大学教育,然后考托福和GRE到国外来读博士或硕士学位。根据我的观察,大凡从中国来的学生都能够获得奖学金。而且大学毕业后子女也比较成熟了,夏天时还可以利用4个月长的暑假打工赚钱,既攻读了学位又有了社会锻炼,多好,我老笨牛就是这样过来的,我不仅靠着奖学金读完了博士,作完了博士后,而且也靠着奖学金和打工挣的钱生育了一对儿女,老婆也读完了硕士学位。可惜的是我老笨牛的好话鲜有能听进者。 最后,我愿引用美国总统的话作为我本文的结束语,只是希望大家能用“中国”去替换其原文中的“美国”:如果我们国家现在不承担教育每一个孩子的责任,我们将会在许多领域彻底失败。如果我们能成功地教育我们的每一个年轻人,我们的成就会接踵而至,这些成就将惠及国家及所有美国人民!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老笨牛: 我有義務提醒政府和國民一個有關修憲的大是大非問題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老笨牛: 从民主集中制到集中民主制--全面巩固和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的一个战略构想
  • 老笨牛:中國需要走出“摸着石头过河”的誤導,人民需要知道改革还要改多久?
  • 老笨牛:饱含辛酸的幸福----一位普通老人的真实故事
  • 老笨牛: 再谈打倒文化汉奸张艺谋
  • 老笨牛:现实迫使着人们反思,时代呼唤着政府变革-再论新左派的历史使命
  • 老笨牛:亲民是必要的,但英明决策更重要:再给锦涛总书记和家宝总理建点议
  • 老笨牛:从领导管理走向经营管理-关于中国政府行为与功能的一个新思路
  • 老笨牛:推荐强国论坛上一篇少见的好文-佛山镇长凭什么年薪30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