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讨论中国的现状:下岗工人·腐败·警察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6月19日消息】    近年来,在网上和台湾朋友或民运人士聊天的时候,刚一开头,就会先被一组气势磅礴的句子锁定,什么腐败横行,下岗工人,游行示威,政局不稳,,假货横行,,农民暴动,村长欺压百姓。每一个句子都有事实支持,并且在网上都能查到。在这个前提下,无论讨论什么,结论只有一个:几年内,,中国必乱。

     根据我的记忆,这一类的句子,好像在老蒋还健在的时候就有了,更厉害的还有“水深火热”等等。这些句型主要是用来宣传。宣传对象主要是台湾人,海外华人,外国人。随着网络的发展,宣传对象也达到了国内。应该说,这些宣传对国内的人影响有一些,但效果不是很大,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中央电视台的力量很大,其作用足以抵消这些宣传,另一方面,国内的人对于自己是不是处于水深火热中非常清楚,有足够的判断力。 (博讯boxun.com)

     在国内的时候,我曾经作过实验,一个月内只看新闻联播,上网只是看看娱乐新闻,闲了下下馆子,看看电影,我的心情很好,觉得生活对我真是不错。如果一个月内我不看新闻联播,不上官方网战,只去一些“客观”的网站,我的心情就会很不好,,以至于有一回在公共汽车上,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我竟然差点和别人大打出手。因此,我认为,台湾人,民运,CIA,在宣传上面,是很成功的(我就不提FLG了,它只是跟在台毒后面的一个小丑而已),它们可以让一个原本很理性的人,在短短一个月内,变得很暴躁,很偏激,很革命。

     搞宣传,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不能信,如果自己拿着自己的宣传的东西作为决策的参考,就会出大错。例如,不停地宣传中共内部不合,认为几年内,必有大乱,不停地宣传国内的各种矛盾,认为几年内,必有“火山喷发”,骗骗别人可以,但如果据此作出决策,决定几年内台独,或者认为只要怎么怎么样,大陆就会陷入动荡之类,那就不仅是可笑,而且是可悲了。

     作为一个信奉“兼听则明”的个人,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这些宣传的影响。一提起中国,或多或少会联想到很多阴暗面。我由于工作的关系,这两年经常往返于国内于国外之间,而每次我在“客观”媒体中获得的对中国的不满情绪,都在国内的亲身经历中,化解于无形。

     1.先说说下岗工人。

     在国内的时候,我在深圳工作。在深圳,是找不到什么下岗工人的,我对网上流传的“下岗工人的悲剧”之类的东西,将信将疑。每次当我回到西安时,总是要打听下岗工人的状况。我不是搞政治的,不准备全面调查,我只想通过随机抽样的方法,亲身体验一下,如果情况真象网某些“客观”媒体报道的那样,我的亲戚朋友,朋友的朋友,遇见的数十个下岗工人中,至少应该有一例特别惨的。以下是我听到看到的例子。

     一对夫妇,年纪45左右,双双下岗。至今已有5年,下岗后,男的去了一家私营的装修公司,月工资1000元,女的去了一家建筑公司,看仓库,月工资600元。有两室一庭的住房一套。女儿在上大学。他告诉我,明年女儿大学毕业以后,负担就会轻多了,最坏的时候马上就要过去了。

     另一对夫妇,下岗已经10年,刚开始在轻工批发市场作小买卖,现在他们的店已经有不小的规模了,听说还要搞什么连锁店。问起他们,他们总说,如果早一点下岗,他们挣得也许还更多。

     还有一位下岗6年了,在开出租。他告诉我,刚下岗的时候,还真是艰苦,摆地摊,贩红枣,卖西瓜,什么都干,慢慢慢慢就顺了,有了一点钱,又借钱买了一量车,现在已经还清了买车款,车属于他了,每天挣的钱属于净收入,挺爽。

     一个远房亲戚,丈夫去世,下岗后靠给人看孩子挣钱,很辛苦。儿子也不好好读书,整天在游戏厅里混。后来,儿子竟然学会了装配电脑,在一个“攒机公司”混,满满竟成了技术骨干,月收入也有好几千。

     为此,我很疑惑,怎么问了这么多人,都过得不赖啊?有一次,在出租车上我实在忍不住,只好问司机赤裸裸的问题:“我在网上报纸上看到下岗工人都挺惨的,为什么我实际听到的看到的不是这样呢?到底怎么回事?”。

     司机笑了,说:“车有车路,马有马道,任何人都有自己的门道,这年月,总有办法想,这个不行咱干那个,有一把子力气,还怕找不到饭吃?我们隔壁那个老头,连力气也没有,也没啥关系,大家都觉得他该挺穷,想不到他儿子在国外,给他寄美元,过得也很滋润”。

     前两天和家里通电话,得知以前的一个邻居利用五一长假到三峡旅游去了,准备花5000元。听了以后很是惊讶。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她早就下岗了,无事可干,整天以炒股票打发时光,股本也不多,就几万元在那里折腾。女儿女婿工资虽然不低,但也不算很高,现在竟然也到三峡去旅游潇洒去了。可叹我这个死脑筋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CNN的网站上有有关中国下岗工人的报道,还有照片为证。照片上是一群穿着蓝色一衣服的人,有的拿着刷子,有的拿着锯子,并且拿着一个纸牌子,上面写着“木工”,“水工”什么的。然后解释说工人失去了工作,只好游荡在大街上,等待雇主,云云。

     我看了哑然失笑,这场景我熟,这是劳务市场。我家搞装修的时候,我去那里请过木工。这些所谓的“工”,都是从农村里来的打工的农民,真正的下岗工人,是根本不干这个的。老外不知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搞这么一些“下岗工人”在网站上,看起来还真触目惊心,其实就是在搞宣传而已。

     在国外,我的邻居就是一个“失业人士”,拿着失业救济金,在房租,吃饭,坐地铁的钱花完以后,还略有盈余,就用来买酒喝,三天两头喝得个烂醉,经常在半夜发酒疯,猛击墙壁。这些GARBAGE,和即使下岗,也自强不息的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差远了。

     2.再说说村干部

     在深圳的时候,我见过深圳的村干部,拥有一栋挺豪华的小楼。在深圳,这很正常。与当地的普通渔民比,一点都不算富。我在深圳时候,租住在一户渔民家里,他拥有2栋6层的小楼。全部租出去,收入可观,同时他还养嚎,种荔枝,小日子过得停红火。这样的村干部当然不符合我脑海里的形象。我一直找机会到偏远一些的地方证实这个形象。

     机会终于来了,我有私事要回四川南部农村的老家一趟。我虽然在城市长大,农村老家还有一些远房亲戚。农村里凡是红白喜事,总要吃酒席。

     在酒席上,当得知对面那个老实巴交,穿着蓝色衣服的农民就是村长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私下里问我的亲戚,村长人怎么样?答曰“挺好”。我不太甘心,接着问:“他平时凶不凶”?答曰:“不凶”,我急了,问:“那么收统筹款,收提留,交公粮的时候如果一时交不上去怎么办?”答曰:“都是乡里乡亲的,又都是本家,等一等就是了”。我愕然,就这么简单?WHAT ELSE?

     我这才明白,我已经被民运台毒FLG们洗脑了。用官方的话说,就是戴着有色眼镜在看世界,即使看见了真实的世界,可,还是不敢相信。

     3.再说说警察

     我跟几乎没有跟警察打过交道,但我小时候撒尿和泥一起玩的的朋友是开出租的,他们和交警打交道的次数就多了去了。我问他怕不怕警察。他说只要自己没犯事,就不用怕。有一次,一个交警坐他的车,不给钱,他当街就把警察拦住,指着鼻子骂,引来一大群人围观,交警只好灰溜溜地跑了。这还不解气,后来又拿起电话,向“警风警纪纠察队”举报。据说,遭举报多了,警察就要下岗。警察也怕下岗,因此警察不可怕。

     4.再说说收入

     我刚毕业分配到深圳的时候,起薪是5000元。几年下来,工资涨得很快,加上工资外的收入,真是很爽。当初为到底出不出国很是苦恼了一阵。最后决定还是出去长长见识为好。最近打电话回去,听说我一个学弟,毕业分配到了上海,起薪竟然就是1万,还给一套住房。我的另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工作没到2年,也竟然有8000左右的工资了。

     至于和我同龄的一些同窗好友,我有时和他们通电话,EMAIL,或在聊天室里聊天,他们经常会很具有攻击性地问我挣多少。当我吞吞吐吐地说出来我在国外这里也就数万美元时,他们其中的一部份人就会满意地报出他们的年收入,觉得他们留在国内的决定是英明的,然后还有另一部份人不依不饶,还要继续问下去,问我的税后收入,这一部份人得知我的税后收入时,又会发出胜利的笑声。最要命的是当他们问我每个月交完房租,吃饭,等等,还能有多少节余时,我简直是要汗颜了。这时,我总会找机会叉开话题,聊些别的。

     当然,我得,尽管我在经济上有一点小损失,但长远来看,开阔了视野,学到了最新的技术,还是很值的。

     5.说说腐败

     我觉得,中国的腐败是相当严重的。但对于我个人来讲,由于阅历有限,几乎没有和任何官员打过交道,我无法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这句话。

     我所知道的腐败,都是“腐败案件”,都是某个官员被抓起来后,从报纸上得知的。

     我的朋友在加拿大,开了一个小公司,有一天聊起来开公司的酸甜苦辣,让我大开眼界。他说,当初他到处找贷款,找投资的时候,没有悟出门道,去哪个银行都没人理睬。后来得到当地的高人指点,才知道,要想拿到投资,要请客吃饭,要请跳舞,并且要许诺事成之后,聘相关人员为公司的顾问,以便付劳务费。我恍然大悟,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在国内的时候,听说有个什么政治献金案,当时就没太明白。既然克林顿接受了一大笔钱,这不是腐败是什么?在中国,早应该被枪毙了。后来,到国外长了见识,才知道,给政客捐钱是合法的,只是不能接受外国的捐款。我看,中国也应该定一个法律,明确官员可以接受捐款,变暗贪为明贪,至少还能收税。

     另外,布什,小布什,肯尼迪家族,这不是典型的太子党吗?

     6.说说人均指标

     台独民运FLG说起大陆时,总是喜欢用人均收入来比。可是,在说起腐败时,就忘了人均一下。又如,某地发生了什么游行,台独民运FLG总要欣喜若狂,大肆报道一番,自己骗自己说什么体现了社会矛盾激化什么的。他们没有想过,在中国这么大的地盘和人口中,这些事情就象一滴水融如大海一样,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综。

     举个例子,去年我在深圳的时候,在网上看到说有出租车司机在市政府前面示威。等我赶去看热闹,也许早就收摊了,问路上的行人,10个有9个不知道。问出租车司机,也说不知道。问问周围的人,都说没听说。

     再举个例子,去年西安城西有人游行,而我问住在城南的人就不知道,只有住在城西,并且当天上班的时候碰巧出去买菜,才能看见。

     但如果这些事情在“客观”网站上,就会一件接一件不断。如果你整天在“客观”网站上获取国内的信息的话,你就会象我当初一样,或多或少带上有色眼镜。换句话说,至少在中国问题上,被台独,民运,FLG,CIA洗脑。

     我的做法是,不管人民日报网作得多么呆板,新闻联播多么千篇一律,我还是要看的。否则我回国后,会有太多的惊讶,我的认知,会和事实上相差太远。

     另外,多给国内打电话,多和国内的朋友联系,也是获取事实的好办法。

   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坏,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举我知道的例子

   1. 下岗工人

   我的小孩一岁到两岁一直在老家,我妈每月花二百元雇个四十多岁的下岗阿姨给看着,过了不久她丈夫也下岗了,她儿子也下岗了,对不起的是我妈学校开了个幼儿园我孩子上了那儿,这个阿姨也下岗了,他们家一直买不起房子一直在租房子,后来他丈夫的哥哥给拿钱买了一个小旧房才算有了安乐窝,但是去年听我妈讲他们把房子卖了,全家搬农村去了,他丈夫抽点劣质烟,不喝酒,老实,儿子也是。

   记得两三年前一次我妈说幼儿园阿姨对我孩子很好,让我买些礼物,我说行,我在日本买套资生堂化妆品给她,不贵,也就三四百块。我妈说可别逗了,别吓唬人了,小阿姨一个月才挣一百块,花几十买国内的就行了。我绝不是开玩笑,因为当时我也不信再三问是不是真的。那小阿姨都至少是职高毕业的。

   2. 村干部

   我媳妇单位上个月组织去郊区爬山,在山脚下村子里一个同事的亲戚家上厕所,回来后跟我感慨农村村干部就是有钱,大院子,铁丝网,大狼狗,轿车,三层小楼,豪华装修,一层两个厕所,别人家都是普通砖瓦房。

   3. 警察


我老家一个初中都没念完的亲戚爸爸有钱认识人,先办假身份证雇枪手代考考进一所省级警官学校,那个班是专为照顾警察子弟专设的,班里都是纨绔子弟小流氓,哼哼......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在北京某区分局当个副处长,几个同学见面后高兴喝了点,他开着警车横冲直撞,前面有一辆富康慢了点挡了路,他别住人家下了车后做在对方车盖上破口大骂,回头打电话给110:我的警号是,有投诉给我拦下......

   4. 收入

   我媳妇是重点师范大学硕士毕业分到现在这个也是重点大学当老师,96.6-97我记得是每月365.1元,97-98是400-500多元,99年涨到600多,2000年涨到800块,2001年终于突破一千大关,朱总理又给涨了几次,她现在每月1400左右,每学期的课时费平均每个月能有200元,记得有一年她和她在南京大学读博士的大学同学通话:“你在这当老师待遇怎么样啊?”“不好,每月才500多”“不错了,我每月才刚400”。现在我媳妇大学同学有一半在国外......

   5. 腐败


我所在的船公司是西南最大的国营远洋单位,船长有一定的招待费用于招待各国官员,在国外基本不用,而几个国外港省下来的都不够国内一个港用的,这久而久之已经成为一种惯例。官员拿了东西不找麻烦,这也挺好,每次也不多要,最恶心的竟是来自于公司管理层的敲诈,如果官员每人每次拿走一条烟的话那公司在本地办事处的人上船就得拿三条,还得每次到日本给捎东西(当然不会给钱,我捎过最贵的是一部笔记本电脑),繁忙工作之余还得应付此类事情。公司老总来船访问至少从船上拿走十条烟还得在自掏腰包高级场所请吃饭.....,本次休假前一个航次公司来个主任上船检查,赤裸裸开口让我给买个X,到了日本一看我的天1000多美圆,回来后我告诉他太忙没时间,马上变脸找茬哪里哪里工作需要重做,强忍怒火,没办法,这公司有六条新船,航线不错,挣的也不少,看在钱的份上,先忍着。

   没有那些别有用心人说的那么坏,但绝不是象你说的那么好,我接触的情况还算好的,真正的底层不是象你在深圳能看到的那样。

   

   关于下岗工人,如果你曾经去过内地城市或在那里生活过,应该会有更准确的认识,我的一个亲戚全家在河北一个城市的大型无线电厂工作,单位已经3年没有发过工资了,但由于政府要控制下岗工人的指标,所以也不让破产,因此他们根本得不到甚至是下岗工人应该享有的任何一点利益(每月100多元的生活救济),在那个城市除了国有煤矿能发下工资以外,其它的纺织、、电子和日化的国有大厂都处于这种不让破产的境地,很多工人的谋生手段就是到私人煤矿去挖煤,年纪大一些的没有办法,就象上面说的,摆一个牌子打一些零工,但对于一个满大街都是下岗工人的内地中等城市,税又有余钱去花钱雇他们。在那个城市最好的生意是蹬三轮,只是时不时的城管就要严打、整顿一下。我的亲戚还算不错,大家凑了一些钱,他到附近的一个省会城市做一些装修的生意,生活还过的去 ,近几天打电话,只是说现在最揪心的是孩子非要上大学!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