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张耀杰:再论说假话并答曹长青先生

【博讯2003年6月15日消息】    昨天即2003年6月12日,笔者同时通过网络看到曹长青先生发表于《争鸣》2003年6月号的《吴祖光的真话和钱理群的底线——悼念吴祖光先生》和笔者发表于《议报》2003年6月9日的《是不是思想家重要吗?》的网络版。曹先生文章的标题并不是针对笔者,文章中却花费大量篇幅涉及到笔者,笔者的文章专门针对曹先生却用大量篇幅谈到了别人。两个人谈得较多的又都是钱理群先生,钱先生不知不觉中不幸成为两个人共同的靶子,实在是有些冤枉。在此向已经遭受过很大压力并且丧失继续招生带博士的正当权利的钱先生表示真诚的歉意,同时也给自己包装上一个用于自保的政治安全套:笔者手头另有几本比写作此类争鸣文章更加重要的书稿需要整理,近期内将不再写作此类文章并不再上网。至于曹先生将作何反应,自然是他的人权和自由,在他所侨居或寄生的那个世界里,绝对不会因为发表某种言论而遭受牢狱之灾,在笔者所生存的中国社会里,这样的牢狱之灾几乎随时可以破门而入。

   笔者遭到曹先生非议的文章是《向强权说假话》,这篇文章是一时间的有感而发,其中确实有矫枉过正的走偏之处。关于这一点,笔者已经向刘晓波先生当面承认过,目的依然是想与刘先生达成更加宽容也更加广泛的共识,结果依然令笔者感到失望,特别是刘先生用来概括笔者《向强权说假话》一文的一句话: "我是懦夫我怕谁!"既然"我"是懦夫,"我怕谁"的虚张声势从根本上就无从说起,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不再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 (博讯boxun.com)

   笔者并不是一个毛泽东式或鲁迅式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职业斗士,更不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救世主,而是一个只希望像李慎之先生所说的那样,在像欧美国家那样比较好的制度下做遵守法律的普通公民和普通公民教师的普通人。用事实和常识向更多的民众说真话,一直是笔者最高的理想。不过,笔者所生存的是一个连事实和常识都被强权强理彻底颠覆的野蛮国度,在中国式的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强权强理纲举目张的天罗地网中,一个言论者既不可能也不需要总是针对或面对不可抗的强权强理去说真话。在法轮功事件中,笔者没有站出来说真话,被曹先生奉为榜样的刘晓波、余杰、吴祖光同样没有站出来说真话,连身在纽约的曹先生似乎也没有说真话,据笔者眼界所及,敢于就此事向强权说真话的文化人,只有一个李慎之。晚年吴祖光在惹了官司之后,很少像李慎之先生那样发表公开言论,一本并不精彩的《我与新凤霞》,反倒换了几次书名一再出版。鉴于以上情况,刘晓波先生的"向强权说真话",本身就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假命题。

   应该说,笔者采用《向强权说假话》的火爆标题与刘晓波先生的《向强权说真话》一样不够恰当。然而,笔者的文章中丝毫没有提倡说假话的意思,只是强调在面临不可抗的强权强理的时候,一个人应该拥有说假话的自由或者说是策略,就像美国大兵在战场上面临不可抗力时可以主动投降一样。刘晓波先生在监狱里就说过违心的假话,王力雄在新疆也有过类似的表现,在不久前发生的惨案中,孙志刚也写下过感谢打人警察的假话。笔者自己在六四后的人人过关中保持沉默和"写"假话虽然没有如此严峻,至少在保全自己应当享有的读研究生的权利的同时,坚守了没有出卖别人的底线。笔者所不能够明白的是,已经跑到纽约的曹先生,为什么偏偏不能接受并宣传美国那样的承认甚至保障专业战斗人员当俘虏的权力的先进文明,偏偏倾向于萨达姆式的割掉俘虏耳朵的更加野蛮的文明。

   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叫曹长青的人是接通互联网以后的事情,曹先生的文章中虽然不乏精彩之处,就总体来说,挑起事端打横棍的占大多数,真正像刘晓波那样向强权说真话的几乎没有。至于曹先生没有走出国门以前在《深圳青年报》当副主编时自己写作的文章和经手编辑的别人的文章,笔者从来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人介绍过,只记得曹先生自己提到过开除一位报道假新闻的记者的事情。依据常识,像《深圳青年报》那样的喉舌报纸所报道的官样文章,几乎根本不存在向强权说真话的可能性,假如曹先生那个时候敢于向强权说真话的话,是连一个普通编辑都当不下去的,更谈不上当一个不大不小的副主编。

   作为中国国内的新闻从业者,当时的曹先生自有一种向强权说真话的合法渠道,那就是充当变相的文化特务,通过写作各种各样的"内参"向党政机关传递一些不容许普通民众了解的信息和情报。正是这种靠着出卖自己的灵魂连同别人的利益谋求个人利益的文化特务,不去也不敢去向化公为私地贪污霸占公共财产和公共资源的强权者和保障这些强权者的邪恶制度公开宣战,偏偏习惯于像前不久的《青年参考》记者陈杰人那样,理直气壮地对于所谓的大学生卖淫倍加关注。无论这些人是不是大学生,无论她们是同性鸡奸还是异性卖淫,他们都是在处置自己的身体,而且除了自己的身体之外,他们没有其它任何资源可以拿来卖钱,他们的卖淫行为无论如何也要比贪污霸占公共财产的官僚连同出卖灵魂的记者要高尚一些。中国人的"存天理灭人欲"所要针对的偏偏就是这样的弱势者,陈杰人如此,逃到纽约的曹长青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换一个角度说,在SARS事件中站出来的蒋彦永先生,也并不是因为向强权说真话而是向国际社会说真话而赢得尊重的,假如他一直向强权说真话的话,连在关键时刻向国际社会说真话的机会和权利也早就被剥夺了。作为一个曾经在中国社会生活过的人,曹先生应该知道,刘晓波先生由于已经形成的较为特殊的地位和影响,他所说的真话,并没有像蒋彦永、徐樟法、杜导斌连同笔者这样更为普通的个人所冒的风险更大。而曹先生远在纽约却偏偏给笔者大唱"你不能根据这个现象去批评这个'不自由勿宁死'的价值标准定得太高"之类的高调,不仅仅是在"存天理灭人欲",而且简直就是在趁火打劫。在笔者的感觉里,看了曹先生的这篇文章,就像是自己正在遭人绑架,偏偏来了一个专门靠摆擂台混饭吃的拳击手,硬要拉笔者这个被五花大绑推的人质去上台比武,并且堂而皇之地公开宣布国际奥林匹克的比赛规则如何美好一样。曹先生在写下"事实上,宽容和说真话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今天那些在一系列问题上呼吁宽容的人,多数都是在认同放弃原则、放弃人类最重要价值的做法。"之类强词夺理的文字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扪心自问:曹某人自己逃到纽约是不是就是一种放弃呢?!刘晓波留在国内向强权说真话的时候,你曹某人向他学习了吗?!杨建利、王炳章闯关回国的时候,你曹某人向他学习了吗?!

   笔者是一个河南人,在中国大地,近年来流传最广的民间笑话就是董存瑞的故事:一个河南籍的班长让董存瑞先行一步去炸桥头碉堡,并且承诺自己马上就会赶上前去与董存瑞会合,然而,等到董存瑞到达桥下的时候,这位班长通过大声喊话暴露了董存瑞的位置,董存瑞只好充当人肉炸弹拉响炸药包,临死前他用牺牲生命为代价喊出的最后一句话是:"千万不要相信河南人!"笔者这个河南人现在还不至于像董存瑞那样到了最后关头,趁着还没有被封笔和自动封笔的此时此刻,笔者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千万不要相信曹长青!"

   归结了说,钱理群先生和笔者所要讨论和认定的是不出卖和牺牲别人的做人底线,也就是能够而且必须坚守的最低下限;刘晓波先生所宣布的"向强权说真话",实际上是连他自己都守不住的一个文不对题的上限或非下限。曹长青先生以中国的刘晓波等人连同外国的哈维尔等人为榜样、为棍子对于钱先生和笔者的攻击和栽赃,所表演的无非是中国的特殊代表党所一直奉行的"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之类的专制权术。像曹先生这样一个连最简单的事理都闹不明白的中国人,跑到美国依然要操持出卖和牺牲更多中国人的灵魂冒险事业,实在是滑稽透顶的一件事情。 2003/6/13于北京

   自《网路文摘》订阅:[email protected]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