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朱学渊:冼岩先生的背景和误区

【博讯2003年6月01日消息】    

     昨天,读了冼岩先生的文章《海外舆论可能再次断送中国政治进步》(下略作《舆论断送》),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使我在不停地想着:“他是谁?”而冼岩先生的心情的沉重和文字的无奈,使我认为他应该是一位良知犹存的北京官方的统战人物。 (博讯boxun.com)

     事情又是从“非典”说起头,《舆论断送》说:“近一段时间,以萨斯为引,围绕中共高层权力斗争,海外舆论大肆抄作,各种奇谈怪论层出不穷。仅仅依据某些道听途说的只言片语、凭主观臆断,纷纭舆论就宛然为人们勾勒出一幅幅惊心动魄的宫廷斗争画面:胡大力抗击萨斯、江极力阻挠、胡江借萨斯较劲、高层决裂一触即发,等等。”

     《舆论断送》又说:“这是新闻界哗众取宠的惯伎,更是某一类人惑众秘技。就像历史上曾屡次发生的一样,这种做法正在一点点断送中国政治自发演进的可能。其结果,不但为大多数中国人所不愿看到,也应为许多参与炒作者本人所不愿见。”

     这些“大肆抄作”的“奇谈怪论”,“道听途说”的“主观臆断”,“一触即发”的“高层决裂”等等海外舆论,我们见得不少,但也见惯不惊;因为共产党内的确多次发生“高层决裂”的事情。毛泽东打倒彭德怀、刘少奇,邓小平打倒胡耀邦、赵紫阳,还有他的好老乡杨白冰,连江泽民还要打倒一个陈希同,难道这些都是海外舆论伪造的“历史”吗?

     再说,从“隐瞒”到“坦白”,共产党“政治局常委会”里的“九个人”的“思想转变”,都是“一步到位”的吗?我看,要怪“海外舆论”造谣,还不如先反省反省自己的历史和行为!要是共产党能对自己的同志“不搞突然袭击”,要是有“不说假话”的党风政风,要是象世界各国国会公布“投票纪录”的话,那就没有人会造共产党的谣,也没有人造得了它的谣。

     这次海外舆论主张“坦白从宽”,并呼吁“共渡时艰”。现在疫情稍有好转,共产党就翻脸不领情,还说“海外舆论可能再次断送中国政治进步”,简直就象是一头“白脸狼”,他们莫非要把海外同胞推到“幸灾乐祸”的绝境上去不可?

     《舆论断送》说,“中国政治进步”要“再次断送”在海外舆论手里,那就是冼岩先生的“认识误区”了。莫非中国专制制度至今未变,是海外舆论的一次一次的“干扰破坏”造成的?当年孙中山先生发动华侨,海外留学生组织“同盟会”、“兴中会”推翻帝制,难道也是“断送”了中国的命脉了吗?按此说来,“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的俄国牌的“马列主义”,又该算个什么东西呢?

     《舆论断送》还颠三倒四地说:“海外舆论的臆断渲染,曾经是导致晚清戊戌变法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戊戌年的政改失败,主因当然是光绪康梁等人经验欠缺、操作失当,但与当时海外媒体大肆渲染帝后之争、维新守旧之争,挑拨矛盾、激起争端,也不无关系。正是这种内外合力,葬送了清朝和平演变的前景,甚至成为庚子年义和团之乱的一大直接诱因。”

     众所周知,是慈禧于“戊戌年”(1898)杀了谭嗣同等“六君子”,又于“庚子年”(1900)“调农民进城”来“扶清灭洋”的。因此冼岩先生的这些话,不但是对历史因果的亵渎,而且完全把自己的立场放到“不齿于人类”的慈禧太后那边去了。我不禁还想问:这一百多年中,究竟是共产党毛泽东,还是国民党蒋介石更象那个“义和团”呢?而且照了《舆论断送》的道理说,如果当年康梁不维新,就不会有后来义和团;那末,是不是没有“海外舆论”的话,共产党就不会搞祸国殃民的“人民公社”和“文化革命”呢?

     《舆论断送》还说:“惕于太多的历史教训,今天的胡氏不可能不如履薄冰。有消息称:中宣部最近又开始收紧言论,并点名批评国内四大网站(强国论坛、北大论坛、凯迪网络、中青在线)舆论导向不力──这可能已是胡氏一系在目前形势下,唯一可以采取的明哲保身之举,但这样就足够了吗?”

     此番道破了的“天机”中的“情理”,也都在我们的料中。无非是为了“抗典”,不得不说点真话来“救国”;等到形势好了一点,就重拾“护党”的假话。于是乎,“胡氏”的一反一复,既“护了党”,又“救了国”;两面讨了好的他,也就“明哲保身”了。结果,病毒所赐的两个月的“政治好景”就此结束,“强国论坛”、“北大论坛”、“凯迪网络”、“中青在线”等“萨斯变法四君子”,就该上菜市口的砧板了。

     我之所以又说“冼岩先生是良知犹存的人”,是因为他毕竟意识到中国政治是非常落伍的,因此他才要大家“更加珍惜、更加理性地维护中国社会每一个来之不易的政治进步可能性”;然而,他又不知道这个“政治进步可能性”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于是就画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饼,叫大家望着,盼着。他让我们be quiet,或者shut up,那样光绪和慈禧就不会吵架了,于是贪官污吏就会歇手了,于是义和团就不会来了,于是……。

     这使我想起几天前,胡锦涛先生在莫斯科讲话,他说在“国际社会应该多多发扬民主”。又记得,已故李慎之先生挖苦过中国人滥用“民主”一字的习惯,如“此人很民主”,“那人很不民主”云云。一个不实行“普选”的国家的领袖,竟也能在世界上贩卖掉他的“民主大饼”吗?我看,胡锦涛先生就是这么一个“小事天天做,大事不起头”,学而不精的履冰之人;如果要证明他不是,那就请他宣导一下治国的方略。

     今世民主社会,大概不会发生“一言兴邦”或“一言丧邦”的事情了(专制的邓小平一言“开枪”当作别论),但“言论自由”肯定是会兴邦的。可是《舆论断送》竟移花接木地说:“思想控制、言论禁锢的社会对外界舆论最缺乏免疫能力,最易于被感染,并辗转成为不治之症。这就是从戊戌变法到今天,某些幼稚拙劣的海外舆论总能深刻影响中国命运的体制内因。”这本来是给共产党治病的药方,可是冼岩先生却将它奖给了“海外舆论”。他无非是说:由于海外舆论已经在国内实行了“思想专制”,因此我们共产党就当定了慈禧太后,死皮赖脸不改革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冼岩:海外舆论可能再次断送中国政治进步
  • 冼岩:从科索沃到伊拉克,最后到朝鲜 (图)
  • 冼岩: 朱鎔基與中國
  • 安魂曲:多维专栏作家冼岩能说出这样无知阴险的话来,其水平立场众人皆知矣!
  • 冼岩:江核心是怎样“炼”成的?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