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不锈钢黑眼睛:我们就是要有目标、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颠覆行动!

【博讯2003年5月22日消息】    

     刚才坐公车上班,一路上脑子里都在想一些事,一不小心竟坐过头了。我在想什么呢,现在告诉你。(中国民主革命是反被代表的斗争,是不可妥协的反抗运动,不是改良也不是平反。中国民主革命的不二目的,就是中国民众结束被代表的命运。具体一点就是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废除共产党的领导,建立充分尊重生命尊严,保障人权,承认个人生命尊严、自由人权高于一切的法律体系,建立一人一票直选国家最高权力核心的民主选举制度,建立立法、执法、司法、社会舆论相互独立的社会体系。力争和平实现,但不得已时用被代表者的暴力对抗代表者的暴力。不同意者请返回)    学生是革命的先锋队--由西安交大罢餐想到的 (博讯boxun.com)

     昨晚在《博讯》看到“因网上言论和罢餐等:西安交大处分11名学生”的新闻,感想良多。一.我强烈地感觉到现在的学生不同了,是这次SARS改变了他们的看法,对比去年布什访华中大学生的表现,对比六四后基本平静的大学校园,我感觉到大学生们中有了心跳。其实,这个变化在我周围的同事中也体现着,在四月初时他们还和我争“SARS是不是严重”、“该信中央台新闻还是我那些‘小道消息’”、现在他们不和我争了,转而向我要代理工具。事实就是这么简单,经历过了就变了,六四深刻地改变了我,SARS也必然深刻地改变大学生们原来完全被蒙蔽的大脑。二.大学生是最活跃的团体,广泛接触网络,了解信息,接受新观念快,转变快,容易组织,充满热情,有朝气,所以大学生总是革命的先锋队,从戊戌君子到五四,从造反派(虽然那不是革命)到六四,总是学生最活跃。我也为自己89当年积极参与深感自豪。三.我感觉到学生们行动了!其实中共不怕你整天喊、整天骂,最怕你行动起来。大学生的行动很容易发动,记得89当年,原本一无所知的我,只听到校园里有游行队伍走过,有动员等各种声音,我就参与进去了。今天的大学生搞搞罢餐之类的,不太复杂啊,只要有个通知,到时不去吃饭就行了,学校也没法查,先搞小的反抗活动,之后搞大的。四.被处分了11个学生,是个教训,该如何改进方法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我们能不能组织一个3万甚至30万的突破封网的志愿军?

     其实大学生们主要是不了解情况,一旦了解了,他们的行动力是很强的。所以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推倒网络柏林墙。

     网特不是有至少3万吗?我们能不能组织一个3万甚至30万的突破封网的志愿军?!此军分东北、华北、西北、华中、华西、华东、华南等区,分区负责,分区行动,主攻大学的校园网,深入各大学的BBS等阵地,日夜不停地向大学生们提供突破封网的代理工具、实相新闻。

     柏林墙的推倒,是东西德民众长期进攻的结果。中国海内外民众--被代表者--一致突破封网,网络的柏林墙终会倒下!恐怕中共最终干脆不封网了呢!--没办法了,末日来临了啊!

     大学生们不是不方便在大学BBS上谈罢餐吗?我们能不能为他们提供可以方便安全进行谈论罢餐的软件或环境?可以想象一下,到了开饭时间大家都不去饭堂吃饭,公安能抓谁?一个月搞一次,看公安能怎样!有了初步的胜利,我们必能走向更大胜利!  我们就是要有目标、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颠覆行动!

     反被代表的斗争关键在于教育

     一两年前,大家还在讨论“改良”“平反”之类的问题,最近这样的讨论在网上少多了。经过了SARS,大家该明白了,只有反抗,进行民主革命,开展反被代表的斗争,中国的问题才能解决。

     其实反被代表的斗争并不复杂,只要进行好教育就可以了。

     首先是民主志愿军自己的教育,如果大家都装着代表者的头脑去反被代表,如果大家都装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去反马克思,那民主还能怎么搞?所以组成民主志愿军后,首先要进行自身的教育。

     有了强大的民主志愿军,我们就可以对大多数大学生们进行反被代表的教育了,我们可以攻占大学的校园网BBS,到校园里、学校附近撒些贴些传单,告诉他们如何去了解真相,帮助他们开展反抗活动。

     我们就是要有目标、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颠覆行动!(2003.5.21中国)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不锈钢黑眼睛:香港遭社会艾滋侵害正告急!
  • 不锈钢黑眼睛:被代表的《走向共和》中满是精液味道
  • 不锈钢黑眼睛:江胡温,我们这些被代表者受够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