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许晓鸥:“潘岳情结”里的奴隶心态

【博讯2003年5月11日消息】    潘岳又成了海外媒体关注的焦,起因是5月6日公布的新一轮的人事任免名单,在这份“最后的晚餐”式的权力分赃中,以倡言政改而闻名海内外的潘岳,由于一份《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的政改报告触怒当朝,被“工作调整”到了国家环保总局当了个副局长。将党内的理论新秀“平级调动”到“垃圾总站”,对体制内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的压制效用,不亚于张文康、孟学农之被撤与非典危机。

   这样的安排固然不伦不类,然而媒体对潘岳的关注,则更加乎人们的意料。这几天,海外重要媒体如多维网、星岛日报、明报、联合早报的网站上纷纷登出了关于潘岳的文章,其势头在中共高层中几乎不输于在此次“非典”风波中异军突起的王岐山。在当下SARS肆虐的五月份,一个中共副部级干部的工作调动居然能够引起媒体如是之关注,不能不说是件新鲜事儿。 (博讯boxun.com)

   中共对于潘岳如是不伦不类的安排,其原因很简单:潘岳上书倡言政改,自然不符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战略,加以年轻人口无遮拦,自然触怒了当朝权贵。将其发配到环保局,一方面远离了权力中心,另一方面以大陆工业管理的混乱,环境污染的严重,那些污水足够潘岳费尽一生精力也处理不完的。环保局正如柏阳先生笔下的“酱缸”,足以将潘岳这个年轻人腌起来。这样对内使得党内有政改意向的大小官员噤若寒蝉,对外则表明了中共绝无政改之可能的坚强决心,杀鸡给猴看,而且一箭双雕,不能不让人佩服权力斗争艺术的高明。

   中共的帝王心术,从“引蛇出洞”开始,中国人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媒体的炒作,无非是商业运作,吸引眼球而已。然而,一些媒体对于潘岳的关注,却使人感到“走了味”,将对专制体制的抨击,转变为顺民对“明主”的呼唤上去了。

   在诸多媒体中,多维网5月6日对潘岳的报道最为有趣:“最终将潘岳安排到国家环境保护总局,虽然对关注政治改革的人而言是一个打击,但在SARS蔓延之际,人们对环境保护意识大为提升,生态环境成了一个热点,让潘岳参与主掌全国环境的整治,不能完全说是在政治上冷藏他。” 这些话与其说是新闻报道,不如说是绝望下的自我安慰而已。哪一个官僚体制下“人们”的“意识”有过作用?新闻管制下的“热点”,岂是“人们”的意识所能左右?难道非要将潘岳推到菜市口问斩才能算彻底的“冷藏”?这些“北京观察家”的好意猜测,同《太上感应篇》中的因果报应有什么两样?

   犹记得八十年代,中国人对于民主、自由和尊严的理解,比任何时候都深刻。对于民主价值的追求,比任何时候都坚决。然而,自十年前天安门前的“骚乱”始,中国民间的呼声日渐微弱。在一切向钱看,“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战略的指引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对自由和尊严的追求,转化为对金钱的追求。大学教授于课堂上大讲“权威主义”,昔日的“学生领袖”则忙着写文章吹捧新登基的主子的宪政讲话。对潘岳的感叹,更多地让人体会到一种奴性的哀求,不过是因为这样的一个人,延续着一些人的奴隶式民主的残梦——做惯了奴隶的人,对于自由的认识,不过是主人的法外开恩罢了。其实大家只要看看刘晓波先生对潘岳的批判,就会知道这个潘岳,在竭力做些什么事情。他的“政改”,说得天大,不过也是一党私利尔。而一党之于中国,之于我们,非幸事也。

   正如同美国伟大的民主传统决不是华盛顿一人造就的,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民主的实现,也觉不可能寄希望于一两个高官的建言。中国人自己的民主、自由和尊严要由我们大家一起去争取,企盼“圣人出,黄河清”是绝没有用的。

   无独有偶,就在媒体们纷纷关注这位“政改标志”的时候,大陆中央一台推出了巨作《走向共和》。剧是难得的好剧,最爱看的就是大清王朝“预备立宪”的那一段闹剧。几个谏言的书生不可能让大清国走向君主立宪,正如一个袁崇焕抵挡不住满洲人的铁骑。潘岳由于所谓的“根红苗正”的视野所限,不过是个“平生所学供埋骨,晚岁为诗欠砍头”的可怜虫而已,他的失败是注定的。话说回来,就算他的所想与大陆人民对民主自由的期盼是一致的,也别忘了,这绝不可能由他一个人完成。

   衮衮诸君莫忘了自己的责任。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