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芦笛: 愚忠的奴才与奸忠的奴才──“奴才养成学”初探

【博讯2003年5月09日消息】    于 [博讯论坛]

   今天本想续写昨天没空写的《疗愚系列》,但又想起马悲鸣师弟发现的大定律来,于是便先来谈此问题。 (博讯boxun.com)

   马师弟昨天在答我的帖子中,自承对高寒称他为“奴才”非常生气,倒让我觉得十分好笑。想不到潇洒如马公者,居然会效师兄去和这种心盲认真,也不想想你是何等样的人,他又是什么样的人。有些人的出名方式是纠缠名家,高先生似乎就是这种人。他自己就说过上网来就是专门来打你我这种“何等样人”的。

   当然,我也知道,师弟和我一样,是网上难得见到的大善人,不惜牺牲自己作“人梯”。成全无名之徒,奖掖末学后进是家常便饭了。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你我的才气。人家一心想出名,咱们不摩顶放踵、周济一个算一个又怎么成?君不见我最近生死人而肉白骨,帮助连初中代数都搞勿灵清的“数学教授”樊弓扬名立万?

   而且,高先生其实也没有完全弄错,马师弟终究还是跟“奴才”沾点边,他确实是“奴才识别学”这专门学科的奠基者。以高先生那点文化,能说成这个样子已经实在是难为他了。金无足赤,盲非全盲,岂能求全责备?

   高先生说我“天才地、全面地、创造性地继承、捍卫、发展”了师弟发现的大定律,这同样是事实,尤其以第一个状语用得特别准确。我确实在旧作中为师弟的发现作了学术性总结:

   “老马发现的经验规律确实也能解释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需要的是从理论上解释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而这我已经在以前的文章中解释过了。过去咱们所谓‘培养革命接班人’,就是‘培养狗腿子’的同义语。因为‘狗腿子’不好听,本人建议改为‘积极分子’。因此,老马发现的现象,其实是这么回事:

   ‘在国内是积极分子者,出国后多数变成民运人士或亲美积极分子。’

   逆定律也成立:

   ‘在国外的亲美积极分子或民运人士,当年在国内多半是积极分子’。

   这就是老马发现的‘狗腿子走到哪儿都是狗腿子’的粗话细说,也就是用俗话表述的经验规律的学术化表述。”

   (《再谈积极分子现象》《海纳百川芦笛文集》)

   我想,师弟的这一发现应该经得起统计检验。《罕见奇谈》有个吴之荣转世的狂热反共分子,最近才承认他原来在国内一门心思地想入党而不可得(大概是密告的人还不够多吧)。我敢说,该坛的寒树教授当年在国内肯定也是积极分子。师弟要真有加利略以身殉科学的勇气,不妨去跟贴问问他是不是这么回事。

   本人的主要贡献,还是在“奴才养成学’中作了点微不足道的先驱性探索。在《培养奴才和蠢才的中国教育》(《奇奇书屋,芦笛文集》)中,我指出:

   “在中国,教育其实是一种威权统治。师生关系是刀俎和鱼肉的关系。教师凭借崇高地位和强大势力,将奴才学生组成党卫军,以泰山压顶之势,雷霆万钧之力去压服孤立无援的不听话的学生。只有个性特别强悍的学生才能在这种无情的绞肉机中熬过来,保住脊梁骨不至寸断。不难看出,就是这种传统为我党的奴化教育奠定了基础,是这玩意而不是马先生认为的‘收买人格’制造出了无数助纣为虐的帮凶。学生从小就学习如何望风使舵、助强凌弱,在老师的领导下以众暴寡、围剿异端,日后到了社会上不使出童子功来才是怪事。鼓吹武力征服台湾的爱国志士们接受的训练,是从七岁就开始了的。”

   这儿指出的“望风使舵,助强凌弱,以众暴寡,围剿异端”,就是国内外奴才的根本特征。不管他们姓社姓资,拥共反共,那都不过是外在包装。奴才走到天边也是奴才,改换的只是主子。这和意识形态、政治信仰其实没有多少关系。国外的亲美反共积极分子和国内亲共反美积极分子的唯一区别,只是主子不同而已。

   众所周知,无庸置疑,中国是世上奴才出产第一大国。其根本原因,是咱们的传统社会特别是共党社会,就整体而言,完全是一个以社会化大生产的方式制造奴才的培养基。在这种社会中长大的人,除了个别异数外,在不同程度上都是奴才。

   准确说来,这种社会培养出来的奴才有两种,一种是“愚忠”的“思想上的奴才”;另一种是“奸忠”的“气质上的奴才”。两者的区别是心地和性格上的区别造成的。前者个性或狂傲不拘,或孤高自许,或耿介坦诚,或淡泊名利;而后者天性狡狯、善于窥测大局、趋炎附势、热衷名利。在我看来,这大概是遗传造成的个性差异。咱们那种社会的高明之处,是把这两种人都变成了奴才。按传统说法,前者是“忠臣”,后者是“奸臣”。那个共同的“臣”字,其实指明了两者都是奴才,差别只是气质和性格上的不同。

   奴化第一种人的机制是洗脑。无论是传统社会还是后来的共党社会,都知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最典型的愚忠的奴才焦裕禄同志的话)。也就是由国家权威出面设定标准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再人为树立一系列的“英雄榜样”作为带头羊,通过把这些“圣贤”捧到天上去,来打动唤醒比较正派的社会成员的崇高感,刺激他们主动地学习钦定的“圣贤之道”或“普遍真理”,自觉地把自己变成思想上的奴才。

   这一套洗脑手段非常成功。历史上那些无穷无尽的“忠臣”,从传说人物比干开始,历最有名的岳飞、文天祥、直到人民的好儿子焦裕禄,无一不是这种愚忠的奴才。当年的小芦也是通过这种机制变成了“思想上的奴才”的。这在我的《从奴才到反革命》中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这种奴才的特点,是为人比较正直。他们变成奴才不是出于精明的趋利避害的本能,而是出自对“真理”的执著追求,从而主动把脖子套进了统治者布下的圈套中。因此,他们一般是理想主义的志士,对所信仰的那套意识形态非常精通,却看不惯“气质上的奴才”那些卑下行径,因此常常和后者发生剧烈冲突。在中国社会中,这种人注定是失败者,正如一部《24史》反复证明了的那样。

   当年的小芦也就是这个德行。论狂热和真诚程度,我敢说当年班上没几个人比我更忠于官定意识形态和伟大领袖,更没有谁像我那样,16岁前便通读了4遍雄文四卷。也就是说,谁的奴化程度都没我的高。

   但吊诡的是,我却是班上的头名落后分子,无日不处在和班干、团干的尖锐冲突中。在我看来,他们都是东厂太监锦衣卫一类的狗腿子,只知浮上水、溜沟子、捧屁舔臀、密告同学、欺压良善的下作东西。

   我好管闲事、打抱不平到了这种地步:一次狗腿子们奉上命召开班会批斗一位手脚不干净的同学。那事本来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但我见众人乱棍痛打落水狗,把所有发生过的窃案毫无证据地赖在他头上,不由得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拍案而起,和那夥狗男女大吵。闹到最后让自己成了批斗对象。那位小偷同学反倒置身事外看热闹去了。

   就是为此,虽然我一心一意想入团,但就是入不了。这其实和出身没有太大关系──出身比我黑的人照样进了组织的大门。可惜我不会捧人干下作事,于是便永远给关在温暖的大家庭之外。

   可以设想,如果我生在传统社会,还有点出头希望,那便是靠文才考个功名。但也决不会飞黄腾达。其实按我这种“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个性,我大概连“忠臣”都做不成,最大的可能还是变成弥衡、阮籍、稽康那样逸出主流社会的犬儒。

   于此,读者大概可以看出,在中国社会,这种“愚忠”式的思想上的奴才根本就不会当道。真正走红的人,其实是“奸忠”的气质上的奴才。老马说的“狗腿子”或“积极分子”,其实指的应该是这种人。

   中国历史上,此类奴才数不胜数,其中最有名者,当数齐桓公的弄臣易牙。该同志居然能把自己的儿子烹了,作成小菜去孝敬主公。这种事,我敢说连如今那些热爱慈父领袖布总统的积极分子都做不出来。因为迎合人性的弱点,这种人一定是专制社会中的成功者。在共党社会中尤其如此。咱们那种社会形成了层层的负筛选机制,通过恶性生存竞争,应用吸尘器的原理,专门把人渣选择出来,捧到高位上去。

   正如我在上面的引言中指出的,这种负筛选是从小学就开始了的。它的原理很简单,就是法家使用的“胡萝卜加大棒”,专门“奖顺罚逆”,顺上峰者昌,逆上峰者亡。经过几十年的教育,它不但教育培养出无数气质上的奴才,而且把这些无耻人渣变成了从班队干部直到国务院、政治局高官的当家人。

   和第一类“思想上的奴才”完全不同,这类“气质上的奴才”实质上是无比精明的实用主义者。他们对主子的“忠诚”根本就不是政治信仰的结果,而是趋利避害的本能行为。谁都看得出来,易牙同志用煎炸爆炒亲生儿子来表示“忠诚”,决不是受了《四书五经》教育的结果。同理,那些积极分子热烈欢呼美国入侵伊拉克,也决不是攻读《联合国宪章》后获得的启示。如果谁对此有怀疑,不妨去参考曹长青先生、寒树教授或樊弓教授的有关大作。

   正因为此,这些人就不存在什么转变政治立场的痛苦。当年小芦的政治信仰破灭后,痛苦到如同《牛虻》上的亚瑟,觉得自己成了行尸走肉。为了填补心灵中留下的那个巨大空洞,我化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梳理马列主义,广涉一切能找到中外社会科学书籍,简直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

   但这种事根本就不会发生在那些积极分子身上。对他们来说,抛弃政治立场无非是换个包装。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弃暗投明、扔下没落的旧主、巴上炙手可热、财大气粗的新主乃是世上最自然不过的事,何来痛苦之说?如今他们欢呼美国圣战,和当年在国内欢呼“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的圣战,在发生原理上完全一致。

   明白“奴才养成学”的这一基本原理,有助于从理论上深化马师弟建立的“奴才识别学”。这识别标准便是:是否对所在社会持一种独立的、客观的批判态度,是该人是否奴才的最主要鉴别标准。不管该人政治信仰如何,如果没有这种独立的客观的批判态度,那就一定只会是奴才。

   根据这个标准,无论拥共还是反共,“凡是派”一定是奴才。不加分析,凡共必捧、凡美必骂者是奴才;反过来,凡美必捧、凡“民主”必拜、凡共必骂者,同样也是奴才。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如果主要由这两种人组成,那该民族就是一个最没出息的奴才民族。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古迷∶民主理论并非宗教信仰----驳芦笛《民主理论其实是一种宗教信仰》
  • 芦笛: 人命如粪土,权欲似泰山
  • 芦笛:话说“忠诚的反对派”(一)
  • 芦笛:听老芦讲革命,看老毛败用兵.
  • 芦笛: 崇拜英雄的悲剧民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