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老枭的“遗书”: 写给海内外的朋友们及国家安全部

【博讯2003年5月06日消息】    作者: 东海一枭


前言

   突如其来的牢狱、死亡等大灾大难大恐怖,自然十分可怖,还有一种细小轻微而又持之以恒的忧虑,例如对未来的风险、未知的危难的忧虑,也会象钝刀子割肉似的给人别样的折磨。近年来,这种小小的忧虑,就一直隐藏在某个角落,伺机骚扰我的平静安宁。

   当网路活跃人士、异议分子落入"法网"的噩耗传来的时候,当公安部门通过亲友寻找我的时候,当网友们赐告一些有关我的真真假假的消息的时候:如老枭被国安锁定啦、被列入有关部门黑名单啦、被有关部门调查啦等等;当朋友们警告我略爲收敛锋芒藏棱角、别太肆意放言逞英雄的时候:比如一位与我一样尖锐激情而且资格比我老多了的同道就劝过我:"你的文章非常犀利,相信共产党不会放过你,要与衆多的朋友保持联系。我们与刘晓波等人不同,共产党只会监督、跟踪或限制自由,但不会再抓他们。我们则不同,还没有因爲政治原因被抓过,所以向我们开刀的可能性很大。鉴于国际形势,美国等西方自由国家的注意力不在中国,共产党也许利用这一时机对国内异见分子进行惩治。你千万要小心!"…。每当这些时候,那种小小的忧虑就会轻轻悄悄地袭击我。那是一种对失去自由的恐惧。

   与卒然而临失去生命的大灾难相比,它是不起眼不足道不入流不上挡次的,却又是那麽不由自主不绝不缕情不自禁。有时想,与其受这种慢性的文火的煎熬,倒不如让要来的一切快点乾脆点来临,反而痛快!

   我当然希望(奢望?)永远逍遥"法"外自由自在,永远不会出事。我希望保护我的是政治的开明社会的进步,而不是我悬崖勒马,从此闭嘴,或者改弦更张,琵琶别抱。那是不可能的。害怕是害怕,该说还是要说、想骂还是要骂。

   或许将我的一切,包括我小小的怯懦和忧虑公之于衆,一切放到阳光下反而相对安全些。乃将以前写的存于海外友人处的几封"遗书"拿出来示衆,同时也给国家安全部门看看吧。既使遗笑于仁人志士们,也顾不得啦。今天是五四,在此恭请五四先烈先贤愿谅我的懦怯。

   东海一枭 2003、5、4


老枭的"遗书"------写给海内外的朋友们

   当年闯荡江湖,对于流氓烂仔无赖恶棍黑道组织,所持方针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一不惹,二不躲,三不饶。因爲我相信邪不胜正,相信凭自已的才干能力手段交际,总有办法对付此辈。

   然而,在垄断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一切资源,掌握著国家暴力机器的专制政权面前,任何个人的力量乃至组织的力量都是微不足道的,民心民意在一定时期中也是无足轻重的。邪不胜正的道理不管用,相反,是正不胜邪、邪总压正。虽然激于一种正义感和责任感,笔枪舌剑,笑傲天下,实则每有风吹草动,心里便一阵阵发虚。

   盖老枭博览史卷,对于自古以来政治的肮脏下流及政治斗争的黑暗血腥,有著充分的了解,对于中国特色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权力斗争的残酷性,更有著理性感性全面的认识。这方面,古今中外一切独裁专制统治者,包括黑社会黑手党,在我党面前,都是要甘拜下风的。八十多年的历史无时无处不证明,这是一个集大流大赖大恶大黑之大成的组织,不近情理,不讲道义,唯权是争,唯利是夺,其城府之深、心肠之硬、手段之辣、斗争意识、维权意识之强,无与伦比。

   "改革开放"以来,我党各方面都在被迫与时俱进与国际接轨,说得更好听、做得更好看了,对社会、文化、经济等方面的控制放松些了,但专制专权本质一仍其旧。"你们反对什麽都可以,就是不能反对我;你们想干什麽都成,就是不能与我对著干",这方面与萨达姆政权极异曲同工之妙。

   在田头地角茶前饭后乃至网上发发牢骚骂骂娘,一般也没人来管你,但如说破它的特权实质、触到它的制度痛处,它一旦动起手来,可是绝无顾忌毫不容情的。所以,对八九学运和轮子功的严厉镇压,对民间游行示威活动的严禁、对新闻媒体的监控、对网路的封锁、对组党和异议分子的抓捕和驱逐,都有其必然性。黄琦、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洪海、李大海、刘荻、李毅斌…,许许多多失去自由的异议分子,都是前车之鉴。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若非跑得快,只怕难免一"关"了之。

   有人说仅仅发表些"反动言论"没关系。最近誉满网路的不绣钢老鼠刘荻不会仅仅是以言获罪,肯定是因爲参加了"非法组织"才惹祸的。此言差矣,对我党和有关部门的黑幕及运作太不了解了。且不论刘荻是否参加了所谓的"非法组织"(据知情者介绍,刘仅参加过网友聚会、与东北工运人士有过一般接触,如此而已),现实中因言获罪者还少吗。例如:

   甘肃李大伟,因从海外网站下载了五百篇文章并列印出来,以及利用电子邮件和电话与海外「反动」人士联系,被甘肃省天水市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一年;新疆陶海东因爲在网路上发表言论,被定爲"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陶海东的所谓罪行是:"编写《公民主权的文明社会与帝王垄断的罪恶深渊》《公民联盟论》等两本书,经互连网向境外组织和个人网站发送、刊登,广泛进行传播。他在书中写到:中国经济必定要面临全面崩溃,诬蔑我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封建堡垒,鼓吹中华民国公民自主的文明政治制度,是最适合当今中国的国情的。另外在上述三部书稿中,陶海东还肆意丑化诬蔑我党和国家领导人。"在起诉书中,甚至将收到海外发表文章的稿费,也定爲陶海东的所谓罪行之一…。

   殷鉴不远啊。何况,论锋芒之锐、文辞之佳、影响之大、观点措辞之激烈,老枭网文,天下无匹。而且我也与一些海外"反动人士"有联系(要投稿能不联系吗),也参加过网友聚会,要找我麻烦,藉口有的是。何况我还指名道姓狠砸过许多党用文奴、科奴及不少名声显赫的专家学者,他们武战文战网战笔战非我对手,焉能肯定他们不会暗中报官加害、公报私仇呢。对于此辈人品文品,我是百分百信不过。

   去年6、7月,风声特紧,我在惴惴不安中写下三封遗书,存于海外友人处。侥天之幸,至今平安,但我不认爲是虚惊,内心没有丝毫松懈,不相信这个一向睚眦必报、异己必除的组织会轻易放过我。中外专制政权,到了后极权时期,对于异己者,它也许找你麻烦,也许暂时不找,没有一定之规可循。往往当你认爲安全无事了,魔爪正悄悄伸来呐。

   我是一个离不开好书好酒好女人及网路受不了任何拘束的人。别说判我有期徒刑,便是象不锈钢老鼠一样关上几个月,甚至拘留半个一个月,想想也是怕怕。我曾多次考虑过一个问题:万一我身遭黑手失去自由,谁能施援助我脱困?

   枭婆吗?伊大学毕业,在军工企业、出版社工作过,又随我"南征北战"过,然而学识见识仍平庸肤浅之至,在社会经验、待人接物、理事处世各方面幼稚低劣之至。届时唯流泪束手而已。

   朋友吗?生平交友满天下,到处有逢迎,如果是生活、经济上的一时困难,愿施援手者大有人在。但若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颠覆国家政权"(老枭何等人物,绝不会参加任何党派,可有关部门要罗织罪名,还怕找不到僞证吗),只怕大多数朋友在未得到老枭无罪的确证之前,要噤若寒蝉了。我多的是文友武友诗友石友,不乏君子之交道义之道,有没有可寄妻儿可托生死心灵之交、刎颈之交,却不敢肯定。既使有又能怎样,既使有生死之交竭力相救、有平时对我颇爲赏识关照的前辈友人仗义施援,真能起什麽作用吗?对于我这样的人物,他们不动手便罢,一旦动了,就不会也不敢轻易放过!

   我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任何人能够葆我平安护我周全。只要中国政治一日不民主化,老枭的麻烦和危险就一日不能解除;只要专制主义的魔影一日不消亡,老枭就一定没有好下场!只有唤醒更多的民衆,与我同道共战,推动共产党不断与时俱进,直到象国民党一样産生质变,真正还权于民还军于国,那时,我和与我志同道合者的人身自由和安全才能获得最终的保证。

   在这之前,如我不幸入狱,还得仰仗广大网友和海内外友人共同声援,仰仗"美帝国主义"的人权攻势,那样,没准还有万一的希望能早日出来呢。爲了让朋友们更多地了解我,以便当我"万一"时助枭婆更好更有效地救我,拟将"遗书"公开发表。恕我胆小如鼠、预爲之备。

   东海一枭 2003、3、8


老枭的遗书之一:狂给你看

   2002年1月初,有朋友通知:"有关部门"在调查我,让我注意点。我写了一篇《战士与性交大师》,冷嘲热讽地表达了对"有关部门"的鄙视和气愤。至今半年多过去了,看来他们还没能找到、抓住什麽整人入罪的把柄。

   最近,网上风声又紧,不少网友通过电邮或跟贴,劝我谨慎。如也见森林网友:"枭兄,今日与一朋友聊天谈起你,朋友说, 他们正密切注视著你,做著他们该做的,但他不愿细谈。该朋友是属于国安局的。这现实真令人怕帕!"

   上午从凯迪网站的青年杂文论坛看到网路名家老翟思想的留言:老翟因得罪腐败分子,被拘留。日前,《南方周末》报道了"剌头"老师李尚平惨遭枪杀的消息。"网战绝不只是一种智力游戏。东海一枭对于某些社会现象的评述,不可避免地会触及某些利益集团。前一段时间湖南的某位经常在BBS上发表揭露性文章的教师被杀,正是这种网路江湖现实化的表征"(笔公)。

   不断有网站被关、主页被删、bbc被封,根据无比严苛的《互联网资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个人主页和网路自由的黄金时代将从此消失,舆论天下又将归于铁板一块矣。

   我仿佛听到咬牙切齿的霍霍磨刀声,仿佛看到一张巨大的网正在迅速收紧,一阵黑云正铺天盖地压顶而来…,山雨欲来风满楼啊。邪恶的鹰爪,正在捏挤网路所存无几的自由;厄运的魔爪,又要伸向"一小撮""反动"分子、异议分子啦。

   独坐萧斋或独立高楼,我常常陷入沈思:爲什麽,在咱们五千年文明古国,自古以来,直言最易贾祸,志士最难善终,凡不甘向特权势力低头弯腰、不屑与"主流"思想同流合污的特立独行的狂者,都没有好下场?

   我想起了被姜太公所杀的华士。"太公望(姜尚,字子牙,因功被周室尊称爲太公),封于齐。齐有华士者,义不臣天子,不友诸侯,人称其贤。太公使人召之三,不至。命诛之。周公曰:此人齐之高士,奈何诛之?太公曰:夫不臣天子,不友诸侯,望犹得臣而友之乎?望不得臣而友之,是弃民也。召之三,不至,是逆民也。而族之以爲教首,使一国效之,望谁与爲君乎"。老姜此举不愧有政治家的霹雳手段,受到厚黑宗师韩非子的极高评价:"齐所以无惰民,所以终不爲弱国"。华士之死,还从反面爲国家作贡献了。

   我想起了被孔圣人所杀的少正卯。少正卯是鲁国的大学问家和教育家,以致老孔的学生都跑到少正卯的教室去了。老孔当上鲁司寇(司法部长)的官后便杀了他,理由是少正卯"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僞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翻译成白话就是:心思通达而阴险,行爲乖僻而固执不改,言辞虚僞而能动人心,记取非义,多而广博,顺应错误而认爲理所当然。听起来似有道理,可是这些罪名都是含混不清,可以乱套的。老孔本意,当是爲了统一思想和舆论,也不排除公报私仇的因素。

   我想起了晚明狂者顔山农、何心隐、李贽等人。他们都具豪侠之风,敢于抨击朝廷之弊、道德之僞。顔山农,"不多识字,而好异见奇邪之谈"(王世贞),极富语言、人格魅力和号召力,聚衆讲学时,"无资不肖皆赴之",后来被捕,困囹圄死。何心隐,胆识过人,狂放不羁,好结交朋友、热衷讲学,所识奇士,尽于海宇。他曾率衆抗税,引起地方官憎恶,后被以"妖逆、盗犯"等罪名杀害。

   李贽抨击假道学,讽剌旧道德,被人视爲异端,他乾脆以异端自居。"少年旷豪之士,多乐慕之,后学如狂"(沈瓒)。八十岁了,还被抓进狱中,迫害至死。还有与李贽并称"两大教主"的紫柏和尚,因万历年间民间不堪"矿税"重负,他挺身而出,爲民请命,在京城被诬而死。…

   我还想起了三国时的孔融、祢衡,曹魏末期的稽康,清朝的金圣叹,晚清的八指头陀,文革时的张志新、张中昭、林昭,他们或有独立、自由的思想,或特立独行,敢言敢怒,或至性至情,正道直行,都是狂狷之士,怪杰之流,而且往往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先进文化及发展方向。而他们的下场,多是死于非命。

   战国末期,齐国派使臣到赵国去,赵国的女主赵威后,在接见齐国大使的时候,还没有谈到正题,便问了几个有关齐国政治的问题,最后,便说:"于陵子仲尚存乎?是其爲人也,上不臣于王,下不治其家,中不索交诸侯,此率民而出于无用者,何爲至今不杀乎"?这个外交史上的故事所流露出来的观念,爲历代专制统治者所继承并不断发扬光大。锺会(书法家锺繇的儿子)在劝晋文帝杀掉嵇康时就说过:'嵇康,卧龙也,不可起。公无忧天下,顾以康爲虑耳。'因□曰:'康欲助毋(贯的异体字)丘俭,赖山涛不听。昔齐戮华士,鲁诛少正卯,诚以害时乱政,故圣贤去之。康、安等言论放荡,非毁典谟,帝王者所不宜容。宜因衅除之,以淳风俗'。" 《晋书·嵇康传》。

   令人悲愤的是,时代的脚步已迈入二十一世纪了,自由、民主早已成爲普世价值和世界性的潮流,中国人仍不能享有思想、言论、免于恐惧的自由。只爲几句直抒胸臆的真话实话,几篇异于官方思想的小文章,几件利民利国、反腐抗恶的好事,居然要担惊受怕,要冒失去自由乃至生命的危险。这不是故作危言,羊子、难博、姜维平、李尚平…,先例昭昭在目。比起封建君主,共产党只有更加严厉更加疯狂更加鼠肚鸡肠!

   爱国有罪、爱民有罪,说实话、真话有罪,这是我通读二十五史,特别是我党正史、野史后得出的可怕结论。老鲁在写满仁义二字的书页间读到吃人二字,老枭透过美丽的画皮、堂皇的冠冕看见了里面青面缭牙的奸邪丑恶!昨日上街,看到满街又挂起"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巨幅标语,只觉身上寒毛直竖、心头阵阵发冷!所谓小偷窃鈎、大盗窃国,小骗骗财物、大骗骗天下,此其谓也。

   虽然不免恐惧,老枭还是不能闭嘴避世,独善其身。尽管我遍参佛道,深研老庄,性情淡泊,超然自高,而且饱览古今,深知政治的肮脏、特权的险恶,深知一己的渺小和无奈。但我仍要在铁黑屋子里呐喊、怒吼,让沈睡的人们早些醒来,共抗邪力、共挽危局。

   只因我不忍祖国永久衰弱沈沦、更不忍民衆长堕贫苦、长遭不平。尽心而已,岂有他哉。 不许说真话实话,我偏要说,只许歌颂皇帝的新衣,我偏要指出你的屁股光光…。继承了先贤精神,或许就难免继承先烈们的命运。真到了那一天,我相信自己会战胜恐惧,以实际行动告诉世界:什麽叫大人格、浩然气,什麽叫真名士奇男子大丈夫!

   那麽,在密密的网罗、深深的禁闭中,先让我狂给你看:什麽叫特立独行、虽千万人吾往矣,什麽叫"不诱于誉、不恐于诽,率道直行,端然正已,不爲物倾侧",什麽叫一个直立、大写的人!

   以此自勉,并与所有不愿当奴隶、不屑当奴才的同道共勉。


老枭的遗书之二:防范"意外事故"

   有人说,老枭又在小题大做、危言耸听、哗衆取宠了。

   非也非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不怕强盗只怕强权。这叫料敌机先、居安思危、有备无患。

   置身专制之国、虎狼之地,象我这种性格类型的理想追求者,安是相对的、暂时的,危是绝对的、长久的;生是侥天之幸、托党的福,死乃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鲁爷有言:要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揣度人。许多血淋淋的例子教导我们:在中国大陆讨生活,若胆敢持异议,便成异端另类,必须时时提高警惕,作最坏的打算。老天风云易测,我党政策之消长变化、机关之阴险恶毒,如蛇蝮女人的心思,难测。

   若我有难,我的亲友们会采取多种方式,设法展开营救活动,还有海内外广大网友 "网敌",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更重要的是,只要依法整人(那怕是形式上),就很难找到什麽把柄整我,盖我一生清白坦荡,铁骨柔情,在师友圈中,形象颇佳,口碑极好,要加我以"间谍、特务、邪教"之类莫须有的罪名,颇爲不易。

   我网战时,常常出语尖酸刻薄,毫不容情,与现实中的我大相径庭。其实我爲人相当宽厚大度,真诚恳挚,一向以大丈夫真君子自许,从未在金钱物质利益方面与人龃龉,更不曾骗过害过任何人。当然,年轻时行走江湖,过于直率粗暴,在言语应酬方面肯定得罪过不少人、犯过种种忌讳,留下过不少小恩小怨,但大都是拿不上桌面、值不得计较的鸡毛蒜皮。相信不会有人以此长期记仇怀恨。

   而且,我已退隐多年,一向深居简出,既不轻易受人恩惠,也不贸然结怨于人。极少与外界联络,连扩机手机都停掉了。而今而后,当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已,以仁义礼智信等道德标准自勉自期,待人接物,更加宽容和平,与人爲善,特别是对底层贫苦人,只要不是无缘无故欺我辱我太甚,或危胁到人身自由、生命安全,一定能忍就忍、能让则让。都是世间大苦人哪,何必鹬蚌相争、釜豆相煎?

   至于网战,争的是思想,斗的是观点,不至于有哪个论敌企图在现实世界消灭我的肉体吧----况且一般非组织的个人,既无胆班门弄斧,更无力枭前争雄(除非他利用了国家暴力机器)!

   我可以自豪地宣称,我在人世间没有私仇,没有私敌,以前没有,今后想也不会有。

   同时,我习武已久,平时注意保养,身体素质又佳,健壮无病,反应灵敏,近年来防范颇严。所以,如果有一天,我遭遇了什麽"意外事故",一命呜呼,比如象李尚平老师一样,"死于交通事故",那一定是由于公仇,一定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其街头凶手,幕后黑手,一定大有来头。

   因爲,我所触犯、得罪的,是以权谋私、窃权自肥的贪官,是防民如贼、残民以逞的恶吏,是党内腐朽黑恶势力,是逆时而动的整个强权、特权集团!

   我明白,我的可笑一如挺长矛斗风车的唐吉苛德,渺小一如举双臂挡大车的螳螂。但历代先贤、吾党先烈的在天之灵,还有我未泯的良心、尚存的正气、知识份子的社会责任感,不许我沈默,不许我逃遁,不许我当缩头之龟,独善其身!

   据我自己三昧定中易测卦算,至少命长百岁。怕只怕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上下勾结、猫鼠一窝的黑恶势力算!我耽心的是人爲的"意外事故"。

   如果老枭意外身亡,希望网下网上旧雨新知,能以诗以联以文,爲我上一炷香;同时,在力所能及、不太麻烦的前提下,协助我的亲友、督促有关部门,追查凶手和黑手!只要持之以恒地追查下去,那怕是被列入了国家机密,也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这是爲我复仇(我不想白死),也是爲了咱们子孙后代,能够没有恐惧、不受欺辱地活在自己的国土上!

   还有一件事不可不防:老枭旧书读饱了、旧诗做多了,往来的又多是老一辈人物,难免沾染了些迂气傻气书生气,但精神正常意志健旺,如果被关进黑狱之后,"有关部门"宣称我患了精神病,那一定是撒谎;如果宣称我畏罪自杀了,那一定是被以下三烂的手段逼死打死害死的------我未坐过牢,但据有经验人士及有关记实材料描述,给我留下的印象,老共的牢,乃人间地狱,比起以前大肆渲染的国民党的监狱,还要惨酷百倍!

   但愿我多疑了,但愿关爱著我的师友们多虑了。


老枭的遗书之三:我的敌人

   在遗书之二中我曾宣称:已了私怨,已无私敌。

   "我的骂,所针对的是社会的不平、分配的不公、官场的龌龊、制度的落后、人性的黑暗、文化的糟泊!"(《天下第一骂》),总而言之,我的敌人,是欺世盗名、祸国殃民的特权集团,是贪婪残暴、朝野勾结的黑恶势力,归根结柢,是落后、僵化、反动、瘸朽的共産意识和专制体制!----在全世界范围内,随著老大哥苏东坡的倒坍,它们已宣告破産,只在极少数小朝庭,苟延残喘而已;然而,在咱们中国,由于历史、现实的种种原因和特殊国情,它们仍拥有一定的社会基础和统治势力,体制内的掌权者、得利者、拥护者,人数虽少,能量极大,僭据了政治、经济、文化等有所资源,掌握著国家暴力机器,高踞于金字塔顶。

   金字塔底盘缺乏组织、一盘散沙的民衆,以及独善其身或各自爲战的个人,在这执掌政权代表国家的超级巨母霸面前,只不过一只只小蚂蚁而已。

   是攀龙附凤折腰强权甘当奴才分一杯羹呢,还是做一个不向社会妥协、不向命运低头的战士?这是曾经摆在我面前、关系我和全家的一大人生选择。经过郑重考虑,我选定了后者,决定走一条遍途荆榛的向上之道,过一种有目标、有意义、有尊严、给人以力量和希望的生活,做一个发扬先进思想,追求伟大理想的战士,担当起份所应当的社会责任!

   我深知所处的社会环境是何等恶劣,我个人的力量是多麽渺小,但我相信我必能战胜精神上的荏弱和内心的恐惧,塑锻意志的强大和健旺,以血泪浇铸的文字、正道直行的行动,证明自己的勇敢和价值,努力恢复被歪曲、扭曲已久的中国人形象。

   经过十余年的艰苦努力,奠定了一定的物质基础和发展平台,凭我良好的名誉、出衆的才干,只要听从老妻和有关师友劝告,与世推移,顺俗而爲,当个世人眼里的"成功人士",当非难事。但历代先贤先烈不允许我那麽做,"世上苍生架上书"不允许我那麽做。

   耶酥曰:谁招待我任何一个卑微的兄弟,就等于招待了我。老枭曰:谁欺辱了任何一个中国人,就等于欺辱了我!----这不是矫情之言,因爲,如果对别人的苦难、冤屈无动于衷,如果任凭大偷招摇、强盗横行,灾难和不幸迟早会降临我或我的亲人、儿孙头上---如果不屑与黑恶势力同流合污的话!助人即是自助,此其谓也。

   曾对一个女友吹牛:老枭逢人大三岁,逢官高三级。后一句玩笑中包涵著本质的真实。当今中国的政治,已是空前堕落,比一身麻疯宿疾爱滋绝症的街头野鸡还要肮脏下流百倍啊,只配让那些骗子恶棍屠夫大盗疯子土财主暴发户精神阳萎手淫患者去搞。

   我大半辈子避之唯恐不及。却终于不忍睹吾民爲其所祸、吾国爲其所殃,企图凭泼天诗胆、一腔热血正气,唤醒海内有志之士,把政治从黑金、黑箱的罪恶中拯救出来,促其改邪归正,跟上世界大流,从"说谎与欺诈的骗术、一种抢夺与压榨的霸术",一变而爲"一门高尚、重要、公开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拉贝莱)。

   人生无价值,赋予其价值;生活无意义,赋予其意义,这就是一个战士的品质。"人可以被打倒,但不可以被打败",这是海明威在小说中确立的一条强者的标准。或许我将饱经屈辱、饱受摧残,在有生之年都无法看到民主自由的理念的胜利、理想的实现,但在精神上、品格上,对龌龊腐朽的强权政治而言,我是永不屈从的战士、永难打败的强者。

   而且我相信,通过我持之以恒、抛尽心力的努力,必有助于逐步改变贫弱群体的生存状态,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发展,有助于重新确立人的价值和尊严。权贵资本主义罪恶墙角被挖空、未来中国宪政民主的实现,必将有我一份微薄的贡献和功劳。

   网友湘泉酒鬼在读了我爲李尚平老师写的《挺起腰杆做一回人》一贴后,警示我:"老枭,请保重!已经有无数杆枪瞄准你了!保重啊,我可不想再看见一副标本!"。我会严重注意、小心保护自己的。战士是勇敢的,那是一种谨慎、理性、智慧的大勇,不是动辄胡闹乱斗的匹夫之勇。苏格拉底说过,"勇敢而不谨慎,岂不只是一种莽撞?一个人若没有理性,勇敢对它是有害的,但他若是有理性,这对他岂不就有益了"。

   可是我的敌人毕竟太强大了,使我最近总有一种不祥之感。万一我意外遇害,我坚信,会有更多的人觉醒奋起,接过我手中的英雄笔,并把笔尖磨得更尖锐无敌、更正气浩然---因爲,我的敌人,如国际歌所唱的,是所有奴隶和受苦的人的敌人,也是国家和民族的公敌!

   2002.7

   转自《新世纪》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东海一枭:撒谎成性的政权
  • 东海一枭:狼作羊鸣欲何为?
  • 东海一枭:我控诉!
  • 东海一枭: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 东海一枭: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 东海一枭: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 东海一枭:王八蛋代表!
  • 东海一枭:做秀高手韩德强
  • 东海一枭:中国人非人!
  • 东海一枭:无耻的科奴
  • 东海一枭:男人之哭
  • 东海一枭:联合国向何处去?
  • 东海一枭:堕落的联合国
  • 东海一枭:宜将剩勇追穷寇
  • 东海一枭:自杀的民族
  • 东海一枭: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 东海一枭:谁教公仆成公害?
  • 东海一枭:特权剥削几时休
  • 东海一枭:谎言之国
  • 东海一枭: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 东海一枭: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 东海一枭:古今变法辨——与胡锦涛谈心之一
  • 石磊:“东海一枭”抗议事件调查报告
  • 东海一枭: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 东海一枭:从潘岳折翼十六大谈政治家的素质
  •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 东海一枭: 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 东海一枭:“除了亲妈皆有假”
  • 东海一枭:又为人祸哭神州
  • 东海一枭:党是靠不住的
  • 东海一枭: 点金成铁的神功
  • 东海一枭: 谁在坠落?(谈美国的居安思危与中国的粉饰太平)
  • 东海一枭: 农民的敌人
  • 东海一枭: 人民政府害人民
  • 东海一枭:互联网中的中国囚徒
  • 东海一枭: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 东海一枭: 挺直腰杆做一回人!(谈“刺头”老师李尚平被杀案)
  • 东海一枭:致老江的劝退书
  • 东海一枭:老人政治与丐帮丐头杂弹
  • 东海一枭 有害信息有害于谁?
  • 东海一枭: 曾庆红也“碰”不得?
  • 东海一枭:余杰,中国需要你!——并与华山剑老爷子商榷 (峻宏供稿)
  • 东海一枭: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 东海一枭: 向小偷致敬
  • 东海一枭:我为何未遭中国政府“封杀”?
  • 东海一枭: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 东海一枭: “奇士不可辱”──向杨建利同道致敬
  • 东海一枭: 要不要“高薪养廉”?---杀富济贫话增薪
  • 东海一枭:放眼神州尽蠢才
  • 东海一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 东海一枭: “南橘北枳”──关于人权的另一思考
  • 东海一枭:互联网万岁
  • 东海一枭:世纪大逃亡?
  • 斗志:采访东海一枭─---逼我拿起笔来作枪炮
  • 东海一枭:又有人因贴帖子被抓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