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吕加平:评江3月13日关于自己“历史清白”的讲话

【博讯2003年3月18日消息】    据香港凤凰卫视3月13日23点59分以《聚集两会,江**回忆文革被斗经过》为题所发布的消息说,香港《文汇报》在北京采访两会的记者邹珍贵和张小焱在3月13日所发两会的报道称,江**在3月13日参加十届人大会议对湖北省代表发表完讲话后,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手表说:"现在快11点30分了,我的讲话用了7分钟,我今天不耽误大家的吃饭时间,接下来跟你们讲一点我在湖北工作时的花絮。"此时的江主席显得轻松而兴奋。他接著说:"1966年至1970年,我在武汉锅炉研究所当所长,当时正值文革,造反派问我最怕什么,我说最怕毛主席。就为了这句话,被批斗了三天,在高温下晕了过云,被人们用'十滴水'抢救过来。""我这辈子就在武汉晕过这一次,文革时我是赞成百万雄师(注:当时武汉的一个群众组织)的观点的,造反派把我的档案查了个底朝天。也好,证明了我历史清白。也许正是这样,我才当上了总书记。我认为年轻人应该了解文革这段历史。"然后江**又回忆了一些如在东湖游泳、喜欢吃武汉的豆皮、喜爱去武昌洪山宝通寺吃素面、喝二两黄鹤楼白酒等对湖北充满感情的花絮,在座的湖北代表被江主席所感染,都笑了起来(见附件)。

   江**曾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达十三年之久,又担任了两届国家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在十六大上应全退的他又被以张万年为首的军人代表以"特别动议"推翻了党中央集体决策而推举他继任了党的中央军委主席,并仍排在党总书记胡锦涛之前而显示出他的权力仍在一切人之上,在这次十届人大会上又继任了国家军委主席,而并不把军权交给应该接班并已被选为国家主席的胡锦涛总书记。这样一位长期掌握党和国家最高权力并继续执掌实权的中国第一号领导人,能在人大会上对一个省的代表吐露自己在文革中被斗晕倒的经历和表白自己清白的历史,实在不同寻常,世所罕见,耐人寻味。 (博讯boxun.com)

   江主席只对湖北代表讲了7分钟的话,余下的时间全是与代表们谈他在武汉工作时的"花絮",看来这是他有意留下时间来回忆文革时在武汉被造反派所斗的经历和"查了个底朝天"的清白历史的。而他之所以要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和历史档案在这种场合下公开披露出来,也许正是有人对他的历史是否清白提出了质疑而为难了他,刺痛了他,使他很为恼火和尴尬;但如果不加解释又会加重人们的猜疑,所以要用这种公开方式为自己澄清一下(见附件网上言论)。然而江主席为自己历史所作解释和澄清的表白,不仅没有起到消除人们怀疑的作用,反倒是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而适得其反。

   首先,他说是因为他说了"最怕毛主席"这句话后才被造反派揪斗三天、以致在高温下晕了过去的。造反派如此斗他当然实属可恶,但他说他最怕毛主席也有些出格,因为当时不论造反派还是保守派,都说自己最最热爱毛主席,而没有对毛主席害怕的。江说自己是赞成百万雄师观点的,而百万雄师是以誓死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最最热爱和拥护毛主席为著称的革命群众组织,因此赞成该组织的江**只可能最爱毛主席,又怎么会最怕毛主席呢?要知道当时只有"牛鬼蛇神"、当权派和自己有这样那样问题的人才最怕毛主席,他说他最怕毛主席,是不是正是说明他这个当权派有问题,怕追究清算,所以才害怕的呢?

   其次,他说造反派把他的档案查了个底朝天,结果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由此证明了他历史清白,并说也许正是这样才使他当上了总书记。原来江的档案历史是由造反派对他进行了"底朝天"的调查后予以证实的,并不是由党组织和人事部门全面调查考察后所确认的。可是造反派是在文革被否定后也随之被否定打倒的一批被认为是坏人、恶人的人,由这样的人而不是由党组织的人事部门作"底朝天"的所谓调查,其可信度是很值得怀疑的,很不可靠的,甚至可以说是带有强烈派性色彩而胡来的,也是不能作算的(当时四川的张西挺、刘洁挺两个当权派在被造反派翻了个底朝天的调查后认定是革命干部,党组织的调查结论却是叛徒)。既然造反派带有派性特征调查不可信、不作算,而党组织、人事部们也没有对江的历史作全面彻底的查实,只凭江自己说,又何以证明他的历史是真正清白的呢?

   第三,对于江**的亲生父亲曾在扬州汪伪政府中任职这件事,虽然从未公开过,但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当然,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即使江的父亲当过日伪汉奸,这并不会影响江的追求和参加革命。问题只是在于,江与汉奸父亲是否已从思想深处划清界线,并且是否已把此事向组织上交代清楚;再者,如果他在抗日胜利后逃往江西永新棉花坪避难达半年之久确有其事的话,又何以解释此事的原因和动机?十六大结束时所公布的江**的履历说江在1943年参加了地下党的活动,可是他却在抗战胜利、共产党地位提高、处境得到改善之时却要像丧家之犬那样出逃避难,这是为什么呢?他在江西永新棉花坪避难半年,到1946年上半年才被家人接走,并到了上海交通大学,而十六大对他的履历介绍中说他是1946年入的党,在这次十届人大会上他又继任国家军委主席,其对他的履历介绍又说他是1946年4月入的党,1947年毕业于上海交大。也就是说,他到江西避难,脱离党组织活动这么久,一到交大却就入了党,这是为什么呢?当他的汉奸家庭背景或他因上了汪伪南京"汉奸大学"而有汉奸嫌疑之事,以及因怕清算而到江西永新棉花坪避难半年一事是否确实?一下党组织是否知道?如果确有其事,而该地下党组织在并不知道的情况下吸收他入了党,这不是表明他向党组织隐瞒了这段历史而并不清白吗?

   第四,更重要的是,既然他是1946年4月入的党,可是后来又传出他又是1956年8000多名留苏人员回国后集体办理入党手续时由当时任鞍钢总经理马宾介绍入的党,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需要知道,中共党组织为了防备敌方派奸细间谍打入我党,也为了清查我方党员有投敌叛变行为,对解放前参加地下党的党员的审查考察是极严极严的。而且每一位这样的党员都要进行立案调查,并作出组织结论。而每一位这样的党员必须向党组织如实汇报交代在参加地下党活动期间和加入地下党后的一切情况,以利组织调查和结论,只有解放后集体入党者才不予立案调查和作组织结论。因此如果江**是解放前加入地下党的党员,对于自己在参与地下党的种种活动、抗战胜利后到江西避难之事和入党后的表现,以及自己的家庭情况等都必须向组织交代清楚,而党组织在解放后也必会对他立案调查,并下组织结论。如果没有,这只能说明他并不是解放前秘密加入地下党的,而是解放后集体入的党。那么他有没有被党组织立案调查和下过组织结论呢?如果有,为什么没有江西永新避难一事的调查和结论呢?是不是他有意作了隐瞒?如果没有,是不是正证明他不是1946年而是1956年入的党呢?他究竟是哪一年入的党?是解放前的1946年还是解放后的1956年?这必须要使人们清楚,如果确实是1956年而不是1946年入的党,那他不是在欺骗党组织和人民,不正是一个假党员吗?一个人历史的清白与否,不应由造反派的派性调查为据,也不能由自己说了算,而是应在人民群众监督下的党组织调查所作的结论才能算。

   江**作为十数年担任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并且现在仍还继续是中国最有实权的第一号人物,其历史有否问题和何年何时入的党,却还存有如此的疑问,这叫每一个中共党员和中国人怎能放心,怎能不关注、不提问、不要求查实证明呢?江主席说,由于造反派对他的档案查了个底朝天证明了他历史清白,才使他当上了总书记,言下之意是只有历史清白者才能当包括总书记职务在内的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如果历史不清白就不能当。而江的历史是否清白还存在有这么多的问题,还有待于组织调查和结论,他怎么能随便当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呢?又怎能继续担任我军的统帅而不把军权交给第三代接班人、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呢?                        (2003-3-15写于湖南邵阳)


附件:聚焦两会.江**回忆文革被斗经历

   凤凰卫视13日消息,据香港文汇报记者邹珍贵、张小焱北京报道,江**主席今日在此间爆料,透露自己迄今唯一一次晕倒的往事,以及在文革中因脱口说了一句「最怕毛主席」,被造反派批斗了三天的经历。

   曾当武汉锅炉研究所所长

   江**主席今日在对湖北省的全国人大代表发表完讲话后,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手表,说:「现在快11点30分了,我的讲话用了7分钟。我今天不耽误大家的吃饭时间,接下来跟你们讲一点我在湖北工作时的花絮。」此时的江主席显得轻松而兴奋。「1966年至1970年,我在武汉锅炉研究所当所长,当时正值文革,造反派问我最怕什么,我说最怕毛主席,就为了这句话,被批斗了三天,在高温下晕了过去,被人们用『十滴水』(注:一种解暑药)抢救过来。」

   「我对东湖有很深的感情」

   「我这辈子就在武汉晕过这一次。文革时我是赞成百万雄师(注:当时武汉的一个群众组织)的观点的,造反派把我的档案查了个底朝天,也好,证明了我历史清白。也许正是这样,我才当上了总书记。我认为年轻人应该了解文革这段历史。」

   江主席还透露,「在武汉时,每天傍晚5点多至6、7点,我都一个人到东湖游泳,我的游泳水平是在东湖练出来的。东湖就在武汉大学的边上,让我记忆犹新,我对东湖有很深的感情。」

   说到这儿,江主席想了想,「还有什么花絮来著?」说著,他拿出带来的小本,翻了翻,「对,对,还有武汉的豆皮!」看来,江主席对湖北的确是充满感情,小本子上写了不少。喜爱宝通寺素面黄鹤楼白酒 「另外,我还喜欢去武昌洪山宝通寺吃素面,喝二□黄鹤楼白酒。我尤其喜欢武汉的豆皮,特别好吃,那可真是叫香!」被江主席所感染,代表们都笑了起来。 (新世纪)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吕加平:江已全退胡已全接 中国战略将出现重大转折
  • 吕加平:毛泽东的成功法宝:进行串连的四种方式与“双重标准”
  • 吕加平:“三个代表”思想与“一党多派”体制
  • 自述:“敏感人物”吕加平遣邵监控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