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

老笨牛:给中共16大的建议-全面巩固和加强党的领导地位的一个战略构想

【博讯2003年3月14日消息】    阅读提示:

   中国共产党已经完成了自己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历史过程,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人民对党的领导提出新的要求和希望:实现有中国特色的集中民主制;集中民主制有两个基本要意:1,在中国首先实现党内民主而不是全民民主,2,党的决策实行民主决议制,也就是表决制。集中民主制的制度保障:决策权,执行权,和监督权平等分离,互相牵制,最高权力为全国代表大会。集中民主制不是民主集中制的翻版,而是党内民主制度的真正建立和实行,是对中共党内民主集中制的继承和发展。集中民主制实际上是现阶段人民民主代议制度的继续和发展而不是要替代全民民主或全社会会民主 (博讯boxun.com)

   全国人民及海外侨胞期待已久的中共16大就要召开了,这无疑是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最重大的一个事件。由于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的代表,因此人民有理由向自己的代表提出期望。人民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在这个抽象范畴内每一个中国公民,每一个海外侨胞都有自己的席位。所以当老笨牛在这里发议论时就不希望再受到无端的指责。

   如果说政党是现代政治的产物,那么中国共产党就是现代中国革命历史的产物。根据马克思主义原理,革命是指对整个社会的根本性改造过程。在中国人民现代革命斗争历史过程中,中国共产党的作用举足轻重,因为中国共产党不仅是中国现代革命的发动者而且也是中国现代革命的组织者,更是革命意识形态的创造和传播者。但是,革命本身对中国共产党而言并不是最终目的。在中国现代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前夕,毛泽东主席曾经代表中国共产党人向全国人民表示,我们不仅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按照我老笨牛的理解,社会改造不仅是要摧毁一个旧的社会结构与制度,更要建立一个新的社会结构与制度。因此,在中国现代革命的最后结局中作为最终胜利者的中国共产党便自然成为新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执政党。坦率地说,由于中国现代革命胜利的不彻底性,一些反革命的残存势力及其在共产党内的代理人,在中国革命胜利后的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以种种方式企图破坏中国革命的果实,加之国际反华势力的兴风作浪,在很大程度上延缓了中国共产党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过程。

   经过毛泽东等党的第一代领袖们和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领袖们以及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中国国内残存的反革命势力被彻底扫除,而国际反华势力也不再构成对致命危险。因此在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时代,中国人民对整个社会的根本性改造过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可以说已经完成,而中国共产党也面临著一个如何从一个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问题。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并不仅仅是一种观念的转变,也不仅仅是工作力法的转变,而是一种体制的转换(党内与党外两种体制)。

   想不起来是那个封建王朝时期一个大臣曾经对皇帝说我们能在马背上取得政权但我们不能骑在马背上来巩固政权。同样,中国共产党曾经依靠民主集中制的领导体制取得了革命的胜利,但是这种民主集中制的体制已经不能适应新的历史时期党的领导地位所面临的种种挑战。时代在呼唤著一种新的体制以全面巩固和加强党的领导地位,这就是将党内党外两种体制柔性相组合的集中民主制。这是一种全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全面巩固和加强党的领导地位的一个非常好的且可操作性很强的一个战略构想。

   长期以来,一些极力主张全盘西化的文人大肆散布民主只有一种的谬论,仔细研究推敲他们的主张便不难看出,他们所谓的民主唯一论只不过是在贩卖以美国社会制度为蓝本的西方式民主而已。我不反对西方的民主制度在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是比较成功的,但这并不一定就是说全人类就只能有一种民主,即西方式民主制度和民主意识。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所主张的共产主义也是一种民主制度,可能是更高级形式的民主。在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中毛ZHUXI及其同事也是主张民主的,他们所确定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辅之以政治协商和独立的政务院三位一体再加上共产党在政治思想上的领导,在我看来应当是一种比较符合中国国情的民主制度的雏形,是一种据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广泛,最真实的民主形式。但是,由于社会主义国家现实的制约,并不可能完全实行直接民主的理想模式。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实行直接民主的范围是有限的,也是不现实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方式主要是通过人民的代表--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来行使国家权力,体现为一种现实的代议制民主。当然,后来在发展过程中走了弯路,错误是巨大的,教训也是非常深刻的。但错误归错误,只要认真吸取了教训并改正了错误人民依然会衷心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将自己的民主权力交给她代理。

   追求民主实际上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奋斗目标之一,从中国共产党近一个实际的奋斗历史中我们不难发现民主的思想和精神始终蕴藏其中,需要我们不断努力发掘。同时从中华民族的角度看,我们的历史的确悠久,文化传统也的确丰富,但这并不排除我们要向世界其他国家和民族学习,比如民主的文化价值观就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现代西方文明的内容之一。在以民主思想为主导的西方文化中我们可以看到民意在很大的程度上对国家的政治策略起到一定的导向作用。

   我个人是比较赏识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的,虽然我们的一些朋友反对民主但我们也可以看出来他们实际上是反对的西方那一套民主而实际上还是赞成毛泽东等党的创始人所倡导的民主集中制的。其实在我看来毛泽东时代也的确有一定程度的民主,尽管那种民主的表现形式可能有所不同。在毛泽东时代人民的意愿还是比较能反应在国家的大政方针中的,毛主席发明的大鸣,大放,大辩论,和大字报实际上就是一种民主的思想和舆论表达方式,只不过毛泽东时代的民主最后要由领导集中来判断。换言之就是民主集中制,由于民主在前而集中在后,所以集中对民主据有最后否定的权力,这在一定程度上为毛泽东时代的民主策略失败负责。

   显然,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给我们留下了极为宝贵的政治文化财富,对此我们不仅要继承,而且应当继续创造和发展富有中华文化传统的政治文化。具体来说,应当首先在共产党内部实行我所阐述过的集中民主制,在此基础上采取分区域推进的社会政治民主化。我认为中国已经具备有实现民主化的所有资源,比如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政治协商制度,只要稍微加以改进便会产生出人类社会史上最好的最有效率的民主制度。在这种制度下中国人民将会获得过去所从来没有的政治权力,因而将会焕发出无比巨大的社会生产热情,从而迅速有效的提高社会生产力,使中国在2020年左右成为世界上第一经济大国。

   近来,随著大家对三个代表理论学习体会的深化,有关党内民主和中国民主化的问题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老笨牛认为民主化包含著既相互联系又相互支持的两个方面的内容或范畴,其一是实现民主社会制度的过程,其二为民主社会制度的彻底实现,前者是动态的,即我们常说的民主化道路问题;而后者为静态的,指我们常常讲的制度模式。这一动一静其实是不可分割的人类社会历史的一个过程,并构成民主化的全部社会内容。

   在老笨牛来看,人类历史总是在发展的,如同任何社会制度的变迁或思想意识的变迁一样,民主化的发展也是一个过程,她即不可能一簇而就,也不可能象天方夜谭般虚无飘渺。由于中国社会长达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所形成的传统和意识的沉淀积曾太厚,使得民主化的幼芽在成长过程中遭受到过多的压力因而也需要更多的生长力。民主化的过程也就是不断地将中国社会各种不适宜民主社会制度的糟泊铲除或将其转化为民主制度的支持机制的过程。因此,我认为民主化的过程本身对中国社会来说可能其意义远远大于民主制度本身。

   民主化的道路是漫长的,让我们不妨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我还认为民主既不是美国人的专利,更不是中国人民的坟墓。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是毛泽东,邓小平等中国共产党先驱者们的一贯的追求和理想。可以说作为中国民主化的过程早在五四运动时期就已经开始。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人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同中国的民主化过程相结合,提出了新人民民主论,并在中国共产党内以集中民主制的方式试行民主。可以说马克思主义者所设计的共产主义是人类民主社会的最高级形式。只是由于种种其他方面的原因而使得中国共产党延缓了民主化在中国的历史进程。

   江泽民等中国共产党当代领导人以其大无畏的革命家的胆识,在继往开来的历史关头与时具进地提出新的前进方向,提出了具有民主精神的三个代表的理论,这无疑应当受到欢迎喝彩。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目前的中国却有其特殊性,国际上面临著复杂多变的中美,中俄,中欧,中日等双边关系,以及中美俄欧日台的多边关系,国内又面临著发展不均衡,下岗职工,三农,腐败及民族分裂等严重的社会问题。因此不适宜发生大的社会变动,以免引起混乱。

   但是国情不能作为拒绝民主的借口,民主化的过程也是一个重塑国情的过程,正因为是一个过程就必须要有步骤,即承认推进民主化的阶段性。所以老笨牛建议中国的民主化道路应当是分层次的循序渐进的区域化和领域范畴的推行过程。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我认为在现阶段应当努力推进党内民主化过程。当然,这并不等于说以前党内没有民主,事实上党内民主从中国共产党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存在了。仔细考查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不难看到中国共产党就是在党内民主的推进下才发展壮大的。当然,由于中国共产党的角色变换,即从过去的革命党变为如今的执政党,而党的执政地位经过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发展,特别是经过改革开发的炼洗后,现在已经非常稳固了。因此在战争年代和社会主义建设初期阶段形成的党内民主方式,即民主集中制,似乎已经不能适应新时代的要求了,时代呼唤著改进。

   老笨牛是一个爱思考问题的笨人,我从巩固和加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考虑过很久,在QGLT上率先提出了集中民主制的想法,很可惜还没有引起广泛注意。我希望通过这个帖子再比较系统地探讨一下集中民主制的想法,并希望引起筹备中国共产党16大的工作人员以及将要参加大会的代表们注意。我认为在中国当前的社会生态状况下,推行有限民主,即党内民主,不失为一个可供选择的治国策略。因为在中国现阶段及其将来一个比较长的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仍然是中国人民别无选择的领导核心。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已不同于其早期阶段将实现共产主义作为自己的最高纲领。从三个代表的提出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把维护和发展中国人民的福祉作为了自己的最高纲领。这从民族和国家利益的角度来说无疑是中国共产党的进步。

   中国人民在现阶段无可选择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社会生态的必然。但 中国人民是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而不是错误的领导。建国以来,中国共 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了许多举世闻名的伟大胜利。但遗憾的是如果中国共产党的 领导没有出现几次大的失误的话,中国人民本应取得更加辉煌的胜利成果。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中国共产党再伟大,再光荣,再正确也有犯错误的可能,历史和现实都已证明了这一点。同时历史和现实都也表明了另一点:凡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比较开明和民主时,她犯错误的机会就相应地有所减少。所以我建议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者能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出发,在中国共产党内实现有限民主,我们不妨将其表述为集中民主制。

   从民主集中制到集中民主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词序的变化,而是一种变革,是历史的进步。简单地说,在民主集中制下虽然有一定的民主讨论,但民主讨论只是决策的陪衬。而我建议的集中民主制则是将最终的决策过程民主化,但这种民主化的过程是有限的,是集中下的民主。我相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集中民主制下将会更加伟大,更加光荣,更加正确。在集中民主制下中国人民将会更加无条件的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愿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层认真考虑我的建议。

   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党内有无民主,党的重大方针和政策是以民主集中制的方式来决定还是以集中民主制的方式来决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和影响著全社会的民主和经济建设。一方面,党内民主是我们党能够健康发展、正确决策的基本保证,直接决定著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从而决定著人民是否真心实意的拥护中国共产党。另一方面,党内民主的状况必然会产生示范效应,促使全社会各个方面学习和仿效,推动国家的民主建设和发展。在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发展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的条件下,大力推进党内集中民主制度的建设,已经成为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严峻而紧迫的任务。

   所谓党内民主,就是在党的政治生活中,全体党员一律平等地表达意愿、主张,直接或间接地参与管理党内事务的制度,由于中国共产党是全国人民最根本利益的代表,因此这种党内的民主制度之外延就是中国人民的民主生活,我将其定义为集中民主制。所以集中民主制具有两层涵意,其一就是将中国现阶段的社会民主现暂时集中在执政党内,其二就是在党内最后的决议是经过民主的方式决定的,由党内大多数人来决定党的大政方针,而不是象民主集中制下最后由少数人甚至一个人来拍板决定。党内民主是当前实现集中民主制的前提和基础,而党内集中民主制则是党内民主发展的必然要求和结果,二者是相辅相成,内在统一的。

   党内民主是多层次、多方面、多途径的,从党委的决策到党组织的自身建设,从党内选举到对领导干部进行评议、监督等,都可以充分发扬民主。在集中民主制度下,广大党员畅所欲言,开诚布公,集思广益,这样既能保证决策的科学性和民主性,又能充分发挥广大党员在反腐倡廉中的巨大作用,加强党内监督,把领导干部权力的运作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纠正党内存在的问题特别是遏制党内腐败现象。总之,党内民主发展既有利于增强政治体系的创造力,又有利于推动政治体系的制度化。

   当代中国自由思想人曹思源运用分权制衡的原理,建议在党内实行决策权(相当于立 法权)、执行权(相当于行政权)、纪检权(相当于司法权)三权分离;重点在监督和制衡党务工作的执行权;把党委变为执行委员会;决策权由虚变实,成立党的代表大会常设主席团;纪检机构升格,独立成立党的纪律检查中心。曹思源的建议在我看来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这样作可以从组织制度上保证党内民主畅通无阻,显然是利于巩中国固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的。小平曾经指出我们的民主不能搞西方三权分离,那是针对国家政治制度的,而不是针对党的体制的。从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的角度看,我是积极主张党的最高领导能考虑这种三权分离的集中民主制度和体制。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执政党,在这种条件下党与社会的关系直接决定著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在民主化成为社会政治发展主题的条件下,党内民主发展必然成为党与社会关系协调的重要政治资源。协调的党与社会的关系必然会随著现实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给人民的政治参与提供越来越大的体制空间和政治空间,从而全面推动人民民主发展,实现国家政治制度的民主化。先在党内实现真正的民主,而后再向全社会推进,实现国家政治制度的民主化是一个分阶段发展的过程,我将之称为中国民主化的两步论。在推进全社会民主化的过程中,应当按照我以前所提出的分区域,分层次的推进民主过程。也就是说在原来的经济特区建立社会特区,在特区内部从教育,科研,到工厂企业,再到政府机关逐步地实行民主制。在总结特区民主化经验的基础上然后再向内地滚动推进。在这一过程中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要很好的发挥其领导和监督作用,使得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仅符合国际规范而且也具有中国的特色。

   我们在讨论了中国全社会的民主化道路问题后就该讨论中国民主化的模式问题了。老笨牛以为,中国的民主化模式已具备基本的要素,比如只要我们将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选举权交还给人民即刻就可以说中国的社会已经民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只向全国人民负责。在此基础上选举任命国家行政领导,并由专业人员和特殊群体的代表组成的政协通过(也就是说要赋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否决权)。中国共产党本来就具有民主意识,经过长达80年的实践,中国共产党人一定越来越会深刻认识到在中国实现民主化实际上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学说对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要求,是同党的最高纲领相一致的。在这种新的体制下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将主要体现为精神和思想方面的领导,而且由于党超脱了具体的政务会使党的建设更加健康,党也将会更加伟大,更加光荣,更加正确。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